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專題>>貴州
鄭學炳:為民生而呼 為發展而謀 為富強而干     羅長中    2017年12月11日11:30

鄭學炳,1962年1月生,男,漢族,四川米易人﹔1997年7月加入民革。

現任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旅游局副局長,民革中央委員,民革四川省委會副主委,民革四川省委會內部監督委員會主任。

個子不高,相貌普通,著裝朴實,說話聲調隨和,融入人群不易被人發現。鄭學炳,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平常、普通的四川人。

認識鄭學炳已經很多年了,僅認識而已。2015年的全國“兩會”期間,看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播放了記者採訪全國政協委員鄭學炳的節目,激發了我對他的關注、了解,進而形成了採訪的計劃,准備認真走近他、了解他、認識他。

為民生而呼

與鄭學炳見面,我稱呼他為“鄭局長”。他說:“喊我老鄭,或者鄭主委,親切些。”他說,人們對他的那麼多稱呼,他更喜歡的是民革的職務。他說過,工作30多年,對民革有特別感情,“我的根在民革”。而且對民革的了解、對孫中山先生的景仰、對孫中山先生的學習,“時間已經不短了”。

談到民革、談到孫中山,鄭學炳打開了話匣子。他稍稍提高了一點聲調說:“民革的旗幟上鮮明地書寫著繼承和發揚孫中山愛國、革命和不斷進步精神,學習和研究孫中山學說就成了我們的必修課。我特別感興趣的是孫中山的民生思想涉及的內容。”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鄭學炳低聲吟誦著屈原的詩句,告訴我,民生問題自古以來就是有識之士修身治國平天下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只是手段和途徑不一樣罷了。到了孫中山那時,鄭學炳認為,民生主義是孫中山的“社會革命”綱領,希望解決的是中國積貧積弱的問題,使中國由貧弱至富強﹔同時還包含著關懷勞動人民生活福利的內容。由屈原的民生之多艱,說到孫中山的民生主義,再到經中國共產黨艱苦卓絕的奮斗,推翻了壓在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國,人民當家做主,人民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是鄭學炳學習為民生而呼的思想脈絡。而在實際中,他也堅持為民生而呼。

十多年來,鄭學炳就一直帶領民革攀枝花市委會一班人圍繞“撤鄉並鎮”“解決鄉村債務”“建立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災后農房重建”“打造森林城市”等10余個“三農”課題,深入開展調研,形成眾多高質量調研報告,並多次作為民革攀枝花市委會的大會發言材料提交到攀枝花市政協全會上,引起市委、市政府領導的高度重視。如2009年,民革攀枝花市委會《充分利用攀枝花與台灣地區光熱資源的相似性加快推進攀枝花市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建設》以高票得名第一,被市政協評為優秀大會發言。當年11月,農業部、國台辦吸納了該提案中的意見,正式批准在攀枝花市設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對此,作為民革攀枝花市委會的主要領導,鄭學炳說:“作為民革黨員,我感到特別欣慰,我們發揮了參政黨地方組織的應有作用﹔作為負責農業領域的副市長,我感到特別自豪,我們為海峽兩岸農業生產合作和農村經濟發展辦了一件實事。”

“三農”工作最貼近百姓。鄭學炳擔任攀枝花市市長助理近5年、副市長近10年,都在圍繞“三農”、圍繞民生開展工作。從在全國率先提出免農業稅,到實施民族地區“橫板房”改造,樁樁件件,凝結著他對農業的貼心扶持,對農村繁榮的盡心盡責,對農民的深情厚誼。他離開攀枝花時,該市的農民人均純收入在全省21個市州中排位第二,僅僅位於成都之后。

攀枝花地處干旱地區,農業基礎設施薄弱。鄭學炳分管農業時當地僅有一座中型水庫,缺水問題年年困擾農業發展、農民增收。鄭學炳以咬定青山不放鬆的精神,奮力爭取,加大建設力度,在其任職的“十五”“十一五”兩個五年中晃橋水庫新建,高堰溝水庫、躍進水庫、撿子箐水庫等改、擴建﹔大竹河水庫、馬鞍山水庫等一批中型水庫建成投入使用或即將建成﹔以及一大批重點小型水庫的新建和病害整治工程全部完成。高產穩產農田年年增加,森林覆蓋大幅增長,環境氣候大為改善……“這都得益於全市農口戰線干部群眾上下齊心,重民生、抓基礎、敢破難。”鄭學炳說。

