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多黨合作
全國政協召開雙周協商座談會 圍繞“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協商議政         2021年07月13日09:20

7月9日,十三屆全國政協第52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主持會議。 賈寧 攝

十三屆全國政協第52次雙周協商座談會7月9日在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主持會議。他強調,讓人民群眾吃得好、吃得放心,是中國共產黨初心使命的體現和治國理政的頭等大事。要深入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重要論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樹牢綠色發展理念,強化科技支撐、嚴格依法監管、推進社會共治,切實保障農產品數量安全和質量安全,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11位委員圍繞會議主題從不同角度建言咨政。近80位委員在全國政協委員移動履職平台上發表意見。大家認為,近年來各地區各部門在推動農業綠色發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國農產品安全標准體系基本確立,質量安全合格率穩定在高水平,重大安全事件顯著下降,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得到保障。也要看到,農業綠色發展還不平衡不充分,發展與安全的矛盾依然突出,實現吃得飽到吃得好的轉變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委員們建議,要立足新時代新階段加強頂層設計,加快修訂農產品質量安全法,科學編制“十四五”農業綠色發展規劃。要加快推進土壤污染風險管控與修復,深入實施農藥化肥減量行動,劃定水產養殖水面紅線,從源頭上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要大力推進農業綠色技術創新,開發更多高抗、高產、高質農作物和畜禽新品種,支持低毒、低殘留、高效能肥料、農藥研發,探索推廣生物可降解地膜。要完善農產品質量安全、營養品質、包裝分級等標准,做到按標生產、依標監管。要鼓勵規模化生產經營,推廣“公司+基地+農戶+標准”等模式,發展托管農業、訂單農業,帶動小農戶更快更好步入綠色發展軌道。要增加綠色優質農產品供給,將農產品合格証制度由單純承諾制改為承諾制與証明制並存,培育知名品牌,真正實現優質優價。要補齊基層監管能力短板,鼓勵探索更多智慧監管方式,實現農產品來源可追溯、去向可追蹤、責任可追查。要加強農產品質量安全宣傳教育,引導生產主體科學施肥用藥,鼓勵消費者投訴舉報各類違法行為,營造全社會共建共享的局面。

全國政協副主席張慶黎、李斌、鄭建邦出席會議。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作主題發言。全國政協委員余欣榮、劉昕、種康、蔣平安、李天來、麥康森、齊成喜、喬曉玲、程永波、宋建朝、李武發言。農業農村部負責人介紹了有關情況,財政部、生態環境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負責人作了協商交流。(呂巍)

現 場 報 道

#1

筑牢農產品質量安全防線

——全國政協“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雙周協商座談會綜述

包鬆婭

 

食品安全源頭在農產品,基礎在農業。一定程度上,農產品質量安全事關農業高質量發展的基礎,事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目標實現。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出台多個文件推進建立健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體系,部署農產品質量安全工作,取得了積極進展和成效。

但不容忽視的是,現階段農業生產水平和檢測、監管能力與人民群眾的安全要求仍有一定距離,農產品質量安全風險隱患和突發問題時有發生。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依然是當下“三農”問題中的重點篇章。為此全國政協緊緊盯住“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多次將該議題列入年度重點協商議題。面對新形勢對農業綠色發展的新要求,今年,“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再次“入圍”年度重點協商議題。為了增強協商實效,全國政協副主席楊傳堂多次提出指導性意見﹔辜勝阻副主席專門召開調研座談會,與有關部委、地方部門同志和相關專家線上線下交流討論﹔農業和農村委員會主任羅志軍率調研組赴山東、江西進行專題調研。同時,農業和農村委員會還開通主題議政群,21個界別73位委員圍繞農業綠色發展和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討論情況、反映問題、出謀劃策,共計發言327次、近6萬字。

9日,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主持召開第五十二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帶著調研路上沉澱的思考,帶著基層的聲音,也帶著對守護“舌尖上的安全”的責任與擔當,部分全國政協委員和有關部委相關負責人通過全國政協雙周協商座談會這個“平台”坐在了一起,進一步匯集眾智、凝聚共識,切實維護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扭住綠色發展“牛鼻子”

