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要闻>>中央要闻
政协民革界联组协商会聚焦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         2021年03月12日13:21

2020年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为8.3亿人,其中服务提供者约为8400万人,平台企业员工数约631万人。劳动关系难认定、劳动者权益难保护等问题已成为束缚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护的藩篱。

当前最突出的就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法律保障问题,要及时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时补齐,在变化中不断完善。

随着劳动方式、工作方式发生变化,可以预测的是,一种区别于现行工伤保险制度的、覆盖面更广的全民职业伤害保障制度将是一种必然。

8400万,是《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给出的我国共享经济领域提供服务者最新人数,这个人数占据了中国总人口数量的6%。

以平台经济、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在开拓我国经济新蓝海的同时,也催生了大量新型就业形态。网约车司机、快递小哥、外卖派送员等都是常见的新业态从业人员,他们遍布在小区、街道,点对点连接城镇的各家各户,是一群穿梭在你我世界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区别于传统企业单位,他们大多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固定的工作时间,甚至没有固定服务的商家。相应的,劳动合同易被视为最可钻最好钻的空子,劳动保障制度“节奏”跟不上的问题也日益凸显。

跨过妨碍新业态劳动者社保权益的“沟沟坎坎”,需要社会各界汇集智慧。继去年5月23日全国两会期间的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后,今年3月7日下午,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民革界别联组协商会再次聚焦新业态从业人员的权益保护,将智慧和建言在此处“落脚”。

 

劳动关系认定,将何去何从?

关系灵活性、工作碎片化、工作安排去组织化、去雇主化、多雇主化……这些都是新就业形态的显著特征,使得用工行为的界定、劳动标准的适用存在很大纠纷,成为影响和谐劳动关系的重大难题。

“我选择干众包骑手,一个是因为时间灵活,再一个就是众包的单子多。选择众包派送商家成本低,平台对商家管控也少。你看我们路上跑的10个有7个都是众包的。”每周二和周四的中午,于洋(化名)在北京西四环兼职做外卖配送员,他与3家平台都保持着劳务关系,当天服务谁取决于接了谁家的单。

众包骑手是帮助商家在任何时间段找到足够灵活用工的衍生品,他们多为兼职,也可同时在几家平台上都有工作。于是有人提出了新问题,众包骑手和哪一家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究其根源,暂无定论。

在新业态中,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关系可谓“若即若离”“忽隐忽现”。新业态劳动者普遍面临的劳动关系难认定、劳动者权益难保护等问题,客观上已经成为束缚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护的藩篱。

“正是由于新业态用工方式的灵活多样,模糊劳动关系成为了平台企业一贯的做法,通过‘劳务化’演变为‘去劳动关系化’。”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直指矛盾爆发点,她表示,平台从业者与平台企业的力量对比悬殊,通常无法平等协商订立公平契约。

“很多的新业态劳动者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与平台、第三方企业之间属于何种用工关系。有的认为是劳动关系,有的认为是劳务关系,有的认为是合作关系。典型的比如外卖行业,有四种形态的用工模式,分别是劳动合同关系、劳务派遣关系、劳务外包关系、业务众包关系。”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河南省委会副主委史小红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新业态劳动者与平台用工企业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

新业态劳动用工不再符合标准劳动关系的界定,而这种非标准劳动关系对传统雇佣制劳动用工管理提出了诸多挑战。

全国政协常委、民革浙江省委会主委吴晶表示,在传统的劳动关系中,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较强的人身依附关系。而新业态主要借助平台开展经营性就业和创业,“人”对“组织”的依附性和从属性逐步减弱,这种灵活的工作方式,使得从业人员被剥离于《劳动法》保护之外。

据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安徽省委会副主委周世虹提供的调研数据显示,仅有43%的从业者与平台或者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但有部分从业者拿不到合同),29%的从业者签订了劳务协议,有21%的从业者未签订任何合同。一些平台企业通过分包、劳务派遣、中介、与异地公司签合同、频繁更换公司等方式和套路规避平台企业责任。

“必须要尽快规范劳动关系认定和管理。”吴晶给出三条具体意见:要划分新业态劳动用工法律边界,明确类型标准;要明确劳资双方权利义务,鼓励平台组织与劳动者签订电子劳动合同,或通过集体合同制定劳动用工规范;要制定劳动标准体系,对工作时间、工资标准、休息休假、劳动条件、安全保护等作出明确规定。

史小红从司法审查的角度也给出了意见,她认为,面对纷繁复杂的平台用工,在劳动关系认定上,应坚持实质审查、穿透性审查。新业态用工形式不一,只有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采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办法,才能处理好这类争议。

 

探索新型监管模式,织好“安全网”

2020年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谈到“新就业形态”时指出:“当前最突出的就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法律保障问题,要及时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时补齐,在变化中不断完善”。