到四川省旅游局工作以后,鄭學炳發揮他做農村工作的特長,注重第一、第三產業融合發展,把鄉村旅游擺上非常重要的位置。利用與省農工委、農業廳、林業廳等農業部門的良好關系,聯合舉辦節慶活動,開展培訓,抓點帶面,四川的鄉村旅游很快走在了全國的前面。問到目前的工作重點,鄭學炳興奮地說:“按照中共四川省委十屆六次全會精神要求,我帶領旅游局相關處室同志們正在著手規劃秦巴山區、烏蒙山區、高原藏區、大小涼山地區的旅游精准扶貧,力爭5年使100萬貧困人口脫貧致富。解決民生問題又有了新的抓手。民生發展永遠在路上。”

在第一次以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參加全國政協大會后,鄭學炳說,能夠參加這樣一個全國性的盛會,能夠擁有如此廣闊的參政議政舞台,為促進國家與社會的發展獻策出力,直接為民生鼓與呼,將老百姓的聲音帶到全國政協的會議上,這令他十分激動。他在那次會議上准備提交的五個提案都與本職工作有關,與民生有關。在“城鎮化建設規劃與旅游發展規劃銜接”“《旅游法》出台后相關規章標准的制定完善”“構建旅游法律法規體系推動旅游發展”“在大部制改革背景下進一步強化我國西部地區旅游行政管理職能”“加快四川藏區區旅游業發展,促進藏區區域經濟繁榮與社會和諧”等多個方面,鄭學炳提交了經過深入調研形成的意見和建議。回望2014年在履職道路上的付出與收獲,鄭學炳放慢語速平靜地說:“榮譽與責任同在,責任重大、使命光榮。全國政協委員這個身份不僅是一項很高的榮譽,而且給我提供了平台,每一次調研、每一個提案就相當於是一次深入研究,我在其中學到很多、收獲也很多。”“

四川,是一個旅游資源極其豐富的省份﹔更是一個旅游發展潛力巨大的富礦。”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鄭學炳用手指著牆上挂著的四川省旅游地圖,充滿了自豪與責任。鄭學炳深愛著這片巴山蜀水,他把自己的情感融入這裡的山山水水,更融入這裡千千萬萬普通百姓之中。他善於將本職工作、自身優勢與履職實效有機結合起來。為了提出好的提案,除了平時注重加強政協理論知識的學習外,鄭學炳還主持並親自參與了民革四川省委會關於藏區旅游發展、康養產業發展、鄉村旅游發展等重大課題調研、集體提案撰寫等工作。特別是在2013年的年終,鄭學炳自豪地告訴我,他陪同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務副主席齊續春到四川、雲南等省的藏區調研考察,走得多、看得多、學得多、成效多。最終,關於將四川及其他省份的藏區地區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建議和意見得到了中共中央、國務院有關領導和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

2014年提交的《關於將發展鄉村旅游作為提高扶貧精准度的重要抓手、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的建議》,部分建議和意見在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旅游局、環境保護部、住房與城鄉建設部、農業部、國家林業局、國務院扶貧辦於當年11月聯合印發的《關於實施鄉村旅游富民工程推進旅游扶貧工作的通知》中被採納。《通知》決定實施鄉村旅游富民工程,並對推進旅游扶貧工作進行了部署。“旅游產業是與民生緊密相關的,旅游應通過轉型提質、做大做強來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並最終實現惠民富民。讓老百姓富起來是旅游業發展的終極目的。”鄭學炳如是說。

將317國道、318國道打造成為最美旅游景觀大道和民族地區的致富大道,融入“一帶一路”及國家“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這是鄭學炳從2014年年初就在思考的問題。從2014年7月開始,鄭學炳率隊跋涉於甘孜州、阿壩州及涼山州的崇山峻嶺中,深入農家村舍,就旅游業發展與當地基層干部和群眾展開座談,收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同時,邀請各方專家召開專題咨詢會,征求發展意見和建議。指著牆上的地圖,鄭學炳對我說,他正在進一步修訂關於打造317國道、318國道最美景觀大道發展旅游業的提案,“雖然海拔高、路途遠,但作為一名政協委員,就是要深入一線,了解真實情況,才能發出有價值的聲音,才能為民生而呼,才能履職盡責。”