2017年9月中辦發56號文件《關於創新體制機制推進農業綠色發展的意見》,第一次對我國農業綠色發展作出全面部署,標志著我國農業開始走上綠色發展的軌道。

時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的余欣榮委員對此文件印象深刻,因為四年來,在文件的落實推動下,全國農業綠色發展取得顯著成績。“當然推動中也發現了一些問題,比如農業綠色發展‘說起來重要、干起來次要、忙起來不要’的問題還比較普遍。”余欣榮說。

今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起步之年,也為農業綠色發展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余欣榮建議,制定出台《“十四五”全國農業綠色發展規劃》,貫徹十九屆五中全會對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動綠色發展作出的新部署,對未來五年全國農業綠色發展的思路目標、重點任務、改革舉措,以規劃的形式予以明確。

除了頂層設計,余欣榮關注的另一方面是農業綠色人才培養問題。他認為,當前的人才培養機制已經不能滿足現實需要,要加快構建以科技型企業為重點,鼓勵各類科研機構和人員積極參與的農業綠色技術創新體系,同時在高等教育體系中設置“農業綠色發展科學與工程”交叉創新學科,以滿足鄉村振興、綠色發展對復合型人才和大量現代綠色農民的迫切需要。

“農業綠色和高質量發展的根本在於科技進步,中國植物科學水平在全球有重要的地位,一些領域有引領態勢,有能力和潛力支撐我國的農業穩步發展。”作為科研人員,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原黨委書記、中國科學院院士種康委員深知,大量的案例已經証明,通過分子設計等前沿科技手段完全能夠實現少打農藥、少施化肥等農業綠色發展理念。

“要持續重視農業生物基礎研究,建立種質資源全國性協作網絡,同時制定政策在鼓勵發展綠色種源,引導企業育種協同創新,加速綠色成果推廣。”種康呼吁。

沈陽農業大學原副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天來委員同樣認為,沒有抗逆強品質優的品種和過硬的綠色生產技術,要實現綠色生產是不可能的。“比如蔬菜病虫害嚴重,不用藥會嚴重減產,生產者就不可能不用藥。”鑒於每個階段創新都不可能一勞永逸。李天來建議,國家有關部門應打破作物綠色生產科技創新項目設計的短期行為,破除過於關注新概念的浮夸作風,設立穩定的專項,長期支持作物綠色品種和綠色生產技術創新,確保綠色生產水平不斷提升。

補齊農產品質量安全關鍵“短板”

進入塑料大棚,黃瓜花、南瓜花正開的熱烈。實地調研中,委員們在田間地頭必問的幾個問題一定是,“咱們用的什麼肥?打不打農藥?產量和銷量怎麼樣?”

誠然,化肥和農藥在推動農作物產量提高上起到重要作用,但也帶來環境污染問題,我國僅佔世界8%的耕地卻消耗了全球化肥總量的33%-35%。據FAO統計,我國單位耕地面積農藥施用強度遠高於歐美國家,過度用藥與病虫害抗藥性增強,形成惡性循環。如何減少化肥和農藥用量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之一。

座談會現場,作為提升農產品質量安全水平的關鍵,但也是當前農業綠色發展的短板,“農藥減量增效”也是大家協商的重點之一。大家反映的問題與調研發現的情況基本一致,比如許多小農戶科學合理用藥意識淡薄,一些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也沒有建立起農產品生產記錄制度,生產檔案很不健全,直接影響質量追溯體系。

“要嚴格線下線上農藥經營許可條件,推進經營門店控量提質,實現農藥登記的‘合規性’與‘服務性’並重。”南京財經大學校長程永波委員提出,要將規模經營主體及植保服務組織納入系統管理平台,落實生產台賬制度,細化農藥使用信息、作物藥害報告,實施用藥全程化跟蹤管理。

源頭追溯是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的兩個關鍵之一,在原中央紀委駐農業部紀檢組組長宋建朝委員看來,另一個關鍵環節——把好入市關口同等重要。

我國絕大多數農產品均需經過批發市場流入千家萬戶,如何把住這個關口?宋建朝認為,除了市場監管部門將食用農產品合格証作為入市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重要憑証,入市必檢之外,建議將合格証制度由單純承諾制改為承諾制與証明制並存,切實把好農產品批發市場入口。

新疆農業大學校長蔣平安委員聚焦的是健全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尤其要大力支持基層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機構建設。此外,針對部分地區檢測能力不強的現狀,蔣平安建議,落實配套資金,實施財政補貼,為地方各級檢測機構添置精密儀器設備,改善檢測設施條件,堅持科技創新驅動,加快科研成果轉化。

