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团结杂志>>202002
儒家的核心价值追求     吴克峰 王金晓    2021年03月24日16:35

以现代文明的自由、平等、民主的核心价值审视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说,在器物层面,大者如长城故宫颐和园,小者如秦砖汉瓦宋官窑,已经成为文物。在制度层面,从围绕皇帝运转的三省六部制、兵制、礼制、税赋制度以及最负盛名的科举制度,到民间传统的诸如缠足、长子继承、婚姻制度等,也早已成为历史陈迹。唯有思想层面,尚有深入发掘、梳理、提炼、升华并大力弘扬的空间。而在思想层面,两千年来,深刻塑造了中国人的心智、情感结构的是儒释道三家。其中又以儒家为最。让我们来简要评述一下儒家的核心价值追求及其由来。

 一、儒家的核心价值是“仁”

 孔子的思想集中体现在《论语》里,其核心价值指向是仁。

  在《论语》16000余字中,“仁”字出现了109次,但对于“仁”是什么,孔子却语焉不详。综合古代各种注解,“仁”有以下四个义项:

 1.“仁者,二人也。”仁,从人、从二,是个会意字。段玉裁说:“独则无耦,耦则相亲,故其字从人二。”又古文的仁字,由千、心会意。千心为仁,即博爱的意思。引申一下,仁这种价值乃是体现在群体生活中。如果一个人关着大门朝天过,不和周围的任何人发生关系,那么“仁”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反之,仁就有了存在的基础。用亚里士多德的话来讲,人天生是社会性的动物;用马克思的话来说,社会性是人的根本属性。仁,首先是一种在社会生活中才可以体现出来的品质或属性。

 2.“仁者,爱人也。”由前述的“二人也”,这里的“爱人”指的是爱他人、别人。爱自己不能叫仁。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和仁没有关系。

  3.仁是果实的核心。比如杏仁、果仁、核桃仁。

  4.“仁者,人也”,与人通假。这既是用“人”来规定“仁”,也是用“仁”来规定“人”。

  总之,仁在古典意义上的核心义项是“爱人”的意思。这是人之为人的核心属性。没有了爱人之心,不能算是人。孟子也是在这一意义上说恻隐之心是“仁之端也。”

  二、作为价值的“仁”的由来

 “仁”这个字不是孔子的创造,仁的这些义项也不是孔子赋予的,但却无疑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把其“爱人”义项发扬光大、并确立为儒家的核心价值的。追本溯源,孔子关于仁的这一思想意涵首先源于观察和体悟,其次源于对前人的传承。对于前者,我们略而不论;而对前人的传承,我们做一个简要梳理。

 前人传承仁这一思想的载体有二,一是书本,二是神话传说。

 先说书本。孔子当年读过的书,在今天看来,主要包括《尚书》、《易经》,还有现在称作《诗经》里的那一类诗。按今天的学科分类,《尚书》是历史书,其最引人注目的思想是它以天命观念解释历史兴亡,明确王权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权力。它告诫统治者要有德性,得让别人活,把人当人看。在《洪范》篇里,箕子强调天命是最高统治准则,“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你不仅得把你治下的人当人看,你还得把你治下的人当自己人看,你得有仁爱之心。这是《尚书》思想的核心。

 《易经》是哲学书,核心价值观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诗经》是文学书,“思无邪”是其核心价值。

 用一个词来概括《尚书》的“把人当人”、《易经》 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和《诗经》的“思无邪”,那这个词只能是“仁”。这是孔子“仁”这一价值的书本知识的来源。

 再说神话传说。中华民族最古老的神话是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当年混沌未开,盘古一觉睡醒,觉得憋闷,挥舞起巨斧一顿狂砍,于是“阳清为天,阴浊为地”,而盘古顶天立地。

  在我们的文明中,天地是作为人神的盘古开出来的。因此,天地,无论在庙堂还是民间,都不具有神圣性。高兴了,我们称它为天老爷地老爷,不高兴,也可以呼天抢地,骂他“不知好歹何为地、错勘贤愚枉做天”。也因此,在儒家的文化传统中,人具有高贵的地位,它和天地并称“三才”,与日月星“三光”平行。引申开来,作为人,“我”可以战天斗地、顶天立地。祖先把人应该具有的这一品质叫做“自强不息”。有学者说,自强不息是所有现存人类的共性。但把自强不息如此鲜明地表达出来,并把人与天地并列,赋予人这种高贵的品质,却是我们这个文明所仅有的。与盘古关联在一起的“自强不息”于是成为我们这个民族的第一个文化基因。