為發展而謀

2011年8月,鄭學炳就任四川省旅游局副局長﹔其間鄭學炳挂職國家知識產權局。2012年6月,當選為民革四川省委會副主委,繼而,在新成立的民革四川省委會內部監督委員會上又當選為主任。2013年,鄭學炳成為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圍繞民生為經濟社會發展出謀劃策,既是民主黨派作為參政議政的職能之一,也是政協委員應盡之責。鄭學炳將本職工作、民革參政議政工作和政協委員的履職緊密結合,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發展才是硬道理,但廣大的農村如何發展?在學習中共十八大精神的座談會上,根據自身長期從事農業農村工作的經驗,結合中央精神,鄭學炳提出:“實踐表明,發展鄉村旅游是促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重要手段,是帶動廣大農民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徑,是豐富旅游產品的重要載體,更是協調城鄉統籌發展及促進‘三農’問題解決的重要舉措。”

鄭學炳認為,發展鄉村旅游對於當前解決“三農”問題意義重大。作用之一,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是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推進旅游“二次創業”和旅游經濟新突破的必需,是解決“農業”問題的有效途徑。作用之二,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是促進農村繁榮穩定,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的必需,是解決“農村”問題的重要抓手。作用之三,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是拓寬農民增收渠道,吸收農村剩余勞動力的必需,是解決“農民”問題的必要方式。當前我國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存在著許多矛盾和問題,突出的是農民增收困難。增加農民收入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核心,鄉村旅游可以看作是當前解決這一問題的“敲門磚”。發展鄉村旅游具有就地銷售農產品、就地解決農民就業、就地增加農民收入的“三就地”優勢,是拓寬農民就業渠道、實現農民增收致富、提高農民整體素質的一條重要途徑。農民通過生產、加工、銷售當地特色農產品,提供飲食、住宿、娛樂等旅游服務,獲得收入,實現富裕……2013年,一份署名為鄭學炳的題為《基於“三農”視角的四川鄉村旅游創新發展研究》報告,作為全國政協的委員提案附件送達到全國政協。

對於攀枝花旅游業的發展,鄭學炳更有出於濃濃鄉情的高度熱心。他告訴我,攀枝花是四川西南部的一個重工業資源性城市,曾一度無比輝煌。1965年3月4日,當時負責考察川滇交界地區鋼鐵基地建設的人回到北京向中央領導人匯報工作。毛澤東問考察隊的人:“那地方叫什麼名字?”回答是:“這地方沒名字,隻有一個7戶人家的小山包包。”毛澤東笑道:“那就叫它弄弄坪吧!弄弄就平了。”攀枝花鋼鐵基地的建設由此開始。為開發攀枝花鐵礦資源,著手組建城市,初名為攀枝花特區。由於當時中國處於特殊歷史環境,而攀枝花又是“三線建設”的重點布局,為了對外聯絡的需要,1965年5月,攀枝花特區改名為渡口市。1987年,渡口市更名為攀枝花市。30多年來,重工業城市就成為了攀枝花的名片。但隨著經濟結構的調整,在國際經濟形勢異常嚴峻的情形之下,當地鋼鐵產業遭受重創,經濟下行壓力增大。

面對這種復雜的新形勢和新挑戰,中共攀枝花市委、市政府自2011年開始探索城市轉型之路。經過多次論証考察,確定了通過第三產業發展,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在新常態下振興攀枝花,造福攀枝花人民的新思路。民革攀枝花市委會高度關注中共攀枝花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緊緊圍繞市委、市政府的發展新思路,在多次調研、研討的基礎上,結合攀枝花自身的特色和實際,於2012年3月確定開展“將攀枝花打造為中國陽光康養旅游城”的調研課題,並隨即前往海南三亞等城市考察調研,形成調研報告《關於打造攀枝花中國陽光康養旅游城的建議》,該《建議》作為民革四川省委會集體提案提交至省政協全會。同時《充分利用得天獨厚的自然稟賦,把攀枝花建成國際冬季陽光康養勝地》則在攀枝花市政協全會上列為大會發言,反響強烈,獲得大會發言第一名。中共攀枝花市委、市政府高度關注民革攀枝花市委會開展的這項工作,明確指示民革攀枝花市委會通過民革四川省委會資源優勢,“請求民革中央助推攀枝花市陽光康養城市的建設”。

按照攀枝花市委、市政府的要求,鄭學炳及時將相關情況上報民革四川省委會和民革中央有關領導,積極爭取借助民革省級組織及中央的平台,加大向相關部門的呼吁力度。時不我待,民革四川省委會立即組織專家、學者前往攀西地區進行實地考察,聽取了民革攀枝花市委會的情況匯報。最終以《發揮攀西地區光熱資源優勢,打造我省一流的陽光康養基地》為題的調研報告出爐,由鄭學炳代表民革四川省委會向民革中央進行了專題匯報,立即受到民革中央的高度關注。

