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101
張新紅: 一切可共享的, 終將被共享     張 棟    2021年03月26日13:40

共享一直是互聯網的底色之一。在互聯網世界,很多產品和服務的邊際成本基本為零,在這些地方共享一直是重要的,常見的。自互聯網發展之初,我們就在使用大量的免費軟件、獲取免費的知識和信息。在當前,隨著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深入到社會生活的各個角落,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方式也被根本改變,交易、消費、生產協作的方式不斷涌現出新的形態,並且擁有巨大的想象空間。共享經濟就是對這種社會連接和協作方式的變遷,及其潛力的一種重要概括。就此我們採訪了國家信息中心張新紅老師,請他分享觀點,以饗讀者。

  記者:您如何定義共享經濟?共享經濟有哪些根本的價值和意義?

  張新紅: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在發展的不同階段,對共享經濟的認識也不同。在我們的研究中,共享經濟是指利用互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以使用權的分享為主要特征,整合海量的分散化資源,滿足多樣化需求的經濟活動的總和。

  一般我們也強調共享經濟有三個基本內涵,第一,是一種新的經濟形態,是伴隨信息技術發展而出現的一種新業態。第二,是一種新的經濟模式,整合各類分散資源,准確發現多元化需求,通過智能化的匹配,實現快速資源配置的一種方式。第三,是一種新的理念,新的發展理念和消費觀念,在現代社會強調以人為本和可持續發展的背景下,體現一種注重消費體驗和物盡其用的新的消費觀和發展觀。

  共享經濟的社會價值,核心是資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但從不同的角度也可以有不同觀察。首先是物盡其用,用對更少的資源滿足更多樣化的需求﹔第二是智能化匹配,減少信息的搜索成本,減少中間環節,供需直接對接,降低交易成本﹔第三,為消費者提升消費體驗,比如及時、透明和安全的優勢﹔第四是促進社會財富觀念和消費理念的改善,共享經濟強調的是不求擁有但求所用,是否佔有物品並不重要,能夠滿足需求才重要,這是一種新的財富觀念和消費理念。事實上,尤其對於我國而言,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都能在共享經濟的發展中得到很好的體現。

  記者:共享經濟包含著哪些主要的門類?

  張新紅:我持有的一個觀點是,所有能共享的終將被共享,大多數能夠被稱作資源的東西,通過共享都能發揮更好的作用。我們在研究中,從供給的角度,把共享經濟大致分成六個類別。

  一是產品的共享,能被我們看到的實體物品,汽車、工具,甚至服裝等等。二是空間的共享,比如停車位、辦公空間,居住空間,甚至共享農田等等。三是勞務的共享,各種各樣的勞務服務,比如家政服務等,又或者在不同行業的互聯網平台上,勞動者進行自由和靈活的協作,但彼此之間並不一定是雇佣關系。四是知識技能的共享,包括很多的知識共享平台,比如維基百科,比如各類視頻、直播網站。五是資金的共享,比如眾籌,比如P2P。近幾年P2P出的事情比較多,但這主要是相關的監管體系和配套體系沒有跟上去,並非它本身不可行,我相信伴隨各方面條件的發展,P2P未來還會有很好的發展。六是生產能力的共享,即所謂共享制造,生產型企業把技術、設備和人才,通過互聯網平台在大范圍內實現靈活和自由的配置。

  記者:在共享辦公、共享單車、共享民宿等眾多共享經濟業態中,被認為出現了一些發展的困難。您認為當前共享經濟的發展出現了瓶頸嗎?

  張新紅:我們提到共享經濟有六個大類別,大類中還有很多具體的、小的垂直細分領域,不同領域起步有早晚,發展程度有高低。共享經濟作為一種新業態,一個新物種,在不同領域一定會遇到各種不同問題,不能籠統的說共享經濟是否遭遇瓶頸。整體看,我認為共享經濟還處於發展的早期,未來空間巨大。

  就當前而言,共享經濟的發展還需要闖三關。第一關是認識關,現實的變遷通常都快於人們認知的變遷,共享經濟發展很快,但對它的發展規律的認識,對其價值、影響的把握是滯后的,用傳統的工業經濟的思維來認識共享經濟難以適應發展的需求。管理機構、從業者、消費者,對共享經濟的認知滯后是常見的。

