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專題>>新疆
王建疆:志在建疆的計算機專家     李潔 於雨荷    2017年12月07日15:57

王建疆,1961年生,男,漢族,新疆哈密人。副教授、工程碩士,中國MBA教學能力建設項目“彩虹學者”,新疆財經大學網絡與實驗教學中心數字資源部主任﹔民革新疆區委會常委、教科文衛專委會主任、直屬二支部主委﹔新疆山友救援隊副總隊長、兼行政部部長,持有國家地震救援培訓骨干証書,多次參加雅安地震、定西地震、於田地震、魯甸地震、皮山地震救援救災行動和部分山地救援。

“王建疆”這個名字,是他父親在他出生的時候為他取的。“建疆”,就是建設新疆。取這個名字,也就賦予了王建疆一生的使命,不僅體現了他父親自身的境界和願望,體現了他父親對他的期待和祝願,或許也注定了王建疆一生的選擇和追求。以王建疆有生以來的作為來看,雖然他並沒有為“建疆”做出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但他所做的一切,確實在為新疆的建設作出貢獻,他的父親的希望已經和正在得到實現。

王建疆的微博上一直挂著曼德拉的一句話:“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但我們絕不能扭曲如蛆虫。”普通但要肩負責任,從我做起,從一點一滴小事做起,這是一種為人的信念。1954年,他從偏遠山區的孩童成長為一名大學老師,從踽踽獨行在放學路上“執著得近乎固執”的少年到帶領團隊穿越高山荒漠,從被病痛折磨的患者到公益救援志願者,從理工男到參政議政高手,展現的正是一種普通人的生命張力,平凡人的正直力量。王建疆說:“一個隻被他人關心的人是弱者,隻有幫助他人的人才是強者,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強者。”沒有豪情壯志,雄心偉業,但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傾情教育,遨游計算機王國

1984年,新疆大學物理系畢業的王建疆被分配到哈密市四中擔任物理教師。哈密四中是改革開放后新疆最早的三所自治區級重點中學之一,物理教研組組長夏士義老師是當時全疆僅有的三位中學特級教師中的一位。王建疆在高中時,曾在夏老師的輔導下參加了新疆首屆中學生數理化競賽,並取得了物理競賽第二名的優異成績。這段師生情讓年輕的王建疆在哈密四中立刻得到了夏老師的信任,一年后,擔任校長的夏老師將教研組組長的擔子壓給了王建疆。“那時我太年輕,作為教研組組長做得很一般,一年后還是換作老教師擔任這一職務了。”王建疆很坦誠。但在教學方面,王建疆從高一教到高三,連教兩輪,所教的兩屆學生,高考成績都顯著超出哈密市其他中學。

在哈密四中,年輕的王建疆經常被校門口執勤的學生當成一名高中生,被詢問為何不按規定佩戴校徽。實際上,他是當了老師,但對新事物的好奇和新知識的學習卻不曾停止,“當時學校有幾台計算機,我和幾名年輕老師沒事就‘玩一下’。”愛琢磨事、閑不住的王建疆慢慢從中玩出了“名堂”,漸漸地對計算機技術駕輕就熟,為學校財務室編寫了工資軟件,還編寫了學生成績管理系統。那時學校的計算機極為簡陋,在今天看來隻能稱為學習機,王建疆最初使用的計算機顯示器是普通電視機,外存是磚頭塊錄音機,軟盤都是兩年后學校才有的寶貝東西。編寫一個全市中考學生成績排名的程序,由於內存隻有64K,王建疆無師自通地借助軟盤使用了外部排序算法。

王建疆的開放氣質也自然被帶到了工作中,他和同事們一起組織了學生興趣小組,為學生打開視野,使他們不再局限於課本知識,而是按照每個人的愛好,充分發揮學習的主動性、積極性。沒有領導的刻意安排,每年王建疆都會主動擔任學生計算機興趣小組的課外輔導員,吸引一些對計算機感興趣的學生,用自己的興趣感染他們,免費給他們上課。

20世紀80年代,計算機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還是新生事物,免費輔導,充滿求知欲的學生們當然求之不得。“我挑選的是最優秀的學生,他們肯學、肯問、肯鑽研,我也興趣盎然,願意全身心地付出。”在這種相互促進、相互激勵的氛圍下,學生們放學后就來到計算機房,就解決某一個問題探索、爭論,場面很是紅火。“每年的教師節,學校會對我們這些組織學生興趣小組的老師進行表彰,隆重地發一個信封,裡面有10元錢,那是對我們一年工作的肯定。”

