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中國的人口老齡化與老年人力資本開發     陶 濤    2021年03月26日11:28

人口老齡化是21世紀的重要議題,也是中國未來人口發展的重要特征。自世紀之交步入老齡化社會以后,隨著生育率長期在低水平徘徊、預期壽命進一步延長以及建國初期生育高峰人口逐步進入老齡階段,中國的老齡化進程進入快車道。人口老齡化不僅是老年人口佔比的變化,更將重塑人口年齡結構,對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一系列機遇和挑戰。科學認識人口老齡化,探討應對人口老齡化行之有效的措施,既是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客觀需要。本文將對中國人口老齡化的演進軌跡和未來趨勢進行系統描繪,並重點探討有助於應對老齡化的老年人力資本開發議題。

中國人口老齡化發展態勢

  與國際相比,中國進入老齡化階段較晚,2000年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剛超過10%,2001年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超過7%。2020年中國統計年鑒數據顯示,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下文的老年人口均指65歲及以上人口)規模從2001年的9062萬人快速上升至2019年的1.76億,老年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也從2001年的7.1%持續上升至2019年的12.6%,且時間越靠后增速越大,在加速老齡化的過程中轉向重度老齡化。放眼未來老齡化態勢,根據聯合國《2019年世界人口展望》報告中方案預測數據,從2020年開始,中國老年人口規模持續增長至2057年的4億左右之后開始進入下行通道,而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重則波動上升至本世紀末的31.85%,高於本世紀末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29.79%。

  與人口老齡化相伴隨的是勞動年齡人口的縮減和老年撫養系數的上升。2020年中國統計年鑒數據顯示,中國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於2013年達到峰值,其后勞動年齡人口逐漸減少。根據聯合國的人口展望,2020年之后,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持續負增長,從2020年的10.12億減少到2100年的5.79億。進入21世紀后,老年撫養系數整體呈現上升態勢,到2019年達17.8%,且根據聯合國預測,中國老年撫養系數在本世紀末將高達58.58%,意味著按照現行界定個體步入老齡階段的標准,本世紀末不到兩個勞動年齡人口就需要承擔一位老人的贍養負擔。

開發老年人力資本的政策前景

  中國持續了幾千年的人口圖景正發生重大轉變,一個老年人口佔比越來越大、勞動年齡人口逐漸縮減的全新社會將對經濟社會發展產生深遠影響。面對人口老齡化這一嶄新但迅速深化的人口變化態勢,世界各國採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其中,發揮老年人力資本的作用逐漸成為各國的共識,相應的政策措施紛至沓來。例如,英國通過提高女性退休年齡來均衡男女的退休年齡﹔德國、意大利限制提前獲得退休福利﹔日本、德國逐漸提高有資格獲得退休福利的年齡﹔德國、日本、意大利都採取了減少福利的措施﹔德國、韓國提供適合老年人的就業崗位﹔奧地利給雇佣老年員工的企業提供獎勵。老年人力資本的開發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人口老齡化帶來的社會負擔加重的問題。

  近年來,面對持續深化的老齡化態勢,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立足中國實際,借鑒國外實踐經驗,提出了一系列關於開發老年人力資本的倡議、政策和規劃。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集體學習會上指出,要“著力發揮老年人的積極作用”和“著力健全老齡工作體制機制”﹔同年12月,國務院發行的《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強調,要“創造有利於發展的人口總量勢能、結構紅利和素質資本疊加優勢……積極開發老年人力資源”﹔2017年2月,《“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系建設規劃》提出“擴大老年人社會參與”,包括培育積極老齡觀、加強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發展老年志願服務、引導基層老年社會組織規范發展等﹔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人就該規劃答記者問中指出,通過“創造老有所為的就業環境,充分調動大齡勞動者和老年人參與就業創業的積極性,推進有意願和有能力的大齡勞動者和老年人在農村就業創業”來改善勞動力有效供給﹔中共中央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積極開發老齡人力資源,發展銀發經濟”。開發老年人力資本逐漸成為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核心措施之一。