  第二是法條關。過去的很多法律法規不適應現在共享經濟新業態發展,共享經濟是一種新業態、新模式,有些情況是過去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業態和模式,沒有相應的法律法規,有些情況是過去有相應法條和規范,但不適應新的情況。比如,以前我們的自行車都是放在馬路邊,那麼共享單車是否可以﹔比如網約車,顯然無法套用出租車的管理辦法﹔比如共享民宿,要求他們類比酒店做消防配置也是不合適的﹔比如P2P,它無法適用針對銀行業的監管規制,但新的規范也沒有完善起來。既有的法律法規面對新業態,經常是不夠用的,必須要創新和適應,既要保護鼓勵創新發展,又要避免對國家經濟和消費者利益造成重大損害。

  第三關是監管關。尤其是在前兩個問題存在的情況下,監管可能出現不敢管、不能管、不會管,甚至亂管的情況。共享經濟這樣的新業態,往往牽涉多部門多領域,任何一個功能發展壯大,開始產生社會影響時,經常就會發現它已經超越了單一部門和法律的規制范圍,而法律法規的解釋權,又掌握於不同的部門,存在很大協調難度。

  記者:您在研究中,一直關注共享經濟的信用基礎。這對共享經濟的發展可能是一種社會性的基礎設施。從共享經濟的角度去觀察誠信體系的建設,您有怎樣的考慮?

  張新紅:誠信體系或者說信任建設對共享經濟來講是非常關鍵的。誠信體系是網絡經濟發展的基礎,共享經濟是典型的網絡經濟,往往是陌生人之間的交易,這對信任機制天然具有很高的要求。關於誠信體系有一些主要的著力點。

  首先是社會性的、通用的、司法和行政的基礎設施,使信用問題出現時可以得到相應的規制和處理,使相應的主體得到救濟或是懲處。

  另一個是誠信信息的互聯互通。這需要機制設計也需要技術實現。現在的平台經濟,往往自始就要建立信任機制,否則很難發展。事實上,我們經常見到的各類互聯網平台的評價機制,做的好得到好評,不好遭差評,這些評價和經營主體的經濟利益直接挂鉤,這在傳統經濟中是難以實現的,在網絡經濟中則是一種基礎設置。

  再一個是發揮第三方保障平台的作用。供給方和消費方之間互不認識,互不了解的,經常需要中介方的第三方保障。同時這也需要與傳統信用體系的對接。比如說互聯網平台、銀行與監管機構的合作,共同監管、共同打擊不誠信行為。

  一方面誠信是共享經濟的基礎,另一方面,共享經濟的發展本身也在促進新型誠信體系的構建。基於網絡平台的共享經濟,每個人的行為都可以被捕捉和記錄,無可抵賴的,共享經濟的發展,交易行為的網絡化,本身就會促進新型誠信體系的建立和發展。

  記者:談誠信機制,大家通常會首先想到征信機制,由中心化的征信機構收集廣泛的社會成員的行為信息,並加以評價。而共享經濟所需要的信用機制,相對而言,是否應該是分布式的,由分散的交易主體之間相互評價的機制?

  張新紅:傳統的征信機制,它的數據來源是非常有限的,通常是單一維度的,它不能覆蓋廣泛的交易類型和社會行為,很多主體的,很多類型的數據是找不到的。同時,它的信息收集和處理是長周期的,緩慢的。它無法適應共享經濟所需要的,誠信信息的即時性,和多變、類型豐富的交易內容和交易模式的所要求的誠信信息的復雜性和多樣性。

  在共享經濟平台上,每一個行為都被實時的記錄和監督,不僅是被某一個機構去監督,而是被所有的參與者監督。基於共享經濟的,共享經濟本身所需要的,都是一個更靈活、更多樣化的誠信體系。

  記者:當前我們的共享經濟業態,在不同的細分領域都是彼此分立的不同平台,從共享住宿、共享出行,到共享單車,到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籃球。但同時不同的共享經濟,既存的和潛在的業態都需要共同的社會信用機制作為基礎設施,共享經濟需要一個通用的公共平台嗎?