“最初我也是邊學邊教,有時候自己也半懂不懂,到課堂向學生講解時,突然一下子豁然開朗,和學生們一同明白了。”教學相長中,王建疆得到了傳道授業的樂趣,計算機專業知識也突飛猛進——1991年,他考取了國家程序員証書,成了哈密最早的一名程序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13年,在上海財經大學進修的王建疆與一些如今在上海工作已小有成就的當年學生相聚,他們回憶起幾十年前的高中生活仍然興致勃勃:課余時間王老師組織大家參加計算機興趣小組,教授圍棋的下法,在言談舉止中展現的為人處世的態度,都給學生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感嘆那才是真正的素質教育,讓他們受用終身。“當年的許多往事,我都已經淡漠忘記了,而學生們還記得那樣清晰生動,我感到很欣慰。”

1993年4月,王建疆調入新疆銀行學校,正式開始了他的計算機專業教學生涯。一開始,他就給了人們一個“驚艷”的亮相。一天,他正在給學生上機輔導C語言編程,幾名自治區教學評估專家走進機房,要求學生現場上機編寫一段程序,然后要求王建疆也上機編寫調試一段程序。

“大概是我的自信和熟練的操作觸動了他們,他們給予我很高的評價。后來校領導在全校教師大會上說,評估專家給我的評價是‘我們見到的新疆最好的計算機老師’。”這樣的評語對一個初來乍到急於証明自己的“新人”而言,既重要又激動人心。雖然以前在哈密四中也教計算機,但那畢竟是“業余”,經過在新疆銀行學校“真刀真槍”的實戰,評估專家和校方的評價無疑給王建疆吃了一顆“定心丸”,使他信心倍增。

這次“亮相”讓王建疆在學校迅速出名,得到了師生的廣泛認可。

好的開頭是成功的一半。接下來在新疆銀行學校的8年教學之路,王建疆走得堅實而順暢:擔任新疆銀行學校計算機老師、電教中心負責人,多次承擔自治區人民銀行系統計算機培訓工作的組織、實施、協調……一步一個腳印,王建疆腳下的路越來越寬廣。

“隻有愛一行,才能真正干好一行。”王建疆是這樣想,也是這樣干的。本來圍棋是王建疆的業余愛好,曾擔任過哈密市圍棋協會理事長的他組織過哈密地、市多次圍棋賽事。如今,對計算機的痴迷取代了圍棋的摯愛,他開始全身心投入到計算機教學中。

1999年,他主編的《中文Visual FoxPro應用基礎》由新疆大學出版社出版﹔撰寫的《基於Web的信息查詢系統及其安全對策》《數字圖書館與相關技術選型》等多篇論文相繼在《教育信息化》《新疆金融》等刊物上發表……

互聯網天地大顯身手

作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創造之一,互聯網早已滲透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在信息化高速發展的當今社會,尤其是傳播先進理念、先進文化、先進科技的大學校園,互聯網更是擔當著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一定要讓互聯網成為推動學校健康發展的有力助手。” 2005年上級領導將數字化校園建設方案設計的重任交給王建疆,時任新疆財經學院(2007年更名為新疆財經大學)信息化中心網絡管理辦公室副主任的他責無旁貸。

新疆財經大學是自治區重點大學,有16個學院、2個專業教學研究部,附設有繼續教育學院和商務學院(獨立學院),目前有在校生2.5萬人,教職工1300余人。對於一個擁有如此規模的高校來說,利用互聯網推動學校的教學管理工作有效開展已成為一種必然,多年來一直與學校和互聯網打交道的王建疆更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當數字化校園建設方案設計任務落到他肩上時,他立即和相關部門的同事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到各個院校調研、設計實施方案、制定建設規劃、邀請有關專家進行論証、修改完善規劃、協調各方關系、組織人力實施……2010年,數字化校園建設完成了項目准備、網絡環境和服務器搭建、安裝調試了統一身份認証系統、門戶系統、辦公和人事等多個應用系統,經驗收合格。

“那時我的壓力特別大,作為技術負責人,要對系統建設的每一個環節都了如指掌。”那段時間,加班加點成了王建疆的常態,經常一干就到凌晨三四點鐘甚至更晚,“因為總有干不完的活”。

