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中央领导活动报道集
厉无畏:绿色发展,需要技术有重大突破         2012年07月27日00:00

一、概念梳理:绿色经济、低碳经济与循环经济

概念不清,影响的不仅仅是认识,更是行动。好行动离不开好概念。我们现在提到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或绿色发展,具体会说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这三者有人把它当成一回事,有人认为有区别。具体如何?

绿色经济是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和谐的经济发展模式的总称,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目标,它强调的是对生态的保护。循环经济是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它的目标是要“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所以它必须是“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的一种经济,它是节约发展,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低碳经济指的是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它的重点,一是能源的效率要提高,二是新能源的开发,特别是要减少对化石能源,就是高碳的消耗。

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三个概念中,绿色经济的范围最广,包含了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以及相应的技术体系,而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应该是绿色经济的两个分支,它们基本的内涵和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强调资源的节约和环境的保护。但是三者也有区别,因为它们针对的对象不同。绿色经济是相对于人类历史上危害自然生态的所谓“黄色”农业革命和大量消耗化石能源的“黑色”工业革命而言的;循环经济是相对于经济系统当中物质和能量的流动而言的,过去是单向流动,就是“线性”流动,现在变成“环形”流动了;低碳经济是相对于“高碳”经济的能耗来说的。总体而言,虽然三者针对的对象不同,但是核心内容又是一致的。

二、五大问题制约中国循环经济

绿色发展自上世纪60年代绿色运动兴起后进入人们的视野,但近半个世纪过去,其实践尚不能说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主流。历史上重大趋势,往往有一个契机。在这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中,绿色经济迅速升温,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发展战略,并正在成为全球性的发展潮流。具体到我们国家,发展循环经济已经成为国家战略,是后危机时代我国结构调整和发展的方向,这不仅符合中国国情,也符合国际发展趋势。

事实上,为促进我国循环经济发展,国家先后于2005年10月、2007年12月分两批开展了循环经济示范试点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我认为主要存在以下五大问题:

第一,循环经济目前主要还是通过试点来进行,仅停留在少数企业、少数产业和少数区域,覆盖面小,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与我国结构调整和发展循环经济的要求还有较大的距离。

第二,在试点取得的成绩当中,大多数只是所谓的“末端废弃物的资源化”,与循环经济的本质存在一定的差距。循环经济不仅仅是回收利用,而且是取得物质消耗的降低和污染全过程的控制。因为循环经济的原则是以减量化为核心,做到输入端资源投入的减少。只有做到输入端资源投入的减量化和排污的全过程控制,才能从根本上达到缓解资源枯竭与生态环境压力的目的。

第三,循环经济发展尚未形成规模效益。由于工程项目缺乏成本效益分析,再加上促进循环经济发展的经济手段也不足,发展循环经济的成本较高,这样就抑制了循环经济规模的扩大。循环经济生产环节当中有两个效益的来源:一是废弃物转化为有用的东西,二是减少废弃物和排污的成本,这个就涉及产权交易的问题了,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开始实施。举个例子,回收废纸制造再生纸,节约了木材资源和能源,但由于废纸上有油墨,消毒漂白比原生纸麻烦得多,这就使制造成本上升,再生纸在市场上就竞争不过原生纸。因此,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它技术上的先进性和经济的合理性,没有经济的合理性,它就没办法推广。

第四,制度上也存在一些问题。循环经济的实现需要有利于环境的制度保障。尽管我们有了一些法律,比如《节约能源法》、《清洁生产促进法》,还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但是总体来看,我们在促进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方面的法律还是比较薄弱,尤其是对资源再生利用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定。过去,我们比较重视末端治理而忽视全过程的控制,比如“三同时”制度,由于其着力点是末端治理,早已不能适应新形势下全过程污染控制和循环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因此,需要在适当的时机进行修改。再比如在产权制度方面,我们讲产权是在交易过程当中获取一定收益的权力,具有可转让的特征。目前我国自然资源和环境容量没有明确的产权关系,这样就导致了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地使用环境资源,最终导致自然资源的不合理配置和低效率开发。

第五,技术上的制约。目前我们对循环经济的研究已落后于实践,成为循环经济发展的一大障碍。循环经济的发展要以技术作为支撑,除了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方面取得了一些突破外,总体上,我们在这个领域的科技水平和应用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的差距。比如,我们在大型燃煤电厂烟气脱硫、高浓度有机废水治理等重要领域的一些关键产品还没有自己的制造技术;比如在垃圾处理方面,现实中的垃圾围城引发的社会矛盾已经越来越大,而现在这方面新的技术还不多,即便有也没有被很好地推广。比如说焚烧垃圾发电产业,由于其规模小,电价成本相对较高,就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国家能不能拿出一些处理垃圾的费用补贴给他们?但是这好像又涉及部门利益,环卫部门不同意。

