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5
從孝子到慈父:孫中山齊家從善     王 杰    2021年03月26日11:17

 

孫中山技成於西學,其人文精神的積澱則全賴中國傳統道德的修為。他對中國固有的道德(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有深刻的感悟:“由於過去忠字的含義僅限於忠君,所以有些人認為民國沒有君主就可以不講忠了,這是一種誤解。因為在國家之內,君主可以不要,忠字是不能不要的。如果說忠字可以不要,試問我們有沒有國呢?我們的忠字可不可以用之於國呢?我們到現在說忠於君固然是不可以,說忠於民是可不可呢?忠於事又是可不可呢?我們做一件事,總要始終不渝,做到成功,如果做不到成功,就是把性命去犧牲亦在所不惜,這便是忠。……我們在民國之內,照道理上說,還是要盡忠,不忠於君,要忠於國,要忠於民,要為四萬萬人去效忠。……講到孝字,我們中國尤為特長,尤其比各國進步得多。《孝經》所講孝字,幾乎無所不包,無所不至。現在世界中最文明的國家講到孝字,還沒有象中國講到這麼完全。所以孝字更是不能不要的。”(文中引文未加特殊說明者,均引自《孫中山全集》)他體悟傳統,且有創新,將忠君拓展到忠於國、忠於民、忠於事﹔稱頌孝道智慧已至極致。他既為人子,亦為人父,既言與行俱,且慈嚴相濟,齊家有方。

從盡孝到忠國

  孫中山的父親達成公(1813—1888),早歲往澳門的鞋店務工,三十幾歲才成家,除了養育幾位子女,還要照顧兩個弟弟學成和觀成的遺屬(兩個弟弟因家貧外出謀生,都不幸客死他鄉)。達成公無自耕地,租種兩畝半田,兼作更夫,度日艱難。

  孫中山的大哥孫眉15歲到鄰鄉做長工,17歲跟隨舅父楊文納赴檀香山做工。孫中山“生而為貧困之農家子”,常以番薯為主食,“早知稼穡之艱難”。六歲便開始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和農活,經常跟著姐姐上山打柴、下田割草,至塘邊撈塘飄(豬飼料),“每年還要替人牧牛幾個月,換回牛主用牛給孫家犁翻二畝半地的工價”(《廣東辛亥革命史料》,廣東人民出版社)。及到1876年,孫眉在檀香山事業有成,興辦農牧場,開起雜貨鋪,有匯款回家,孫中山已10歲,始入馮氏宗祠塾館識文斷字。1878年,在海外打拼七年的孫眉,返鄉成親。第二年,孫中山隨母親赴檀香山探望大哥,“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翌年秋入讀當地教會學校。如是算來,孫中山在父親身邊待到13歲,此后回家斷斷續續,聚會的時間並不多。

  達成公沒有受過正式教育,言語不多,處世隨遇而安,泰然自若。女兒孫妙茜回憶說:“達成公為人,最平和忠厚,且公正廉明,故為村人所敬仰。”同村好友楊子剛描述孫達成“面修而顴高,兩目睇人,炯炯有神,眉發甚長,御粗布服,有時足登履。時在門前榕樹下石凳憩坐,吸旱煙,狀若沉思。常為鄉友講故事,待朋友甚誠摯”(《國父家世源流考》,台灣商務印書館)。達成公對孫中山的影響,比較含蓄,沒有太多言辭說教,多是通過力行身教,將朴素的事理傳輸給幼子。身教勝於言傳,使孫中山“對舊中國農村中悲慘生活的親身體驗,決定了他的生活方向。人民的種種痛苦給他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致於使他決心用自己的精力去幫助人民。就這樣,在他心裡播下了革命的種子”(《人民日報》,1956年11月4日)。

  1883年7月,孫中山從檀香山回國,著手改良鄉政,設立壯丁夜警團、修改村道、裝設街燈等,又宣傳科學,破除迷信。達成公對幼子的新思想和新舉措,“無所督責,隨其所慕”。為破除迷信,孫中山與好友陸皓東搗毀村廟北極殿的偶像,引發村民反感,遂離鄉往香港求學。對兒子在村中驚世駭俗的舉動,達成公亦無責怪。

