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專題>>雲南
楊保建:一次選擇融入了一生的情感     韓芸 徐燕妮    2017年12月11日10:17

楊保建,1957年9月生,男,白族,雲南大理人,民革,碩士,教授,1993年加入民革。現任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常委、第十二屆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革雲南省委會主委、昆明理工大學副校長、博士生導師。

 

有人說,民主黨派現在缺乏當年那些經受過嚴酷斗爭考驗,有著與中共親密合作經驗,登高一呼,萬眾響應的代表性人物了。

然而,在新的歷史時期,在黨的培養教育下,一批新型的代表人物成長起來,他們普遍的特點是從高級知識分子成長為優秀的社會活動家。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常委、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革雲南省委會主委楊保建就是他們當中優秀的一員。

楊保建是一個善於學習,勤於思考,勇於開拓,不斷進取的有強烈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的領導。

2007年6月,民革雲南省十一屆一次全會上,50歲的楊保建以全票當選為民革雲南省委會主委。

時隔5年,2012年6月,在民革雲南省十二屆一次全會上,楊保建再次以全票連任民革雲南省委會主委。

8年過去了,兩次全會的掌聲還在許多人的耳畔回響。是什麼使楊保建贏得雲南民革廣大黨員干部的高度信任呢?

任教30年中兩件最值欣慰的事

楊保建1957年出身在一個干部家庭,1976年至1978年當了兩年知青后,考上大學。1981年,他從昆明工學院冶金系有色金屬冶煉專業畢業,獲工學學士學位。1983年,他再次以優異成績從北京冶金機電學院管理工程系管理工程專業畢業,獲管理學學士學位。畢業后他分配在昆明工學院管理工程系任教,1988年在昆明工學院管理工程系管理信息系統專業研究生學習,獲工學碩士學位。此后,他長期從事教學和學術研究。

在大學任教的30年間,楊保建在學術研究和行政管理兩個方面齊頭並進。在學術上,由於業績突出,被破格提拔為副教授,后又晉升為教授,現擔任博士生導師。在行政上,他從教研室副主任,到系副主任、系主任,院長,副校長,一步一步走過來。

楊保建信奉做人要踏實,做學問要嚴謹,無論做學問或做領導都要一絲不苟。他經常深入基層調研,掌握第一手資料和全面的信息,從事科學研究。“在大學裡,如果在學科建設上沒有相當的地位,很難領導其他的專家學者。”他說。正因為如此,在擔任院領導或校領導時,楊保建毫不放鬆他的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

由於行政工作比較忙,他將主要的精力放在培養團隊上,依靠團隊來從事科學研究。在擔任昆明理工大學管理經濟學院院長期間,他感觸最深的一件事是,2002年經過他和他的團隊多年努力打拼,他們學院爭得管理科學與工程博士點,獲得博士授予點,說明培養人才的平台達到了最高端。這在當時全國很多所211工程大學都未能做到,這個成果對於一個少數民族邊遠地區的普通院校來說極為不易。

大學是培養人才的搖籃,而楊保建所從事的管理科學與工程,又是培養中高級管理人才的一個專門學科。他所領導的學院既著重培養學術功底比較深厚,能夠在該學科領域領頭領先的高端人才,同時,由於這個學科具有非常強的實踐性,他們從1991年起,還積極為雲南省培養高級管理人才。23年來,學院培養了大批各個層次的領導和各個企業的高級管理人才,為推進雲南經濟社會發展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楊保建自豪地說,在雲南他走到哪裡都可以說是桃李滿天下。在雲南的各級領導中,單在他們學院培訓過的省級干部就有10人。雲南省屬企業主要領導及民營企業的老總,很多都在他們學院培訓學習過。

多年來,楊保建以治學嚴謹獲得很好的口碑,他承擔了國家及省部級10多項重大科研項目,獲得過多項雲南省科技進步獎、雲南省社科獎,被評為雲南省優秀教師,出版了4部專著和教材,發表論文40余篇,學術成果斐然。

獲得管理科學與工程博士點和培養大量的高級管理人才,“這兩件事是我在學校工作時最值得欣慰的。”楊保建說。

向立法沖動和隨意性說“不”