2014年4月,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務副主席齊續春,率民革中央、國家衛計委、國家發改委、民政部等相關部委負責人組成的調研組蒞臨攀枝花,就“健康養生養老產業發展”問題進行專題調研。在調研座談會上齊續春常務副主席還特別指示,要利用好攀枝花陽光、空氣、溫差、海拔、山川等自然資源優勢,以康養旅游項目為載體,努力打造、推廣攀枝花陽光康養品牌,通過發展康養旅游、康養體育、康養文化等,努力將攀枝花康養產業打造成為具有“老年養老,壯年養身,青年養體”特色的朝陽產業。調研組形成調研報告《關於大力發展健康與養老產業的建議》,從國家層面對健康與養老產業發展的前景、面臨的問題進行了統籌分析。該《建議》通過黨派“直通車”直報國務院后,得到了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的重要批示,為后來攀枝花陽光康養項目的順利推進作了扎實的鋪墊。

2014年12月7日,由民革中央、四川省政協共同主辦的首屆“中國康養產業發展論壇”在四川攀枝花市召開,齊續春常務副主席出席並作主旨演講。包括國家有關部委、四川省直有關部門、國內部分城市、院校、科研院所、康養組織及170多家國內外企業在內的500多名專家齊聚攀枝花。圍繞本屆論壇“養老養生與經濟轉型”主題及康養產業與城市轉型、城市環境與醫養融合、康養政策等議題,與會專家、學者深入探討了經濟轉型期我國康養產業面臨的挑戰、對策和未來發展方向,對攀枝花依托光熱、氣候、生物優勢資源發展陽光康養產業,加快產業和城市“雙轉型”的成效給予高度評價,並提出了產業提升的意見和建議。經過他們的研討、把脈、建議,總金額240.43億元的21個項目成功簽約。“這是對中共攀枝花市委、市政府、民革各級組織多年課題調研和跟蹤推進的最好回報。”鄭學炳說。

在論壇期間,鄭學炳高興地對我說,我們要繼續貫徹落實齊續春常務副主席的講話精神,充分認識康養產業是適應人口老齡化、滿足健康新需求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是惠民生、調結構、穩增長、促改革、防風險的重要抓手,覆蓋面廣、產業鏈長、前景廣闊。

全國的目光一時聚焦四川攀枝花,“孝敬爸媽,請帶到攀枝花”,成為了家喻戶曉、口耳相傳的流行語,攀枝花的知名度與美譽度驟升,“陽光康養”城市品牌打造初具效應,攀枝花正式步入了康養產業發展的快車道,搶得了陽光康養產業發展的先機,初步實現了重工業城市的華麗轉型。

“攀枝花火了!這把火是我們民革點燃的!”說這句話時,鄭學炳雙眼炯炯,好像也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為富強而干

在省旅游局,鄭學炳是副局長,他協助局長分管產業、規劃、財務、科研等方面的工作。筆者採訪了他的幾位同事,都給予他很高的評價——

他的同事A:鄭副局長工作的執行力很強。他主持建立了全省旅游建設項目庫、招商儲備庫、投資商信息庫“三庫”,入庫項目達1118個,資金達8203.6億元,已納入省級發展項目73個,資金1599.1億元,並建設完善了項目管理、申報等一系列規范辦法……

他的同事B:近幾年,鄭副局長具體負責組織舉辦了全國歡樂健康鄉村游、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工作會、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會暨旅游發展項目推介會、全省百鎮建設暨重點旅游項目推進現場會等一系列影響面廣、宣傳力度大的節會活動,提高了四川省旅游的知名度,直接促使一批旅游大企業和投資商進駐四川省、投資上百億的大項目不斷落地。

他的同事C:鄭副局長負責主持的給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及主要領導的重要匯報,主持起草的《四川省人民政府關於加快建設旅游經濟強省的意見》和《關於破解我省旅游經濟強省建設制約因素的專題報告》《四川旅游業發展新突破研究報告》《四川省藏區旅游發展報告》等重大材料,均得到省領導的好評。鄭副局長既參與調研,又參與文字工作,字斟句酌,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放過,值得我們學習。

他的同事D:2015年7月,中國(國際)旅游投資大會在成都舉行,經鄭副局長多方聯系邀請,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務副主席齊續春蒞會並對會議的成功舉辦給予充分肯定。簽約額近400億元﹔緊隨其后的幾個旅游招商引資活動一撥接一撥,用鄭副局長的話來說就是:“精彩紛呈,驚喜不斷!”

