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從性情到風貌:孫中山人格達道     王 杰    2021年03月26日11:32

一個人的性格,影響畢生事業,左右治世功名,或至決定終生命運。喜怒哀樂者,人之常情也。如何於常情中彰顯天下之達道,孫中山不失為先行者。

  對孫中山這樣一位平民革命家,世人的評價頗高,國民黨人尊為“國父”、共產黨人敬稱“革命的先行者”、西方學者譽之“中國近代化的先驅”。

  他以平民的行誼,做著為了平民的功業﹔他以獨有的性情,展示了時代的人格和風貌。

生性倔強 孜求國事

  魯迅說:“中山先生的一生歷史具在,站出世間來就是革命,失敗了還是革命﹔中華民國成立之后,也沒有滿足過,沒有安逸過,仍然繼續著進向近於完全的革命的工作。直到臨終之際,他說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孫中山孜孜以求中國的自由與平等,致力國民革命近四十年。艱難險阻令他屢戰屢敗,而與生俱來之“倔強”,激勵他屢挫屢起,百戰不撓。

  1894年底,孫中山與海南籍人士宋嘉樹初次謀面,頓感一見如故。宋氏向孫打聽一同鄉,孫答與該同鄉有緣分卻“不相生”,常為小事爭得面紅耳赤,有幾次甚至動了手。宋嘉樹覺得好笑,隨口說道:“小心!說不定我也會和你打架的。”

  說干就干,孫中山說:“那我們就來一場‘檀香山式’的摔跤吧。”孫中山抓起一把濕泥往自己嘴上抹了一下,宋嘉樹也在嘴上抹了泥。這種摔跤比賽的規則很有意思,不是以誰被摔倒定輸贏,而是比試意志和忍耐力,以先發出聲音者為輸。

  孫中山少時干農活,身體硬朗。宋嘉樹做過水手,身體素質更好。開始幾個回合,孫中山敵不過宋嘉樹,但憑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勁兒,摔倒了爬起來,咬著牙,就是不吭聲。料想自己贏定了的宋嘉樹,猛然發現孫中山背后有一個糞池,隻要再退后一步就會跌到裡面!他一著急,不禁脫口而出:“小心。”孫中山這才張開嘴,狂喜地叫道:“你輸了!你先出聲,是你先出聲,我贏了。”

  走上職業革命道路,歷經歲月的洗禮,孫中山愈發干練、成熟,不服輸的志氣與遠大的革命理想相結合,鑄成了“心堅則不畏大敵”的頑強意志。孫中山環繞地球,呼號革命,幾乎每兩年就繞地球一周,至武昌起義以前,大概繞過地球六七周。他一面考察各國政治得失和古今國勢強弱的道理,一面做革命運動,先后領導了十次反清起義,每一年多就醞釀發動一次。

  奈何這些起義都失敗了,有人問他:“清朝有二十二行省的土地,四萬萬人民,內有海陸軍的鎮服,外有列強的幫助,請問你有什麼方法可以推翻清朝呢?你不知道失敗多少次了,為什麼還不喪氣,總是這樣熱心革命呢,這是什麼理由呢?”孫中山總是信心滿懷:“我不管革命失敗了有多少次,但是我總要希望中國的革命成功,所以便不能不總是這樣奮斗。”

  民國建立,先后掌控政權的北洋軍閥政府,挂著“中華民國”的“空招牌”,仍舊專制主義衣缽。執著追求民主、共和的孫中山繼續戰斗,個中之艱辛,能有多少人可以體味?1913年冬天,東京大雪紛飛,反對袁世凱的斗爭剛剛失敗,革命黨人一下子從民國的“元勛”變成專制政府的“通緝犯”﹔及至流亡他鄉,不僅無錢買衣服過冬,甚至連買木炭的錢都沒有,一個個凍得搓手頓腳。所能做的,隻能把廢棄的書報,扔進火爐,以微弱的火苗取暖。一次次政治失利和軍事失敗,全然是身心的折磨。於逆境中,少數黨人悲觀失望以至相互詆毀,或消極,或隱退,或賣身……孫中山勉勵同志說:唯我輩既以擔當中國改革發展為己任,雖石爛海枯,而此身尚存,此心不死。既不可以失敗而灰心,亦不能以困難而縮步。精神貫注,猛力向前,應乎世界進步之潮流,合乎善長惡消之天理,則終有最后成功之一日。

  毛澤東贊譽孫中山:“他全心全意地為改造中國而耗費了半生的精力,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而孫中山還有“奢求”——他贊同“鞠躬盡瘁”,但不主張“死而后已”!

  1923年,孫中山在廣州就任海陸軍大元帥,帥府秘書長譚延闿將其父親任兩廣總督時收藏的兩方漢白玉古印呈贈孫中山。古印鐫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字樣。孫中山收到玉印,留下“鞠躬盡瘁”一方,命侍從將“死而后已”一方送回,並附書一函說:“‘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這是諸葛亮對蜀后主劉禪表明心跡之言。我輩乃革命黨人,‘鞠躬盡瘁’是其素志,但未竟之志,后死者當繼之﹔吾人當以‘死而不已’為己任,庶幾再接再厲,貫徹始終。‘死而不已’,黨人之真精神也!”譚延闿讀罷信函,不由驚嘆:“孫先生真偉大!死了尚不肯放棄革命責任。我等望塵莫及矣。”(陳龍韜,《跟隨孫中山先生的幾點憶》)

情懷淡泊 秉公精神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可是,世間上有多少人能夠主動放棄優裕的生活,甘願苦心志,勞筋骨,餓體膚,空乏自身呢?

