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社會發展呼喚老年人力資源開發     方 志    2021年03月26日11:27

  一、社會轉變視角下對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爭議

  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呼吁基於人口年齡結構的轉變,以及因此而帶來的老齡化社會。我國老年人口在數量上開始不斷上升,規模上億的老年人口,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財富”,放任這種巨大的人力資源閑置,無疑是一種浪費,且從經濟學角度考量,還有這麼多的生產要素沒有投入使用,很顯然整個社會也沒有達到帕累托最優狀態。以上這種朴素的想法是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最初考量。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不斷加速,當前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經達到2.54億,佔總人口的比重也達到18.4%,且接下來的十年間,我國之前的生育高峰人口即將進入老年階段,老年人口的數量還將急劇攀升。預計到2025年,我國老年人口規模將突破3億,2035年將突破4億。從發展趨勢上看,我國老年人力資源的總量將越來越大,讓人無法忽視,從這個意義上看,對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無疑具有必要性。

  除上面的“社會財富論”以外,當前關於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呼吁中還有兩個十分重要的代表性觀點:“養老金壓力論”以及“勞動力供需論”。其中,持“養老金壓力論”者認為,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的不斷發展,老年數量不斷攀升,隨之而來的必然是整個社會養老壓力的增大,最突出地,在社會保障資金的可持續性上缺乏安全保障,按照現在的制度設計則養老金缺口會進一步加大,最終在不遠的將來使得整個社會無法承受。有鑒於此,為了減輕我國未來的社會保障的壓力,需要發揮低年齡老年人力資源的作用,唯有如此,才能使更多的老年人口從“負擔”變為社會發展的“支持”。

  “勞動力供需論”者則從我國勞動力市場供需的角度出發,尤其關注我國從2010年以來勞動年齡人口開始不斷萎縮,未來隨著我國低生育率的延續,將會出現勞動年齡人口規模進一步下降,整個社會勞動力市場供不應求的情況。即使未來不會出現整體性的勞動力供給不足,至少在部分細分的勞動力市場上同樣會出現結構性的勞動力供不應求情況。比如我國近些年來的“招工難”問題就是這種結構性供不應求的反映,此外,我國部分勞動力市場上人才的老齡化嚴重,由此也形成青黃不接的情況,同樣也是結構性供不應求的反映。在這種情況下,開發老年人力資源無疑是一個非常必要的選擇。未來我國預計在2025年前后開始進入整個社會的人口負增長階段,這使得勞動力供給問題將越發受到關注。

  以上無論是“社會財富論”,還是“養老金壓力論”和“勞動力供需論”,在現實情景下都還存在一定的爭議。反對“社會財富論”者認為,雖然老年人力資源是一種財富,但其涉及到制度安排問題,開發老年人力資源可能會擠佔部分青年人口的工作崗位,形成不同代際之間的沖突,同時還會形成社會更替速率下降的社會活力問題。對於這方面的觀點,駁斥者指出,老年就業和青年人口就業是一種不同屬性的就業,兩者不存在明顯替代關系,甚至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創造青年人就業的崗位。反對“養老金壓力論”者主要認為,人口結構轉變帶來的社會保障基金壓力是客觀存在的,執行以延遲退休為代表的老年人力資源開發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未來的養老金壓力問題,而隻能小幅緩解,要解決未來的社會保障基金壓力則需要根本性的制度上的變革。反對“勞動力供需論”者的情況則相對較為復雜,主要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我國是一個人口大國,就算不久的未來進入人口負增長階段,在很長時間內勞動年齡人口也會保持在6億到7億以上的高位,不存在整個社會的勞動力供不應求問題﹔另一派則認為未來勞動力供求分析中更應該考慮的是需求一方,我國經濟發展中的產業結構高度化、人工智能對勞動的替代以及新技術發展所帶來的“創造性破壞”等,都可能會使得未來我國勞動力需求存在更大的不確定性,如此則預想中的勞動力供不應求可能不會出現。

  綜合考量上面的爭論,可以發現反對與支持的意見各有所據,但又似乎不在同一層面對話。簡言之,反對老年人力資源開發者更多地基於當前或不久的將來進行分析,而認同老年人力資源開發者則更多地站在未來長期發展趨勢上進行呼吁。

