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1903
風雨飄搖,君子乃見     孟 琢 田鑫媛    2021年03月24日10:17

 

——從“人不知而不慍”說起

 

在《論語》開篇,孔子有一句話:“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這句話我們都熟悉,當別人不了解你的時候,不生埋怨,便指向了君子的境界。從字面上看,似乎“君子”離我們並不遙遠,把握了委屈時的心境,也就實現了君子的道德高度。道不遠人,儒家提倡的君子之道,固然與當下的生活體驗密不可分。但若因此把君子之道看得過於容易,不免也小看了“不慍”的分量。我們想要深切地解讀這句話,大可走進孔子的生平,看一看他經歷了怎樣的“人不知”,又是如何做到“不慍”的。

  在《論語》中,與孔子及弟子有關的“慍”,一共出現了兩次。一次是這裡,還有一次是在“陳蔡絕糧”。請看:

  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陳蔡絕糧,堪稱儒門最經典的“公案”了,在先秦諸子中有不同的敘事版本。孔子在陳蔡之間遭逢戰亂,被亂兵包圍。糧食吃光了,“從者病,莫能興”——弟子們連著幾天忍飢挨餓,躺在地上爬不起來,隻能煮一點兒野菜充飢。看著周圍奄奄一息的師兄弟,豪邁慷慨的子路忍不住“慍”了——請注意,“慍”和“怨”不同,“怨”是喋喋不休地怨天尤人,“慍”則是內心深處的積郁難平。子路實在想不通,問孔子說:“君子亦有窮乎?”是啊,我們大家都是至誠君子,不是老虎、犀牛這樣的野獸,為什麼要在曠野中流離失所?我們的老師孔子,是多麼溫柔敦厚的君子啊,為何也要遭受這種折磨?我們追尋的理想之路,難道就要走到盡頭嗎?

  子路眉頭緊鎖,提出了難以排遣的生命困惑。《詩經》中說,“憂心悄悄,慍於群小”,憂心悄悄,為小人的橫行而憂愁憤慨,子路當時的心境,大概也是如此吧。在這則對話中,同樣出現了“慍”和“君子”的主題。所不同者,孔子強調君子不慍,而子路則深陷於“慍”的積郁之中,悲憤地質疑著“君子”的現實命運!

  君子也會“窮”嗎?在這裡,“窮”不是貧窮,而是路走不通。在先秦漢語中,“窮”是通、達的反義詞。竹林七賢中的阮籍,為了宣泄身處亂世中的憤懣,經常“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反”——一個人駕車飛奔,直到無路之時,才下車痛哭一場,悵然落魄而歸,這叫“窮途之哭”。

  沒路了,堵死了,絕望了,這就是“窮”。

  面對子路的“慍”,孔子凜然地說了四個字:“君子固窮。”人生難免會走入窄巷,陷入困局,在困境中怨天尤人,但君子面對生命中的窮途,卻會選擇堅定地固守。毫無疑問,“君子固窮”正是“人不知而不慍”的境界。在這裡,君子的“不慍”,不是面向生活中點滴的不盡人意,而是面向著根本性的人生困境。這句話的厚重與分量,在孔門君子的生死之際,徹底地彰顯出來。

  在《庄子》中,也記載了“陳蔡絕糧”的故事。庄子經常會“黑”孔子,但在這個故事裡,卻有著一份格外的敬意。陳蔡之際,生死關頭,孔子弦歌不絕,意態自若。子路和子貢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們背后嘀咕:夫子真行!這些年被人趕來趕去,顛沛流離,他居然還有心思彈琴唱歌?“君子之無恥也若此乎!”——他老人家,是不是有點兒不知羞恥?在這裡,子貢、子路的形象不免夸張,他們不僅是“慍”,更直接表達了質疑和不滿。這些話被顏回聽見,他想替孔子解釋,卻也不知從何說起——沒辦法,告訴老師吧!

  孔子聽了,長嘆一聲,這兩個“細人”啊,境界狹窄,猶如兩根面條!回啊,你喊他們來,我跟他們說一說。兩人進來,子貢捅捅子路,子路狠狠地瞪了顏回一眼,忍不住問道:“夫子,我們活到這個份兒上,算是窮了吧!”接下來,孔子的回答精彩至極:

  君子通於道之謂通,窮於道之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以遭亂世之患,其何窮之為?故內省而不疚於道,臨難而不失其德,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鬆柏之茂也。陳蔡之隘,於丘其幸乎?

  在孔子看來,判斷君子的“窮”與“通”,不在於現實的際遇,而在於是否背離了“道”的理想。“內省而不疚於道,臨難而不失其德”,反躬自問,無愧初心,面對危難,不失德行,我堅持了自己的理想與操守,何談一個“窮”字呢?盡管現實艱險,九死一生,但在孔子看來,自己始終沒有違背先王之道,陳蔡之危也就壓根兒不是什麼人生窮途!不離大道,堅守德行,“固窮”的真正含義,不僅是“窮途”中的堅守,更是一份光風霽月、不以為意的自信與洒脫。在冰霜嚴寒的冬天,才能知道鬆柏是最后凋零的樹木,在陳蔡絕糧的艱險中,也才見出孔子坦蕩無畏的胸懷。“風雨飄搖,君子乃見”,這份艱辛與考驗,難道不是君子生命中的一種幸運嗎?

  孔子說罷,安然地拿起了琴,繼續唱歌。聽了夫子的話,子貢感慨道:“我不知道蒼天是何等高遠,也不知道大地是這般仁厚啊!”子路呢?他淚流滿面,操起一把長戈,在孔子的琴聲中奮然起舞,雄壯的身影洒落在廣袤的原野上……

  在陳蔡絕糧的儒門往事中,我們看到了“君子固窮”的精神,也理解了“人不知而不慍”的沉甸甸的內涵。孔子一生,周游列國,為了實現自己的仁政理想,棲棲遑遑,屢遭磨難。《庄子·讓王》中說:“夫子再逐於魯,削跡於衛,伐樹於宋,窮於商周,圍於陳蔡,殺夫子者無罪,藉夫子者無禁。”這一系列的記載,不知蘊含了多少的艱難與辛酸。但孔子依然弦歌鼓琴, 展現出“人不知而不慍”的君子氣象,究其實質,這與他對大道的孜孜追尋密不可分。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這種用生命來尋求真理的氣象,不正是“不慍”的內涵嗎?!

  在儒家身上,我們看到了一種高昂的理想主義氣質。在時代的泥沼中,孔子會失落,會自嘲,但從未喪失生命的積極與熱忱。無論貧窮困苦,還是挫折陷害,甚或是難以避免的衰老,孔子總能“不改其樂”“樂以忘憂”。在這裡,“樂”不是簡單的快樂與歡愉,而是源自生命內在充實的達觀與健進。這種氣質,在一個普遍功利的時代裡,在一個不免虛無的時代裡,也許會有些不合時宜﹔但如果擺脫了那種輕飄飄的嘲諷,避免了對崇高感的隨意解構,自然會理解“人不知而不慍”的精神力度。北宋理學大家周敦頤曾問程顥、程頤兄弟一個問題:“尋孔顏樂處,所樂何事?”這一問,迎面而來,叩問儒家最根本的精神氣質,觸動了代代儒者的生命思索——如何理解孔顏之樂?“人不知而不慍”的君子品格,孔子在風雨飄搖中的堅守與理想,正是思考這個千年之問的核心維度。■

 (孟琢,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田鑫媛,北京師范大學博士研究生/責編 王宇航)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