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团结杂志>>202002
2016年以来美涉台法规及台涉两岸有关规定梳理     刘志慧    2021年03月24日16:33

2005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高票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台湾岛内“台独”势力受到震撼,“法理台独”有所收敛。但2016年以来,在民进党当局推动下,台湾一系列涉两岸关系的“修法”相继通过,对两岸关系造成恶劣影响。与此同时,近几年美国为了围堵中国频打“台湾牌”,涉台议案、法案层出不穷。在此背景下,本文通过梳理2016年以来美国通过的涉台法规和台湾通过的涉两岸关系有关规定,试图一窥美台在相关立法领域是否有互动配合之意。

  一、中美、美台间基础法律关系及台湾的两岸“基本法”简况

  1.中美:三个联合公报(1972年的“上海公报”、1978年的“中美建交公报”、1982年的“八·一七公报”)

  三个联合公报被认为是中美关系建立的基础,但在美国国内,很多人却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三个联合公报是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的外交公报,并非国会通过的立法,没有法律约束力。相反,他们认为,“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国会通过的正式立法,具有法律约束力。

  2.美国:“与台湾关系法”(1979年4月10日生效)

  “与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缩写为TRA;香港、马新、台湾称为“台湾关系法”)是一部现行的美国国内法。1979年1月1日,美国政府终止与台湾当局间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后,美国国会制定此法并由时任总统吉米·卡特于1979年4月10日签署生效,用以规范以后的美国与台湾关系。该法是美国违反中美联合公报精神,为干涉中国内政而单方面制定的。根据该法,美国得以在台湾设立“美国在台协会”。

  3.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1992年7月31日公布)

  台湾于1992年7月31日公布“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简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用于规范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的经济、贸易、文化等往来并处理衍生之法律事件。虽经多次修正,但该“条例”依然是台湾当局处理两岸关系的“基本法”。该“条例”第一条即根据台湾地区宪制性规定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的定位开宗明义,“国家统一前,为确保台湾地区安全与民众福祉,规范台湾地区与大陆人民之往来,并处理衍生之法律事件,特制定本条例”。

  二、2016年以来美国通过的包含涉台内容的法规

  1.“重申与台湾关系法暨六项保证为美台关系基础”决议案(2016年5月16日众议院通过)

  2016年5月16日下午,美国联邦众议院通过有关支持台湾的“共同决议案”,内容提到“与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 Act)与对台“六项保证”(Six Assurances)是“美台关系”的重要基石。这是美国前总统里根的对台“六项保证”首度诉诸书面文字,成为美国国会通过的提案。所谓“六项保证”是指美方1982年与中方签署“八·一七公报”前向台湾的承诺:不设定对台军售的终止期限;不修改“与台湾关系法”;不事先与大陆磋商对台军售;不在两岸之间扮演调解人;不迫使台湾与大陆谈判;不正式承认大陆对台湾的主权。

  2.“与台湾交往法案”(也称“台湾旅行法”,2018年3月16日生效)

  2018年3月16日由特朗普签署生效。该“法案”主要内容有三项:一是允许美国政府所有级别官员访台并与其对口官员会面;二是允许“台湾高阶官员”享受“礼遇”入境美国,并与美官员会面;三是鼓励台“驻美代表处”等在美机构在美开展有美国官员参加的活动。该“法案”被认为是继1979年美国“与台湾关系法”通过以来“最为严重的立法升级”,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精神,挑战一中原则,严重动摇了中美关系的基石。该“法案”鼓励台美各层级官员互访,使美中台架构从“三公报加一法”成为“三公报加二法”,美国的一中原则因此松动。“三公报加一法”时代,“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八·一七公报”、“与台湾关系法”都是一中架构。但根据“台湾旅行法”,美台领导人可进行正式互访,一旦付诸现实,无论用什么名义,美台关系都会提升到“国与国”的层次,无异于美国承认台湾是“国家”。

  3.“亚洲再保证倡议法”(2018年12月31日生效)

  2018年12月31日,特朗普签署“亚洲再保证倡议法”,表明美国希望拉拢亚洲盟友共同围堵中国的意图。该法要求美国总统定期办理对台出售防御性武器,并鼓吹“美国高层官员访台”。根据该法,美国将重申对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盟友的安全承诺,并加强其地区存在。

  4.“台湾保证法”(2019年5月7日通过)

  2019年5月7日,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强调台湾“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部分”,要求美国政府将对台军售“常态化”,并派遣高级武官入驻台湾,还规定将帮助台湾加入各种国际组织等。

  5.“2019年台北法案”(2020年3月26日生效)