老年人力資本的存量與變化

  人力資本的概念最早在20世紀60年代由美國經濟學家舒爾茨提出,經由貝克爾等人補充和發展,形成人力資本理論。人力資本理論認為人口素質的改善和提高,即人力資本的積累有助於經濟發展,這一觀點在許多研究中被証實。人力資本可以劃分為各種不同的形態存在於個體中,發揮相應的功能與價值。一般來講,人力資本可以劃分為三種形態,即健康資本、知識技術資本和素質資本。本文借助五普、六普、2005年和2015年1%抽樣調查數據,以及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於2014~2018年實施的中國老年社會追蹤調查(簡稱CLASS)數據,考察中國老年人力資本的存量和變化情況。

  首先考察老年人的健康資本,主要通過人口平均預期壽命和老年人的健康狀況來反映。根據普查和1%抽樣調查數據計算,2000~2015年間,中國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從71.40歲穩步上升到76.34歲,不斷延長的壽命為人們從事更長時間的勞動提供了可能。從老年人的健康狀況過來看,2010年身體健康和基本健康的老年人佔老年人口比重為78.23%,2015年為76.73%,超過四分之三的老年人健康狀況良好﹔與此同時,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佔比從2010年的3.97%下降到2015年的3.58%。可見,中國老年人健康資本較充足且有改善趨勢。

  其次考察老年人的知識技術資本,利用老年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和受教育結構來反映。根據普查和1%抽樣調查數據計算,2000年、2005年、2010年、2015年65歲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別為3.26年、3.79年、5.41年、5.49年,在這個過程中,老年人的平均受教育水平基本達到小學文化程度。老年人平均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主要得益於未上過學老年人比例的下降。2000~2015年,未上學老年人佔老年人口的比例從46.83%逐漸下降到28.09%。與此同時,老年人口中初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比例有所提升,從2000年的12.05%上升到2015年的25.75%。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努力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發展道路,這一階段接受教育的人口也將逐批步入65歲的老齡門檻,未來中國老年人口的知識技術資本將會進一步提高。

  最后考察老年人的素質資本,本文利用老年人判斷進入老年的年齡標准和社會適應狀況來測量。CLASS調查詢問了老年人“您認為自己多少歲算老?”來測量老年人所認定的老年年齡標准,2014年老年人認定的年齡標准平均為71.42歲,2018年為70.12歲,均高於目前普遍認為的65歲老年年齡標准,更是遠高於目前的退休年齡標准。CLASS調查還利用社會適應量表來測量老年人的社會適應狀況。量表包含8個項目(詳見表1),每個項目從“非常符合”到“非常不符合”進行5點判斷,量表平均得分為1~5分,得分越高,社會適應狀況越好。2014年老年人社會適應得分為3.24分,2018年為3.01分,均高於一般水平,老年人的素質資本能夠支持老年人力資本的開發。不同於健康資本和知識技術資本,素質資本受當前社會環境的影響更大,過早的退休和缺乏社會適應指導會對老年人產生消極的心理預期,從而影響素質資本的積累。CLASS兩期調查雖然在趨勢上顯示了老年人素質資本下降,但可能是受到現行退休政策和社會快速轉型下對老年人社會適應支持的力度不夠影響,採取相關措施促進老年人素質資本的改善刻不容緩。

老年人力資本開發現狀

  利用普查數據和中國勞動統計年鑒數據,從就業活動方面對老年人力資本的開發現狀進行分析,探討中國老年人力資本開發現狀,發現中國老年人力資本尚存在開發規模不足、開發層次較低、開發結構不合理、再就業渠道較為缺乏等問題。

  首先,我國老年人就業比例較低且呈下降趨勢,老年人力資本的開發規模十分有限。五普和六普數據顯示,中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在2000年和2010年分別為25.06%和21.10%,不但絕對水平較低且出現下降。此外,根據2019年中國勞動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8年65歲及以上城鎮失業人員(是指一定時期內有就業意願而沒有就業機會的城鎮老年人口)中,50.2%是因為離退休而沒有工作。由此可見,目前中國老年人口就業比例較低,大多數老人是因為離退休等制度性因素而無法參與工作,這使得一些仍具有勞動能力的老年人無法充分發揮其生產潛力,老年人力資本尚有開發空間。

