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郑洞国:共产党发动人民抗战是一个非常好的战争方法     郑建邦 口述 成琳 整理    2015年08月03日00:00

◎郑洞国(1903—1991),字桂庭,湖南石门人。郑洞国是最早参加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将领之一,曾参加过长城古北口战役、平汉路保定会战、台儿庄战役、徐州会战、昆仑关战役。1943年春,郑洞国参加中国远征军担任新1军军长,参加收复缅北要地密支那攻坚战。新中国成立后,郑洞国先后任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委员,第五、六、七届常委,黄埔同学会副会长,民革中央副主席等。

本文口述者为郑洞国嫡孙、民革中央副主席郑建邦。

给祖父写回忆录:挤牙膏、讨价还价

我1982年大学毕业从东北回到北京,一直到我祖父1991年去世,我们都生活在一起。我对他的经历、心路历程都很清楚。

他很少谈起往事,很低调。那时,解放军总政、湖南人民出版社、沈阳军区等先后邀请我祖父写回忆录。我祖父晚年手抖,写不了字。我正好在大学教书,虽然有时间帮他整理,但是没有信心,只能试试。

给他写回忆录,真的很困难,像挤牙膏似的。我往往看他没事了,便缠着让他说说。本来很辉煌的事情,可到他嘴里就是简单的一句话。比如台儿庄战役,祖父用湖南话说:“在枣庄以北,跟日本人打了一仗,日本人硬得很。”就说完了。我只好去查资料,再把以往他零星说的细节补上:在这次战役中,一天,太阳快落山了,祖父着急,想着天黑之前把阵地打下来,亲自去前线指挥。旁边的参谋手拿望远镜,太阳一照,望远镜反光,被日本人发现了。日方火力集中打过来,祖父突然觉得左胸被什么打了一下,身边两个卫士扑上去遮护他,以为他完了。谁知道祖父又爬起来了。原来是他上衣口袋偶然放的一个袁大头救了他一命,银元被打弯了,人没事儿。

《我的戎马生涯:郑洞国回忆录》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写了五年。写完了,给祖父看,他说“不要把我写得太突出,多写写别人”。我说我写的是您的回忆录,是不是事实吧。我们像讨价还价一样,最后他承认很真实。

心思全在打仗上,顾不上家人

在抗日战争的年代,作为一个贫弱国家的军人,祖父的心思全在打仗上,他说守土有责,根本顾不上家人。虽然他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但自己的孩子在那个年代没过过舒心日子。我父亲是1923年生人,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我父亲他们挺可怜的,小的时候寄人篱下,大半辈子颠沛流离。抗战爆发,我父亲正在读高中。家里没钱,又联系不上祖父,姐弟三人全住在学校里,暑假也待在宿舍。有一天,吃的喝的全没了,一只麻雀飞进来。他们赶紧把窗户关上,把麻雀捉住,熬汤喝了。后来,我父亲对他父亲很敬畏,有点生分,我亲眼看见他们爷俩在房间里,一天都不说一句话。就是因为小时候不在一起。

一打仗,信就断了。家里人了解我祖父的动向,常常是从报纸上看到的。1937年“七七事变”后,祖父奉命北上,驻守保定。他当时是国民党52军第2师的师长,这是国民党很有战斗力的一支部队。日本第一军三个师打过来,我祖父守了两天两夜,友军、上级都跑了。后来与日军巷战,兵越打越少,一个旅被打的不知去向。再不决断,就被敌人包饺子了。我祖父就说,我来负责,这种情况只有撤退保存实力。我祖父一边跟日本人抵抗,一边慢慢地收拢部队,撤走了。

保定一陷落,有媒体报道“保定失守,郑洞国阵亡”,家里看到这个消息,都快吓死了,后来才知道是假的。这样的事儿,在战争年代常有。

感慨国民党不会组织群众抗战、不会打游击

我祖父是黄埔一期的,他在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关怀下,从政工人员转成军事指挥官。由于我祖父跟王尔琢、黄鳌、贺声洋等早期的共产党人关系太近了,蒋介石一度认为他是共产党,有相当一个时间不用他。

笔者注:王尔琢(1903-1928),湖南石门县人。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保卫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

黄鳌(1902—1928),湖南临澧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领导鄂西农民起义,任中国工农革命军四军参谋长。

贺声洋(1905—1931,一说1902—1938年),湖南临澧人。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两次东征和北伐战争,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12军军长,新中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祖父打仗勇猛、表现好,后来取得了蒋介石的信任,他的部队成为了蒋介石最嫡系的部队。从1933年当旅长,到1937年保定战役当师长,再到后来各种战役,他一直在正面战场杀敌。对于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祖父当时不理解也很气愤。他晚年说,现在看来,“西安事变”是当时整个时局转换的枢纽,从这以后,国共两党、各族各界才能组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对敌,这是中国抗战胜利最根本的政治保障。敌后战场和正面战场确确实实是相互依托相互配合,离开谁都不行。

祖父曾亲口对我说,“我深深感受到,共产党发动人民抗战是一个非常好的战争方法,可惜国民党不会。”当年祖父孤军守保定,被日本骑兵抄了后路,医院、电台、粮草都被劫走了。撤退的时候,军队饥一顿饱一顿,非常狼狈。全靠沿途老百姓基于爱国热情自发给点吃喝的才捱下来。