他時常穿梭於數十台服務器之間,一遍遍地核對檢查,一次次地輸入執行命令,一筆筆地記錄下問題所在……在王建疆和同事們的共同努力以及有關方面的協助下,新疆財經大學數字化校園建設取得成功——信息化應用水平走在新疆各高校前列。

“其實搭建一個系統平台並不難,難的是保証它的安全運行。”擔負著新疆財經大學數據中心數十台服務器軟硬件運行和維護工作的王建疆坦言,最擔心黑客的攻擊。“新疆財經大學現在有上萬個節點,日常辦公、學生選課等業務完全依賴於網絡服務器,假如服務器一停,整個校園工作將陷入半癱瘓狀態。”

王建疆遭遇最大的麻煩是2004年的那次“震蕩波”病毒攻擊,一度使整個校園網絡接近癱瘓,各種網絡應用均無法正常運行。通過對全校網絡安全人員的培訓,採取統一行動和重點突破相結合的方式,經幾個星期反復,最終戰勝了病毒。而更多時候,則是他與網絡黑客無聲的“對峙”。

“就像在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雖然我不知道黑客具體在哪裡,但我相信我們雙方都能感覺到彼此的存在。大家互不相讓,暗中較勁。”在與病毒、木馬和黑客的較量中,王建疆不停地嘗試琢磨。有些新發現的漏洞或新病毒、木馬,殺毒軟件也沒有辦法,他就自己動手清理。注冊表編輯器、網絡嗅探器、ping、ipconfig、netstat、arp、tracert、route、net、nslookup……這些專業的工具和外人看起來枯燥乏味的命令,在他看來就是一個個精巧的玩具,常常是努力幾個小時,甚至十天半個月,木馬才得以清除,漏洞才得以彌補,系統完全恢復正常,與病毒或黑客的較量才算暫時告一段落。

“隻有出故障的時候,才能把問題弄清楚,這也是學習的最好時機。”跟計算機打交道多年,王建疆有記錄電子日志的習慣,專門記錄下問題的症結、操作步驟及解決辦法。這也成為他的一個“法寶”,遇到問題弄不明白的,就拿出來看看,還能有效幫助同事找到解決辦法。

在計算機王國裡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王建疆負責管理的設備從未發生過嚴重故障,這讓他倍感自豪。而無論是“業余”教學,還是專業授課,抑或是網絡維護,他都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2001年至2003年,他先后3次擔任新疆財經學院主辦的高校教師繼續教育培訓教學,他的課得到參訓人員的普遍贊揚﹔

2002年,獲得新疆財經學院“2001—2002年度三育人先進個人”﹔

2005年,在自治區教育廳舉辦的全區校園網絡管理技術人員培訓班上,他的授課獲得了學員們的最高評價。

2007年,經遴選他被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收錄到中國教育信息化專家數據庫。“別人能做到的事,隻要你願意付出,最終一定也能成功。”從教30多年來,王建疆時常這樣告誡學生,也告誡自己。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從“業余”到專業再到專家,最初只是對計算機感興趣的王建疆,如同一隻展翅的雄鷹,在互聯網世界裡自由自在地翱翔。

讓支部形成凝聚力、戰斗力

2000年,王建疆加入民革﹔2002年,當選民革新疆區委會委員﹔2007年,當選民革新疆區委會常委。王建疆說:“賦予了我權利,我就得盡責。”正因為背負著這一使命,他積極主動配合區委會做好各項工作,贏得了大家的一致認可。

2003年11月,王建疆擔任民革新疆區委會直屬二支部主委,也是二支部重新成立以來的首位主委,他感到肩上的擔子沉甸甸的。

如何讓二支部充滿戰斗力和凝聚力,煥發出更多光彩?王建疆一上任就依靠黨員的智慧,充分發揚民主,大刀闊斧地行動起來。

參政議政是民主黨派工作的基本職能。上任以來,王建疆注重在參政議政上下功夫,積極發揮骨干作用,將參政議政骨干撰寫的提案素材作為范本進行介紹,或展開討論,集思廣益。當支部黨員在參政議政工作方面取得成績時,支部都會將成績及時公布,激勵大家再接再厲,並將參政議政能力作為新黨員的考核標准,積極鼓勵新黨員參與參政議政工作,對他們進行培訓,並明確規定,在加入民革組織前應在參政議政、社會服務工作等方面做出具體成績。同時扎實開展調研,把握好提案數量與質量的關系,以數量推動質量,以質量帶動數量,形成數量和質量的良性互動。