近年来,平台骑手猝死、骑手遭遇交通事故等事件屡屡进入公众视野,相关法律的空白引起众人的反思:现行法律体系似乎已无法满足新业态从业者基本权益的保障。

全国政协常委、民革四川省委会主委欧阳泽华的观点认为,应结合互联网经济下的劳动关系特点,修订完善《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工伤保险条例》等,畅通维权渠道。加强劳动权益法律服务,做好纠纷预防和化解。利用“双随机一公开”等专项检查,加大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力度。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常委汤维建则建议,要单独制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法》,为新就业劳动者提供基本的法律保障。

汤维建认为,新的劳资关系模式需要新的保护。平台劳动者面临着与传统劳动者不同的风险,他们需要一种量身定制的法律保障。相比较而言,不将新就业形态下形成的劳动关系硬性纳入现行《劳动法》等法律中加以调整,而采取单独特别立法的模式对其进行调整更加适合。

周世虹表示,他更关注于依照新业态特点增添的法律新项本身,“要从法律上对新业态下劳动关系进行特别规定,针对新业态用工关系特点,重构劳动关系的主体、客体和内容,合理平衡平台企业和劳动者权利义务。”

“应整合劳动监察、调解、仲裁力量,简化申诉流程,开办在线服务,探索‘一窗受理’模式;发挥工会、行业协会作用,规范企业劳动用工;探索建立‘互联网+法律’职工服务新模式;拓宽救济渠道,设立法律援助服务站点,探索试点跨地区联动监察和仲裁模式。”吴晶一口气提出了有助于畅通维权申诉和救济渠道的多个监管措施建议,她认为,多元立体式的保障才能切实保护新业态从业人员合法权益。

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两会上作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报告对新业态从业者许下承诺,要加强对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等新业态从业者合法权益的保护。

报告提到,将通过公正裁判为数字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明晰规则,引导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在法治轨道上发展。合理确定平台责任和行为边界,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依法规范发展。

 

能参保、愿参保、易参保,是众望所归

新问题要有新制度加以应对。在短期内法律上难以整体突破的情况下,保险是破解权益保护难题率先纳入考虑范围的“良方”。

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北京地区快递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护调研报告(2019)》,披露了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员等遭遇的职业伤害风险。调研发现,受访劳动者中约有33%的人在工作中受过伤,且交通事故成为首要的事故因素,占比为87%。这组数据与日前登上热搜的“六成以上外卖骑手没有社保”难以持衡,一方面多发职业伤害,另一方面缺失社会保障,问题十分突出又亟待解决。

“有就业无门槛、有劳动无单位、有上班无下班、有报酬无工资、有伤残无工伤、有风险无保险、有问题无监管。”汤维建总结出当前新业态从业人员普遍面临的难题和困境。

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集体学习时指出,要健全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

“建议探索新业态服务行业企业用工工伤参保新模式。”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厦门市委会主委国桂荣认为,在现行社保政策框架下,允许新业态服务行业企业根据不同用工方式及不同从业人员特点,灵活选择、优化组合参保方式,实现新业态服务行业从业人员能参保、愿参保、易参保的目标,以有效降低新业态服务行业企业用工成本。

吴晶也表示要完善社保政策和服务,支持新业态从业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养老、医疗保险,允许网络送餐、快递物流人员参加工伤保险,拓宽失业保险覆盖面,积极发展商业保险,推进“网上社保”,构建多层次社会保险体系。

“要突破传统社会保障体系,探索建立适应新业态从业人员工作特点和自身需求的职业伤害保险制度。”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民革江苏省委会主委陈星莺提出,建议实行有差别的参保认定依据,改变单一的凭劳动合同认定参保条件的规定,增加按工作时数、按合同或按项目以及其他指标作为参保条件的认定依据。

实际上,四川省成都市已在这方面有了先行探索。2019年8月12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新经济新业态从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的试行实施意见》正式施行。该项意见的一大亮点就是梳理出全日制、非全日制、劳务派遣、劳务外包、民事协议5种用工形态,并分别明确了与之相对应的参保办法,理顺了从业人员劳动关系,规范了用工行为和从业行为,不仅有利于增强从业人员获得安全感,还有利于降低企业参保成本,激发新经济企业发展活力。

“去劳动关系化”源自于平台企业的“猫腻”,但针对新业态从业人员的保险制度却可探寻“去劳动关系化”的出路。全国政协委员、民革甘肃省委会主委霍卫平认为,还可在加强社保的数字化管理方面有所作为。用数字化手段改造投保和转移流程,简化办事流程和步骤,实现个人投保、个人跨公司跨地区转移、接续通过手机APP等方式完成。

本文首发于2021年3月11日《团结报》4版

来 源 _ 新华社

作 者 _ 吴姝静 周福志

随着劳动方式、工作方式发生变化,可以预测的是,一种区别于现行工伤保险制度的、覆盖面更广的全民职业伤害保障制度将是一种必然。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