2008年,楊保建進入雲南省人大常委會領導班子,工作重心逐步從學校調整到人大。

人大工作對楊保建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他潛心學習,深入調研,逐步尋找工作規律,認知工作的重點和方向,理清思路。作為專家型的領導,他將過去的學術研究和現在的工作很好結合,既往的學識積累和扎實的專業基礎,對於他到省人大適應工作起了非常重要的支撐作用。他深深體會到,要做好省人大工作,決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需要不斷去理清。

省級人大的工作主要分四大塊:立法、法律監督、重大事項決定、代表服務。

楊保建在立法方面做了很多思考和探索,他認為,人大現在的立法存在幾個問題,其一是立法不科學,有隨意性和沖動性。現在的立法主要以政府部門的立法為主,而以政府部門起草法律草案為主,是制約科學立法最根本的問題。由於很多人大機關、專門委員會及州市縣人大工作的同志,對立法缺乏專業的培訓,缺少對立法規律嚴謹的探討,楊保建認為立了很多不該立的法。

他說,現在省人大立法所審議的從政府部門來的草案文本,普遍帶有很重的政府部門利益和權利法律化的痕跡。他認為,立法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要嚴格審查,要把政府部門權利利益法律化的問題最大限度的遏制消除,讓法律回歸到應該有的一個地位。

“甚至有些人認為多立法是人大的一個政績”,楊保建說,“如果不能把立法的沖動性和隨意性遏制住,我們對國家的法律體系建設,對貫徹實施依法治國方略,就不是一種貢獻,而是一種傷害,我把它提到這樣的一個高度來看。這是我一直在呼吁和推動的事。”

他說:“法律條文不一定不缺,但更缺的是把現有的法律條文落實,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他堅持認為,有些法全國人大已經立了,執行好就很不容易,現在的問題是要抓落實,不能停留在立法的沖動上。

這些年他強烈呼吁:立法要理性,少立新法﹔地方立法應該嚴格控制,不能擴大化、隨意化。

楊保建呼吁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現在立法的沖動性和隨意性已經大大的緩解了”。“我得罪了很多人,因為我不知道在立法的后面可能還有一些利益和權力問題”楊保建說。

盡管這當中博弈很嚴重,但楊保建從科學立法的角度探索,把握規律,堅持法律的原則和精神,“現在做得越來越好”他無不欣慰地說到。

有效監督方能彰顯人大本色

剛到人大時,楊保建感覺到人大的監督是一種工作監督,聽聽匯報,談點感想,提點意見。

隨著工作情況的不斷熟悉,他認為法律的貫徹落實,具體是一府兩院在做,人大的職責是依法監督,即人大要對一府兩院進行監督,監督的依據是法律。

“這些年人大在監督上不斷加大力度,不斷把監督從一般性的工作監督回歸到真正的依法監督。”

楊保建身體力行,在依法監督方面下大功夫。

在他帶隊檢查時,他要求檢查組把法律條文學習透,“去到基層,主要看法律條文落實的情況,檢查政府有沒有依法行政,對執行的不好,甚至是違法的人大要監督落實。”

“特別是從我自身的工作,聯系分管的部門,全力推進一些實效監督。”楊保建說。他要求聯系分管的政府部門來匯報工作,說明是怎麼來依法行政的,法律有些什麼規定,是怎麼執行,效果怎麼樣,問題和困難在哪裡,是法律的問題,還是制度設計的問題,還是工作的問題,要對照著法律的規定談政府的工作。

“通過這樣一些工作,我們人大工作的針對性就很強,審議報告就很具有針對性,對審議的結果,要限期把整改結果進行報告,不合格的要多次整改報告。”“人大對政府的監督實際上也是一種支持,目標一致,互相配合,工作中要把握大的原則。”楊保建說。

在人大監督工作上,楊保建不斷探索有效的監督方式。

“據悉,(2013年)5月30日上午,雲南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專題詢問將‘亮相’昆明,詢問焦點鎖定在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這一民生問題上。屆時,省人民政府和省發展改革委員會、省財政廳、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省衛生廳等相關部門的多位負責人將到場應詢,聽取意見、回答詢問、答復問題。”新聞媒體報道。

“本次專題詢問將採取聯組會議形式,溝通情況,提出問題,探討對策,形成共識,以進一步推動我省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工作中熱點、難點問題的有效解決,推進改革進程,促進創新體制機制,建設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不斷提高全民健康水平,促進社會和諧。”新聞媒體報道。