  張新紅:是否需要一個大的平台把所有的功能都放在上面?我認為是不行的。沒有哪一個平台能夠提供所有的產品的功能,那等於一個平台把所有的經濟活動囊括進來,這種理想化的狀態幾乎是不可能的。每一個共享平台的業務要求都是非常專業化的,區別非常明顯,所以在致力於建立專門領域的共享平台更容易獲得成功。業務的高度專業化,決定了需要各種各樣的分類平台去提供服務,這將是一個長久保持的趨勢。

  如果基於一個大的誠信平台打通各種共享經濟的各個細分領域,這也是幾乎不可能的。沿著各個領域已經建立起來的平台,逐漸互聯互通,實現資源共享或者數據共享,可能是探索的方向,但不能指望一個大的平台,解決所有的問題。

  記者:在您的觀察中,當前的共享經濟存在哪些重要的潛力領域,未來的發展要點?

  張新紅:在研究中我們注意到,共享經濟熱點的形成往往需要具備幾個要素,一是市場需求要足夠大﹔二是存在用傳統的辦法,傳統的經濟模式解決不了市場痛點﹔三是要具有技術上和商業模式上的可行性﹔四是在實踐中還沒有完善的解決方案發展起來。

  具備這些特征的潛力領域有很多,比如農業、制造業、教育、醫療、養老、金融房地產等領域都有共享經濟發展的很大潛力。

  在農業領域,人們生活水平提升后對高品質、個性化農產品的需求增加﹔現代農業新業態對農業資源提出了新需求,信息不對稱帶來優質農產品供需脫節﹔大量分散的農業資源,包括信息、農機、技術、土地還沒有得到有效利用﹔技術上,基礎設施上,在農業農村領域發展互聯網平台和共享經濟的條件也越來越成熟。在教育領域,不論基礎教育、高等教育還是專門的技能教育,都能通過網絡方式加以共享和傳播,解決優質資源不足和分配不公的問題。在醫療領域也是如此。互聯網醫療近年來發展較快,尤其是疫情的影響,它實際上已經突破過去的一些限制,比如網上賣藥就得到了迅速發展。互聯網醫療發展很快,但是遠沒有達到飽和點,其中還有很多技術的和政策的阻礙,將來的發展空間還有很大。養老也是很大問題,傳統的養老模式,用傳統方式運用有限的養老資源,將很難應對老齡化社會的養老需求,這幾乎必須要求把共享經濟概念引入養老領域。

  記者:在您提到的各種類別的共享經濟中,大多在大家的生活中已有或多或少的接觸,但共享制造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陌生的,您能否加以解釋?

  張新紅:稱為共享制造或者制造資源的共享,這都可以。實際上就是把共享經濟的理念和模式,應用到生產制造領域,圍繞生產制造的各個環節,引入共享,把海量分散化的生產資源聚集起來。資源聚集起來,需求自然就會跟過來。供需之間通過網絡平台進行彈性的匹配,實現動態的共享,就是共享制造。

  2019年,工信部聯合多部門出台了一個關於共享制造的專門文件,提到三個方向共享制造。第一是制造能力的共享,發展生產設備、專用工具、生產線等制造資源的共享平台。第二是創新能力的共享,發展匯聚社會多元化智力資源的產品設計與開發能力、科研實驗能力的共享,一些事情你自己做不了沒關系,提出需求由別人幫你完成。第三是服務能力的共享,比如物流倉儲、產品檢測、設備維修、驗貨驗廠、供應鏈的管理、數據的存儲分析等等。

  共享經濟融入制造業,會有三個基本特征:

  首先是必須基於互聯網平台的智能化匹配,不再是一個個企業或者機構單獨的去打拼市場,不同的需求和供給在平台聚合,智能匹配。制造業需要復雜的產業協作關系,每一個簡單的產品可能都包含復雜的工序和環節,基於共享平台,企業尋求協作的信息搜集成本、談判成本將得到顯著的壓縮。

  第二是使用權共享,所有權和使用權是分離的。不會有人為了一個訂單或者一種非常態化、非連續性的需求去建立工廠、投資生產線,但基於共享,這也不再必要,在這種條件下,小批量、個性化的制造需求是易於得到滿足的。

  第三是大眾參與。沒有共享制造,不同行業的制造產業鏈也能形成穩定的協作關系,但每一個企業都隻能面對很有限的協作選擇,而基於共享平台,每一個企業都將面對眾多的潛在協作對象,無限多的供給方和需求方,任何需求都可以得到滿足,任何產品和能力都能夠找到用戶。

  實現這三個特征的共享制造,對於交易成本的壓縮,協作效率和生產質量的提升都是非常有利的,對於中小企業來說尤其如此。分散的資源和能力被廣泛的生產主體所利用,這就是共享制造的核心。■

  (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