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5
鄉村振興應城鄉兩端發力     陳振華    2021年03月26日11:15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現代化進程中,如何處理好工農關系、城鄉關系,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現代化的成敗”,“40年前,我們通過農村改革拉開了改革開放大幕。40年后的今天,我們應該通過振興鄉村,開啟城鄉融合發展和現代化建設新局面”。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重要論述,明晰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促進城鄉融合發展的重大意義。

  我是2017年底開始從事“三農”工作的,此前近20年一直在工業、服務業、科技園區、新城開發等崗位。過去從城市端看鄉村,總覺得農村土地、資源是項目建設的儲備空間,而現在從鄉村端來看,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實施很難在一個村、一個鎮單獨實現,鄉村振興是一個系統工程,隻有全方位的推動,才能激活鄉村的潛能。

  和全國大多數的農村不一樣,我們位處蘇南工業重鎮、鄉鎮企業的發祥地,又是全國第一批國家高新區。這裡的絕大多數鄉村都被城市、園區、企業包圍,江南的小橋流水已經不多見了,村庄裡到處可以看到機器、卡車。為了保障城市的用地,農村的建設嚴重滯后,人居環境、農房質量堪憂﹔本地農民大多不再種地。除了被征用外,耕地大多被流轉,由外地大戶專業種植。越是經濟發達地區,城鄉差距拉大速度愈快,政府對鄉村的管控嚴格,比如人口、土地、資源等,建設用地、基礎設施、休閑功能等都偏向城市,很多村庄在等待開發中價值一直沉睡。城市的增長太過迅速,導致鄉村在發展中產生一系列的問題。實施鄉村振興,尤其是在城鄉關系中城市佔絕對優勢的地區,不能僅從農業農村內部破題,必須從城市和鄉村兩端發力,合力打造城鄉融合新局面。

一方面,鄉村要用城市的邏輯做好全面振興的准備

  鄉村振興是對城市化過程中鄉村價值的重新定位,要用城市的邏輯來為鄉村的全面振興做好各種准備。但是也不能簡單的按城市建設的思路來改造鄉村。

  一是要深入挖掘鄉村的價值。鄉村不僅僅是農業生產的地方,而且更具有稀缺的居住和生態價值,這一點,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體現得尤為明顯。必須認識到鄉村的價值,尤其是鄉村空間已經不足一半的地區,更要對鄉村的各類資源重新估值。

  二是為城鄉資源互動做好制度准備。推進落實農業農村“放管服”,加強農民的市場意識培育。深化農村產權制度改革,通過確權、清產核資等手段,把農村、農民手裡沉睡的資源股份化、証券化﹔推進農村土地改革,著力解決城鄉社保並軌,為城鄉兩元結構破題做好制度上的准備。

  三是通過城市先進治理元素帶動鄉村治理。研究解決對城鄉流動頻繁的鄉村秩序進行新的利益資源配置﹔通過“科技+制度”,管好農村集體“三資”﹔以新鄉賢引領、宗族管理、社群自治為核心推動鄉村治理,通過“信息化+網絡化”,加強基層網格化建設,優化鄉村的“營商環境”。

  四是以現代宜居理念打造美麗鄉村。推動城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加強農村垃圾、污水、廁所等方面的全面整治。城鄉一體發展中,注重保護村庄的原始風貌,慎砍樹、少填河,少拆房,盡可能在原有村庄的基礎上做優化與改善。

另一方面,城市資源

要以積極主動的態度走向鄉村

  鄉村是中國安全的保險閥和蓄水池。像蘇南地區這樣企業眾多、資本活躍、城市資源豐富的地方,應推動城市與鄉村全面對接,引導資金、技術、人才、管理等要素向農村流動。

  一是城市資本要主動下鄉。推動農業向二、三產業跨界,鄉村向城市開放,資源與市場接軌。支持“互聯網+農業”,發展“農業+文化”“農業+旅游”等新興業態。發揮城市資本組織化程度、效率高的優勢,探索鄉村社會和城市資本利益共同體的發展﹔加強農業農村招商,引進民營企業、投資資本、運營機構參與農村產業發展等。

  二是城市精英要主動下鄉。很多城裡人的夢想:城裡一套高房子,鄉下一個大院子。城裡人有下鄉的欲望。要創新戶籍、醫療和社會保險、就業創業、農房盤活等制度,吸引心懷鄉土的新“知青”、藝術家、創業者、跨界精英等新鄉民,發展農村雙創,重塑鄉村的人口結構、文化結構與社會結構。

  三是城市功能要主動下鄉。推動區域教育均衡發展,提高鄉村基本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吸引城市人口,大力推動名校、名醫院的分支機構下鄉。此外,在城市活躍的科普文化單位、社會團體、養老機構、旅游休閑等各類組織都應主動走向鄉村,結合自身優勢,優化鄉村功能。

  四是城市文化要主動下鄉。鄉村振興不能光有青山綠水,也要有文化的植入。既要挖掘歷史文化,弘揚鄉土文化,尤其是要把互聯網、動漫、創意等文化植入到鄉村,結合美麗鄉村建設,探索“一村一品”的創意文化新陣地,打造一批“網紅村”。

  城鄉互動,城市畢竟還是佔據優勢和主動權,鄉村對資源的承接往往處於被動地位。因此,黨委和政府需要通過直接投入財政資金、剛性配置公共資源、出台導向政策等方式,強力推動社會事業、金融資本、專業人才、創意文化等城市資源加快向鄉村流動。當然,城市資源尤其是民間資本的下鄉,也要把握幾條原則:一是農村不能過度產業化。避免將鄉村振興變為投資項目、基建工程,鄉建的速度不宜過快﹔二是不能與農民爭利。避免企業家將農民的土地流轉以后將農民排除在外﹔三是不能消滅農村的生活方式。警惕商業化和現代生活方式對鄉村的過度擠壓。■

 (陳振華,江蘇常州市新北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民革常州市新北區基層委員會副主委/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