  用通俗的话来表述,自强不息就是“不服”,不服天,不服地。于是,我们民族又有了女娲补天这样的神话:

  开天辟地之初,有一天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瓢泼大雨,倾覆而下。古人以为天漏了。在冤魂遍野、百姓哀号之际,女娲挺身而出,从东西南北采来在农业文明时代先民们能想象出的最坚硬的东西——石头,然后支起炉子将这些石头炼成具有神异色彩的五色石,然后背着石头就上了天。她来到天上,见一个漏堵一个,见一个堵一个……当只剩最后一个还没有堵上、眼看大功告成之际,她高兴起来了,歌之舞之,足之蹈之。但当她高兴完了,伸手摸包,想着堵上这最后一个漏,她就可以返回地面和她的氏族部落的同胞一起过她们的幸福生活的时候,却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石头没了。面对着这最后一个漏,女娲想,如果我此刻返回地面,重新采石头,支炉子,炼石头,然后再飞到天上来堵的话,那该有多少同胞会死于这浩淼的洪水?思前想后,女娲有了一个勇敢的举动——她以她的身体堵住了这最后一个漏。

  后来,古人将女娲这种为了大家的利益、群体的利益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乃至生命的行为,叫做“德”。我们先人也认为,在群体生活中,如果你想成为领袖,哪怕仅仅是氏族的领袖,你就必须具备这种“德”。没有这种德,即便你侥幸当上了领袖,那对你而言也并非好事。所谓“非厚德不能载物”。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第二个文化基因。

 自此,在盘古、女娲这两面旗帜下,聚集起了一批又一批远古的英雄。他们有射日的后羿、逐日的夸父、填海的精卫、怒触不周山的共工;他们有钻木取火的燧人、遍尝百草的神农、教我们盖房子的有巢;他们又有禅让的尧舜、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这些传说中的神人,尽管形态各异、性格有别,但如果用两个词来描述他们的共性的话,却没有比“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更恰当的了。

 这是孔子“仁”的思想的神话来源。

 三、儒家价值的传承

  孔子最伟大的贡献是他确认了“仁”在他的论说中的核心价值,并以为这是维系人类社会的经纬,是和动物世界的本质区别。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来传承它?孔子的回答是“士”,是读书人。于是孔子晚年回老家教书去了。士又应该有什么样的品质?曾子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什么样的任务重?什么样的道路远?传承仁的任务重,传承仁的道路远。有多远?有无限远,所谓生命不息而奋斗不止,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孟子私淑孔子。他把仁推演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士延伸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孟子提出仁政、王道的理论,说三代得天下是因为仁,失天下是因为不仁。他也同样认为,君臣之间有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他对齐宣王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齐宣王问他:“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孔孟学说由此成道;儒家文明成为儒家士大夫的精神指引。

  而到了荀子,作为齐国祭酒的他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当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君王认同儒家的价值并践行王道行其仁政时,儒家的读书人支持君王,竭忠尽智,所谓君义而臣忠。但当君王践行霸道行其暴政时,儒家士人又该如何选择?对此,荀子继承孔子“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并给出了更加鲜明的回答:“从道不从君。”

  在这时的儒家看来,在世俗的王权所形成的“治统”之上,还有个自开天辟地以来所形成的“道统”。当治统与道统一致的时候,儒家士大夫支持君王;当其不一致的时候,客气点,我走人;不客气点,天底下,即便你是王,也有你不能行使的权力。你行使了,即是暴。我当然可以“伐无道、诛暴秦”。以革命手段而取而代之,在儒家的传统里,有足够的正当性。

  而作为儒生,即便不能金戈铁马,气吞万里,但仍可以赓续孔子的传统而口诛笔伐。孔子作《春秋》,开创的不仅是编年史的范式,他还同时开创了按其价值观臧否人物的中国史学传统,所以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有核心价值观,有传播价值观的主体,有对于违背价值观的君王的态度。儒家这套理论,在先秦完成了它作为一个体系的构建。这套理论体系,和以自由、平等、民主为核心价值的现代价值体系虽然并不相同,却也并非水火不容。■

 (吴克峰,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王金晓,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责编 刘玉霞)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