這次專題詢問的策劃和推動者、組織者就是楊保建。

在這之前他帶領省人大的同志做了大量准備工作,到全國人大和工作開展較好的一些省市進行調研,又派出多個調研組到全省16個州(市)進行調研,把全省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取得的各個方面的成績、存在的困難和問題、以及省外的一些好的經驗做法,在專題詢問之前研究細、研究透,提前和省政府不斷對接,就專題詢問的意義、方式不斷跟省政府和有關部門進行溝通協商。

楊保建說:“專題詢問要直播,要讓全省人民都看到。如果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提出問題,政府的領導答不好、答不上,實際上是政府沒有面子。”

“我們的詢問是一種監督,同時也是一種宣傳,政府工作做得好,通過專題詢問,也把政府的工作向全省做一個宣傳,讓人民群眾理解支持省政府的工作。”

楊保建認為,這次專題詢問是省人大常委會這些年抓得最實的一次。通過溝通,省人民政府高度重視,多次召開聯席會議,研究部署省人大專題詢問事宜,各個部門都緊張調動起來。

專題詢問完后,楊保建仍抓著不放。

楊保建提出要求省政府要進行整改,三個月后再向省人大常委會報告,從2013年5月到2014年5月,整改、審議、報告了3次。省人大要求召開新聞發布會,由省人大和省政府聯合,人大牽頭,請所有駐滇媒體把這一年省人大審議、省人民政府整改,在全省醫療衛生體制改革方面做的工作向全省人民報告。

這次新聞發布會社會反映很好,省政府很感謝省人大對他們的監督,認為這個監督是有力的、到位的,同時也把政府的工作向全省人民展示出來。

“人大專題詢問以其嶄新的監督形式受到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和人民群眾好評,成為近年來人大監督工作的一大亮點。”新聞媒體報道。

“我說我們沒有爭什麼功,我們是為政府搭台,是為政府宣傳,人民群眾隻記住了政府的工作,慢慢忘了省人大做的這些監督工作。”楊保建說。

詢問團所有成員都是省人大常委,都參加了調研,對整個醫療改革都非常清楚,還專門開展過培訓,開創了省人大一個新的、最有效的依法監督的方式。

“這也是我值得欣慰的一件工作,以前也做過詢問,沒有這次扎實,多次審議、多次整改也是以前沒有的。”楊保建說,雲南省政府對這項工作高度贊賞、高度支持、高度配合。

“人大的地位靠工作來體現,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沒有這種有效的工作,行政機構怎麼尊重你,人民群眾怎麼看重你?就是要靠這些扎扎實實的工作,讓大家尊重你、重視你、配合你,人民代表大會的一些制度才能確立下來。”

在人大履職,楊保建還高度重視改進和加強代表聯系工作。

人大的工作靠人大代表來做,當選人大代表是人民的信任和期盼,也是一種責任和榮譽,意味著代表該承擔的社會責任。

過去人大代表工作做得不實,有的人大代表抱怨當選代表好像意義不大。很多代表剛當選時很高興,感到榮耀與興奮,當選省人大代表,每年可以到省裡審議全省的經濟社會工作、五位一體的建設。

但是人的興奮期不容易持續,特別是基層的代表,對全省的經濟社會不是特別了解,很多專業術語聽不懂,還有的代表甚至於不清楚怎樣回去傳達省人民代表大會的精神,認為當省人大代表就每年開一次會,好像沒有多大作用。人大過去聯系方式比較單一,就是印發通知和文件,所以有些代表到后期也沒有了激情,覺得人大代表也就那麼回事,甚至有些都不來參會,大量的請假,到會的也不認真審議,這些問題越來越突出。

怎麼樣來發揮代表的作用,怎麼樣讓代表更好地履職?

楊保建等強調一是加強對代表的培訓,包括人代會制度、代表權力責任、代表履職方式等等方面的知識。二是探索人大常委聯系代表、代表聯系群眾制度,增強代表的責任感和使命心。三是通過一些基層代表座談會,加強代表建議辦理。

通過反復地探討和實踐,代表履職的很多工作發揮了作用,越來越有效了,代表有責任感,把群眾的疾苦和需求期盼反映到省裡,讓決策者督促政府去落實。

楊保建堅持到基層搞執法檢查與視察,要最大限度地讓當地的人大常委、人大代表參與到執法檢查和視察調研過程中。同時,通過以工代訓、網站、宣傳資料,多種方式、全方位地加大與代表的溝通聯系。現在,省人大更多地聽到代表們的反饋,對工作越來越有感覺了,提的建議也更抓得到要害了。

