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专题>>吉林
专访吉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朱臣         2017年12月11日14:16

2012-05-07 12:42 来源:长春商报

(记者/董喜阳 摄影/董喜阳)应该说艺术多元化与传统文化的边缘化致使很多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逐渐在经济大潮和功力主义的双重挤压下失去了自我。比如说一个画家,丢掉传统与古典绘画精神,进而转向调侃、庸俗、媚世与急功近利的绘画,丢掉了中国传统美术家的精髓,冲淡了自己创作的“人格”与“画格”。而朱臣先生那冲淡平和之雅致,高雅涤胸之画作,无疑为浮躁与颓恒的当代画坛注入了一股清新剂。

我所接触所了解的朱臣先生是一位有着相对完善的学术背景,有着长期深入细致的探讨艺术规律,有着得到名师指点,有着生活在一个有利于艺术发展的环境。是一位有着自我知识结构与建树根基,以及有着顺应当代艺术发展规律的属于时代的国画家。他先精研书法,后沉迷于国画艺术,先后拜著名书法家、画家许占志先生、著名国画家李巍先生、甘雨辰先生,原吉林省美协主席胡悌麟先生为师,博采众长而后立新求变,形成自我独特的艺术风格。

像少年一样的仰望

不难想象,一个四五岁的孩童透过厚重的方格子窗棂凝视炊烟升起的景象:那带有灵性跃起的水带牵扯着他的理想,他依偎在祖母怀里憧憬着。那雾气里有指引他梦想的绳索,他看见一片打开的天窗,而祖母稍显臃肿的身体遮挡着他狭小的视线,为他扼守原始秘密。这个孩子是朱臣,朱臣的童年就是和一个中低矮胖却异常慈祥的老太太渡过的。文革期间,他和奶奶学习萨满剪纸,狮子滚绣球、小猫小狗、门神钟馗和一些龙凤呈现的图案都是他的最爱。先是剪出来,然后用煤油灯熏黑后贴在墙上。那时候的小朱臣表现出了超出一般的天赋,他也是一个好奇心与艺术觉悟很高的孩子。他对民间传统的艺术很感兴趣,和祖父一起做小玩具、小挂饰,而那些图案和构图就是他绘画道路潜在的启蒙。

文革期间,父亲还单独请了“家教”,一个姓康的老师。“康老师是咱们长春市第一本连环画《追鱼》的作者,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练习素描、线描和美术字。临摹通本连环画、样板戏。”之后,朱臣去了长春市少年宫。进入长春市艺术中学时校长正是鼎鼎大名的书法家许占志,于是跟随许老师学习绘画山水、花鸟等国画技巧。因为要练习写生人物,因为艺术源于生活,大学刚毕业的朱臣曾和老师甘雨辰走遍东北三省,进行地质地貌的考察与写生。由于过早的意识与准备,朱臣的作品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与品味。无论从表现形式还是内涵主旨,他都注意精神层面的深意与意象神采的追求。

恬静的乡间小调

朱臣不单纯对传统文化精神有着深刻的理解、修养和悟性,而他最吸引记者的是他对传统文化中的中国文人的风骨精神具有一种内在的难以割舍的情结。朱臣的画致力于“不求形似求生韵,信手拈来自有神”的精神境界。他的国画作品秉承了一脉相传写实的艺术精神,沿袭了“黄筌富贵,徐熙野逸”中后一种的笔墨技法,彰显出了深挚、清明、野逸的艺术风骨。在深厚而通灵,浅淡中求厚意。也就做到了才情、胸量与气度的和谐统一。

他的作品多是生活视野里常见的事物——琐碎可见的安静的人物和景物:芬芳的泥土、草的滋长以及枯萎、飒飒的吹风、浸透生机勃勃的君子兰,在大自然里恬淡生长着的树、虫鸟、雪景、燕子、寒梅,那些小猫小狗,报晓的雄鸡与兔子、虎都是他笔下常见的“老朋友”,他似乎要以抒发故事的方式表现这些日常的风土与自然,笔触精巧而微妙,色彩不事张扬。他笔下的虫鸟与家禽含有一股静寂与狂野的力量。充满真实性,富有乡土情调,洋溢着一股动人肺腑的诗意,在平凡中赋予情感,许多收藏家都在朱臣画前响起了灵魂深处的共鸣。

