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2005
李祥臣:主動健康,必要且必然     張 棟    2021年03月26日11:13

“上工治未病。”求助於醫療總是人們健康出現問題之后的亡羊補牢,如果能在此之前,治於未病,減少乃至防止疾病的發生,對每個人,對國家和社會都是更好的選擇。在國務院《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中,對健康中國實施原則的闡述包括:普及知識、提升素養﹔自主自律,健康生活﹔早期干預、完善服務﹔全民參與、共建共享。四項原則都明確地指向治於未病的主動作為。主動健康,就是我國面向新時代人民群眾的健康需求提出的新的理念和模式。就此,我們採訪了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李祥臣研究員,請他分析闡釋,以饗讀者。

  記者:我們應如何理解主動健康的概念和針對性?

  李祥臣:在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公眾面對的主要健康威脅是不同的。在前現代社會,健康威脅主要來自營養不良和傳染病。但這兩個主要威脅在工業革命之后,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現代醫學和公共衛生的發展,在較發達的社會已經逐漸退居次要地位,而原來居於次要地位的各種慢性疾病、功能性疾病,隨著人均壽命的延長,老齡化的加深,逐漸成為公眾健康的主要威脅。目前,很顯然我國也進入了這樣的階段。

  當前,我國主要的疾病致死來自與生活方式相關的慢性非傳染性疾病,2018年佔到了88.53%,其中心腦血管和代謝性疾病佔比最高,達到47.17%,而且在2008—2017十年間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發病率平均增長率達8.8%,如果沒有有效干預措施,我國的慢性病發病趨勢將呈現“井噴”態勢。相應的,我國每年衛生總費用從 2008 年年度總費用的不到1.5萬億,經過10年時間,增至5.3萬億,增幅高達362%,平均增長率達17.1%。在我國 GDP 佔比4.5% 增至6.4%。根據我們的測算,在不考慮通貨膨脹等因素的情況下,2025年的衛生總費用預計將突破11萬億,佔GPD的9.8%,2030年將突破16萬億,將佔GPD的10%以上。總衛生費用的快速增長主要來自老齡化等因素,但如果不能及時著手加以有效控制,那麼必然成為國家和社會越來越難以承受的沉重負擔。

  在我們總醫療開支中大約76%的部分都是用於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的治療。但治療並非是面對慢性疾病的最有效手段,事實上,大部分的慢性疾病並非治療能夠治愈的,治療只是通過藥物、手術等方式對抗疾病,盡可能維持身體和器官的功能。但慢性疾病主要的並非是外源性的病原體入侵,而是內源性的系統紊亂和功能退行,對抗性醫療在方法和原理上並不能有效應對大多數慢性疾病,必須在事前干預。

  2015年科技部組織專家組進行“數字醫療和健康促進”“十三五”科技規劃,並向各部委調研咨詢意見。其中在體育總局咨詢意見時,我也隨同總局領導參與了調研咨詢,我們基於上述思考,提出把主動干預作為對抗慢性疾病爆發的重要方式,得到了專家組的認同。在之后形成的系列報告,得到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的重視,她在批示中以“主動健康”歸納了報告中的意見,之后,“主動健康”被越來越廣泛的接受和使用,這就是“主動健康”的來歷。

  記者:所以,主動健康是我們的中國概念和提法?

  李祥臣:是的。事實上,疾病譜的變化,老齡化的加深,這都不是我國特有的情況,而是世界性的趨勢,在其他國家也存在類似的提法,比如美國的“運動是良醫”,新加坡的“健康公民”。相對而言,主動健康不僅是我們的提法,也是更具有系統性的中國方案和方法論。

  記者:我們應當把主動健康理解為預防醫學和對健康生活方式的倡導嗎?

  李祥臣:預防肯定是主動健康的重要任務之一,但它並不是主動健康的全部。從方法論上講,所有的醫學方法都有主動和被動之分。主動健康醫學的立論前提是認為人體是一個復雜系統,具有強大的自我修復和自組織能力,醫學的任務是在充分發揮個體能動性的前提下,綜合利用可控的方法手段,激活人體這種能力達到消除人體疾病和提高機體能力目的。被動醫療或稱對抗醫療的理念則並不強調人體的自我修復能力,而以病灶為攻擊目標,主張通過藥物或者手術對抗、壓制和切割消除這些現象,追求疾病的緩解或者指標的正常。在通常的對抗性醫療眼中,人體生理指標對常規范圍的偏離,通常被視為疾病。主動健康的觀點則不同,把不規則、不確定看作基本特征,認為人體可以從遠離平衡態的波動復雜性中獲益,可控性的波動越大,人體獲益越大。人體可以在內外環境的刺激下產生新的自組織行為,形成新結構,實現慢病逆轉。這就如同運動員的訓練一樣,通過施加合理的人為刺激反復訓練,實現人體技能的強化和提升。

  記者:主動健康也可以作為一種醫學系統,我們應如何理解?