由于存在上述五大问题,循环经济在实际运作中出现了“政府热、企业民众冷”的局面。作为循环经济发展的主体,企业和民众大多对发展循环经济持有一种消极、观望的态度,表现出发展循环经济的外部动力不足。更有甚者,某些地区会出现“中央热、地方冷”的局面,在中央大力提倡并要求具体落实的同时,地方政府却表现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消极态度,在实际的发展政策中仍然以追求短期利益为先,依然沿袭传统的高能耗、生态环境破坏的发展模式来追求经济数量上的增长。因此,我国目前循环经济的发展主要还是依靠政府的倡导、政策上的强制来实行,企业和公众仅是被动参与,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即使是被国家指定为试点单位,其中有一些也是在环保压力下的被动接受。

三、绿色发展离不开世界市场、世界技术

有一些人提出我们国家要率先并自主地绿色发展。但从根本上来讲,要脱离世界单独发展绿色经济,很难。实现绿色发展的直接动因,是全球范围内的气候环境变化,全球问题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需要全球范围内的制度、政策合作和集体行动,从这个意义上讲,离开世界谈绿色发展是没有意义的;另外,绿色发展的核心是在环境承载能力范围内使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这意味着绿色发展就像其他经济发展一样需要尊重一些规律,而规律运行的制度环境仍然是市场经济、民族国家和各国不同的法律社会运行机制。既然经济发展对气候的影响是一个统一的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个国家就有一个在这些方面接轨的问题。绿色发展需要绿色理念传播、绿色技术、绿色制度环境和绿色市场,这些要素要离开世界独自发展,则任何单个国家都不可能很好地获得解决。

绿色发展在一国是否一定就不可行呢?不是,丹麦案例说明绿色发展的先行者可以单独存在,但需要条件:这个国家在核心技术上不需依赖外国,核心零部件自身生产,同时绿色产品在国内也有足够的市场容量。显然对中国来说,这些方面还不都具备,因此中国的绿色发展不可能离开世界市场、世界技术。

强调国际合作,不等于等有了国际合作我们再行动。中国在绿色发展方面能否成功走向世界前列呢?我以为还是有希望的。虽然中国没有技术领先性,但只要我们在劳动力和诸多其他要素投入过程中,使国内绿色发展的经济收益成本比国外更为合理,同时绿色发展经过政策和制度设计与传统发展相比越来越具有经济上的合理性和可替代性,那么我国的绿色发展就可以取得宏观领先。如果再加上相关技术突破,以及中国政府对科学发展执政战略的实施,只要中国成功实现经济社会转型,那么,中国绿色发展就可以先行。然而遗憾的是上述条件都没有出现。

在现实面前,我们怎么办?我的观点是:从中国国情出发,在绿色经济当中先发展循环经济为主。就拿新能源来说,现在有过剩之说,其实是整个系统配套的问题,问题出在多方面。因为要实现新能源的利用,第一个就是价格问题,太阳能、风能都是不稳定的,你必须要进网,要进网,就有价格问题,就要依靠补助补贴。现在太阳能、风能只占很小的比例,不到1%,那问题不大,但是如果发展到20%,那就有问题了。所以新能源成本的降低和能源资源价格的改革,是很重要的。不然的话,新能源没办法大规模发展。第二,新能源进网,还存在着一个电网的改造问题,美国之所以提出要建设智能电网,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它要实现自动切换,有太阳的时候就用太阳能,没太阳的时候还要用其他能源,不能停电。所以在这当中,有个整体配套的问题。第三,就是核心技术的问题。现在我们在新能源技术体系上还不是很完整,这决定了新能源要在中国获得真正的发展,要经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相比之下,循环经济主要立足于现有技术,这至少可以让我们在一些领域先做起来。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想法,我并不排斥发展新能源,只是觉得它对我们整个经济的拉动,还需要一段时间。