  1887年冬,達成公病重,大哥從檀香山趕回服侍床前。在香港西醫書院修學的孫中山,也隨身照料,及至達成公翌年春間去世。

孫中山奔走革命以后,常年在外,孝子苦心。1895年廣州起義未遂失敗,孫中山亡命天涯,家人避居香港。1900年,孫中山籌劃惠州反清,想探望久別的母親,經陳少白細心安排,找到在香港充當華人偵探的革命同志鄧耀,雇一小火輪,先接孫中山上船安歇,在海邊租借一空屋,與同志約定暗號:若遇清兵前來偵捕,白天則舉晒衣杆作旗式,夜間則以拜神燒元寶為號。孫中山如願在船上與母親和家屬見面。下一次,則是四年之后的1904年,在檀香山與哥哥孫眉及母親相聚,豈料此次竟成與母親的永別之聚。1910年4月,母親病危,孫中山在美國籌款,無法趕回探望,於8日、25日和26日連續寫了四封信給侄兒孫昌,囑托他帶家屬回去守望,以慰心願。孫中山致函孫昌說:“今附上五百元匯單,供你母親、妻兒及你本人回國之用。目前我為你設法,已盡力所能及。接款后應即動身,勿誤。因祖母已病危,逝世前望能一見你等,你應趕緊成行,以免使你祖母、父親及我失望為要。”7月19日,楊太夫人在香港九龍去世,享年83歲。孫中山時在南洋,奈何香港政府禁其入境而無法奔喪,至抱憾終生。孫中山於1923年為居正母親所寫悼文,或許可以喻為自己的失母之痛:“孝子之心,百年不足﹔乃為國家,天涯海角!”

法慈嚴達齊家

  1885年,孫中山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與八字之合,娶外壆鄉(今珠海外沙村)盧耀顯之女盧慕貞為妻,生一子二女:孫科(1891—1973)、孫娫(1895—1913)、孫婉(1896—1979)。孫中山家庭恩愛,特別關心子女成長。1911年7月他致信鄧澤如,這種感情躍然紙上,“弟家人住榔,家費向由榔城同志醵資供給,每月百元。自弟離榔之后,兩女讀書,家人多病,醫藥之費,常有不給,故前后兩次向港部請與發公款,然此殊屬非宜,實不得已也。自港款撥發后,則未向榔城同志取費,蓋每月由金慶君散向同志收集,亦殊非易事,常有過期收不齊者,此亦長貧難顧之實情也。雖曰為天下者不顧家,然弟於萬裡奔馳之中,每見家書一至,亦不能置之度外,常以此縈擾心神,紛亂志氣,於進取前途殊多窒礙。敢請兄於榔城外之各埠,邀合著實同志十余人或二十余人,每人每月五元或十元,按月協助家費,以紓弟內顧之憂,而減榔城同志之擔任。以榔城同志之供給已過半載,未免疲勞。倘若與他埠同志能分擔,實為至感”。孫中山是一個不計較金錢、不謀個人利益、不徇私情的革命者,但是為了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子女們的培育,他可以不加掩飾、不用忌諱地向黨人請求資助,足見他對家人及子女強烈的愛情。

  父母乃子女的終生導師,對后代的影響最為直接深遠。緣於奔忙革命,孫中山與子女們聚少離多,但並沒有弱化他的舔犢之情。他通過書信,與子女保持密切聯系,了解關注他們的教育、生活和婚姻。孫科在檀香山讀書時,孫中山從英國寄來一套“人人文庫”叢書,囑托他:“要使英文進步,單靠學校的課本是不夠的,必須多多閱讀文學名著,久而久之,自然會有進步。”(《國父七訪美檀考述》,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孫中山每到一處,總是想法搜集新版的世界有關圖書寄給孫科,讓他多了解世界發展大勢與前沿信息。1910年4月8日,孫中山致函孫昌披露對孫科成長的喜悅:“你堂弟阿科現就讀於聖雷學校(St.Louis College),同時在《自由新報》任譯員。他中文程度甚好,現已是一個很大的男孩子。”同年11月20日,孫中山在檳榔嶼專為孫科深造事,函詢康德黎夫人:“小兒仍在火奴魯魯求學,將於明夏結束課程。今后,他擬研究農業,英國是否有此類優良學校?”后來,孫中山讓孫科求學美國,孫科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獲加州大學學士學位,旋獲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經濟碩士學位,撰寫了《都市規劃論》和《廣告心理學概論》兩本書,翻譯介紹了不少西方近代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方面的論著。

  民國元年,孫中山榮任臨時大總統,一家人相聚於南京。父子之間的話題,自然少不了談讀書。某日,孫中山問孫科最近在讀什麼新書,答曰《李鴻章日記》。孫中山將書稍微翻覽,則指出其中內容屬無中生有,讓孫科不要再浪費時間讀了。一兩年后,《李鴻章日記》被爆出是一個美國人偽造的。

