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5
中西部高等教育跨越式發展路徑探索     唐玉光    2021年03月26日11:14

中西部高等教育是我國高等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承擔著為國家特別是中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人才支持和智力支撐的重要使命,是中西部發展的戰略內生力量,對中西部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基礎性、先導性、全局性的地位和作用。長期以來,由於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差異和高校空間布局結構的不平衡,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的基礎條件和水平與東部地區差距明顯。為縮小高等教育東中西部的差距,推進高等教育均衡發展,國家出台了一系列促進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的政策和措施。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各種支持計劃更是頻繁出台落地,如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對口支援西部地區高等學校計劃、支援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劃、省部共建和合建中西部高校等。這一系列支持計劃,有力地推動了中西部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

  但毋庸置疑的是,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資源的“質”和“量”與東部地區比仍有較大差距。例如,從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A類學科的地區分布看,東部、中部、西部的A類學科佔比分別是70.72%、19.99%、9.29%,中西部合計隻佔到了總體的不到30%﹔從2017年9月國家確定的“雙一流”建設高校一流學科入選數的地區分布看,東部、中部、西部高校入選學科佔比分別為71.18%、17.85%、10.97%,中西部合計隻佔到了總體的不到29%。再如,2018年全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48.1%,但中西部省份普遍低於東部省份,其中中西部的甘肅省為37%,河南省為41.78%,雲南省為41.73%,而東部的江蘇省為58.3%,浙江省為60.12%,山東省為52.8%。(袁佔亭,2019)

  中共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發展。2020年9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新時代振興中西部高等教育的若干意見》,強調主動對接重大區域發展戰略,有效激發中西部高等教育內生動力和發展活力,推動形成同中西部開發開放格局相匹配的高等教育體系。這不僅為中西部高等教育加快形成改革發展的新格局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也為中西部高等教育的崛起提供了歷史機遇。

  面對這一重大歷史機遇,我們需要以創新發展的理念,探索創新發展的路徑,促進中西部高等教育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實現新的跨越式發展,不斷逼近東中西部高等教育均衡發展的目標。

  一、區域聯動,協同發展

  統籌區域教育協同發展,促進更大范圍的教育公平和高等學校均衡發展,是我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區域經濟社會一體化發展的必然結果。以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為代表的區域經濟的興起,已成為我國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引擎。與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相適應,區域教育正從封閉發展走向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新時代。借此機會,可實施東引西聯戰略,努力促進東中西部高等教育均衡協調發展。

  加強中央政府在推進區域高等教育均衡發展中的主導作用,發揮地方政府的主體作用,堅持中央統籌與地方負責相結合的推進原則,構建和完善支撐全方位推進東中西部高等教育協同發展的政策供給體系。基於中西部高等教育的獨特功能定位和發展水平,中央政府需要強化區域高等教育的總體規劃與布局,進一步加大對中西部高等教育的資金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圍繞高等學校基礎保障設施、高層次人才隊伍、科研平台和基地等辦學核心要素,補齊長期以來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的欠賬和能力短板,提高中西部高等教育的內生發展能力。

  加強東中西部高等教育聯動發展,建立東中西部協同發展的聯席機制、咨詢機制等溝通協調機制,探索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高等教育協同發展的有效方式和典型模式。在繼續加大東部高校“組團式”對口支援西部高校發展的力度的同時,推動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一體化區域與中西部區域之間高等教育的聯動發展,按高等教育類別建立跨區域的高校發展聯盟,拓展區域間高等教育的互動交流合作,在更大空間和范圍內實施東中西部高等教育的聯動發展、協同發展。

  發揮中西部高等教育中心城市的輻射功能,強化省際間高等教育的優勢互補和聯動發展,使區域內高等教育形成合力,實現區域內高等教育資源的有效互補與充分利用。中西部的武漢、西安、成都、長沙等城市集聚了眾多的高等院校和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在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進入分檔排名的學科數,武漢僅次於北京、上海,在全國排第三名,西安、成都、長沙則分列第五、七、十名﹔獲得A類學科的數量,武漢、成都、長沙、西安分列全國第四、六、八、九名,這些城市是名副其實的中西部、甚至是全國的高等教育中心城市。作為高等教育中心城市,一方面需要不斷增強核心競爭力,建設成為率先實現高等教育現代化的先導城市,成為周邊區域高等教育發展的教育創新中心、基礎研究中心、資源擴散中心﹔另一方面更要發揮“領頭雁”作用和對區域高等教育的輻射效應,與周邊區域高等教育形成互相影響、協同發展的互動關系,更好地謀劃區域內高校學科專業一盤棋的布局、一體化的聯動,形成強大合力,推動區域內高等教育集群發展、協同發展。

  二、院校攜手,共謀發展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我國逐步形成了中科院、高校、中央產業部委所屬科研院所、地方科研機構與國防研究機構五個方面組成的全國范圍的科技研究體系。在這個體系中,中科院被稱為“領導全國提高科學水平、培養新生力量的火車頭”。隨著高等學校“教學”和“科研”兩個中心的確立,特別是世紀之交建設一流大學戰略的實施,高校在國家科技創新體系中的作用越來越明顯,地位越來越重要。2015年9月2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提出:“科研院所和高等學校是源頭創新的主力軍,必須大力增強其原始創新和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能力。”