“這些工作都潤物無聲,確實可以起很多作用。”楊保建感慨地說。“自己的價值得到體現,得到社會的認可,並不在於你要在第一線高調的展示,而是自己的工作有價值有意義,這就是一種成就感。”

楊保建認為,十八屆四中全會以后,各級人大的工作會發生一些根本性的變化。

在議政平台上長袖善舞

2007年4月12日晚,昆明理工大學圖書館報告廳座無虛席,燈火通亮,正在舉行一場“兩會熱點解讀”報告,報告人就是時任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昆明理工大學副校長、民革省委會副主委的楊保建教授,報告會由民革雲南省委會和昆明理工大學黨委統戰部聯合主辦。楊保建結合自己參加全國政協會的體會,就政協會上委員們關注的熱點問題及自己的思考,對師生和干部們進行了生動的解讀,精彩的講座贏得了陣陣掌聲。此后,楊保建多次以兩會熱點解讀的方式傳達全國兩會精神。

楊保建談到他做十屆全國政協常委的時候,曾提過“希望構建東南亞的人民幣結算中心”這樣的提案,當時沒有任何人覺得這個建議可以操作,甚至沒有人認為是可行的,“我們在推進周邊國家的貨幣結算轉變,人民幣結算成為區域主流以后逐漸推向國際結算,逐步打破美元、英鎊少數幾個國家貨幣壟斷世界的這樣一個格局,那也是我在十多年前就提了,但也沒有被採納,當時中國人民銀行的一位同志還給我答復,找了很多理由,那我也沒辦法。”

但十年以后的現在,人民幣結算已經成為國家的一項重點工作了。

楊保建認為,作為黨派往往要關注黨委政府所忽略的,但是人民群眾最直接的利益,這些事情應該更要下工夫。

“我們要做的就是對社會、對民眾帶有根本性和長期性的工作,我們添磚加瓦,一點一點地積累,也許短期內它沒有能夠被重視,沒有能夠發揮它應有的功能,但是,隻有大家都關注這些最弱勢的最基層民眾最根本的利益,我覺得黨派才能被人民群眾所認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才能深入人心。”

“天天在口號上喊‘三個自信’沒有用,必須用我們的實際工作來詮釋它。”

楊保建認為,現在民革中央把民革發展黨員的界別擴大到社會和法制界別,民革今后在參政議政方面的舞台空間更大了,特別是十八屆四中全會以后,民革在參政議政方面突出民革特色、體現優勢,除了祖統工作,他覺得推進民主法制建設是一項要花大力氣,舉民革全黨之力,共同致力於去努力的一個重點。

“現在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很快,是世界矚目的,但是我們的法律體系,法制精神,法律意識問題很多,立法不科學,執法不嚴格,司法不公正,還有很嚴重的是人們不信法、不守法,核心的問題是法制精神沒有深入人心,沒有深入到這個制度裡面,我覺得我們民革責任重大,使命光榮,這些都是參大政議大事的內容”。

這些年楊保建在全國政協連續幾年提了很多件涉及司法公正問題的提案,為推動我國的法制建設奔走呼吁。如2011年提出《關於遏制申訴濫用、規范再審程序的建議》,2012年提出《多措並舉協力重鑄司法公信力的建議》,2013年提出《關於對西部地區律師行業進行稅收政策扶持的建議》,《對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進行立法完善的建議》、《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進行立法完善的建議》、《完善立法備案與審查化解行政執法法律適用沖突的建議》、《關於全面加強依法治國,建設法治中國的建議》、關於《在合法“拆違”背后切實加強對農民工討薪渠道建設及出台相關救助法規的建議》。

楊保建近年來還密切關注生態環境問題。

楊保建認為,這個既跟社會問題有關,也跟“三農”問題結合。“目前我們想和民革中央聯合推進,把雲南打造成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

國家現在推進全國生態文明示范區,楊保建覺得雲南的條件得天獨厚,基礎很好,除了示范區,雲南還要爭當排頭兵,要在生態文明建設上走在全國前列,要推動這項工作,也是民革作為參政黨義不容辭的一個責任。

在2014年全國兩會上,楊保建提出要將雲南打造為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的提案,他認為,這對國家資源富集地區轉變粗放發展方式,對國家大江大河上游地區構建生態安全屏障,對國家邊疆民族地區實現團結和諧穩定發展均具有重要示范意義。