  孫中山一生平淡節儉。日本友人宮崎寅藏說:若是為了幫助窮苦朋友們,或為了達到革命目的,孫先生是相當敢用錢的。但是他自己的生活卻非常朴素而簡單,既不喝酒,不玩女人,更不花不必要的錢。有電車的地方,他一定坐電車﹔而就是坐小包車,也是算得很精,從不隨便亂花。並且,不管天氣怎樣,他經常帶著大衣和洋傘走路,這樣,萬一下雨,他還是一樣可以去任何地方。

  1902年底至次年夏間,孫中山駐足越南,住入法國人開辦的三等旅舍,條件簡陋,床椅破舊,通風不好,時令炎熱,讓人透不過氣來,房間透出一股霉味。陳少白看不過去,請他換間條件好的,孫中山就是不願意,生怕多花錢。

  1907年,孫中山於新加坡、馬來西亞群島來回奔忙,舍不得坐頭等艙,覺得二等艙已夠“闊氣”了。同志勸他對自己好一點,以便為革命養精蓄銳。每每聽到善意的建議,孫中山就說,二等艙有兩個好處:一是節省費用,二是可不必像坐頭等艙的紳士們那樣吃得華貴,穿得筆挺,可以較為隨便一些。

  在芝加哥,孫中山的日常費用,都由華僑負擔,他不願意入住大旅店。吃飯在華僑餐館將就,飲食也不講究,偶時上來一兩碟好菜,他總是叮囑不必吃這麼好的菜,少點花銷,既吃得高興,心裡也踏實。1905年初夏,孫中山出入東京。為省錢,寄宿於宮崎寅藏家裡,把一小房間辟作讀書辦公,生活不雇佣人,全由宮崎夫人打理。

  1912年1月,孫中山在南京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總統府設在前清兩江總督衙門內。唐紹儀來小住兩天,目睹孫中山居室簡陋和生活節儉,不無感慨:“大總統無特別的浴廁,固是異聞﹔而孫先生以20年海外之習慣而能堪,尤可異也。”(李聯海,《孫中山軼事》)

  是年4月,孫中山辭去臨時大總統,8月應邀入京。袁世凱把“接待規格”定得很高,這可樂壞了一些專營禮儀服務的生意人。他們紛紛鑽營,以謀在接待典禮上分一份美羹。可是,孫中山事事節儉,活動近月,包括隨行人員在內,支用總額不過萬元上下,聞者無不愕然稱異,誰見過這麼“摳門”的開國元勛啊!

  討袁失敗后,孫中山在日本組織中華革命黨,入住東京一座破舊小樓。上樓開門見房,房裡隻有一張木板桌,三張破椅子,還有一張陳破的短榻。孫中山穿著一件棉布衣服,坐在那張破短榻上工作。吃的常常是兩片面包,一盤炸蝦,總共不過值兩三角錢,比學生在小館子吃的西餐還簡單。

  1925年,孫科陪同父親入京,黎元洪設宴接風。席上,黎元洪問孫科:“你老太爺在上海的時候,每月開支要多少錢?”孫科答:“所有開支,大概要千元左右吧。”黎元洪大出意料,自言自語:“孫先生不愧是平民本色。我每月開支,竟要五萬元。”(李聯海,《孫中山軼事》)

  憶及孫中山的節儉,竟然還生出一場風波。1908年,光復會首領陶成章到南洋,要求孫中山為他籌款回浙江發動起義。因手頭拮據,孫中山沒有滿足其要求。陶氏十分不滿,便在華僑中散布“孫某以運動革命之名,捐錢到他家裡去了,他家裡已經發大財了”。一時間謠言四起,不明真相的華僑就暗中到香港九龍孫中山的家裡探詢。原來,孫家為革命事業散盡家產,陷入貧困,孫眉曾到河內找弟弟,要求財力幫助。但是,孫中山正籌劃在欽、廉、鎮南關等地舉行反清起義,用款正急,不能假公濟私。孫眉隻好向友人借了一筆錢,帶著全家在九龍租下幾間房子,自營一個小農場,種些瓜菜,聊以粗茶淡飯,連修繕房屋、耕種土地等體力勞動,都躬身自為。真相公布,謠言不攻自破。

  1922年,陳炯明的部屬率粵軍兵變,孫中山登臨“永豐”艦避難,撤離“永豐”艦時,留下四個箱子。叛軍以為必有金銀財寶,誰知箱子裡除孫中山的民生主義草稿、幾件衣服、幾雙拖鞋及華僑匯款的信件外,隻有廣東毫洋幾百枚,計銀幣四十元!

