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团结报》首任社长王昆仑     鲁 文 伊 白    2016年11月21日00:00

民革的卓越领导人王昆仑先生不仅是著名的红学家,他还创办了《团结报》。今年是《团结报》创刊60周年,在这样重要的历史时刻,我们无限怀念他。下面请读者诸君跟随作者的笔触看看这位首任社长是怎样一位传奇书生。

杨绛曾讲过这样一件趣事,晚清状元张謇曾称她的父亲杨荫杭为“江南才子”,结婚后钱钟书将张謇致父亲钱基博的信给杨绛看,信中张骞也称钱基博是“江南才子”。于是,杨绛用几分调侃、几分得意的笔调说:“这使我不禁怀疑:‘江南才子’是否敷衍送人的,或者我特别有缘,从一个‘才子’家到又一个‘才子’家。”

其实张謇说的并不是敷衍人的客套话,江南自古多才子,除了杨荫杭和钱基博这两位无锡先贤外,还有一位无锡人也有才子之名,他就是民革中央原主席王昆仑老先生,他的一生都充满了传奇色彩,称得上是一位传奇书生。

在北大的日子

王昆仑出生于江苏无锡一个书香世家,对于自己的父母及家庭,他曾在文章中这样写道:“父亲在清末做过山东某县的县官。辛亥革命后,父亲在河北省当县长,我出生在河北定县。母亲是一个穷书生的女儿,思想十分进步,很早就提倡放脚,反对穿耳朵眼。我的姐姐王兰就是受到母亲的支持成为北京大学最早的三名女生之一。母亲同秋瑾有过交往,曾在家里为秋瑾寄存物品。我的革命活动始终受到母亲的支持。”

王昆仑读中学时因病辍学,后来却考上了北大,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当时王昆仑住在北京景山附近,有一天他在街上散步,遇到一位从山东来北京考大学的严姓青年,向他打听去北大怎么走,王昆仑热情地带他去北大,那人让他也一起报名。后来王昆仑邀请那位严姓同学回家一起住,两人一块复习功课,一起参加考试,发榜时都名列前茅。但那位姓严的同学后来回老家探亲,再也没有回来,据说是路上遇到了土匪,王昆仑对此非常痛惜,后来和家人朋友聊天时屡屡提及。

王昆仑到北大读书时才16岁,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同学们都叫他“小弟弟”“小朋友”,后来学校排演话剧,王昆仑扮演剧中“儿子”一角,又得了个“儿子”的外号。当时王昆仑学的是法科,德国教员用德语讲课,他一点都听不懂,于是向蔡元培校长写了份呈文,申请改学文科。多年以后,王昆仑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得清清楚楚:“蔡校长把我找来,见我个子小,问我:‘你多大?’我说:‘18岁。’校长说:‘我看不像,你说实话。’我没有办法只好说:‘才16岁,是瞒了岁数报考的。’蔡校长没有怪我,亲切地鼓励我说:‘你年纪虽然不够,但还可以学学看。’”

王昆仑和蔡元培从此成了忘年之交,经常在一起聊天。有一次王昆仑问蔡先生:“听说天津北洋大学有女学生,北大为什么不招女生?”蔡说:“也可以招,但不知哪家小姐愿意来?”当时王昆仑的姐姐王兰正在河北女子师范读书,很想到北大来学习,于是王昆仑脱口而出:“我姐姐愿意来。”没想到蔡校长真的同意了,当时这事轰动了整个北京,后来北大招生时,就允许女生和男生一起报考了。

五四运动时,王昆仑在北大学生干事会讲演股工作,经常外出演讲,号召国人抵制日货,有一次学生大游行,王昆仑被逮捕,警察见他长了个娃娃脸,以为是谁家小孩跟着学生玩,于是把他释放了。后来王昆仑作为学生代表与北大三位同学南下,在上海拜见了孙中山先生,孙中山介绍他参加了国民党,王昆仑由此成为北方第一批国民党党员。

险遭特务暗杀

北大毕业后,王昆仑先是在天津南开中学教书,后来到广东参加革命,在黄埔军校潮州分校任政治部秘书和政治教官。北伐时期王昆仑在军中从事政治工作,1930年代初担任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和立法委员,此间与孙晓村、曹孟君、钱俊瑞等人组织南京读书会,不久又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5年8月中旬,中共中央宣传部领导下的文化工作委员会在无锡万方楼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王昆仑作为南京读书会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万方楼是王昆仑父亲的私产,位于鼋头渚王家太湖别墅内,楼名“万方”取自杜甫名句“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在当时国家多难、外敌入侵的大背景下,这个名字的含义不言自明。

会上,曹亮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一宣言》的精神,钱俊瑞作了分析世界革命形势和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报告,王昆仑陈述了国民党左派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于右任、经享颐等坚持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情况。会议共商了抗日救国大计,并决定在读书会的基础上建立救国会,以推动国共合作,一致抗日。这次会议后来被称为“万方楼会议”,