為此,楊保建建議建立生物多樣性保護示范區:加大三江並流自然保護區保護力度,並在該區建立國家級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基地﹔建議國家建設野生動物生物遷移廊道和通道示范工程,建立雲南與周邊國家之間的生物多樣性保護與合作及跨國生物多樣性廊道示范工程﹔建議樹立生態旅游示范,推進生態旅游標准建設,建立生態旅游資源評價體系﹔把滇西南建成雲南面向東南亞、大湄公河次區域的重要國際旅游區﹔將國家公園列為全國的示范區,建立和完善國家公園體制,推廣“普達措”環境保護和社區發展雙贏模式。

“不加入民革,我走不到今天”

楊保建的家庭成員多為中共黨員,他為什麼選擇了民革?

說到楊保建加入民革的過程,他的入黨介紹人昆明理工大學教授、民革昆明理工大學總支部主委李宗華老師還記憶猶新:“楊老師30歲出頭就擔任學校管理經濟系副主任,在學校年輕教師裡真是佼佼者,當在學校統戰部那裡得知他還是黨外人士,我真是異常興奮,心想馬上去動員這顆好苗子。”

楊保建一心扑在教學和科研工作上,把全部精力用於業務,自然沒有更多的考慮加入中共或是其他黨派的事情,90年代初,30歲出頭的楊保建憑著對工作的熱忱和對事業的執著,成了學校唯一的一位黨外中層干部。

發展楊保建加入民革的過程並不是很快,李宗華老師介紹說:“欲速則不達,那時候我經常去找他,民革每個月出一份報紙,報紙一出我就給他送去,就算沒資料也去找他聊一聊,給他講講民革的歷史,介紹介紹民革的工作。”

除了對民革的光榮歷史有了了解外,榜樣的力量也起了重要作用。正如李宗華老師說的“正人先正己”,當時民革昆明理工大學支部在學校影響大,口碑好,特別是作為支部主委的李宗華老師是省人大常委,在雲南省職稱評定解凍、解除自行車稅等關系重大問題上提出議案並得到落實,在社會上產生重大反響。正是由於這些原因,經過深思熟慮,楊保建一年以后慎重地選擇了民革。

“熱愛民革組織,心系民革工作”,楊保建用他的實際行動,詮釋著這份對民革的熱愛之情。支部有活動,隻要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他都會積極參加。1998年結束了德國訪問學者的工作后,他欣然答應支部主委的提議,第一時間精心准備,給支部黨員介紹了赴德學習的觀感和見聞。

1997年民革雲南省委會換屆,剛到40歲的楊保建,當選為民革省委會副主委。

從此,楊保建的人生與民革的事業緊緊相聯。

楊保建始終認為,任職黨派主委是一種新的挑戰,要認真學習,認真思考,認真研究。

他在學習:幾年來,親自撰寫了“我省經濟發展與經濟結構調整”、“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進一步加強人大工作”、“謀劃民革省委工作新思路”等方面的文章。

他在思考:民主黨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裡面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它的歷史地位和現實作用是什麼樣的,怎樣找到民主黨派工作的切入點?

他在探索:“做工作要體現黨派的本質,不要隨大流,要真正能夠深刻思考領會作為民主黨派在歷史時期裡該有的地位和如何發揮作用。”

楊保建到民革擔任主委后,發現黨派工作確實存在許多困難和問題。

首先是圍繞核心履職的問題。黨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制度裡面,核心的職能是參政議政、民主監督,其他工作如思想宣傳、組織建設、社會服務等都是圍繞這個核心來開展的,而參政議政容易些,民主監督困難些。

其次是黨派趨同化的問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是各個民主黨派的共同職能,各黨派在歷史早期,有特定的界別、功能以及聯系的成員范圍,發展至今這種界限已經在模糊、交叉,如果不做些調整,不與時俱進,黨派特色就會越來越淡化。

八家民主黨派作為制度裡已經確立的參政黨,怎樣才能既共同履行參政黨職能,又各具特色,找准自己的目標方向,共同發力來促進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職能的落實?他認為,要在現實的條件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將參政黨的特色和職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

參政議政是民主黨派核心職能之一,但是怎樣能參在關鍵處?比如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現在更多的是一些調研課題和成果轉換,這是一種重要的方式,但調研課題和成果轉換任何一個機構都能做,怎樣在做這些工作裡面體現出黨派特色,這值得研究和思考。

又如祖統工作是民革特色和優勢,民革如何抓著促進祖國和平統一這個重點,既參政議政履行職能,又體現特色優勢?