部队一直撤到河南安阳林县附近,划归程潜指挥,那里是国民党第一战区。程潜想在豫北组织大会战,消灭日本三个师团。因为我祖父的部队刚经过一场恶战,损失很大,便被安排在后方打游击,“骚扰”敌人。开始祖父根本不知道怎么打游击,时间长了,慢慢地才适应。有一次,我祖父派了一支部队,穿着缴获的日本军装,袭击了日军在安阳的飞机场,销毁了日本的飞机。这算是他在林县打游击最大的成果。

之后,在衡山军事会议上,蒋介石还提倡说国民党要向共产党学习游击战,还特别办了游击战的培训班,让叶剑英来讲游击战术。

笔者注:1938年11月,蒋介石在衡山召开中华民国第一次最高军事会议,中共代表周恩来、叶剑英应邀参加。在这次会议上,蒋介石确定接受中共中央建议,两党共同创办“南岳游击干部培训班”。

昆仑关战役时,附近的村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将家中仅存的酒、肉、粮食、蔬菜等统统拿出来劳军,而且要送到火线上去。对这些可亲可敬的父老乡亲,我祖父和前线官兵深受感动。

笔者注:昆仑关战役(1939年12月18日-1940年1月11日),为抗日战争的大型战役之一,也是桂南会战国民革命军投入兵力最强的一场战役。郑洞国时为第5军副军长。

后来,我祖父多次提到,他从一个职业军人的角度看,群众爱国心十分高涨,不会组织群众抗战,这是国民党远远不如共产党的地方。

共产党员田申、历史学家黄仁宇是祖父的参谋

1943年,我祖父奉命远征印缅。田汉的儿子田申是黄埔十六期的,毕业后,作为我祖父的参谋,在他身边工作了一两年。

我祖父跟田汉认识是在昆仑关战役后期。当时有很多人来慰问军队,其中就有著名的剧作家田汉。田汉晚上到了祖父的指挥所,看到咱们军队猛烈炮击日本人,写了首壮观雄浑很有气魄的律诗:一树桃花惨淡红,雄关阻塞驿亭空。倭师几处留残垒,汉帜依然卷大风。仙女山头奇石耸,牡丹岭上阵云浓。莫云南向输形胜,枢相当年立战功。

田申是共产党员,后来成为解放军第一支装甲部队的负责人。1949年开国大典上,战车团隆隆驶过天安门广场,他就是战车团团长。“文革”时他被审讯,有人说他在国民党军队里干过,田申为自己辩解说那是为抗日,我的军长叫郑洞国。

后来,田申意外发现我祖父给他开的证明:“陈惟楚(田申在军中用名陈惟楚)在我部下参加了缅北对日反攻作战”,不禁热泪滚滚,“这是非常熟悉的桂公的笔迹”。我祖父表字桂庭,旧时部下尊称他为“桂公”。当时田申身陷囹圄,一些亲友都落井下石、反目为仇,“我不过是他帐下的一个小军官,时隔几十年没联系,而且他也知道我是田汉的儿子,还顶着压力给我出证明。”以后,我祖父担任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田申是副秘书长。

在印度、缅甸,我祖父是新一军军长,参谋除了田申外,还一个是写《万历十五年》的大历史学家黄仁宇,当时他也是个文学小青年。黄仁宇在回忆录《黄河青山》里这样描述当时的祖父:“内向保守、温文儒雅??对部下很是慷慨,放手让他们行事,总是替他们说话??他的长处在于坚忍不拔??我多次受惠于郑将军的亲切善意。”

听我母亲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黄仁宇回国探亲,住在祖父寓所附近的燕京饭店,特地在田申的陪同下看望祖父,晤谈甚欢。

听到抗战胜利消息上街跳舞

1945年8月15号,听到日军投降的消息,整个昆明欢呼声、鞭炮声、锣鼓声喧天。

祖父那年四十二岁,他想到八年抗战,往远了说是十四年,再往远了说是一百多年受外人欺负,我们当时一个贫弱的国家,能挣扎下来,多么的不容易。他用杜甫的名句“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形容自己当时心情。他上街跳舞、吃流水席,跟着人群庆祝了几天几夜。他说有生以来,没这么高兴过。

日本人宣布投降了,蒋介石任命我祖父为侍从室侍卫长,有点像中央警卫团团长,应该说给了他很大的荣誉。我们那老爷子却不愿意干,他说蒋介石脾气暴躁得很,曾亲眼看见蒋打人耳光。但是他不想干又不敢说。他有个黄埔一期的同学叫李及兰,李及兰和钱大钧是连襟,钱大钧是当时国民党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实际上还是我祖父的老师,祖父在黄埔军校的时候,他是经理部主任。我祖父就找到了李及兰,李及兰去找了钱大钧。钱大钧就跟蒋介石说,郑洞国这个人木讷得很,让他带兵打仗还行,让他干这个不是长处。蒋介石听了觉得有道理,就把我祖父调到第三方面军当副司令长官。

我祖父晚年因为血栓住进了协和医院。我还记得急救室很大,用病幔将病人隔开。那天晚上,祖父拉着我的手说“我曾经是个军人,早把生死看淡了,你们好好生活,不要为我难过。我这一生,对国事、家事均无所憾,就是没有看到国家统一。国家要是能统一,国民革命就算彻底成功了。”他那代人还说“国民革命”。我当时没让他说完,因为他耳朵聋,声音特别大,我怕吵到别人,现在觉得很遗憾。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