参加万方楼会议的人员万万没有料到,他们的行踪已引起了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注意,王昆仑更是被列入了监视、暗杀的黑名单。原军统少将沈醉在《我这三十年》中回忆了当时的情景:“这位王委员(指王昆仑)将在无锡的鼋头渚太湖别墅请客,他名义上是请客游园,实际上是要召开一次秘密反蒋的重要会议。去的客人都是反蒋革命人士,并有中共地下党领导人参加。这在当时是相当重要的情报,也是戴笠认为最适合逮捕王昆仑的时候。”

沈醉奉命率领一个行动小组,早早赶往无锡布置、监控,几天后,参加万方楼会议的人员陆续抵达,首先到的是王昆仑和王枫兄妹,接着有吴茂荪、孙晓村等人,还有几位穿着讲究的中年人。这些人都是当时的社会名流,王昆仑还是立法委员,沈醉怕担责任,所以没有动手。这几天沈醉还安排了一名内线进入万方楼探听消息,但却一无所获。据沈醉回忆,万方楼会议后,戴笠叫他继续注意侦查、监视王昆仑的动向,戴笠准备在上海暗杀王昆仑,曾经问沈醉有没有把握在租界内动手,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针对王昆仑的暗杀行动最后不了了之。

一生最爱是红楼

众所周知,王昆仑不仅是政治活动家,而且还是著名的红学家,他在抗战期间撰写的《红楼梦人物论》至今仍是红学爱好者的必读之书。

20世纪40年代,王昆仑在重庆陆续写了一组评论红楼人物的文章,在夫人曹孟君主编的《现代妇女》杂志发表。这组文章一共19篇,1948年上海国际文化服务社以《红楼梦人物论》之名出版发行。后来王昆仑还与女儿王金陵一起创作了昆曲剧本《晴雯》,受到观众的热捧。王金陵曾经接受采访说:“父亲研究《红楼梦》,很早就对晴雯这个人物感兴趣,他说晴雯没有半点媚骨,同袭人是对立的,她是反抗的奴隶,解放前在重庆时他就写了《晴雯之死》。1961年,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周总理委托他负责纪念办公室的工作,这激起了他写戏的愿望。戏写出后,总理亲自观看并提了不少意见,我们又做了修改。”

关于王昆仑的这本《红楼梦人物论》,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1948年,一个身无分文的青年离开河南老家到武汉从军,在一家书店读到这本书后爱不释手,但又无钱可买,于是便在书店捧读,眼看就要看完时,部队却突然开拔去了台湾。这位青年留下了满腹遗憾,没想到在台湾一家小书店他又看到了这本书,但仍然没钱买,于是便趁店员不备把书揣走了,后来他说:“这本书一口气看了七遍,我觉得非常对得起这位作者,一点儿也没有罪恶感!”这位“窃书贼”就是后来名满台湾的著名诗人周梦蝶,《红楼梦人物论》在台湾出版后,周梦蝶买了到处送人,这段趣事也随之传播开来。

《红楼梦人物论》是王昆仑早期的作品,此后王昆仑便再也没有类似的重要作品问世了。据王金陵介绍,“父亲一生喜爱文学,但远在四十年代之前,早已舍弃个人爱好,从政多年”;1949年后,王昆仑相继担任了政务院政务委员、北京市副市长、民革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一系列重要职务,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重要贡献。

《团结报》首任社长

20世纪50年代中期,民革在国家机关中发展成员,在各省市建立组织,已经初具规模。当时,民革有一本内部发行的刊物——《民革彙刊》,虽然起到很大作用,但其规模太小,不能满足民革党内的需要。时任民革中央宣传部部长的王昆仑同志,深感仅有一个《民革彙刊》是不够的,尽管这时民革办日报的主客观条件都不具备,但办一个小型周报还是有可能与必要的。他向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汇报了这一想法,得到领导的支持。

1956年2月,民革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后,民革中央常委兼宣传部长王昆仑建议将原有的杂志《民革彙刊》,改成一份四开一张的周报,定名为《团结报》。王昆仑负责创办《团结报》,对民革党员和联系人士,进行了许多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为民革的思想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民革六十年》一书中这样记载《团结报》的创刊:1956年4月25日,经过长期筹备,民革中央机关报《团结报》创刊。这份报纸是为了加强宣传过渡时期总路线,推动全体党员进一步加强自我教育和改造,贯彻民革“三大”提出的加强团结、教育、改造原国民党及与原国民党有历史关系的中上层人士,特别是其中散处在社会上的中上层人士的要求而创办的。报名“团结”,包含民革同志对过去历史的深刻总结和对未来的期盼。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才能进步,团结和教育密不可分。战胜日本侵略者和蒋介石反动统治,建立人民的新国家需要团结;克服前进中的困难,建成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需要全中国人民的团结;民革党员要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改造自己,不断取得进步,也需要团结。《团结报》的创办,对于沟通民革组织和党员及所联系社会人士,推动他们学习,促进他们更好地团结和改造,起着积极的作用。

《团结报》是目前唯一一家由民主党派主办且公开发行的报纸。当时新闻界有人称它是“中国报史上的第一份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由民主党派办的报纸”。

1985年8月23日,王昆仑与世长辞,胡耀邦代表中共中央在追悼会上致悼词,称他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卓越领导人”。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