歷年來,二支部累計撰寫了500多份提案素材,總計有100多份被民革中央和民革新疆區委會採用,並提交到全國政協和自治區人大、政協等單位。其中被全國政協委員採用9份,自治區兩會採用50余份,均在大會上立案。

一個組織有沒有凝聚力主要體現在人的和諧上。“團結、民主、進取是促進支部和諧,增強支部凝聚力的制勝法寶。”在王建疆的倡導下,二支部不管遇到什麼事,總是通過民主協商方式解決,形成了和諧、融洽的氛圍。

眾人拾柴火焰高。王建疆認為團隊精神很重要,因此,無論是參政議政,還是幫扶救助或是日常工作,他都要求大家團結起來,相互關心、互相協作,共同做好支部工作。

不隻加強支部內部協作,王建疆還強調與兄弟支部的合作,借助“走出去、請進來”的方式,二支部先后與新疆民革八鋼支部、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支部、新市區支部、民革烏魯木齊市委會、石河子市委會、昌吉市委會、庫爾勒市委會等開展聯誼活動、參政議政座談會等,取長補短,推動支部工作創新發展。

“把大家的力量匯聚起來,踏踏實實做出實事,這才是二支部的最大光榮。”王建疆說。

多年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二支部取得的成績可圈可點:

2008年10月,他在支部黨員康明亮等人及民革阿克蘇市委會的配合下,借助網絡為上海市民潘女士找到了失散20多年的哥哥﹔

2008年起,先后三下烏魯木齊縣薩爾達坂鄉開展義診、科技扶貧等服務。2006年,二支部獲得民革中央全國參政議政先進集體稱號﹔

2008年以來,二支部有5名黨員先后榮獲民革中央表彰﹔2010年,二支部獲得民革全國先進基層組織稱號﹔

2011年,獲得中共中央統戰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各民主黨派中央、全國工商聯聯合表彰的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作貢獻先進集體稱號,王建疆代表二支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領獎,受到了全國政協主席等中央領導同志的接見﹔

2014年,獲得了民革中央“伸出博愛之手——民革基層組織牽手困難群眾”活動優秀基層組織榮譽稱號。

抗震救災、捐資助學、送醫下鄉、科技扶貧、心理咨詢……近十年,二支部在社會服務中經過不懈地努力和探索,已形成了自身特色,進一步擴大了民革在社會各界的影響力,贏得了良好的社會聲譽。

讓雪蓮花自由地綻放

當一朵朵聖潔的雪蓮花在你身邊悄悄綻放時,你會怎樣對待它?當有些人將這美麗的生命無情碾軋時,你又會怎樣對待他們?有的人可能漠然視之,有的人可能會發出一聲嘆息后繼續選擇沉默,而有的人則會通過各種“武器”對踐踏雪蓮的行為進行聲討。

王建疆就是其中之一。作為一名戶外愛好者和新疆知名戶外領隊,對戶外環保要求近乎苛刻的他,在2014年7月22日的微博中發出了這樣一條倡議:雪蓮是國家二類瀕危植物,近年來盜採破壞嚴重。如放任這種行為繼續,天山上的雪蓮花終將絕跡。雪蓮保護論壇將以討論、聲明、培訓、宣傳、監督、勸阻、取証、舉報等形式開展各種活動。

天山雪蓮產於天山山脈3000米雪線附近,屬於聞名天下的高山珍稀植物。每年七八月為雪蓮花盛開旺季,受利益驅使,一些不法分子都會前來瘋狂盜採。雖然自治區出台了相關保護措施,但盜採行為仍屢禁不止。

正因為如此,王建疆建立了雪蓮保護論壇,倡議人們加強對雪蓮的保護。他的倡議發出后,得到了大家的熱烈響應,一個月時間內有30多人加入論壇出謀劃策。在此基礎上,王建疆還專門組織了一次考察,並撰寫了《關於全面禁止野生雪蓮採挖及買賣的建議》提案素材,准備明年年初通過民革新疆區委會提交到自治區政協會議上。

在這份提案中,王建疆提出了有關部門應定期或不定期對藥店、超市、農貿市場、批發市場等進行明察暗訪,修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野生植物保護條例》第26條,對盜採、買賣野生雪蓮的非法行為給予高額重罰,對舉報違法行為的公民予以獎勵等建議。