  1918年護法受挫,孫中山避居上海,但孫科一家仍留廣州,孫中山放心不下,去電孫科,勸其宜著媳婦與兩孫回來,在港澳地方居住,以待時局。又電告:戴季陶先生在上海擬設股票交換所,雲有信叫你來相助,此事或比往萬呢拿(今譯馬尼拉)為好,你可酌量也。

  同年7月26日,孫中山致函孫科:“父今日熱病初全,經已起手著書,或於數月后可成一書也。兒有暇,當從事於譯書、讀書,或從事於實地考察種種學問,切勿空過時光,蓋出學堂之后,乃為求學之始也。”又函孫科:“明日葉夏聲先生回粵,父托他帶回西書八本,皆父已過目或從前重買者,中有Government by all Peoples,父甚欲你譯之,有暇可速從事,因中國急需此種智識也。”(《中山墨寶》,北京出版社)

  天下難為父母心。孫中山十分關心子女的身體健康,1918年8月,致函孫科,談及治療孫科夫人肺病:“媳婦之症,服魚油極合。近有一本新書治本之藥,乃用以注射入皮膚者,可以清除肺病,你一查西醫或日本醫,皆知其藥之用法。聞此法可以斷根雲。”

  “今日仲愷先生,知媳婦亦同船回來,甚喜。此后可在澳門陪你母親居住可也。前日你來兩信並母親一信,已經收到。……擬所需六千,我托仲愷代籌一萬,其余用以為鄉下今年所欠及明年學堂之費,及修路之費,再其余留作你之家費可也。更有各窮親戚,你當酌量周恤便是。”(《孫中山集外集補編》,上海人民出版社)

  孫科得父親教益的例子,不勝枚舉,其中一個——孫中山打兒子的故事也廣為流傳。1923年的一天,孫中山命令胡漢民以大元帥名義發出手令,到廣州市政廳提款二十萬元,作為軍餉發給滇、桂軍,以攻打惠州的陳炯明部。胡漢民命孫中山的侍衛副官張猛持手令到市政廳提款。張猛早上八時半趕到市政廳,一直等到十一時整,才見市長孫科登樓辦公,即速速將提款令呈上,孫科接過手令,看了一眼,非常生氣:“我不會印銀紙,哪裡有這麼多錢?”說罷,手令一扔,就下樓坐汽車走了。下午,孫中山打電話問滇軍是否發兵?滇軍總司令回答:“沒有領到糧餉,部隊不肯出發。”孫接著又電詢桂軍總司令,也得到同樣的回應。孫中山頓感情況不妙,趕緊問會計司長黃隆生:“為什麼還不發餉給滇、桂兩軍,使他們馬上出發?”“會計司沒有錢。”“市政廳二十萬元還沒撥來麼?”“我不知道這回事。”孫中山聽后大為吃驚,急忙詢問胡漢民。胡氏答:“今天一早就讓張副官去取了。”正要差人找張猛,張猛便回來了,將情況如實報告孫中山。孫中山頓時火冒三丈,當即打電話讓孫科來質問。還不待他張口解釋,孫中山就厲聲罵道:“你馬上撥二十萬元來,辦不到,就不要做市長了!”孫科被父親一罵,心裡不舒服,直接跑去找胡漢民出氣,指責胡漢民假借命令索錢,挑撥他們父子不和。胡漢民也有一肚子無名火:“這是你父親叫我寫的,怎麼是假借命令?”孫科與胡漢民之前就有誤會,在此情況下,互相不肯讓步。鬧到最后,孫科舉起手杖就向胡漢民打去,胡氏一閃身,手杖落在辦公桌的玻璃板上,響聲驚動了孫中山。孫中山正要去洗澡,聽到吵鬧越演越烈,就直接穿著浴衣下樓。當他看見滿地狼藉,難過得幾乎流出淚來。他不說話,越想越氣,突然一手奪過衛士的駁殼槍,就要射孫科。孫科慌忙避走,孫中山一面追趕,一面斥罵,一直追到大元帥府門口,連拖鞋都甩掉了。李烈鈞、朱培德、黃隆生聞聲趕來,才把他給勸住了。隨后,孫中山冷靜下來,又寫信給孫科,再次強調同志之間團結合作的重要性:“此時惠州尚未攻下,東江軍事仍然緊急,望吾兒勸告各同仁,務要一心一德,共維危局。”孫科體會到父親用心良苦,也就拋開芥蒂,共謀團結大業。這或許是父子之間最激烈的沖突,也體現了孫中山作為一位父親的真性情。

  古人雲: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孫中山以修身齊家為本,以治國平天下為志,高山仰止,風范可從!■

 (王杰,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民革中央孫中山研究顧問/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