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推進老年人就業參與是積極老齡化的必然要求     劉家強    2021年03月26日11:26

老齡化是世界人口發展的必然趨勢。我國是世界上人口老齡化程度較高的國家之一,2000年我國就已進入傳統意義的老齡社會,2019年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54億人,65 歲及以上老年人口1.76億人,佔世界65 歲及以上同年齡組人口的23.0%,這一佔比已經高於我國總人口的世界佔比(18.2%)。作為全球唯一老年人口數量過億的國家,我國老年人口數量最多,老齡化速度最快,應對人口老齡化任務最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滿足數量龐大的老年群眾多方面需求、妥善解決人口老齡化帶來的社會問題,事關國家發展全局,事關百姓福祉,需要我們下大氣力來應對。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為深入貫徹和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科學論斷,在老齡化進程加速的中國國情和積極老齡化的全球共識下,站在發展的角度深刻的認識和理解我國人口老齡化問題就顯得十分重要。在此背景下,積極開發老齡人力資源,發展銀發經濟,推進老年人的就業參與成為一個需要理論和實踐回答的重大問題。

  一、要深刻認識和理解我國人口老齡化的社會意義

  一方面,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首先要正視人口老齡化的挑戰。毫無疑問,人口老齡化將會給我國社會經濟帶來全方位的挑戰,但正視挑戰是應對這些挑戰的前提和基礎。當前要避免兩個傾向:一是過於悲觀。當前對人口老齡化加深的悲觀情緒較為普遍,認為老齡化將是中國社會經濟不可承受之重,過分強調了老年人口帶來的壓力﹔一是過於樂觀。認為人口老齡化不足為慮,忽略了老齡化給社會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這兩個傾向都不是正視人口老齡化的正確態度,要充分認識到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具有長期性、艱巨性,但也並非不可應對。老齡化是挑戰也是機遇,要消除“衰退”“退化”和“喪失”等消極的老年形象,從“健康”“保障”和“參與”三大維度重塑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積極老齡化”概念。

  另一方面,要深刻認識到“老年人是資源”的觀點。老年人到底是財富還是包袱,是一個有著長期爭議的話題。事實上,老年人體力和精力等方面雖然處於衰退期,但並不意味著老年人對家庭和社會就失去價值。2002年,第二次老齡問題世界大會從理論和實踐上論証並確立了老年人是家庭、社會和國家寶貴資源的指導思想。老年人對世事和人情有著深刻體會,知識和技能非常豐富,並積累廣泛的社會關系,通過多方面的磨練,具備豐富的閱歷和經驗。與青壯年人相比,老年人具有稀缺的比較優勢和積累優勢,擁有經驗和技能的中低齡老年人是“市場價值”較高的優質人力資源。老年人力資源可以通過積極參與社會經濟活動轉變為現實生產力,同樣能創造出社會經濟價值,從而構造出一種具有生產性的社會福利體系。

  二、要構建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機會體系

  一是為老年人就業參與提供恰當的工作機會。老年人也有“馬斯洛”意義上的自我實現需要,社會理應認同老年人的社會價值,把老年人就業和勞動參與的基本需求納入政策體系和社會環境的架構中,積極消除社會對老年人認識的偏差,為老年群體創造一個有益於自身和社會發展的角色。要進一步完善就業服務中心功能,為不同經驗和技能水平的老年人提供相匹配的工作信息,並提供相應的教育和咨詢服務,讓老年人有暢通的路徑參與到各類經濟活動中。鼓勵市場上各類用人單位為有一定知識和技能水平的老年人提供參與經濟活動的機會,如通過稅收減免和收入補貼的方式激勵有需求的用人單位為老年人提供更多合適的工作機會。

  二是積極為老年人創造新的工作機會,開發適合老年人又不與青年人爭奪就業機會的崗位。老年人口是特殊生活用品、醫療保障及護理服務的主要消費群體,人口老齡化和高齡化的加速,將提升和改變商品消費的水平與結構,這種消費需求指向必然促使我們重新調整產業結構,向醫療衛生、社會保障與福利服務業等老年需求產業方向協調運轉,引起資本與勞動在全社會范圍內重新配置,健康長壽型經濟社會將成為一種常態。銀色經濟進入快速發展通道,一方面為老年人創造了新的工作機會,且銀色經濟較低的技術含量與老年人的特性比較匹配,有助於發揮他們的知識和技能並激發就業參與意願﹔另一方面,銀色經濟對其他產業有高度的關聯和依賴,結合銀色經濟技術含量總體較低的特征,有助於我國老年人過去職業經歷積累的工作經驗和技能價值的運用,推動他們的就業和創業。

  三是實現就業機會的代際均衡。我國每年新增勞動力在2000萬人左右,每年新增崗位隻有1000萬個左右,在新增崗位中,有30%是老年人退出勞動力市場讓出來的。在當前就業形勢較為嚴峻的形勢下,開發老年資源或許會給中青年勞動者就業帶來不利影響。當經濟活動中正式工作崗位供給不足,我們可以通過彈性和靈活的老年人就業政策實現老年人就業,如老年人可以參與諸如半天制、鐘點制等靈活雇佣的經濟活動,也可以依靠當前信息化、多元化的經濟活動模式進行自主創業,尤其是對年齡、體力等因素沒有太多限制的市場領域。要充分發揮社區整合社區資源和老年資源的優勢,努力尋找老年資源得以充分利用、獲得經濟收入、豐富生活和服務於社會的多方共贏的積極途徑。

  三、要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社會賦權體系

  一是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戰略框架。老年人就業參是我國整體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的開發利用不能隻停留在目前的自發、分散、無序狀態,要把開發老年資源當成一項系統工程,納入國民社會經濟發展戰略,有計劃、有組織地對老年資源進行開發和利用。