“不要考慮某些不法分子被罰得傾家蕩產了怎麼辦。在不法分子面前的仁義是假仁假義,必須對他們給予嚴厲的處罰,才能保住天山雪蓮這一珍稀物種永遠盛開在天山之巔。”王建疆堅定的話語表明了他的態度,也道出了廣大網友的心聲。

就在王建疆不斷發出呼吁之際,2015年 8月19日,一群內地“驢友”盜採雪蓮並在網上晒出照片炫耀的行為引起民眾的極大憤慨,新疆各大媒體及眾多網友紛紛譴責,目前警方及相關機構已介入調查。

“其實,就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為社會做一點點小事。” 王建疆如是說。事實上,他做的遠遠不止這麼“一點點小事”:

——2011年,他的《關於修建烏魯木齊BRT(快速公交系統)的建議》提案被採納,推動了烏魯木齊BRT的建設,當年8月末建成運行至今,已運送乘客超過5億人次,有效地緩解了烏魯木齊交通擁堵問題﹔

——2010年,他的《關於大力扶持天然彩色棉花產業發展的建議》提交到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上,並被立案﹔

——2010年,他提出的《關於立即實行火車票實名制完全可行的理由和建議》被自治區政協十屆三次會議立案,如今,火車票實名制已在全國范圍內實施,對有效打擊“黃牛黨”起到了積極作用﹔

——2006年,他的《加快立法進程,建設“社區圖書館”,提高國民文化素質》被提交到全國政協並立案﹔

——2005年,他提交的《利用教育評價手段切實可行地推行素質教育》被選為自治區政協九屆三次會議大會發言,並被提交到2006年全國政協會議上予以立案﹔

——2005年,他的《關於紀念新疆建省125周年的提案》被提交到自治區政協九屆三次會議上﹔

《關於保護勞動者權益,允許並鼓勵讓每個勞動者參加工會的提案》《關於充分利用互聯網絡開展參政議政工作的提案》《關於醫院節假日應正常工作的提案》《關於積極推進和規范民間公益救災組織建設的建議》《關於舉辦烏魯木齊國際馬拉鬆比賽的建議》……政治、經濟、法律、生態環境、教育、醫療、民族、團結穩定,他的關注涉及方方面面,用心無處不在。

截至2015年,王建疆共撰寫提案素材96份,有近30份被各級政協、人大採用。其中全國政協採用4份,自治區政協採用14份。他也因在參政議政、社會服務、組織建設中的貢獻,於2010年被評為民革全國基層先進工作者。

“民革的職能之一就是參政議政,作為民革黨員我要多為社會作些貢獻,才能不辜負大家對我的期望。”以奉獻社會為己任的王建疆,在參政議政這個大舞台上傾情而舞,舞出了他的一片赤誠之心,也舞出了他的一份戀戀深情。

聽老兵講那過去的故事

2011年12月5日,雲南德宏州瑞麗市的抗戰老兵馬仲岐家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這些不辭辛勞、遠道而來的客人不僅為老人帶來了慰問金和新疆的土特產,還帶來了新疆人民對抗戰老兵的一份崇敬之情。

在這批客人中有一個人略微有些削瘦,始終坐在老人身邊,面帶微笑,聽老人唱那些感人奮進的抗戰歌曲,聆聽老人講述那些久遠的振奮人心的抗戰故事。這個人就是王建疆。

“當時聽老兵講那些戰斗的光輝歲月很受鼓舞,讓人振奮。”王建疆說。幾年過去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王建疆依然念念不忘。

2010年,王建疆生了一場大病,在病床上,他看到有關志願者到騰沖慰問抗日遠征軍老兵的消息。“當時我就有個願望,等我好了以后也要去慰問這些老兵。”隨著身體的逐漸康復,這一願望變得愈加迫切。他將想法在民革支部會議上說出,得到了黨員們的熱烈響應,大家紛紛出錢出力。經過一年多的籌劃,最終通過民革雲南省委會和雲南德宏州統戰部了解到,德宏州現有33名中國遠征軍老兵。

2011年12月5日,王建疆一行6人來到芒市和瑞麗市,將慰問品及兩萬余元慰問金送到老兵手中。這些老兵都是60多年前為中華民族的勝利而頑強奮戰的人,現在他們大多生活在偏遠的山村,生活拮據,年齡最大的已經96歲,最小的也有85歲。