楊保建說:“這些年民革雲南省委會為什麼要在辛亥革命、滇西抗戰這些方面下大力氣做工作,這正是祖統工作很重要的一項內容,你和台灣民眾要建立共同的文化基礎、共同的情感,你可以用這個歷史的紐帶把它聯系在一起。”“

“像現在我們參與的中國遠征軍忠魂歸國活動,中國國民黨也到緬甸搞中國遠征軍亡靈回歸,在這些問題上,有共同的民族精神和共同的思想文化基礎在裡面。”

“交流要建立在共同感情基礎上,通過這樣一種大家關心的,共同的一種民族的精神家園,兩岸的交流工作越做越值得做,越做越覺得能發揮作用做,我們要長期不懈地努力,創新性地把這些工作開展好。”

楊保建認為,這些工作,不僅僅只是祖統工作,對雲南來說,還事關文化建設,是一種歷史文化貢獻。民革把它結合起來,這是民革能夠區別於其他民主黨派的參政議政工作,所以民革很多建言獻策也圍繞這個來開展。

如民革省委會2013年通過調研,由楊保建向全國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提了一個提案:“希望設立亞洲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盡管這個提案還沒有回復和落實,但是現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已經確立。

“我們也知道,答復我們這個提案有一定的困難,畢竟不是一個國家能夠定的事。但是我們要提這個提案,如果說能推動整個亞洲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的國家聯合起來,它的力量比一個國家要大得多。”

“歐洲已經成立了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我們能不能致力於和周邊這些受過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殘害的這些國家聯合,設立亞洲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

“這些建議也許會受歷史的一些局限,但是我覺得這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工作,特別是現在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抬頭的這樣一種形式下,我們有責任去推動這樣一種工作。”

楊保建認為,民主黨派的一些提案,不一定要得到採納才是好的提案,有些是時機還不到,較早提出來,中央人民政府覺得提議是對的,但是現在還做不了,這畢竟也是一種推動和提醒。

楊保建還對民主黨派履行民主監督職能進行了認真的思考和研究。他認為,參政議政、民主監督體現了民主黨派的本職特征,民主監督現在是比較難,但也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關鍵是把思路打開了,監督的渠道和方式是多種多樣的。

楊保建多次談到建言獻策,認為社情民意工作要抓緊抓實,“社情民意也是一種監督方式,要調動廣大黨員,把最基層人民群眾最關心的問題、利益,通過建言獻策,反映到各級黨委政府,提醒督促黨委政府改進工作,這也是一種監督。”

他說,參政議政抓著社會法制和“三農”問題提建議,實際上對政府也是一種監督,民革要真正把監督的內涵和本質理解深、理解透,開展工作都圍繞著黨派的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融入到各項工作裡面去,這就能體現參政黨職能,也能夠在現實的政治體制下發揮更積極、重要的作用。

“黨派的監督,核心是監督執政黨﹔黨際的協商,核心是政治協商。我們要有一根弦,要牢牢把握開展的工作是不是黨派工作,能不能體現黨派的職能本質,這樣長期做下去,一定有所作為。”

一次選擇融入了一生的情感。許多同志在不同場合都聽到過楊保建這樣說過:“如果不加入民革,我也走不到今天。”

除了昆明理工大學副校長、博導和省人大常會副主任的工作外,楊保建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民革的工作中。

他率先垂范,與黨員干部交心談心,耐心傾聽黨員的心聲,了解基層組織的情況,華寧縣青龍鎮“同心工程”示范點,曲靖、昆明、楚雄、大理、保山等州市,基層支部生活會,無不留下他的身影。

“我感觸最深的是,不論是老黨員還是年輕黨員,都很願意聽楊主委的講話,既有理論深度,又接地氣,非常了解情況,在不同地州或支部的講話能各具特色。”多次隨同楊保建主委到基層調研的民革省委會組織處長黃詠梅說。

楊保建曾兩次到省直屬科技一支部調研指導工作,他在支部會上的即興講話,贏得了很多認可、產生了許多共鳴,有新黨員這樣說道:“當時也有其他黨派動員我,聽了楊主委的講話,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民革。”