憎惡貪奢 盡瘁民生

  孫中山在不平等的環境中長大,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對官吏的貪污與奢華。

  陳炯明兵變,滇軍將領楊希閔率兵入粵救援,孫中山得知滇軍乘機大肆貪污,非常氣憤。當場嚴厲申斥楊希閔:“你身為革命軍人,卻貪污人民財產,中飽私囊,你怎樣對得住人民,如何對得起國家。”楊希閔很少見孫中山發這麼大的火,嚇得冷汗直流,一動也不敢動,不敢抬頭看孫中山。(李朗如,《關於孫中山先生的幾件事》)

  滇軍第一師師長趙成梁要在第一公園(今廣州市人民公園)舉行婚禮,事前請孫中山作証婚人,獲爽快答應。婚禮那天,趙氏禮堂布置得異常富麗堂皇,一切器物無不極盡時尚與豪奢。孫中山一看排場,頓時收起笑容,催促趙成梁快點舉行婚禮。禮畢,“証婚人”即起身告辭,說:“我因公事極忙,不能參與盛筵了。”趙成梁懇求稍待,吆喝馬上開席。孫中山語氣堅毅:“不能,不能,公事急需處理,確實得先走。”第二天,趙成梁派人送來一百元席金,孫中山把錢扔在辦公桌上,沒有理會。過了一月,衛士馬湘對孫中山說:“趙師長送來的席金還在台上呢。”孫答:“你拿去,我不要。”馬湘又說:“先生用來加菜好麼。”孫中山很不耐煩,言語中帶著怒氣回答:“你拿去,你拿去。”

  孫中山平常痛恨仗勢欺人、飛揚跋扈的作風,並身體力行平等互動,力戒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權威樣”“大官腔”。

  臨時大總統任上,他沒有自高自大的派頭,一掃舊官僚講排場、擺架子和繁文縟節的陳規陋習,開創了一種民主的新風。他以大總統的名義,發布法令革除“大人老爺”等不平等的稱謂,政府職員一律改以職務稱呼,民間互稱改用平等的“先生”或“君”,禁止使用跪拜禮。他出席會議,經常不置台上座位,僅坐在會場前列。張繼回憶說:“諸同志仍呼為‘先生’,甚少呼大總統者,氣度使然,並非有人教之也。”([美]薛君度:《論黃興與辛亥革命》)華僑仍可當面直呼其名孫文,他也不見怪,依舊親切地招待他們。華僑們偶有爭議,在大庭廣眾之前,可以放大炮,而他處之泰然,讓他們心中有話能和盤托出。黃興對孫中山平易作風極為欽佩,常在友人面前贊不絕口。

  孫中山自己不擺架子,也不喜歡他人抬架子。1912年10月8日,袁世凱頒令授予孫中山大勛位,並於11日電告。13日,孫中山復電辭謝,曰:“文十余年來,持平民主義,不欲於社會上獨佔特別階級。若濫膺勛位,殊與素心相違,務乞鑒茲微忱,收回成命。”12月,袁世凱命人將大勛位証書送到上海,他再次謝絕。

  孫中山反對人們為他搞那些抬高自己地位的活動,不允許人們為他個人搞慶祝活動,尤其是什麼總統就職周年紀念之類的典禮,也反感別人給他個人的特殊待遇。1924年初冬,一位鄉親老太遠道來探孫中山,提起“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何香凝等人才曉得孫中山的誕辰原來是11月12日。按南方人計“虛歲”的習慣,算是六十歲,是大壽之喜!大家都想為孫中山賀壽,好好慶祝一番。但是,孫中山沒有答應,認為為他個人鋪張賀壽,是不應該的。結果只是由廖仲愷等幾位老友張羅,在他公館讓廚子辦了兩桌簡單的酒菜,算是辦壽筵了。

  在廣州,有一天,孫中山去黃花崗憑吊七十二烈士。一個年約三十歲的麻風病人,突然跪在孫中山跟前求乞。衛士見他太接近,急令他離遠點。孫中山說:“不要吆喝他,你是人,他也是人,他患了麻風病,無法謀生,十分淒慘。”孫中山接著詢問病人家庭狀況,父母是不是也有這種病。病人答:“父母都在東莞耕田,家裡還有弟妹,去年,我獨自來廣州謀生,結識了一個少婦,不料同居幾個月,麻風病就發作了,哪曾想,我一患病就被她趕了出來。”說著,病人突然連叫肚子痛,並拉下破爛的褲子屙瀉起來。孫中山沒有嫌棄他,還想伸手替他把脈。衛士連忙阻擋說:“他膿血遍體,萬萬不能接觸,否則要傳染的。”孫中山聽從勸告,即問衛士有沒有帶錢來。衛士說:“我隻有兩角子。”孫中山讓衛士把錢遞上,又關心地問他:“現在住在哪裡?”病人答:“我現在已經無家可歸,隻能在伍廷芳的墓門露宿。”第二天,孫中山囑咐部下辦理手續,把那個病人送到石龍麻風病院去治療。(李聯海,《孫中山軼事》)■

  (王杰,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民革中央孫中山研究學會顧問/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