  二、社會發展視角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不容忽視

  社會發展視角強調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社會發展動力,即老齡化社會中如何保持社會可持續發展,上述的“勞動力供求論”也可以歸為這個方面的內容﹔二是社會發展進步下如何滿足更多人的需求,即老齡化社會下該如何看待老年人,如何更好地滿足老年人的需求問題,使得老年人能夠分享社會發展的成果,從而最終實現“不分年齡,人人共享”的願景。我們通常所說的社會發展視角更多地是基於后者,即更強調老齡化社會中如何給老年人賦權,以提高其整體福祉,而這當中,滿足老年人真實需求是最主要的提法。

  從滿足老年人真實需求來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這方面的爭議很少,或者說不容爭議。首當其沖地,就是“老年減貧論”。在當前社會下,還有較多老年人處於貧困狀態,無論是從脆弱性視角,還是可持續生計視角,乃至社會排斥視角來看,老年人往往都是處於弱勢地位,在過度市場化的環境下更容易陷入貧困狀態。而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則對於部分處於貧困狀態的老年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是其擺脫貧困滿足自身生存需求的重要手段。《2014年中國老年社會追蹤調查報告》顯示,我國還有15.4%的老年人把自己的勞動和工作所得作為自己的主要生活來源。2017年全國流動人口動態監測調查數據顯示,在老年流動人口當中,有近1/3的老年流動人口是以打工為主要目的。以上都顯示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是老年人滿足自己基本生存需求的重要手段,這和老年人的最基本需求相關,不容剝奪。和“老年減貧論”相接近的是“家庭發展論”。持“家庭發展論”者認為,中國的老年人是以“家”為生活中心的,在城市化的過程中,較多老年人在進入老年階段后,繼續勞動,以賺取收入補貼子女,如此,則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在老年人提高自身可支配收入、增加家庭貢獻以維持家庭地位,實現家庭從農村到城鎮、代際傳遞以及家庭發展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以上兩種觀點同我國社會發展現實有關,是我國社會保障不完善、經濟發展不充分之下老年人基本需求得以滿足的條件,其雖然不容剝奪,但往往更多地反映出老年人“不得不為之”的被動開發特征。我們從社會發展視角看中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往往更看重的是老年人基本需求滿足之后的主動開發。關於這方面的認識可以統一稱為“老年需求論”。“老年需求論”以功能論為出發點,認為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對於老年人的需求滿足具有重要功能,這裡老年人的需求滿足范圍較廣,被較多人關注的包含老年人的角色維護、自我效能感知以及老年人的自我價值實現等。“老年需求論”者認為老年是一個角色不斷喪失的過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有利於老年人繼續維護重要角色和部分社會關系,避免老年人過快脫離社會,從而造成角色認同危機和心理健康問題﹔“老年需求論”者還認為,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有利於老年人保持一定的自我效能水准,不論其工作是否獲得市場化的報酬,僅從其老年人自我效能維護的角度看,都是十分有意義的,它使得老年人在進入老年階段還保持自理狀態,延緩照護需求,是一種“成功老齡化”的狀態﹔此外,“老年需求論”者還關注到老年人生理之外的更高層次的需求,即自我實現的需求,對於部分老年人來說,進入老年不代表歸於“無用”,而是可以以原有職業或另外一種身份繼續發揮作用,減少“無用感”,實現自我滿足,保持健康的心理狀態,不僅如此,部分老年人還通過就業和勞動參與,主動將自己融入社會發展過程中,真正實現“人人參與”,在促進社會發展中得到自我生命價值的提升。

  以上諸多基於社會發展視角下的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觀點,在理論上較少爭議,在現實中不容剝奪。

  隨著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在以上諸多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觀點之外,新近產生了一種新穎獨特的觀點,即“社會消費論”,該觀點的新穎之處在於其不是基於需求而是從消費視角來看問題。“社會消費論”者認為,消費將是未來社會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因,而老齡消費是老齡化社會中整體社會消費的重要組成部分(且會越來越重要),當前老年消費的提升其一個最主要的障礙在於老年人口的收入普遍較低,而加快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無疑可以提高老年人口的收入水平,提高其消費能力,從而可以夯實老齡消費的基礎,這對於老齡化社會中促進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老齡化社會中,加快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提高老年人口的消費能力,“這或許是老年人生產力的另一種表現”。“社會消費論”視角出現時間較短,只是近幾年在國內呈現,因而尚未得到足夠關注,但其獨特的思想無疑為我們認識老年人力資源開發提出了可供借鑒的思想。