  其次,就業老年人受教育水平偏低,老年人力資本開發層次較低。2019年中國勞動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8年65歲及以上就業人員中,未上過學、小學、初中、高中及以上老年人口的佔比分別為17.4%、61.4%、18.4%、2.7%,未上過學和小學教育水平的老年人成為就業老年人群的主體,高層次受教育水平老年人口的人力資本開發水平較低。

  再次,中國老年人力資本開發結構不合理。2019年中國勞動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8年65歲及以上城鎮就業人員中,農林牧漁水利業人員所佔比重最大(59.8%),其次是商業、服務業人員(23.5%),再次為生產運輸設備操作人員及有關人員(7.9%),辦事人員和有關人員佔比為5.0%,專業技術人員、單位負責人等要求高技術含量的就業人員僅佔2.3%和0.8%。可見老年人口的就業主要傾向於需要較多體力支出的行業,不利於充分發揮老年人積累的知識、閱歷、技能等經驗要素優勢。

  最后,老年人口的再就業渠道較為缺乏。根據2019年中國勞動統計年鑒數據,2018年65歲及以上城鎮失業人員中有50.3%的人通過“委托親友”的方式尋找工作,而通過招聘會、職業介紹機構登記等方式尋找工作的老年人口佔比較少。老年人口尚未充分利用多樣化的再就業渠道,尋找工作的方式更多地摻雜了人情因素,使老年人在就業方面可能存在“工作不對口、才能無處展”的問題,阻礙老年人力資本的合理有效開發。

促進老年人力資本開發的建議

  開發老年人力資本能夠為我國在漸富快老的現狀下實現老齡化的軟著陸提供幫助。為進一步合理有效地開發老年人力資本,本文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1.強化開發老年人力資本的戰略規劃和相關法律政策的構建。從戰略高度認識老年人力資本在老齡化社會中對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和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作用,科學研判未來人口老齡化的走勢以及老年人力資本存量變化,系統規劃老年人力資本開發的戰略步驟,推動老年人力資本開發融入健康中國建設和文化強國建設,抓緊時機構建有利於靈活開發老年人力資本的法律和政策體系,加快營造開發老年人力資本、釋放老年人口紅利的社會氛圍。

  2.持續推進老年人力資本的積累。一方面,針對老年人口本身的人力資本積累,呼吁老年人加強科學合理的體育鍛煉,增強老年人社會保障和醫療健康服務的覆蓋面,積極開展老年大學、老年圖書館的建設和普及,構建終身學習體系,關注老年人心理健康和社會適應,建立老年人群心理咨詢服務的長效機制,從多維度多層次促進老年人口的人力資本的積累﹔另一方面,將老年人力資本的積累視為全生命周期的過程,將健康促進、文化教育、思想道德培養貫穿於每個年齡段,奠定未來老年人力資本的雄厚基礎。

  3.探索多樣化的老年人力資本開發途徑,靈活開發老年人力資本。在直接就業方面,可以在征求老年個體繼續就業意願的基礎上,實行彈性退休制度,合理挖掘老年人生產潛力,同時打通老年人再就業的渠道,消除年齡歧視,降低再就業成本。除了直接就業,老年人還可以通過為所在行業傳授經驗知識等方式實現間接就業,提升所在行業的勞動力質量和勞動生產率。老年人參與志願服務是發揮其人力資本的重要方式,政府和社會應努力拓寬老年人志願參與的渠道,加快完善老年人志願參與的支持體系,促進有意向的老人在志願奉獻中發揮余熱。此外,老年人為成年子女提供嬰幼兒照料、家務支持等代際互動活動也將成為老年人發揮其人口資本的重要途徑,相關配套政策應盡快落實。■

  (陶濤,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副教授/責編 張 棟)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