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何香凝在日本初见孙中山     文 光    2016年07月21日00:00

何香凝(1878—1972),广东南海人,同盟会会员。历任国民党中央妇女部部长、国民党中央执委等职。抗战胜利后,与李济深等筹建民革,任民革中央常委。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民革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人民政府委员。

留学生会场上初见孙中山

何香凝出生在香港一个大商人家庭。19岁时,何香凝与归侨青年廖仲恺结婚。1902年冬,夫妇二人先后到日本东京留学。丈夫廖仲恺在早稻田大学预科政治科学习,何香凝则就读于东京目白女子大学。此时正值辛丑条约之后,清王朝威信扫地,在日本留学生中的有志之士,多起救国之思。其时在东京留学界之思想言论,皆集中于革命问题,一时间革命风潮竞起。何香凝夫妇正是受到这种革命气氛的感染和熏陶,很快就投入到留日学生界的各项爱国救亡活动中。1903年4月29日,为了配合上海的拒俄活动,东京留学生在锦辉馆集会,抗议沙俄妄图侵略我国东北,组织“拒俄义勇队”,开展拒俄运动。何香凝与丈夫一起参加了集会,并踊跃捐款。

1903年,在一个中国留学生集会上,何香凝夫妇见到了他们早已仰慕的孙中山。孙中山在会上做了简短的演说,据何香凝《对中山先生的片段回忆》一文回忆,“1902年的冬天,我东渡日本留学。不数月,有一次我和仲恺去开留学生会议,我们在会场上初次看见了知名的革命家——孙中山先生。那次会议参加的人相当多,各种思想和政治见解的人都有。孙先生谈得并不多。但他也谈到了中国积弱,应该彻底改革,发奋图强的道理。就是这一段短短的令人激愤的演词,打动了我们年青火热的心坎,我们极愿意听他滔滔不绝地说下去,但是会议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我和仲恺从旁打听了中山先生的住处,预备以后找机会再与他详谈,请他多讲一些革命的道理”。

“下宿屋”旅馆拜访孙中山

早在1902年,孙中山就邀集同志在东京竹枝园饭店秘密开会,决定分途游说各省学生及游历有志人员。此时,正在日本留学的黎仲实依照孙中山的指示,也在留学生中物色有志于革命之士。1903年春,黎仲实在一次留日学生聚会上认识了同是来自广东的廖仲恺和何香凝夫妇。经过几次接触,得知二人有结识孙中山的愿望。于是在初春3月的一天晚上,黎仲实把夫妻俩带到小石川一间叫“下宿屋”的旅馆拜访孙中山先生。孙中山热情亲切地接待他们,畅谈推翻清廷、建立民国的道理。这是一次难忘的会见,从此,他们下定决心要追随孙中山先生,献身民主革命事业。随后,他们接连几次拜访孙中山,表示“我们也想参加革命工作,愿效微力”,孙中山当即指示他们多结识有志学生。从此,何、廖二人在留日同学中进行联络宣传,为孙中山在东京成立新的进步革命组织进行准备工作。

在孙中山《建国方略》第一章中,对何香凝夫妇的这次见面也有记载。1903年,孙中山要作环球漫游,取道日本、檀岛而赴美欧。“过日本时,有廖仲恺夫妇、马君武、胡毅生、黎仲实等多人来会,表示赞成革命。予乃托以在东物识有志学生,结为团体,以任国事,后同盟会之成立多有力焉。”

据何香凝《对中山先生的片段回忆》一文回忆:“几天以后,我和仲恺和黎仲实三个人一起按地址到旅舍去拜访中山先生。在一个面积不大,陈设简朴的房间里,中山先生亲切地接见了我们,正像一般年青人之间的会面一样,我们并没有多说客套,话题就马上从中国政治问题上开始了。这一次他谈得很多,从鸦片战争,谈到太平天国,谈到戊戌政变,谈到义和团,说到中国积弱,清廷腐败无能,所以一定要进行革命。我那时虽只有二十五岁,但因自小在家惯常听到外婆家的亲戚谈及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国的故事。我外婆家的亲戚以前曾与太平天国的人做过采买,脑子里总算灌输过一些革命思想,我们听他说要进行推翻清廷,建立民国的革命道理,心里十分佩服,十分同情。及后我和仲恺又再去见孙先生两次,对他表示我们想参加革命,愿效微力,中山先生指示我们在日本留学生中物色有志之士。此后我们就与留日同学展开了广泛接触,进行联络宣传工作。方声洞、林觉民等留日青年学生,就在这时和我认识。他们都后来在黄花岗之役光荣牺牲了。后来在同盟会成立之后我也结识了秋瑾。她是一个不事装饰的女子,为人豪爽热情。我是广东人,那个时候还不懂普通话。我和他们那些外籍同志都是用笔谈的。但我们同样都是青年,有共同的理想和志愿——推翻清廷,建立富强繁荣的祖国的理想和志愿,使我们不难找到共同的心声。语言的隔膜,并没有妨碍我们成为投契的朋友。”

孙中山介绍加入同盟会

1905年7月的一天晚上,由黎仲实为第一介绍人,孙中山为第二介绍人,何香凝正式加入中国同盟会,那时盟员中女的只有何香凝一个,她也因此成为中国同盟会最早的女会员。

何香凝后来回忆说:“我加入同盟会的宣誓仪式,是在我家举行的。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当时是举起右手,激动地读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矢信矢忠,有始有卒,如或渝此,任众处罚’的誓言。从此以后,我就由孙中山先生带领和引导,正式参加了同盟会的组织,成为这个革命团体的一员,我决心恪守誓言,终生献身于伟大的革命事业。”

何香凝加入同盟会不久,在孙中山的见证下,9月1日,廖仲恺也成为中国同盟会的一名成员,廖的介绍人则是黎仲实和何香凝。据何香凝后来回忆说:“我加入同盟会后约四十余天,仲恺从广东回到日本,他是和胡汉民同船到达的,抵东京时已近傍晚,胡夫妇二人就借住我家。那天孙先生和黎仲实刚好到我家里来,所以大家会面。晚饭后,休息了一下,孙先生和黎仲实和仲恺谈及同盟会的组织和主义,仲恺有志革命很早,他当然十分赞同,当夜十时光景,他也加入同盟会了,介绍人是黎仲实和我。”

在《胡汉民自传》中记载了孙中山与胡汉民廖仲恺晚上的这段谈话。孙中山讲了中国革命之必要和三民主义之大略,胡廖二人皆俯首称善。

值得一说的是,当时加入同盟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何香凝后来回忆说:“凡是有益于革命的工作,我从不推辞,我觉得我既已献身革命,就应该乐于完成交给我的任何任务,我这样做,还完全不敢告诉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及亲戚,因为当时革命叫做‘造反’,被清廷知道,是会株连九族的。”

何香凝和孙中山的革命友谊一直维持到孙中山先生生命的结束。孙中山临终前,特令何香凝入室,以手指夫人宋庆龄曰:“彼亦同志一份子,吾死后望善视之,不可因其为基督教中人而歧视之。”对此,何香凝很伤心地掩泪说:“……至于孙夫人,我也当然尽我的力量来爱护。”孙中山听后,潸然握住何手说:“廖仲恺夫人,我感谢你……”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