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5
為高職百萬擴招更好落實進言     原 珂    2021年03月26日11:14

2019年5月8日,教育部發布《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正式啟動高職擴招100萬工作。實施一年來,百萬擴招任務已經高質量完成。為貫徹落實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關於“今明兩年職業技能培訓3500萬人次以上,高職院校擴招200萬人,要使更多勞動者長技能、好就業”的要求,2020年7月,教育部辦公廳等六部門專門印發了《關於做好2020年高職擴招專項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全面深化職業教育改革,進一步穩定高職擴招規模,確保穩定有序、高質量完成2020年高職擴招專項工作”。高職第二輪百萬擴招工作正式啟動。

  實施高職百萬擴招是黨和國家的重大戰略決策部署,是中央抓“六保”、促“六穩”,立足經濟社會發展大局作出的重要舉措,開創了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的新路徑,亦是新時期中國職業教育事業發展的重大機遇,必將對中國高等職業教育及整個教育事業的未來變革和經濟社會發展產生重大深遠影響。

  但是,也應該看到的是,從根本上來說,高職百萬擴招是顯著不同於1999年的高校擴招。1999年的高校擴招所承擔的是高等教育大眾化的功能,擴充的是單一接受學歷教育的人群,而此次擴招,高職院校要轉變為學歷教育與社會培訓並舉,這在本質上是逐漸回歸職業教育自身屬性的一種良性過程。某種意義上,這雖是新時期持續推動中國高職教育發展的又一次重要機遇,但本輪“兩個”百萬擴招無疑具有更大的挑戰,特別是針對首個百萬擴招已取得階段性成效之時。

  一、當前高職百萬擴招面臨的主要困難和挑戰

  1.第二輪百萬擴招任務與職業院校新增生源承載問題

  一方面,根據全國教育事業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共有高職(專科)院校1418所,招生368.83萬人。以此為基准擴招100萬人,即全國高職院校2019年招生數應達到468.83萬人,同比增長應超過27%。教育部規劃司副司長樓旭慶曾表示,若按往年高職招生報到率推算,要實現2019年高職擴招100萬人目標,至少應安排高職招生計劃增量114萬人。照此推算,若2020年再持續擴招百萬,其至少應安排高職招生計劃增量在120萬人以上。那麼,在招生對象和招生渠道均發生較大變化的情況下,對於已存在生源危機的高職院校而言,要保証按計劃落實擴招,無疑是一個莫大的挑戰。其實,2019年雖超額完成擴招任務,但不同省市間也存在較大差異,如山東、海南、山西、甘肅等省份較好地完成了擴招任務,而擁有全國較多高職院校“高地”的江蘇等省則成效一般。

  另一方面,面臨既有辦學條件能否滿足持續擴招之需求的挑戰。盡管當前我國高職院校辦學條件在不斷改善,且部分優質學校已經在多項甚至全部指標上達到優秀水平,但仍有部分薄弱院校還介於“限制招生”和“合格”之間。面對陡增的百萬社會生源,除了生均宿舍面積、實訓教學場地等硬件條件不足外,教師隊伍等軟性教學條件的改善也難以立竿見影。特別是從短期來看,因新增生源引發的教學資源缺口問題,將不可避免地給正常教育教學秩序及運轉帶來巨大風險。這種意義上,大規模迅速擴招極大地考驗著高職院校原有辦學基礎、統籌規劃能力和創新能力等,即使是優質院校也面臨很大壓力,薄弱院校更自不必說。

  2.傳統生源減少與社會生源比例增多的問題

  一方面,隨著近年來大批地方普通本科院校特別是應用技術型大學招生規模的不斷擴大,高職院校面臨著傳統生源上的減少,這明顯對高職院校百萬擴招任務形成一定壓力。另一方面,對高等職業教育有迫切需求的社會人員在第一個百萬擴招之時已經相繼報考,故再擴招第二個第三個百萬生源時,無疑面臨著強意向社會生源報考積極性的相對降低。換言之,如何持續吸引在職員工、農民工、下崗人員、退役軍人等報考則是招生上的一大難題。與此同時,上述兩個問題的疊加,還將會造成在既有傳統生源和社會潛在生源規模均減少的情況下,社會生源人數佔比過大的問題。具體來說,社會生源的增多及佔比過高將會給正常教學管理工作帶來諸多新挑戰、新問題。一是如何教的問題?二是如何管的問題?三是如何解決短期內的師資不足問題?總之,生源結構劇烈變化極大考驗著高職院校教育教學水平、管理能力、協調機制,以及快速研究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3.財政加劇緊張與補償力度預期逐年加大的壓力問題

  眾所周知,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國家和各省市在“共同抗疫”方面投入了巨大的財政資金。特別是鑒於這次重大疫情導致的全球范圍內的大規模停產停工,各地經濟疲軟。然而,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相較於2019年的百萬擴招,今年開啟的第二輪百萬擴招若要取得更大成效,理應在去年的各項政策支持基礎上繼續增大財政資助和補償力度,以持續吸引那些具有報讀高職院校意向相對較弱的社會生源。兩者之間,如何抉擇,也是今明兩年高職院校持續百萬擴招中將難以回避的一大問題。

  二、如何更好落實高職百萬擴招

  從表面上看,百萬擴招貌似僅對高職教育招生體量上的調整,但其實質則在於增強人才培養對社會需求的適應性。其本質上是在對“形”與“實”兩方面問題合理把握的基礎上,實現我國職業教育短期內“數量”的達成和長期內“質量”的保証。整體而言,面對新的百萬擴招,當前我國高職院校應盡快建立健全學校設置、師資隊伍、教學教材、信息化建設、安全設施等辦學標准,完善專業教學標准、課程標准、頂崗實習標准、實訓條件建設等標准。但是,針對上述主要困難和挑戰,還亟需從以下方面著手努力,為高質量完成今明兩年的百萬擴招任務提供保障。

