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6
范一中:把中國人的智慧銘刻在宇宙物理研究之巔         2021年03月26日11:21

  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宇宙物理學的一些基本問題,例如暗物質是什麼、中子星內部的物質是什麼。這些問題離日常生活較遠,但卻是現代物理學的重大問題。這個領域中最為大眾所知的,可能是“悟空”號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這是我國第一顆天文科學衛星,我有幸參與到其中,是“悟空”號衛星科學團隊負責人。

  南京的紫金山不僅有我國第一個現代化天文台,也是中山先生陵寢所在地。中山門、中山路、中山橋、中山碼頭等地標也銘刻著對中山先生的敬仰。中山先生畢生致力於民族救亡和國家振興,由於時代的局限,中山先生未能看到他理想中的新國家的誕生,更沒有看到強盛中國的到來。繼承中山精神的民革作為中國共產黨的好參謀、好幫手、好同事,為新中國的建立、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我們天文台的童傅老台長也曾長期擔任民革中央和江蘇省的領導職務。這些都讓我對民革心生向往。所以,2019年得知有機會加入民革,我便及時地提交了申請,並於當年9月正式成為了一名民革黨員。

  自從加入民革的那天起,我一直自問:我能為民革貢獻什麼?作為參政黨,民革在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政治協商方面應該集中發揮主體界別黨員群體的優勢,這樣既能保証一定的規模效應,也能適度避免民主黨派的同質化。當然,民革也有廣聚各行業英才的胸懷。對於像我這樣非主體界別的民革黨員們,我覺得除了積極參加民革的活動,更需在我們的專業上奮發有為,在所在行業中成為標杆,這將會吸引更多的青年精英加入民革,並在參政議政方面取得更顯著的實效。

  潘建偉院士說:“對於中國科學家,這是最好的時代。”這句話也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出生在重慶的一個小山村,幾乎與改革開放同齡。改革開放之前,我們村僅有一位工農兵大學生。沒有改革開放,我肯定無法從鄉下的放牛娃變成仰望星空的天文學家﹔如果不是國家綜合實力的蒸蒸日上,我們不可能實現中國天文衛星零的突破,更不可能闊步走向暗物質研究舞台的中央。盡管近年來國際形勢風雲變幻,但干淨利落戰勝新冠肺炎疫情等事實証明了中國的偉大力量。我堅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無可阻擋,中山先生等幾代人的國家振興的願望必將實現。作為一位從事天文研究的民革黨員,我將繼續努力,把中國人的智慧銘刻在宇宙物理研究之巔,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