看到王建疆一行的到來,老兵們很激動,拉住他們的手久久不放,感慨遙遠的地方還有人想著他們,千裡迢迢地來看望他們。這些曾出生入死為中華民族作出過貢獻、如今默默無聞生活著的老兵給王建疆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使他久久不能釋懷。“他們付出了那麼多,理應得到人們的尊敬。”

回到新疆后,王建疆把自己對老兵的那份感情用文字表達了出來,通過連載方式發表在新絲路網站上。本來是有感而發,讓王建疆沒想到的是跟帖人數特別多,大家紛紛表達了對老兵的崇敬之情,並對民革新疆區委會直屬二支部的做法給予很高的評價。這給了王建疆很大的鼓勵和信心,本打算兩個月寫完的文字,他寫了兩年多,洋洋洒洒近4萬字,有近8萬人次瀏覽,跟帖評論總計800多條。

王建疆連載的故事也引起了連鎖反響,引發了一位老知青寫下了他在“文革”期間和一位遠征軍老兵的真實故事,兩位騎行愛好者看了連載后專程赴滇西騎行緬懷遠征軍抗日志士,兩名大學生在王建疆的指導下赴滇西慰問老兵並順利進入《中國國家地理》雜志舉辦的校園行知客挑戰賽十強。2014年1月,民革中央宣傳部領導看到了《新疆民革》內刊上的連載,專門打來電話給予了高度贊揚,並要求在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員園地》欄目上全文轉載。2012年,民革“十二大”期間,上海民革的一位老領導見到王建疆,也對二支部的做法給予了肯定,贊揚文章寫得情真意切。

“做好社會服務工作是民革的一大職責。作為一名民革黨員,我只是帶領支部努力做好本職工作而已。”

公益路上的別樣風景

2013年4月22日,在四川雅安市蘆山縣順江村大馬村組岩腳下,一個畫面被定格在人們的視線裡:看到兩名救援志願者走來,一位老人在自己搭建的極其簡陋的抗震棚前跪了下來,淚流滿面。另一位老人說:“我們不指望縣長、鎮長來看看我們,因為他們有很多事要做。隻希望村長能來看看我們,了解我們的災情。”聽完老人的陳述,志願者的眼圈紅了,其中一人就是王建疆。

2013年4月20日,雅安蘆山縣發生7.0級地震。地震發生后,作為2009年加入壹基金救援聯盟的新疆山友救援隊接到召喚,要求抽調3名成員前往災區救援,當時的新疆山友救援隊培訓組組長、被稱為“地圖專家和破拆專家”的王建疆是其中一員。這也是他第一次參加地震救援。

4月22日中午,王建疆等人到達震區后,由於指揮人員還沒有下達工作指令,一時無事可做。“當時我滿腦子想的是回去后如何交代?總不能說,我到了前線,沒有要干的工作吧?”

就在王建疆一籌莫展的時候,他得到一個線索:順江村大馬村組45號有尚未得到救助的災民。

順江村大馬村組在半山腰處,是個救援死角,地震中村民的房屋有不同程度的倒塌、裂縫,王建疆到達時,村民們尚未收到任何救援物資。除了村組長外,還沒有任何領導前來查看慰問,因此發生村民看到志願者到來激動下跪的一幕。

王建疆和同伴安撫好老人后立即展開工作,勘察災情、搜集登記受災情況、各家庭面臨的主要困難、主要成員信息等。返回駐地已是深夜,王建疆和同伴顧不上勞累,立即將情況向縣政府作了匯報,得到了縣政府的重視。第二天上午,村民們每戶都收到了一件可以擋風遮雨的簡單棚布。

在王建疆即將離開災區那天,每戶村民都領到了一頂救災帳篷。第二天王建疆和救援隊員們去送救援物資時,那位老人很感動,淚流滿面地說:“感謝政府!感謝社會主義!”王建疆平靜地告訴老人:“我們都是普通人,是老百姓幫助老百姓來了。”

在雅安的四天救援中,王建疆的身影不停地忙碌奔波著:在殘垣斷壁間,有他深深的足跡﹔在面對災民無助的眼神時,有他關切的話語﹔在山體塌方生死懸於一線時,有他躲過災難后的驚恐與慶幸……第一次參加救援,王建疆不僅圓滿地完成了任務,更贏得了同伴及組織的贊揚。