  2020年3月26日由特朗普签署后生效。该法“旨在表达美国对台湾‘全球邦交’的支持”。其方式包括要求美国政府运用美国的影响力,对调整与台湾关系的国家,增加或减少美国与其的经济、安全、外交交往等。

  6.在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夹带涉台内容

  2016财年参议院版国防授权法案提出要邀请台军参加美军的空中对抗演习“红旗军演”。

  2017财年国防拨款法案含有要求美国防部长开展美台高级军官交流等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内容。

  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提出美国国防部长应评估美国与台湾军舰互访的可能性。

  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加强与台湾的军事合作,支持台军发展现代化军事力量,以帮助台湾“恢复自卫能力”。

  三、2016年以来台湾通过的涉两岸关系有关规定

  1.“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即“不当党产处理条例”)(2016年7月25日通过)

  该“条例”的主要目的是清剿国民党的党产,试图在物质上铲除国民党可能得以东山再起的财政保障。

  2.“促进转型正义条例”(2017年12月5日通过)

  “条例”规定,将在“行政院”下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针对1945年8月15日至1992年11月6日国民党执政期间遭受司法迫害者进行平反。其目的是要将国民党曾经统治过台湾地区的痕迹清扫干净。所谓“转型正义”其实就是要在精神上清除一切与“中华民国正溯”密切相连的蒋介石的痕迹,表明民进党当局的“去中国化”又进了一步。

  3.“公民投票法”部分修正条文(2017年12月12日通过)

  该项“修法”大幅降低了投票年龄和提案、联署门槛。台湾所谓“公民投票法”是2003年民进党第一次上台执政期间,为了以所谓“台湾民意”对抗大陆而制定的。然而,由于设置的门槛相对较高,台湾当局发起的诸多“公投”都没有过关。此次“修法”就是希望通过降低投票门槛,以“公投”的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4.“国安五法”(2019年5月7日通过的“刑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国家机密保护法部分条文修正案”,5月31日通过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增订第五条之三修正案”,6月19日通过的“国家安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7月3日通过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分条文修正案”)

  所谓“刑法部分条文修正案”把大陆、香港、澳门及境外敌对势力增列为“外患罪”的适用范围。

  所谓“国家机密保护法修正案”规定退离职涉密人员须至少管制出境三年、最多可延至六年,若泄密予大陆等“敌国”,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泄漏绝对机密可加重二分之一,“战时”泄密可处以死刑(台湾当局随即据此延长马英九、吴敦义出境管制期限两年,不让时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赴大陆参加国共论坛)。

  所谓“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增订第五条之三修正案”规定,两岸签署政治协议时,必须在协商前及签署后交由立法机构“双审议”,且最后必须经“公投”通过才可生效。通过此举,民进党当局在法律层面基本上堵死了两岸进行政治谈判的可能。

  所谓“国家安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将网路空间纳入“国安”范畴,“国安”机关得以查处网路攻击案件,同时大幅提高“为敌发展组织罪”刑责,规定为大陆发展组织者可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1亿元以下罚金,军公教人员涉入“共谍”案,将丧失月退俸请领权利,已支领者也应追缴。

  所谓“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分条文修正案”规定,岛内政务副首长或少将以上人员退休后,不可参与大陆相关政治活动,有“妨害”台湾“尊严”行为者最重可剥夺月退俸。

  通过所谓“国安五法”“修法”,民进党当局一方面继续加大力度阻挠两岸交流交往,另一方面更是针对大陆提出的“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所进行的反制。

  5.“反渗透法”(2019年12月31日通过)

  民进党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仓促推出所谓“反渗透法”。蔡英文称,“反渗透法”是所谓“国安五法”通过后“国防”最后一块拼图,其选举考量明显。

  该规定全文只有12条,内容模糊、定义宽泛,民进党当局可以任意解释,随意执行。同时,该规定未明确规定主管执行部门,使当局只凭行政部门的自行裁定,便可将人入罪。这意味着任何与两岸交流有关的人都可能成为“渗透者”或“被渗透者”,并因而被法办。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可借此肆无忌惮地打击异己。

  四、前两者关系考察之简要结论

  法律是政治的产物。从2016年至今美、台各自的立法行为看,主要体现各自在当时情境下的利益考量,但也有互相配合对方意图之意。如2016年,美国会在蔡英文就职前通过“重申与台湾关系法暨六项保证为美台关系基础”决议案,有为“台独”势力壮胆之意;从2019年起,民进党当局接连推出所谓“国安五法”及“反渗透法”,也有配合美国围堵中国政策的意图。■

 (刘志慧,民革中央联络部二处副处长/责编 刘玉霞)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