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還有不少委員將目光投向了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情況,北京農林科學院蔬菜研究中心研究員李武委員是其中之一。

農業面源污染是造成水污染和土壤污染風險的主要原因,因為多年的蔬菜研究工作,李武非常清楚面源污染的危害,他呼吁有關部門一定要加大對新型肥料和農藥研發的支持力度,增加對農藥化肥使用者的技術培訓,提高使用效率降低污染﹔此外要普及科學認知,消除“施用化肥的農產品是不安全的農產品”“零增長就是要零使用”等認識誤區。

土壤污染問題,也是中山大學食品與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長、教育部食品與健康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劉昕委員連續關注多年的問題,他補充建議,農業農村部牽頭,會同生態環境部、國家標准委等部門,在廣東的經驗基礎上,加快建立農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與修復的國家標准體系。

此外,根據劉昕提供的數據,我國農用地地膜當前覆蓋面積約3億畝,每年地膜需求量約150萬-450萬噸。由於可降解地膜工藝技術尚未成熟,目前使用的所謂降解地膜,使用過程易破裂和降解過早,碎片根本無法回收。“建議將生物可降解地膜研發列為國家‘十四五’重點工作,盡快在提高可降解地膜力學性能和可控降解性能取得重大突破,確保國家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順利實施,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劉昕進一步提出。

聚焦百姓“菜籃子”安全

在普通老百姓眼裡,農產品質量安全就是千家萬戶“菜籃子”的安全。

中國人的菜籃子裡,肉類一定佔據著重要位置。一直以來,我國都是肉類生產和消費大國,肉類總產量佔世界總產量1/3左右,肉制品消費多以鮮肉為主。

“肉類產品質量安全與飼料、養殖、屠宰、加工、物流等環節密切相關,但行業標准化、規模化、品牌化程度仍比較低,影響了行業整體質量安全保障能力。”北京食品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總工程師喬曉玲委員長期與食品打交道,她發現,肉類制品雖然種類繁多,新產品發展迅速,但標准制定卻落后於產業發展需要。

在喬曉玲看來,標准與安全息息相關,但現有標准僅從安全角度對肉類食品產業進行了規范,沒有對產品質量進行限定,無法實現優質優價,另外現有標准安全指標不全,缺少微生物和脂肪氧化等限定指標,易造成食品安全隱患。喬曉玲建議,及時梳理整合現有標准,完善指標體系,健全質量安全、營養品質、分等分級等方面標准,推進實施對標生產。

作為肉類生產和消費大國,我國也是世界最大的水產品生產國與出口國,養殖產量佔全球2/3,為人類提供優質的食物蛋白作出了重要貢獻。作為優質食材,水產品安全同樣是消費者所關注的重要話題。

中國海洋大學水產學院名譽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麥康森委員認真研究了我國水產品安全隱患。近年來,我國水產品污染物膳食暴露與健康風險評估表明,抗生素等藥物殘留、重金屬和有機污染物的膳食引起健康風險均極低,相反水產品中的致病菌、寄生虫超標導致患病存在一定的風險。

然而,風險低不等於不存在,麥康森也承認,目前消費者普遍關心的濫用抗生素、違規使用孔雀石綠、甲醛等問題依然存在。“建議制定國家的水產品產量目標,劃定1.8億畝水產養殖水面紅線,規劃具體的養殖區、限養區、禁養區以及養殖容量。採取許可証准入制度,盡快實現我國傳統家庭式經營到規模化現代漁業轉型。”麥康森提出,同時要加強漁藥代謝的基礎研究和專用漁藥開發,指導科學用藥,加強與水產養殖環境、產品質量安全的立法,加大執法力度。

中國人的飲食結構,肉類消費雖多,蔬菜仍是主角。座談會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民革天津市委會主委齊成喜委員專門調研了天津市武清區大梁鎮設施黃瓜生產情況,通過“解剖麻雀”,他發現佔比達80%的一家一戶種植散戶仍是保障農產品安全的監管難點。

“當前重點要突破制約家庭農場發展的政策,增加家庭農場的數量,擴大新技術應用范圍,提高農民遵守農產品質量安全法等守法意識,大面積推廣‘三品一標’生產體系,提高農業技術服務和質量監管的工作效能。”齊成喜說。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隨著農業綠色發展理念的深入人心,綠色發展行為的落地實踐,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防線一定會越來越牢固。

 