  二是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法律框架。調整老年人口及相關政策的年齡界限,建立以禁止年齡歧視為核心的法律與政策規制,立法機關應高度重視對老年人權益保護法中有關老年人就業參與條款的補充和細則說明,以確保老年人就業參與權利不受任何歧視和侵犯。可考慮盡快制定“禁止歧視老年人就業法”,從法律層面上保護老年人的合法權益,禁止以年齡為條件歧視或阻礙老年人參與就業,使老年人的合法權益得到保障。

  三是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激勵框架。老年人就業參與表面上看起來是個人選擇問題,政府不必過多干預,但由於多方阻力的存在,如果政府不強力推動,促使老年人力資源開發的整體改革並不容易進行。結合我國實際,我們可以採取以下積極有效的政策措施推進。第一,經濟激勵。一方面對用人單位激勵,政府對雇佣老年員工的用人單位實施經濟稅收的優惠政策和補貼政策,主要體現在財稅、金融、土地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和老年人就業補貼政策﹔另一方面對老年人自身進行激勵,依據延遲退休年齡時間增加個人養老金終身收益,推動老年人就業參與的積極性﹔第二,根據老年人的知識積累優勢、經驗優勢,充分挖掘適合老年人的就業崗位。

  四是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社會組織框架。第一,通過相關法律法規明確界定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法律地位,提高社會對老年人就業參與的認同感﹔第二,建立老年人就業參與信息中心,使老年人方便快捷獲取就業參與信息服務﹔第三,在社區建立適合老年人特點的就業服務中心,為老年人就業參與提供更加便捷和廣泛的渠道。

  五是完善老年人就業參與的司法救助框架。司法救濟途徑的暢通能夠為老年人享受就業參與權提供前提條件,這能在很大程度上保障老年人就業參與權的實施。為全面實現老年人就業參與權的司法救濟,需要對老年人採取傾斜性保護政策。在法律援助制度方面,國家要為相對貧困弱勢的老年人提供免費法律援助,進而從司法層面上來保障老年人的就業參與權。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建立同樣具有很大的必要性,通過調節、仲裁等方式解決老年人就業參與權的侵害問題而產生的糾紛。

  四、要積極開發助推老年人就業參與的數字技術體系

  隨著共享經濟、平台經濟等新經濟形態的興起,“互聯網+”信息技術廣泛滲透到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數字鴻溝”在老年人群中表現得非常明顯,老年人對信息化、網絡化提供的技術手段十分陌生,而直接提供“文化反哺”的孩子往往也不在身邊,加之老年人通過時間積累的經驗和技能的價值降低,這成為我國老年人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主要阻礙之一。一方面,要加快推進互聯網應用的適老化改造,積極開展互聯網網站、移動互聯網應用改造專項行動,重點推動與老年人經濟活動密切相關應用的適老化改造,使其便於老年人獲取就業參與的相關信息和服務﹔另一方面,開展老年人智能技術教育。增強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的能力,通過體驗學習、嘗試應用、經驗交流、互助幫扶等方式,引導老年人了解新事物、體驗新科技,積極融入智慧社會,提升他們參與現代經濟活動的能力。

  五、要改革創新老年人就業參與的退休制度體系

  從國際上看,隨著預期壽命的延長、老齡化程度的提高、勞動力供需形勢的改變、老年撫養比的增加、養老資金壓力增大等因素的變化,全球很多國家都在逐步提高法定退休年齡。2020年之后,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年均減少幅度將加大,勞動人口的平均年齡也正在逐年上升,社會總體勞動力資源在減少,因此漸進式的延遲退休成為了更直接、更快速的勞動力市場平衡路徑。中共中央對這一問題高度重視,並提前進行了謀篇布局,2016年我國延遲退休就出現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印發的“十三五”規劃綱要中,“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2020年也已明確寫入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十四五”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

  就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個人提出以下幾點思考:

  一是改革老年人退休年齡制度。我們有必要設定一個新的目標退休年齡,根據我國老年人口的預期壽命和健康條件,65歲或可能是一個比較合適的目標退休年齡。但在啟動實施和過渡時期,比較現實的選擇或是實行彈性退休制度,這一制度既要考慮經濟理性,又要考慮人文關懷。我們不要將退休年齡硬性指定在一個年齡點上,而應根據實際需要確定退休年齡范圍。政策可考慮賦予用人單位和員工協商決定退休時點的權利,允許員工在一定年齡范圍內、符合一定條件時,自願選擇退休時點,並取得相應養老金的較為靈活的退休制度安排。

  二是制定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制度。延遲退休年齡政策要堅持統一規定同自願選擇相結合,“小步慢走、彈性實施、強化激勵”的原則。先從替代率較低的群體開始,也可從退休年齡最低的人群開始,小幅逐步調整,逐步擴大范圍。用較長一段時間實現平穩過渡,有利於減少社會震動,爭取更多支持。

  三是完善養老保險“長繳多得”的激勵機制,讓“多繳多得”和“長繳多得”看得見、摸得著,為老年人就業參與提供公平且更具激勵性的退休待遇保障。

  四是逐步消除性別差異化的退休制度,保障性別之間工作權和福利權的平等。從短期而言,男女身體條件、社會角色等方面的差異影響著男女工作的差異,在改革時要考慮男女退休年齡的不同。短期內以縮小男女退休年齡差距為目標,如將女職工的法定退休年齡從50歲逐步提至55歲,女干部允許自願選擇在55~60歲之間退休﹔從中長期而言,由於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升、家庭角色的改變、預期壽命高於男性等因素的影響,可以考慮實施男女退休制度的並軌,如普遍提至65歲或以上。■

  (劉家強,民革中央副主席,全國政協副秘書長/責編 張 棟)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