在同事和下屬的眼中,鄭副局長敢於擔當,具有包容之心,務實,智慧,充滿愛心……

“空談誤國,實干興邦。”習近平總書記參觀《復興之路》的重要講話,讓鄭學炳銘記於心。指著毛澤東親筆手書的“實事求是”四個大字,鄭學炳告訴筆者:中國共產黨的歷代領導人堅持強調“實事求是”“務實創新”“實干興邦”,重點是一個“實”字。我們做具體工作的,就更加要在“務實”上下功夫。我長期在農業戰線工作,深知來不得半點虛的。土地是有靈性的,你付出一分就有一分的回報。你對它來虛的,它就會報復你的。無論哪項工作,我都本著這樣的認識去做——為著百姓的富裕、國家的富強,務實而干,總會有收獲的。

鄭學炳是幸運的,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30多年成長,因為這份幸運,他心裡便多了一份感激。1978年,恢復高考的第二年,16歲的鄭學炳從四川米易縣考上了當時的西昌農業高等專科學校,入學不久他就發現自己是學校裡年齡最小的一個。很多同學的年齡都比他大一倍,一個室友已經是4個孩子的爸爸了。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來自農村。淳朴、真誠、刻苦,渴望著學成后能為家鄉出力、為鄉親們做事。和他們在一起,鄭學炳和他們一樣努力,一樣學會了珍惜。

1981年夏天,大學畢業的鄭學炳被分配到攀枝花市(當時叫渡口市)農業局,后被派到土肥站工作,背著鋪蓋卷下到了郊區。土肥站隻有一名工作人員,就是鄭學炳他自己。土肥站工作的第一天晚上,他吃了一頓有生以來從沒吃過的難以下咽的苞谷(即玉米)飯,沒有蔬菜,沒有肉,就著咸干菜,他強迫自己將飯吞了下去。那時,攀枝花市的蔬菜都得從成都、重慶等地運進去,百姓平時吃到蔬菜就很困難。尤其是冬季,每家每戶基本上都是依靠咸干菜還有陳年的海帶過冬,幾乎見不到新鮮的瓜果蔬菜和肉類。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鄭學炳聽著呼嘯而過的山風,久久無眠。靜夜裡,他暗下決心:“我是學農業的,得盡我所能,為百姓做點事,哪怕為他們的飯桌添一碗綠色的蔬菜,在他們的飯碗裡加幾塊新鮮的豬肉,生病的時候有一個香甜可口的水果。”

夢想像一粒種子,一直藏在鄭學炳年輕的心裡,一旦陽光、空氣、土壤、水分適宜,它就會發芽、長大,直至開花結果。當年年底,鄭學炳奉命帶一個小隊進行土壤普查,每個村要待15天。利用那次機會,他幾乎跑遍了攀枝花市周圍所有的鄉村。整整半年多的時間,翻山越嶺,他沒進過城,更沒回過家。再后來,鄭學炳回家時,年邁的母親看到黑瘦的兒子,嘆息著說:“兒啊,你怎麼看上去像個農民了?”鄭學炳只是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他現在心裡踏實了,這次土壤普查讓他知道,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如果利用得當,是可以長出四季蔥郁的蔬菜的,再加上這裡獨特的氣候條件,那高高的山坡完全可以變成“花果山”,鄉親們完全可以過上美好舒適的生活。

鄭學炳覺得自己真的就是天生干農業的這塊料,他對土地有著一種近乎痴迷的熱情,他熱愛土地,他覺得自己就是土地之子,而土地也是百姓的根。

1984年7月,22歲的鄭學炳成為攀枝花市農牧局農技推廣站站長。此時又被下派到仁和新華鄉,充滿熱情的他幾乎長年吃住在鄉下,他是那麼近距離地了解著農民,整天和他們打成一片:搞培訓、買農資,做計劃生育工作,有時候還要調解兩口子的糾紛。他經常覺得自己就是一滴水,很容易就融匯到鄉親們中。那是多麼快樂和滿足的日子啊!