#2

優質優價才能將“綠色”進行到“底”

呂巍

“化肥和農藥的過度使用,帶來了環境污染、食品安全等一系列問題,如何破解這一難題?我覺得種源是關鍵。”

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原黨委書記、中國科學院院士種康看來,通過對種子基因模塊的精准設計可以縮短育種周期、做到抗虫抗病、保証產量不下降。“這就達到了少施肥、少打農藥的目的,是實現農業綠色發展的重要保証。建議制定政策,推出標准,引導綠色種源的推廣應用。”

“我們現在已經初步建立起了全國作物種源協作網絡體系,從抗病、抗虫、抗害以及養分高效利用等方面進行種質資源的發掘和鑒定,並發布了水稻、玉米、小麥、大豆四種農作物的綠色品種指標體系,推進優質種源育種。”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回應道。

“但總感覺政策沒有發揮出引導效應,種質資源綠色不綠色一個樣,體現不出優質優價。”種康直言。

“不僅是種子,農產品的優質不優價也影響了生產者的積極性。”全國政協委員、沈陽農業大學原副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天來表示。

全國政協常委、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民革天津市主委齊成喜也有相同感受。

此前,他對天津市武清區大梁鎮設施黃瓜生產情況進行了實地調研,發現採用生物方法種植,質量高、口味好的黃瓜,會增加成本,在市場上卻賣不上高價,抑制了農民種植優質蔬菜和社會資金投資優質農業的積極性。

“此外,政府相關部門的服務水平和農產品質量安全治理能力方面的欠缺,也使得綠色發展和安全生產理念不夠深入人心,沒有形成全社會生產和消費優質農產品的共識。”

齊成喜建議出台鼓勵優質蔬菜(包括綠色和有機蔬菜)種植的補貼政策,吸引社會資金改進生產設施,提高種植優質蔬菜的效益。同時,加大優質品牌的宣傳,加強市場管理,提高市民對優質蔬菜的認可度,形成全社會支持優質蔬菜生產和消費的良好環境。

“這一建議對我們很有啟發,會后我們會認真研究。一直以來,我們關注的都是生產端,今年安排了55億元支持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培育專業化的農業服務組織,為產出安全優質的農產品創造條件。現在看來,我們還應在政策上配合相關部門做好市場環境的營造、品牌的打造、市場的培育等工作,形成良性循環,逐步緩解優質不優價的問題。”財政部副部長朱忠明表示。

 

#3

織嚴織密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網

王亦凡

農產品要從田間地頭走上百姓餐桌,檢測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關卡。7月9日,在全國政協召開的“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雙周協商座談會上,如何推動完善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守護“舌尖上的安全”,成為委員們關注的焦點。

“當前綠色發展和安全生產理念還不夠深入人心。”全國政協常委、天津市政協副主席齊成喜在實地調研天津市武清區大梁鎮黃瓜生產情況時發現,黃瓜生產存在2%左右的農殘超標,但由於當地一家一戶為主的種植模式,農民對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重視程度不高,農業部門解決安全生產的措施無法得到有效推廣。

“這也從側面反映了基層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的不足。”齊成喜表示。

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一端連接著農業生產者,一端連接著消費者,重要性不言而喻。事實上,對於農產品質量安全的責任人——生產者而言,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是倒逼其進行安全綠色生產的有效途徑。

全國政協常委、新疆農業大學校長蔣平安表示,自2008年啟動《全國農產品質量安全檢驗檢測體系建設規劃》以來,農產品檢驗檢測能力穩步提升,但基層檢測體系不完善、儀器設備落后、檢測能力不全面、源頭管控力度不夠等問題依然存在。

對此,蔣平安建議,要健全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尤其要加強縣、鄉檢測機構建設,配齊各級檢測機構。同時,還要加強保障力度,通過改善檢測機構設施條件、保障檢測機構資質審定、加強檢測人員專業素質等途徑,提高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能力。

做好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工作,一在源頭,二在入市。在全國政協委員、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委員宋建朝看來,很多農產品都經由批發市場流入千家萬戶,因此把好農產品批發市場入口尤為關鍵。

“今年1月,市場監管總局印發通知,要求進入批發市場的農產品必須具有產品質量合格憑証,或在入市前必須通過抽樣檢驗或快速檢測。”宋建朝表示,在實際工作中,由於市場環境的限制,入市前嚴格查驗質量安全憑証、對無安全憑証的抽檢快檢等工作並不能達到國家規定的要求。