  三、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主要障礙及其表現

  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主要障礙在認識論上表現為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不同學者站在不同立場思考問題,這就產生了從短期出發還是從長期出發、從國家視域出發還是從老年人口這一主體視域出發的觀點分歧。前面種種關於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論點,無不反映出關於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在認識論上的復雜性:不同學者基於各自的視角給出不同的答案,僅從社會轉變視角來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尚有較多爭議,而從社會發展視角來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則爭議較少。二是關於如何看待我國的老年人口問題。這當中的分歧主要發生在:我們的視角是動態的,還是靜態的﹔是統一的,還是異質性的。以靜態視角來看我國的老年人口,則認為我國老年人口總體上受教育程度較低,六普數據顯示,我國老年人口中22.50%未曾受過教育,49.71%的老年人口受過小學教育,受過初中、高中和大專以上教育的老年人口比重分別為18.70%、5.83%和3.26%。過低的文化素質可能會使得開發老年人力資源缺乏可行性。但我國老年人口受教育程度低是歷史因素造成的,受教育程度低不代表其人力資本低,不少老年人口的經驗以及技能同樣值得重視,此外,從動態視角來看,我國老年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不斷攀升,1982年時我國老年人口中有79.39%未受過教育,而這一比例在2010年已經降到22.50%,未來我國老年人口的受教育程度還將急速提高。我國從老齡化社會階段進入老齡社會階段恰好是我國老年人口人力資本高速發展的階段,從這個角度看,則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無疑十分必要,也十分可行。以統一的視角來看我國的老年人口,當前老年人口的總體人力資本相對較低、人力資源開發的意願也不高,但從異質性視角來看,老年人口在經歷各類生命事件之后無疑是一個高度分化的群體,農村老年人口與城鎮老年人口、身體健康的老年人口與身體不健康的老年人口、受教育程度高的老年人口與受教育程度低的老年人口,往往在需求上存在巨大的差異,這提示我們不能簡單地將老年人口視為一個同質的群體,要關注到其內部差異,採取差異化的策略,如此才能提高老年人口的整體福祉。開發老年人力資源同樣是如此,要盡可能關注到不同老年群體的需求,基於柔性化的人力資源開發的制度設計,而非採用“一刀切”的統一措施。

  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在實踐層面同樣存在兩個重要的阻礙因素:一是勞動力市場上普遍存在的年齡歧視。通常我們談及我國的老齡化國情往往會提到“未富先老”“未備先老”,其中“未富先老”指的是我國在進入老齡化社會的物質准備問題,“未備先老”則更為寬泛,指的是制度上文化上的老齡化社會適應問題。我國因為進入老齡化速度過快,很多制度、文化層面的內容還沒有來得及加以改變,年齡歧視就是這樣。我國勞動力市場的歧視治理已經從早先的身份歧視、戶籍歧視開始向性別歧視的治理轉變,但年齡歧視還沒有真正被重視,年齡歧視的治理還沒有深入開展,這體現在勞動力市場上更多的年齡門檻,原先接近無限供給的勞動力市場供需格局所帶來的過度低齡化用工傾向依然存在,向西方發達國家那樣的“反年齡歧視法”尚沒有出現。以上諸方面的問題,使得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面臨較多的制度制約,研究者們形象地將其稱為“天花板效應”。此外,不僅僅是勞動力市場上的年齡歧視,在整個社會文化層面的年齡歧視也十分普遍,“年齡友好型社會”的構建還有待更長的時間去完善,正是因為如此,才使得我國老年人口的人力資源開發的整體意願受到抑制。二是市場上能夠提供老年人參與的機會不足。關於這一點,“生產性老齡化”理論採用了一個專門的“機構能力”的詞匯來加以表達,所謂的“機構能力”指的是社會各個部門能夠提供給老年人就業和其他形式參與的總體水平。總體來看,我國社會中的“機構能力”相對較低,能夠提供給老年人就業和其他參與的機會整體上缺乏,這也是制約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的阻礙因素。通常來說,老年人力資源開發作為一項制度需要配套更多的反年齡歧視、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平台建設、信息網絡建設、工作場所的適老化建設、管理制度的彈性化變革等,當前我國老年人力資源開發尚處於准備階段,相關政策尚沒有正式出台,相應地,諸多配套政策體系也還沒有對應展開,這無疑也造成了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困境,弱化了部分有意願的老年人將“意願”轉化為“行為”的可能性。

  我國的《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提出要積極開發老年人力資源,要“充分發揮老年人參與經濟社會活動的主觀能動性和積極作用”﹔2019年國務院印發《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其中明確,到2022年,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制度框架將初步建立。可以預期,關於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制度框架中應該有開發老年人力資源的相關制度設計。■

  (方志,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人口與經濟》雜志編輯部副編審/責編 張 棟)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