一年后,鄭學炳被調回機關,有更多的機會和局長一起下鄉搞調研。心中埋藏的那粒種子似乎遇到了適宜的環境,很快,他和同事們一起指導農民在普威鎮開了一片地,種上了梨樹和桃樹,同時也開發了一片蔬菜基地。他要解決攀枝花市吃菜難的問題,這對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來說,實在是個壯舉。那以后的無數個日子,他會跑到那片基地去盯著看、去琢磨,像看著自己一天天長大變得健壯的孩子。日子一天天過去了,蔬菜基地的菜上市了,紅的番茄,紫的茄子,綠的苦瓜,梨樹桃樹的枝干上也挂滿了小果實,鄭學炳亮亮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兒。

1990年年底,28歲的鄭學炳成了當地最年輕的副縣級干部,他被提拔為攀枝花市農牧局副局長。身份變了,但他充滿朝氣的臉上依舊挂著淳朴和率真,偶爾去省裡開會,大家都管他叫“娃娃局長”。然而就是這個“娃娃局長”,他在琢磨解決攀枝花市民吃水果和鮮肉的問題。

這樣的工作和生活充滿了樂趣,也充滿了喜悅。鄭學炳在不知不覺間收獲了很多,也學會放下很多東西,他更明白什麼才能給自己帶來真正的滿足和幸福。

1994年3月,北京的早春寒意正濃,一位年輕人敲開了時任農業部部長何康的家門。年輕人自報家門說自己來自西南邊陲的攀枝花,是一個從事了十多年農業工作的基層干部。他充滿感情地介紹攀枝花,介紹那裡的氣候土壤,他說那裡真的就是一個農業資源富足的金三角之地。但是,如果要得到更好的開發,他們需要上級的支持和幫助。看著這個鼻尖凍得通紅的小伙子,何康部長被感動了。部長說:“你放心,我們會很快開辦公會議,專門聽取攀枝花的工作匯報。”

那次會議讓鄭學炳一直記憶猶新,他介紹了攀枝花屬於南亞熱帶氣候類型,適宜發展特色農業,比如芒果等,攀枝花完全符合這種氣候要求,那裡無疑是世界一流的芒果基地,還有石榴、枇杷、蓮霧、甘蔗、烤煙……他說了很多很多,恨不得一下子把自己美麗的家鄉捧到所有人面前。會議后,農業部專門給攀枝花調撥了300萬元農業綜合開發資金,用來建設特色農業基地和基礎設施建設。

芒果豐收的季節,何康部長親自來到攀枝花。香甜的芒果沁人心脾,何部長握著鄭學炳的手感慨著:“小鄭,你們干得真不錯!”並提筆寫下了“把攀枝花建成世界一流的芒果基地”的寄語。2011年,攀枝花正式被國家批復為“全國現代農業示范市”。

1997年,鄭學炳加入了民革。兩年后擔任民革四川省委會直屬攀枝花支部主委。2002年,鄭學炳擔任了攀枝花市副市長,繼續在老本行農業戰線上從事管理工作。2003年9月,民革攀枝花市委會成立,鄭學炳當選為主委。

如今攀枝花的特色農產品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成為了一張靚麗的名片。南亞熱帶水果、新鮮蔬菜、優質烤煙、特色養殖規模大幅增加,僅芒果一項就達到20多萬畝。

說起攀枝花,說起家鄉,說起家鄉的變化,已經是四川省旅游局副局長的鄭學炳滔滔不絕。採訪中,鄭學炳又接到通知,將與四川省政協副主席羅布江村到甘孜州稻城縣灣河鄉的對口聯系貧困村——也是民革四川省委會的扶貧點——考察。鄭學炳深情地說:“我們將帶著感情、帶著項目、帶著對藏區群眾奔小康的期盼去那裡,為貧困群眾做實事,辦好事。”

工作之余,鄭學炳最大的愛好是讀書學習。與他交流溝通中,你會覺得他擁有的知識量已經不僅僅局限於農業農村工作或者旅游管理工作。從《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習近平用典》到《資治通鑒》《北大哲學課》,閱讀范圍之廣、涉及知識面之寬,確實令人感嘆。鄭學炳說:“就是要讓閱讀成為我們的習慣,越讀書就越會覺得自己知識越匱乏,閱讀興趣就越濃厚。每天讀一點,積少就成多了。”

採訪結束時,鄭學炳送給筆者一本書《未名湖畔好讀書》。這是他在2015年參加四川省干部遞進培養第四期(黨外班第一期)於北大學習期間,有感於天天早上的晨讀安排,建議學校編輯的一個小冊子,將晨讀的短詩短文集中起來,供學員長期閱讀,以至於可以用來輔導子女閱讀。學校採納意見,很快就編輯印制出來了。

筆者明白鄭學炳的意思,他是在提醒作為民革機關干部的我:讓學習成為自己的習慣。學習,也是鄭學炳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