楊主委對工作如數家珍,他喜歡脫稿講話,有真性情又很有見地,有一位從北京到雲南省財政廳挂職的領導曾表示:“沒想到雲南的省級領導有這麼高的水平。”

“楊主委謙和、平易近人,對年輕同志親切,對老同志耐心、尊重,他不爭、不要、不圖名利,有省級領導的水平、能力、人品和領導藝術,卻沒有省級領導的架子。”,“他敢說真話,我們廳的幾位領導都很佩服楊主任”,省財政廳原金融處處長、民革雲南省直屬科技一支部主委李婉明感慨的說。

2014年,民革楚雄州委成立,民革中央常委會在北京召開,楊主委向中央請假,委托其他領導參會,他一頭扎到基層。

“省委領導重視基層,我們沒有理由不把工作做得更好”、“聽了楊主委的講話,工作思路一下就打開了”基層的黨員干部都有著諸如此類的感受。

“為人低調、水平高、敢講真話、雷厲風行、個性鮮明、原則性強。”這是很多人眼中的楊保建。

都說“無欲則剛”,正是這樣,楊保建才能夠在很多事情上敢於堅持原則,不徇私情。

“楊主委對參政議政工作傾注了很多心血,通常是從立項,到調研的整個過程,他都會全程進行指導和督促,特別是確定重點課題匯報之前,他都會召集匯報討論會,反復認真地看材料,提的修改意見都很具體、到位,他思維敏捷,站得高看得遠,如果多有幾次機會和他交流,我們在工作中可能會少走很多彎路。”民革省委調研處處長楊應龍覺得在調研工作上從楊主委身上受益匪淺。

2014年春節前夕,民革雲南省委會准備到敬老院慰問抗戰老兵,當天下午正好人大有個重要會議,完成了主要的議程后,楊保建馬不停蹄趕到敬老院,一位104歲的老兵得知這個情況后,硬是不願意躺下,而是坐到輪椅上參加活動。

“楊主委高度重視機關建設,他熟悉機關每一個干部,在他的關心下,一批年輕干部迅速成長起來……”民革雲南省委會宣傳處處長張彥、聯絡處副處長魏恆華感動地說。

從一個專家教授到社會活動家,楊保建完成了他的角色轉變。

“楊主委在民革工作思路上,立意高,總是能站在全省乃至全國的高度,把握全局的總體要求及形勢發展變化情況,結合雲南工作實際上,統籌周密,講求持續性、系統性。”“在工作實踐中,他開拓創新性強,工作方法扎實、有效、便於著手,穩、准、實。”“他工作要求科學化、人性化結合,充分調動人的積極性,主觀能動性,推動整體工作效能最大化。”民革雲南省委會駐會副主委李興華說。

我們欣喜地看到,楊保建作為一個領導,他更注重發揮團隊精神和作用。

我們欣喜地看到,在他的努力下,民革的工作亮點頻頻,碩果累累:

民革雲南省委會是“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

民革雲南省委會是民革獲全國學習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組織獎六個省級組織之一﹔

民革雲南省內部監督工作委員會在全國民革省級組織中最早成立的監委會機構﹔

民革雲南省委會是全省政協信息工作先進集體﹔

民革雲南省直屬法律支部是全國十佳基層支部﹔

民革雲南省委機關是省級各民主黨派機關中唯一一家省級文明單位。

僅2013年一年間,民革雲南省委會即爭取到各方面資金717.7萬余元,用於社會服務工作﹔

2013年4月,民革雲南省委會正式啟動了《最后的抗戰老兵》大型紀錄片籌拍工作,尋訪、收集、拍攝了近200名健在的抗戰老兵的口述歷史影像資料﹔

2013年,民革雲南省委會將成立近5年的、與省台辦合辦“台商法律咨詢服務中心”更名為“台胞法律咨詢服務中心”,擴大了服務對象的﹔

2014年,民革雲南省委會“開展搶救性採集民革前輩史料”作為“一把手工程”歷時半年,共計採集15位相關人員素材,視頻時長達25小時。

……

這些驕人的成績后面,凝聚著楊保建的心血和智慧。

他以自身的努力與人格的魅力贏得了廣大黨員干部的信賴,這就是楊保建兩次全票當選民革雲南省委會主委的底氣。

相信,在楊保建的領導下,民革雲南省委會將迎接新的挑戰,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