艺术家能把自己的真知,自己的感想,真正贯注于作品中,必能创造出富于真实性,有血肉有生命的艺术作品。朱臣的画作有着强烈的精神投入,朱臣以其丰富的记忆与联想,表现在画中的哲学原则,是他创作的精髓所在。宋朝的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记载:“若论佛道人物、仕女牛马,则近不及古;若论山水林石、花竹禽鸟,则古不及近。”而在国画家朱臣那里,我们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

朱臣有着深厚的传统底蕴,作为当今国画界的中坚力量,他一脚深扎传统、一脚紧随时代,有条不紊地走着一条中国传统与现代审美相结合的艺术道路。在勇猛攀登艺术巅峰的同时,他更为专注地寻找着属于这个时代的美学语境。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们努力寻找着现代审美与传统笔墨的最佳平衡点,而这也是朱臣不断探究的领域。面对这个课题,朱臣有着他独立的思考和探索。他认为传统笔墨与现代审美并不是二元对立,它们完全可以互相吸纳、迸发出更为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朱臣所选取的绘画题材都反映了他对当代的审视、反思与人文情怀。也因为他这种“与时俱进”的创新与融合,才使他将看似矛盾的元素,自然和谐地糅合在一起。

耿介执着的美学追求

苍茫浑朴、萧散清逸、秀润典雅、蓊郁华滋是朱臣国画作品的主要特征。他绘画的造型结实又自然洒脱,在表现景物及其相关环境时,弱化笔墨的再现性功能,突显的是一种笔墨的内在精神,成为时代精神的国画大师典范。他强调艺术关注现实的人生、社会和自然,真实地反映客观世界的现实本质和历史本质,真实地表现艺术家主观世界的审美情感、审美认识和审美理想。在他30多年的创作实践中,他的国画作品表露了深邃的象征性造型意味,以及幽深、冷凝的诗意,耐人寻味并引人遐思。他的笔墨沉实而干练,或者是厚重而强烈的风格;或者是宁静而富有禅趣的意境之作;或者是富于音乐感和文学性的风格追求。他的作品或明丽俊秀,或古拙纯朴;或大气磅礴,或幽深典雅;或泼墨写意,或精雕细琢;或色彩斑斓,或水墨淋漓。从他这些纵横相应的作品脉络来看,若是以回归到艺术范畴而论,他已经有超越时代性的深入内涵与长远外延的意义及精神,值得宏观而深入地探讨。

在朱臣先生众多的国画作品中笔者尤其钟爱那副《香雪图》,而朱臣先生也偏爱画雄鸡。

古今中外,文人中有陶渊明独爱菊,周敦颐独慕莲花等;墨客中古有郑板桥之胸有成竹;近代如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皆可谓闻名遐迩的艺术珍品,无价之宝。这些都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足迹。然而,继他们之后,中国画坛上又出现了一位以画鸡闻名的中国画大师――朱臣先生。朱臣先生笔下的雄鸡是人类的好朋友,是真善美的化身;它们没有任何的权力欲望,只向往自由宁静安逸的生活。它们为人们所喜爱,被赋予了奋斗拼搏的内涵。朱臣先生笔下是充满灵性的鸡,是真正的鸡,是唯美主义精神的代表。他的画作有一种呼唤灵魂,在失意中崛起的精神力量。

朱臣先生作为吉林省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公务积极繁忙,他是创作与管理一手抓。不仅体现着一个国画家的人文精神与文化操守,更持守着“在其位谋其政”从政理念。他提倡艺术间的相互融合与贯通,他对中国画的传承与实践是他艺术人生状态的体现。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他也不断进行着文化滋养,致使他的性情变得祥和、平静。除此之外,朱臣先生更是一个围棋高手,也是八卦掌梁氏支系长春地区的掌门人,更有种仙风道骨的国画家风采。

记者手记》》

一场大雨、两本绘画作品集、三杯茶,以及四根烟,构成了我们一上午采访与对话的全部内容,朱臣先生送我上车,我看见他在雨中站立的身影,直到跃出车子的视线。突然我想到这样的一首诗,一个鲜明的场景:“在一棵古老的桐花树下,依稀听到它敲落的扑簌,扑簌。花瓣掉落的声响……”

朱臣艺术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吉林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长春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长春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民革中央书画院理事、省政协书画院秘书长、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吉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2008年获得世界华人文化艺术研究院“世界华人最具影响力名家”荣誉称号。2011组织承办“大美吉林”吉林省首届高校美术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吉林艺术学院获“最佳贡献奖”。出版专著两部,并有多篇专刊。(此文发于《长春商报·文化吉林》2012年第一期“艺术撷英”栏目)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