  李祥臣:主動健康醫學認為人體是一個開放的復雜系統,而非器官、細胞、分子的簡單累加。普通的臨床醫學通常是依靠檢查和檢測,獲取一系列生理指標,超出預定范圍則被視為疾病,這就相當於一個抽樣斷面和設定標准之間的比對。

  主動健康關注的則是個體化,無論從評價方法還是干預手段,都重點考察個體縱向時間軸上的自身變化。主動健康醫學更關注人體系統的演變方向和速度,以及縱向維度的變化,更依賴大時間尺度的連續動態測量和整體發展趨勢的分析。比如,在一段心率數據分析的方法上,普通的臨床醫學指導下的分析方法往往關注安靜心率、最大心率等生理常數的靜態分析,判斷是否超出某個設定范圍。而主動健康則更加關注心率的縱向連續數據的整體分析,觀察其所包含的整體信息。

  記者:主動健康比普通臨床醫學更加強調信息的獲取,強調連續長期的檢測,這在當前是能夠實現的嗎?

  李祥臣:主動健康所要求的,現在還不能完全實現,但在技術上已經變得可及了。智能可穿戴設備的發展,已經使得對人體連續而全面的監測變得可行,盡管在准確度、可靠性上還不能支持大規模的普遍應用,但隨著技術的發展,這種場景的實現已經並不遙遠﹔5G技術,以及未來更加先進和更大通量的通訊技術,已經可以支持萬物互聯,實現龐大數據的實時在線﹔對龐大數據進行處理的大數據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也在迅速發展,人工智能的自我迭代也完全可期,其發展可能並非線性前進,而是不斷加速的。盡管當前基於主動健康理念的健康管理和干預體系還不是一種現實,但也隻在很近的未來。

  記者:在連續的數據採集和健康干預之間,是一個數據處理和分析判斷的過程,我們擁有足夠的知識去完成這個過程嗎?

  李祥臣:知識永遠沒有邊界,正如我們之前所說,人體是一個復雜、龐大的動態系統。對這樣一個系統的認識需要生命科學和系統科學不斷發展獲得新的知識。可以講,主動健康的產業和生態也必然將是一個在數據的積累、信息的反饋、技術的演進、知識的涌現中不斷迭代的復雜系統。而在當前,盡管我們的知識不可能是足夠的,但也已經能夠支持很多的健康干預措施了。

  記者:主動健康不只是一種健康和醫學的理念,還將是一個產業的興起?

  李祥臣:是的。健康對於我們每一個人,對於國家社會都是最重要的價值之一。在老齡化不斷加深,人類的疾病譜不斷向生活方式相關的慢性、功能性疾病偏移的情況下,主動健康,或者不管名之為別的什麼稱呼,它所代表的對健康的主動管理和疾病的事前干預,都必然是整個社會最深刻和強大的需求。同時,在技術和知識上,我們也正在快速發展,逐漸擁有了滿足這種需求的能力。這將不可避免的成為一個重要的產業集群,實際上,不論中外,眾多主流科技巨頭早已在這一領域,從不同角度展開了深刻的產業布局。我認為,在不遠的未來,我們就能看到主動健康在產業和應用上的落地和快速發展。

  記者:對於健康管理的需求,使我們無法抗拒主動健康的產業和應用,但同時健康數據的實時採集,健康領域裡消費者和產業巨頭之間在信息和知識上巨大的不對稱,也會使我們對此抱有深刻的擔憂。

  李祥臣:在信息時代,對隱私和數據安全的擔憂是一個具有普遍性的問題,不只是在健康領域。實際上,當前這樣的問題就已經非常嚴峻了。發展中的問題隻能在發展中解決。這種問題的應對需要立法的規范、標准的制定、技術防護手段的探索和進步,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責任,是公共政策的范疇。■

  (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