2015年1月,經救援隊員民主投票選舉,王建疆再次當選執委,並在隨后的執委會上當選新疆山友救援隊副總隊長。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和弟弟妹妹在家,兩個小女孩來我家玩,她們和她們的父母由於家庭出身富農而即將被遣返回原籍。作為家中老大的我惡聲惡氣地將他們趕走了。晚上母親知道了這件事,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如果你將來有了困難,別人這樣對待你行不行?’那一刻,我像受到了電擊,深深地自責,激發了我內心深處的良善。”母親幾乎是一個文盲,卻深受傳統文化的影響,有著鮮明的善惡觀和是非觀。“文革”期間,許多同學貼大字報批判老師,是母親告訴他不要那樣去做。當時的許多事,在王建疆幼小的心靈中認為母親有些落后,但出於對母親的敬畏,王建疆勉強服從了母親的要求。“現在看來,母親當年做出的一切判斷,無一例外都是正確的。”孔子說過:“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正是受淳朴善良的母親的影響,王建疆在心底樹立起了傳統價值觀念,同情弱者,在可能的情況下主動伸手幫助弱小者。直到后來他當了班主任,優先關心的對象不是家境富裕、父母有權勢的學生,而是那些家庭狀況一般的孩子。不過,王建疆內心深處的價值觀也讓“文革”后期隻有十四五歲的他開始有了苦悶。還好,不久“文革”結束,埋在王建疆心頭的烏雲迎風而散,那是王建疆人生中一段意氣昂揚的時光。在母親的影響下,多年來王建疆一直沒有忘記在有能力的時候“幫別人一把”,熱心公益事業的種子也是那時候播下的。

——當雅安、岷縣、於田、魯甸、皮山地動山搖,廣大群眾的房屋倒塌,流離失所時……他的雙腳一次次踩過殘垣斷壁、泥石濁流,他的雙手一次次攙扶起災區群眾的生活希望﹔

——當牧區的孩子、年邁的老人、無助的孤兒等待救助時……他的雙手一次又一次伸向他們,帶給他們人世間的關懷和溫暖。

王建疆還是一個“人人公益”理念的傳播者。“如果需要一萬元的捐助,一個好心人一下子捐出了一萬元,或者,一萬人每人捐出一元錢,哪個更好?”

“捐出個人全部家產,值得提倡嗎?”

“一名專職公益工作者,是否可以拿高薪?”

“為了保護公共財產或被救援者的生命,犧牲救援隊員的生命,是英雄行為,還是責任事故?”

“刑滿釋放人員可以做公益嗎?”

“如何看待一個人半途退出志願者組織?”

這是2015年8月30日晚間,王建疆利用路過庫爾勒市的機會為新疆山友救援隊庫爾勒大隊所做的公益培訓中現場提出的幾個問題。這些看似無關的問題,全部指向一個共同的公益理念:“人人公益”。判定這些問題是非對錯的標准就是一種做法是否可以讓社會上更多的人參與到公益志願行動當中,是否給社會帶來更大的綜合效益,讓更多的人有愛的付出,讓愛傳播得更廣更遠,讓愛深入每個人的心田……

平等,寬容,體諒,有訴求的付出,有原則的奉獻。與其將志願者當成不食人間煙火的聖人,不如將志願者當成一個有著鮮活個性、有這樣那樣不足的普通人,杜絕假大空的說教,實實在在地做事,引領更多的普通人進入公益,普及大眾的公益行為,而不要讓公益成為少數人的專利。“一個有缺點的人可以做公益嗎?一個做公益的人可以有缺點嗎?是的!為什麼不是呢?”王建疆的這些觀點,讓在座的聽眾豁然開朗。講座之后,幾位興奮的年輕聽眾要求合影,留下聯系方式。

“如果一邊是一次地震救援行動,一邊是家人急切的需要,你選擇哪邊?”如果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王建疆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家人的需要。“地震救援的事情,會有我救援隊的兄弟們去做,他們和我一樣也能夠做好。但我家人的事,我自己的責任最大。如果我放棄家人急切的需要,表面上看似偉大,實則太自私了。”

實際上,王建疆參加的5次地震救援,家人也是有些看法的,說心裡話每次都不想讓他去,偶爾還拋出一句調侃“你以為就你是救世主?”但是,幾次救援發生時,家裡暫時沒有非他不可的事情,家人選擇了有些無奈也有些自豪的支持,王建疆選擇了義無反顧地奔赴救援前線。“這種情況下,家人的犧牲肯定是有的,但都在能克服的限度內,我也就可以放心地去救援了。”

