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许宝骙先生的一封约稿信     王 凯    2016年11月21日00:00

许宝骙老先生是民革的老人,20世纪80年代初担任团结报社社长,当时他已年过七旬,大家都亲热地称呼他“宝老”。在报社年轻的同事眼里,“宝老瘦瘦小小的,简单,没有城府,心无杂念,笑起来纯真得像个孩子。(侯玢《团结报给了我家的感觉》)”

《团结报》自1980年2月复刊以来发展很快,副刊栏目更是受到海内外读者的喜爱和青睐。这份报纸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就,与许宝骙的辛勤与努力密不可分。宝老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曾在多所大学任教,与许多文学大家都很熟悉,经常为报纸约来独家好稿。著名学者梁漱溟先生是许宝骙的长辈和师长,许宝骙曾以弟子的身份登门求稿,当时梁漱溟已逾九秩高龄,但精神依然矍铄,他将其《忆旧谈往录》交给许宝骙,在《团结报》连载了很长时间。

1982年3月,许宝骙为约稿事,专门致信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这封约稿信不长,如行云流水,娓娓道来,读来宛如一篇文辞优美的散文。现将全文记录于下,供有心者研究、考证:

白华先生著席:

三十年前在北大常接尘致,此后久违,时劳结想。而第一次幸接风采闻大名者,实又远在六十年前,先生当时不知也。先生犹忆少壮之岁某年暑期曾在西湖广化寺避暑治学之事乎?其时骙年十三四,寓居隔俞楼。一日,夕阳西下,清风徐来,与亡弟宝騄在湖边嬉戏,见一青年学者聚学生数人,或坐,或立,津津讲论,我辈童稚自不了了。事后询诸寺僧(其人瘸腿),乃知先生之名,从此深印脑海。今六十年后作为趣事述之,不知先生有何感想也。

兹有大事奉求(在先生是小事一桩,在我们则是一件光荣大事):缘民革办有一张小报,名《团结报》,周刊,骙在那里帮忙。现在此报经党中央书记处批准向国外发行,并准备扩大篇幅。这样一来,从民革的历史关系说,无形中就有对着台湾竞赛的意味,政治意义重大,问题就是怕丢脸。怎样充实内容,提高质量,是长期艰苦努力之事。而在海外发行之初,首先须壮声势。于是自然想到像先生这样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老一辈学者。一句话,就是请求先生给小报写点文章。长也好,短也好,政治性的也好,纯学术纯文艺的也好。如肯源源赐稿,当然求之不得;若说“下不为例”,只此一次也好。如以手稿掷下,自是名贵之宝;若请他人代抄,至少请亲笔署名。此中意义、价值及作用,先生自必理解。恳求撰文,而先抬出政治大题目,未免迹近要挟,先生笑而谅之,为幸。求当趋谒,因恐反多惊动杖履,故先草草函陈,稍后仍图亲晤承教也。此上

敬候

著祺!

后学许宝骙拜启

八二年三月十二日

许宝骙祖籍浙江杭州,为江南世家子弟,父亲许引之在清末民初时期的杭州赫赫有名,前清时曾任中国驻朝鲜仁川领事馆领事和两浙盐运使,北洋政府时期任苏秦铁路总办,后来又创建中国银行浙江分行并任行长,还当过浙江烟酒公卖局局长等职。

许引之是晚清著名国学大师俞曲园(俞樾)的外孙,许家和俞家曾多次联姻,许引之的妹妹许之仙嫁给俞曲园孙子俞陛云,生下了后来成为红学大师的俞平伯,而俞平伯又娶了许引之的女儿许宝驯,所以许引之既是俞平伯的舅舅,又是他的岳父,而俞平伯则是许宝骙的亲姐夫。

许引之在杭州做官期间,将外公俞曲园留下的旧居重新修葺,改造成一座方方正正的两层小楼。1924年3月31日,许引之一家与闲居杭州的俞平伯及其家人搬进了这所楼房,这所房子就是许宝骙在约稿信中所说的“俞楼”,当时许宝骙15岁,他的弟弟许宝騄14岁,许宝骙在西湖边遇见宗白华一事大约就发生在这个时间段。

1924年9月25日下午,许引之一家迁居西湖俞楼半年后,西湖景点的标志性建筑雷峰塔轰然垮塌,许宝骙目睹了雷峰塔倒掉的全过程:“我当时才十六岁(虚岁),住在俞楼,瞅得很清楚,记得先是冒出一阵白蒙蒙的灰烟,随即哗啦啦倒了下来。”俞楼与雷峰塔隔湖相望,许引之与外甥兼女婿俞平伯听说此事后,当即乘船渡湖去倒塔现场。雷峰塔是五代吴越王钱俶的杰作,塔内藏有大量的经卷,其塔砖也有佛刻,雷峰塔倒掉后,许多珍贵文物流入民间。素有考据癖的许引之和俞平伯决定搜集塔经、塔砖和塔图,几天后许引之在俞平伯陪伴下外出求购经卷,晚上坐船回俞楼时受了风寒,一病不起,延至11月15日终告不治。据《俞平伯和他的杭州家墓》一文记述:“临终前他(许引之)遗言儿子们和女婿俞平伯,要将他埋葬在高一点的地方,这样骨殖不致受潮,还可天天遥看西湖。于是乎,俞平伯等小辈们就为他到九溪杨梅岭之巅购下墓地,将他落葬。”

许宝骙信中提到的广化寺也颇有来头,该寺位于俞楼东侧,孤山之南,唐时称孤山寺,白居易《钱塘湖春行》诗中的“孤山寺北贾亭西”指的就是这座寺庙。北宋真宗时期孤山寺更名为广化寺,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火,光绪六年(1880年)重建,1957年因寺中大梁被白蚁蚀空又被拆除。

许宝骙写信约稿的宗白华先生是中国著名美学家,时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1920年代初期留学德国,先后在法兰克福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哲学和美学。回国担任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改为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后改为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1952年院系调整后执教于北大哲学系。宗白华接到信后是否为《团结报》撰稿不得而知,但据宗白华弟子邹士方回忆,这封许宝骙先生亲笔书写的毛笔行楷信札后来被他收藏,最终得以流传后世。

由许宝骙的这封约稿信,零零散散地牵出一些文坛旧人旧事,也让后人了解了《团结报》复刊初期编辑者的办报思路和设想。这些史料看似琐碎,实际上都是些活的资料,真的历史,是我们学习和研究中国现当代史的另一种途径。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