  高等學校是源頭創新的主力軍,是國家基礎研究的核心力量,這是由高校的組織特性所決定的。高校特別是一流大學是研究、發展、傳播高深學問的機構,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是高等學校最重要的兩大職能,一流大學不僅要培養出社會各行各業所需要的一流人才,也要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推動國家經濟、科技、社會等各個領域的發展。同時,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又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兩個方面。一流的科學研究,促進了一流人才的培養,而一流的人才培養又吸引著全球一流人才的匯聚,從而不斷創造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美國作為世界高等教育強國,其一流大學的興起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二戰中后期卡內基研究院院長布什組織的國防委員會,提出政府本身不建立研究機構,組織科學家和提供資源,大規模支持大學科研,支持在大學設立國家研究機構,使大學承擔了國家基礎研究的主要任務,成為國家基礎研究中心。以麻省理工為例,該校有200多個研究機構,大到林肯實驗室,小到某一方向的PI(Principle Investigator,指科學研究院、科學研究所的研究員、首席研究員、學術領頭人)團隊。這些研究機構不完全依附於傳統的教學院系,而是集中了大量的以研究工作為主的科學家,正是這些頂級科學家把麻省理工推向了世界的一流大學行列。

  推動科研院所和高等學校緊密結合,把科研方面的優勢應用到人才培養上,對於促進高校學科水平的提升意義重大。早在2012年中國科學院和教育部就印發了《科教結合協同育人行動計劃》的通知,探索高等院校與科研院所聯合培養人才的新模式,提高學生的實踐能力和增強學生的創新本領,促進我國高等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提高,帶動和促進高等學校與科研院所在教育和科研工作方面的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實現科教結合的有效推進、合作共贏。

  我國中西部地區有著較為豐富的研究資源。中科院的12個分院中有6個分別設在武漢、成都、昆明、西安、蘭州、新疆,68個京外研究機構中26個設在上述分院(中國科學院擁有12個分院、100多家科研院所、3所大學、130多個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和工程中心、270多個野外觀測台站﹔建成了完整的自然科學學科體系,物理、化學、材料科學、數學、環境與生態學、地球科學等學科整體水平已進入世界先進行列)。以西安為例。西安是我國西部最大最重要的科研和國防科技工業基地,以航空、航天、兵器、船舶為代表的科技綜合實力雄厚,除中科院西安分院外,僅中國兵器工業集團、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所屬的研究院所就有17家之多。

  推進中西部高校和科研院所攜手合作是雙方協同創新、合作共贏的有效途徑。中西部高校充分利用科研院所在科研平台、項目、團隊方面的優勢,科研院所利用高校在學科綜合、生源、青年人才方面優勢,雙方通過協同創新、協同育人,實現創新要素的有效匯聚、共同發展。

  三、產教融合,服務發展

  產教融合是高等教育與產業深度結合、服務產業發展的重要形式。2017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指出:深化產教融合,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是推進當前人力資源供給側結構改革的迫切需要。深化中西部高等教育與產業的融合,是提升中西部高等教育服務國家和區域發展能力,進而提升高校的生存能力和競爭能力,實現高水平大學建設目標的重要途徑。

  中西部高等教育要全面對接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圍繞區域產業發展規劃,調整學科專業結構,充分發揮區位優勢和區域資源多樣性、生物多樣性、文化多樣性的特色,將區位優勢和區域特色轉化為高校學科優勢、人才培養優勢、科學研究優勢,支撐中西部產業發展對人才和科技成果的迫切需求。

  中西部高等教育走產教融合之路,必須做到既“頂天”又“立地”。“頂天”就是要站在科技發展的前沿,以創新能力建設為核心,圍繞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布局學科專業,圍繞大數據,人工智能和“智能+”產業,工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教育、醫療、旅游等新興業態的發展需要,發揮科技創新效能,增強內生發展動力,引領新興產業高位發展,提升中西部產業發展質量,實現中西部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立地”就是要面向中西部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面向基層面向農村發展的具體需求,實實在在解決發展中所面臨的具體問題。注重科技成果向傳統產業的轉化,注重科技成果向基層企業的轉化,注重開發適合中西部農村發展的產業形態。大力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提高高等職業教育的開放度和市場化意識,探索適合中西部地區企業參與辦高職院校的模式,注重培養留得住、用得上、懂技術、會經營、善管理的實用人才和新農村建設的組織者、帶頭人。

  中西部高等教育走產教融合之路,要把增強自身“造血”功能,提升自主發展能力作為重要目標。西部高校長期以來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這裡既有政府資金投入不足的因素,也有籌資能力先天不足的因素。要改變這種情況,繼續進一步加大政府資金投入是重要途徑,在籌資上給與西部高校更有效的政策支持也是重要選擇,例如給與西部高校更高的捐贈配比,給與東部企業支持西部高校更優惠的激勵措施等。西部高校除了面向區域內產業發展加大科技成果研發和轉化的力度外,也要把眼光放到東部發達地區,爭取與東部發達地區企業開展技術合作,或者探索中西部高校與當地企業加東部地區企業三方合作的模式,以此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和發展資源。■

 (唐玉光,華東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