  1.想法設法解決新增生源承載問題

  針對第二輪百萬擴招新增生源的承載問題,首先,需要從國家到省市到各院校統籌布局,立足於現有辦學資源、專業布局、社會就業形勢等多方面情況來擬定招生計劃、出台優惠政策、加強招生宣傳。其次,有關方面要盡快解決由新增生源引發的教育資源規模缺口問題,包括教室、圖書、食堂、住宿、教學儀器設備、實習實訓場所等硬件設施都應符合辦學標准,不能因新增生源而被簡單攤薄。第三,加快優化軟件建設,特別是盡快解決“雙師型”師資緊缺的問題。這則要求在短期內努力通過“五個一批”來加快補充高職急需的專業師資,並不斷探索優化與完善“固定崗+流動崗”的教師資源配置新機制。與此同時,要加快開展既有專業骨干教師培訓力度,逐步有序打造適應擴招新要求的多元化、多功能型師資隊伍,以不斷增強適應和解決教學、管理、服務過程中的新情況、新要求的能力等。

  2.跳出傳統職教思維定式,創新人才培養模式

  本質上,擴招目的旨在解決人才培養的供給側和產業結構需求側在結構、質量、水平上不相適應的問題。但在當今學習者身份多樣化的情況下,要達到以促就業為導向的質量標准,則需逐步打破高職院校原有的辦學形態和配套制度,如招生制度、課程設置、人才培養、教學方法、學習方式、考核評價、校企合作、教學場所、學籍管理、就業制度、勞動制度等。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求高職院校必須跳出傳統的教育思維定式,重塑理念,著力在如何教學、如何管理學生、如何幫助學生就業等方面下功夫,層層破解發展中的難題。一要創新教學組織形式。針對不同生源的從業經歷、學習基礎和需求,加強實施分類管理,推行靈活多元的教學模式。二要加快推動教學管理改革。結合院校實際,堅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創新教育教學管理模式,如探索“送教下鄉”“送教上門”,設立“社區學區”“企業學區”以及實施“農學結合、工學交替,旺工淡學”的人才培養及教學組織創新模式等。三是鼓勵校企聯合開展培養,推行現代學徒制等培養模式。此外,在有條件的院校,還應逐步探索分類編制人才培養方案,充分根據應屆與非應屆、就業與未就業、不同年齡段生源的特點來編制更為細化、更加個性化的人才培養方案。

  3.開源節流,千方百計提高財政補償和社會支持力度

  各省市要積極探索在多個方面持續發力,為在崗職工、退役軍人以及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等就讀高職院校創造條件。一則加大相關政策特別是財政支持力度。針對就讀高職院校的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等,符合條件的,按規定享受職業培訓補貼、一次性求職補貼、創業擔保貸款、一次性創業補貼、職業技能提升補貼、優秀創業項目資助等含金量高的政策﹔對家庭貧困的學生和社會人員,符合條件的,可申請國家獎學金、國家助學金、基層就業學費補償、國家助學貸款代償、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等資助。二則加大社會支持力度,為就讀高職院校的多元社會人員積極搭建各類對接平台,使其充分享受就業創業服務。如加大精准服務力度,提供有針對性的職業指導、就業見習、就業創業培訓、專場招聘等精細化服務。部分有條件的地方甚至可以探索設立退役軍人職業教育集團,強化教育培訓針對性、有效性,有機銜接教育培訓與就業。

  4.積極探索學分制管理,試行常年開放入學制度

  一方面,探索高職院校實行學分制管理。實踐中,應積極為學生提供個性化學習的條件和環境,結合“學分銀行”建設彈性學制和完全學分制的學習方式,推動學習成果的認定、積累和轉換。同時,學校還要加強教學質量監測和評價,探索寬進嚴出機制,如嚴格學業成績考核制度,針對課程不及格者,要求其重修考核,不及格學生不能畢業,防止“放水”現象。另一方面,實踐反復証明,當前我國“文化素養+職業技能”的“職教高考”並不適合除中職畢業生和高考落榜生以外的其他非傳統生源,因此,針對百萬擴招中的大量社會生源,特別是因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社會生源,應探索分類招生,試行常年開放入學制度。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當前還要做好對社會成年學習者的潛在需求調查研究工作。開展社會生源情況與需求調查,首先要以科學的方法對未來社會生源的個人情況和學習需求進行調查,了解他們的教育程度、工作經歷、就業現狀、專業技能、經濟條件、職業興趣和就業方向等﹔其次,要初步了解他們進入高職院校學習所期望的目標﹔最后,進一步了解學生對於未來高職院校的了解程度,了解他們在教學模式、學生管理指導與生活服務方面的需求與願望。調查研究中應注意社會生源情況與需求調查最重要的對象是潛在學生本人,但也要注意其他利益相關者。

  總而言之,百萬擴招是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由2018年的48.1%跨越到50%大關,邁入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臨門一腳”。這既是在數以億計的勞動者中促進教育公平、縮小受教育差距的“補短板”,更是在提高教育教學質量、優化教育結構方面“做加法”,以滿足新時期多元社會群體對高等職業教育的迫切需求。另外,從國家宏觀調控政策而非教育自身的角度而言,百萬擴招也是契合當前我國對高技能人才的迫切需求、有效緩解結構性就業矛盾的創新性路徑選擇。■

 (原珂,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教育與開放經濟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本文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2020年度校級專項課題“北京‘四個中心’建設及其協同推進戰略研究”<2020YB03>階段性研究成果/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