宋建朝認為,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是保証農產品安全的必要手段,建議市場監管部門將合格証作為入市農產品質量安全的重要憑証,入市必檢。

“有關部門還可以提供上門檢測、快速檢測等更多相關的服務,盡可能提高檢測效率,為農戶主體提供方便。”宋建朝說。

 

#4

記者手記:功夫下在良心處

韓雪

7月9日,當全國人民還沉浸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自豪當中,2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及相關部委負責同志已經齊聚全國政協,圍繞“加快綠色發展,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這一議題,進行全國政協在7月裡的第一場協商議政活動。

這一議題,實則關切的是中國人的吃飯問題。

端起一碗飯,夾起一口菜,吃一個水果……有人覺得,吃飯不就是人類最基本的生存行為嗎?

誠然,吃飯是自己的事。但是用世界8%的耕地養活了佔世界1/5的人口,讓中國人吃飽飯的,卻發生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

耳畔,還回響著習近平總書記7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的庄嚴宣告:“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持續奮斗,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在中華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歷史性地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正在意氣風發向著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

小康不僅僅體現在吃飯上,但吃飯是一個重要指標。

中國的下一個百年,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解決中國人吃好的問題。尤其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中國人的生活需要也日益增長,對於吃進嘴的食物,普遍希望更加安全、更加優質、更加健康。

鄧小平曾經前瞻性地做過一個判斷:發展起來以后的問題不比不發展時少。

從社會歷史發展來看,原有的矛盾解決了,新的矛盾又出現了,這是正常現象。在社會螺旋式發展軌跡中,新的矛盾會往往比原有的矛盾更加難以解決,這也是正常現象。這個規律,同樣適用於農產品的歷史發展過程。

當前這個階段,吃得好比吃得飽要更重要。

怎麼才能吃得好?委員們都說,先要種得好。

懂農業的委員們說,農產品質量安全,容易出問題的在兩點:一是肥,一是藥。這並不是說,化肥和農藥一無是處,它們都曾在減少病虫害、提高作物產量上當過“功臣”。李天來委員也說:“比如蔬菜病虫害嚴重,不用藥會嚴重減產。”李武委員也呼吁,應當消除“施用化肥農藥的農產品就是不安全的農產品”“零增長就是零使用”等認識誤區,提倡科學合理使用化肥農藥。

那為什麼要施肥噴藥?身為中科院院士的種康委員,為與會者進行了育種科普:“育成一個品種的過程,實際是基因多樣性逐漸丟失的過程。因為在育種過程中,為了提高產量,會選擇丟棄一些抗虫抗病的基因……”

而更多的委員提到了農戶的小而散問題。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農業的組織化程度低,加之“以大肥大水大藥促高產增效理念”的存在,使得一些地方農藥過量使用的現象較普遍,就如程永波委員所說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由於用藥過量,病虫害的抗藥性越來越強﹔抗藥性的增強,又導致對農藥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

在越來越多的聲音中,對於問題的解決切入點,逐漸集中到議題中的綠色發展上。

綠色發展,是從污染防治角度,秉持可持續發展理念,向科技要動力的發展模式。

“我們怎麼樣用現代分子生物學知識,比較快地把被丟掉的資源從野生品種中再找回來?再把找回來的分子模塊放到現在品種中。”種康委員所說的,是一種最前沿的分子設計育種理念,理念的實現需要加強在農業生物方面的基礎研究,進而在實際中應用推廣。

“由於現在可降解地膜工藝技術尚未成熟,使用過程易破裂和降解過早,無法滿足覆蓋作物的功能要求,不受農民歡迎。目前使用較多的,是在通用塑料中添加澱粉共混制備的所謂降解地膜,使用過程崩解碎裂成地膜碎片且無法回收……”劉昕委員所列舉的地膜殘留污染問題,關系到生物可降解地膜的研發,其實質還是科技研究問題。

農產品要實現保供給、保收入、保生態的三重目標,對其質量安全的功夫就勢必下在看不見處。看不見處有哪些?它們既是合理施肥用藥的思維理念,又是持續創新永葆進步的科技素質,更是對人人負責對自己負責的良心底線。下功夫者中,有你,有我,有他,有我們大家。   

 

供 稿 _ 《人民政協報》、央視新聞客戶端等

編 輯 _ 王保爾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