在給庫爾勒救援大隊的培訓講座中,王建疆講了一個他在岷縣地震救援期間聽說的故事:一位蘭州的救援隊員在趕赴地震災區途中,被他的妻子追趕上百公裡攔了回去。“我十分理解這位妻子的心情,我絲毫不認為這位救援隊員是逃兵。公益和救援,都是需要一定的基礎的,‘修身齊家平天下’,處理好自己和家人的事情,才有余力去幫助他人。讓更多的普通人參加到公益當中,讓公益成為一種普遍、普通的行為,才是真的公益。”在王建疆戶外AA活動中,他經常給隊員講三個百分比的理論:“一名優秀的隊員,首先應該用90%的精力管好自己,管好自己就是對團隊最大的貢獻。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夠管好自己了,整個團隊一定是安全的。但是,我們還應該預留9%的精力,隨時准備去幫助有困難的其他隊員。當一個幾十人的團隊中有一兩位需要幫助的時候,集合幾十人的9%,一定可以化解風險,讓整個團隊轉危為安。另外,也不要忽視最后的1%,當你身處困境的時候,要保持鎮靜,堅持住,不要放棄,讓他人有幫助你脫困的機會。戶外如此,公益和救援,甚至人生社會也相似,只是分配的比例可能有所不同罷了。”

講真話,干真事,關鍵是要用行動來証明自己,用實踐來辨別對錯。儒家文化的代表孟子說過:“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幾十年來,無論是從事哪項工作,傳統文化的根在他心中,敏於行而訥於言,一直是王建疆努力的方向。在這樣的理念指引下,王建疆用“人人公益”的信念和他實際行動的感召,讓他更多的朋友、學生參與到了公益行動中去……

記者採訪中,王建疆一再強調,“千萬別把我寫得高大上,我做的一切,在為別人的同時,也是為了我自己。”

“幫助別人就是快樂自己”,這是他多年來的體悟,也展現了他愛的胸懷。

路漫漫其修遠兮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扮演著多重角色,有可能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師長,悉心教導、誨人不倦,同時又有可能是一位生活中的強者,在與命運的抗爭中,執著而勇敢地去面對驚濤駭浪。

比如,王建疆。

這個見到弱小者甚至一隻可憐的小動物都會特別心軟的大學老師,在得知自己患上癌症時卻能夠坦然面對,堅強豁達。

“說實話,剛開始我也很害怕。聽到確診的消息后,我出了一身大汗,經過心靈短暫的震撼,心頭一下子想通了許多道理。”說起2010年的那次大病經歷,王建疆現在還心有余悸。

其實,病症從2009年10月前后就顯現了。“當時疼得不得了,我以為是痔瘡,加上工作忙,就想等放寒假了再去醫院看病。”沒想到一拖就拖了幾個月,2010年1月,王建疆來到醫院,被查出患有直腸癌。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王建疆想了很多,最終他選擇勇敢面對。“當時那個情況,我別無選擇,隻能接受。”

好在親人、同事和朋友給了他莫大的鼓勵。“我剛做完手術,一個驢友來看我,說你趕快好起來,我們一起去走車師古道。”這句話讓王建疆充滿了期待。

躺在病床上日子是一種煎熬,一天24小時不能動彈,看到病友輕輕做個准備小跑的動作都讓王建疆羨慕得不得了,他在心裡默念:“什麼時候我才能像他一樣啊!”那時他特別渴望為別人做一些事情。

在痛苦的煎熬中,王建疆不住地思考著人生:接下來的路該怎樣去走?偉大的古代詩人屈原曾發出過這樣的長嘆:“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輾轉反側中,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戰勝病魔,回到社會,回到工作崗位上,為親人、為社會做更多的事。

出院后,王建疆繼續報名參加救援隊,當好一名救援志願者。2011年開始,王建疆把他計算機專業的長項用在了救援隊的培訓,尤其是電子地圖、衛星地圖的普及上。他花費大量時間精心制作的衛星地圖課件,不僅成為新疆戶外領隊和山友救援隊隊員的必修課,還被內地許多救援隊當成了隊員必修內容。

“一個人的價值體現在方方面面,我希望自己不光做好本職工作,在社會上也能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如果人生是一張畫紙,有的人會窮盡一生的時光,描摹出多姿多彩的畫卷。就像王建疆,在幾十年的時光裡,盡職盡責做好本職工作,踏踏實實走好腳下的路,展現著一個普通人的平凡力量與濟世情懷。這就是在建設新疆、建設我們的國家。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