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鐘治暉:此心安處,即是吾鄉         2021年03月26日11:26

     ——個人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連

  國外呆得越久,就越愛國,這話很有道理。我畢業於南京大學,2001年起在美國讀博,之后在美國學習和工作十年。在美國時,我經常就各種歷史和政治話題和美國人討論爭辯,但其中最觸動我的是一位阿根廷朋友的話。他的大意是,我們在美國學習這些高科技,加上會使用英語這門國際語言,其實可以讓我們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去找一份體面的工作,北美、歐洲、日本、澳洲、新加坡等等。但是,能在說自己母語的地方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是一種難得的幸運。我當時有點懵,作為一個經常為自己國家跟別人爭辯的人,竟然還沒有想過回國去工作,慚愧之余,也感受到了那位南美朋友想回國大展拳腳卻苦於沒有機會的無奈。

  之后不久就遇上了國家延攬人才,我回到祖國。回國之后,突然感覺整個舞台都變寬了。科研條件和國外也差不了太多,現在就更沒有差距了,很多硬件設施甚至猶有過之,這個和我2001年離開的時候完全是天壤之別。

  我是喜歡“折騰”的人,現在身在祖國,在四川家鄉,得到國家厚待和重視,更是必須得“折騰”出些事情。2013年,契合華西醫院想在產學研方面蹚出一條新路的想法,我帶著五個人開始了創業之路,成立了四川康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提供以靈長類疾病動物模型為特色的新藥藥效臨床前評價服務。康城是一家小公司,但是他是一家自帶創新基因,以市場為導向進行研發的公司,一家小而美、小而強、專精特優的生物醫藥供應鏈公司,獲得過諸如四川省和成都市“頂尖創新創業團隊”等諸多榮譽的公司。

  我是幸運的,在做事業的年齡,能夠找到最適合的位置。正像我那位阿根廷朋友所說,能在說自己母語的地方,在祖國,做適合自己的工作,更是一種幸運!

  第二層幸運,與我們的祖輩父輩比較。我的爺爺是我們家族第一個大學生,解放前復旦大學的函授文憑,國民黨員,在重慶做過公務員﹔我的外公是華西協和大學文學系畢業,早年也追求進步,但是他們的人生際遇因為家庭出身逃不過大時代的挾裹。我的父親和母親也曾心懷理想和雄心,但人生一路坎坷,中年以后才得安定。

  另外還有一層幸運。如果當年早一些回來,中國的生物醫藥產業還是以仿制為主,那麼就沒有像康城這樣公司的生存空間,隨著產業從仿制到仿創、到原創的逐步提升,對於能跟蹤生物科技前沿發展的新模型新技術的需求會越來越多。

  歸結而言,我們的幸運正在於身處昂揚蓬勃,展翅起飛的中國。當前中國在ICT、軍工、農化、能源等很多領域都有比肩美國卓越企業,但在生物醫藥領域差距仍然巨大。但其實在基本技術上,我們和歐美發達國家差別並不大,這次新冠疫苗的競賽就可以看出來。生物制藥發展最需要的三大要素是人才、資金、時間,前兩項中國都已經進行了巨大的投入,現在需要時間來沉澱和檢驗成果,靜待花開。而能夠參與到這個產業騰飛的過程,是我的榮幸。

  蘇軾說“心安之處是吾鄉”。對於科技工作者,能充分發揮才能的地方,就是心安之處。心安之處,又是吾鄉,是雙重的幸運!

  隨著對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的了解越來越深入,我們發現,固然現在發展很快,潛力無限,但肉眼所見的問題也很多。例如資本市場對新藥創制的低風險偏好,一些科研體制對高風險原創創新的不友好等等。我希望我們能走得更直,走得更快,更早達到並超過目前歐美發達國家的水平。心裡裝著很多建議,不敢說自己所有的意見都對,但是都是基於一線經驗的思考。接下來如果能把這些來自一線的思考,通過民革黨員的履職渠道得以表達,也將是我莫大的榮幸。■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