四、建设一个高速度的低碳经济社会

目标明确,道路崎岖;方向清晰,现实复杂。最近新闻报道,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汽车产销量第一大国,仅2009年,全国就增加了1300万辆汽车。我觉得这里面有喜有忧,喜的是,在应对金融危机拉动消费方面,汽车成为了支柱产业,有市场、有销量,拉动了包括钢铁在内的很多产业,对增加就业也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很担心,担心什么?这么多的汽车,会给资源环境带来后患:首先,在整个大气污染的排放当中,汽车的排放大约已占到70%以上,如果每年都以40%的速度增长(即09年的增速)的话,那是不得了的。即使现在开始使用新能源电动汽车,那你还得看这个电是怎么来的——如果还是用火力发电的话,那变成两次能源转换,效率会更低。其次,就是城市拥堵问题。因为中国和美国、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家相比,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中国地少人多,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考虑到这个国情,中国看上去很大,但是我们的土地资源并不丰富。这么多汽车需要多少公路?那只能是占用大量的土地。以美国为例,洛杉矶单向八车道上下班都很堵,如果我们发展到它那个水平,那就更堵了,何况我们哪来那么多土地来修这么宽的路呢?这是一个大问题!另外,拥堵以后带来的就是效率的降低,按劳动生产率来计算的话,我们每天都在路上多停留上一小时的话,损失是很大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们的汽车业虽然需要发展,但是使用汽车要有一种低碳的理念。在日本,它的城市中心很少有人开汽车,他们只是在周末出去旅游的时候才开车。所以我们还是需要通过一定的经济手段,对城市当中汽车的无限制的发展要加以一定的约束。比如上海现在采用拍卖牌照的方式,它的实际目的是为了减少汽车增长的压力。其实单单牌照限制还不够,因为可能很多人对此是有意见的。现在国际上有很多办法,比如提高汽车进入市中心的成本,在东京市中心,停车费一小时要七八百日元(郊区一二百日元),在美国的纽约也是如此,如果你在市中心停车的话,咪表一刻钟一跳,很贵的,所以很多人去城市中心就不开车,都是把车停在一个很大的停车场上(那个地方停车都很便宜),然后坐地铁进去。在香港,在东京,人们都是坐地铁,很少有人开车上下班。有一年我到东京访问,他们有个局长邀请我吃饭,我们都是坐地铁到餐厅,没有说开着小车去。我觉得北京在这方面是有问题的,多数地方停车费两块钱一个小时,太便宜。想想看,一辆车一停的话,光车的面积就是好几个平方米了,还要有移动的面积,没有八九个平方,那停不了车的。停车实际上是私人占用了公共的空间,那你占用了公共资源,你不付钱,没道理。

我认为,要发展低碳经济,就是要建立一个高速度的低碳经济社会。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说在市中心的停车费可以通过价格机制来调节。还有,城市应该是大量使用快速公交,快速公交是要靠地铁网络的建设,如果快速公交能上去,那么效率就提高了,也符合低碳经济的发展理念。就是说,我们要从生产到消费,都要推广一种低碳的理念。

所以,汽车一方面要发展,另外一方面又要考虑到环境的承受力。洛杉矶能造双向16车道的宽马路,我们能做到吗?我们不可能。像上海那么小的地方,1700万人口,6700多平方公里,如果汽车搞到一两千万辆,那是不得了的,即使几百万辆都受不了,所以不得不限制汽车的使用。当然,这个限制必须是几方面一起行动的,首先一定要有快速公交系统,至少在城市的中心区域、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把公交系统做好。现在上海借世博会的机遇,把地铁网络建了起来,如果快速公交系统做得好,人们自动就会采用公交了。

当然,针对低碳消费观念在我们社会还没有真正形成的现实,还需要在宣传上下功夫。同时,我觉得可以适当地采用一些经济手段,来制约中心区域的拥堵问题和污染问题。国际上为什么要搞碳交易?它就有这样一个因素在里面,从企业来讲,它可以从减排当中得到好处。

五、发展绿色经济必须要实现技术上的突破

中国国情不一样,人多地少资源不很富有。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怎样才能实现绿色发展?一方面人的消费观念要变化,就是要低碳消费,更重要的是技术上要有突破,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比如说新能源的利用,如果汽车不是完全用化石能源,而是使用氢动力这种新的技术,碳排放就会减少;新能源当中的生物质能源也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化石能源消耗的问题。还有,生物技术的发展也是会影响到整个环境:如果生物技术发展得好,粮食每亩增产一两百斤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当粮食的增产超过了人口的增长,就不会产生太大的粮食危机;生物技术的发展还能促进废弃物的转化,用生物技术来分解废弃物的话,可以减少很多污染,比如种植转基因棉花,就根本不需要喷洒农药了。有了这些技术上的突破,那么我们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就会前进一步,我们离绿色中国梦想的实现就会更近一步。(中国未来30年 吴敬琏,俞可平,(美)福格尔等著 中国编译出版社 2011.10

来源:《中国未来30年》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