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1903
多管齊下,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     劉 美 楊素卿    2021年03月24日10:14

 

4月15日至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考察並主持召開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時強調:脫貧既要看數量,更要看質量。總書記指出,要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強化產業扶貧,組織消費扶貧,加大培訓力度,促進轉移就業,讓貧困群眾有穩定的工作崗位。作為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重點任務,“兩不愁三保障”是中國共產黨人面向世界的錚錚誓言和鄭重承諾。多年來,中國特色的脫貧攻堅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帶領下,制度體系全面建立,扶貧方略扎實推進,形成了各方聯動、社會參與的大格局,脫貧攻堅取得顯著成效。

  脫貧不返貧才是真脫貧。在脫貧的基礎上實現鄉村振興,亟需加強頂層設計。因此制定出台相對貧困地區可持續發展和低收入人群穩定增收的政策,建立長效保障機制,提高普惠性社會保障標准,將成為今后保障穩定脫貧工作的重心。

  一、產業興旺是穩定脫貧成果的根本

  產業興旺是解決農村穩定、農業增效、農民增收的根本。產業發展要根據農民的基礎、自身的素質和能力,以提高農民的自我發展能力為出發點。貧困農民長期依存於土地,其技能單一,隻有依靠土地就近實現增收才能穩定脫貧,因此一定要做好農業產業扶貧這篇大文章。目前存在的問題:一是大部分貧困地區存在著農業有產品無品牌、有品牌無規模、有規模無產業。二是局限於從事初級產品生產,一、二、三產融合不夠,質量和效益不高,結構不優。因此應深化農業供給側改革、優化產業結構、建立產業融合的現代農業生產體系。建議:

  一是立足當地資源優勢,因地制宜,宜農則農,宜養則養,發展特色產業,積極打造品牌,做大規模,最大限度地發揮農業資源的效力。

  二是在政策資金上給予支持,幫助農民延伸農業產業鏈,形成產業鏈條完整的現代鄉村產業體系。如農產品的精深加工業、倉儲物流業、現代休閑觀光旅游業,實現農產品多層次、多環節轉化增值。有數據顯示,加工后的農產品增值達3~4倍,多一個環節,農民就會多一份收入,由此帶動更多貧困戶脫貧致富。

  三是推進電子商務在農村的發展,在不斷擴大線下銷售的同時,努力拓展線上銷售渠道,讓更多的農產品產得出來,賣得出去。

  二、科技人才是穩定脫貧成果的基礎

  人才是農業和農村可持續發展的基礎。目前存在的問題:一是派駐貧困地區的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大多是行政干部,多數不懂農業,且他們任期短,人員不穩定,無法真正融入農村生活。二是貧困農民自主創業、自我發展能力不足﹔農村種養殖能手、農產品加工能手、農業經紀人等實用人才不足,生產管理粗放,技術缺乏,使扶貧產業達不到預期效果。三是有理想、有抱負、有知識的農村領軍人物嚴重短缺,城裡的孩子一般不會去考農學專業,農村的孩子也不願意學農,農村后續人才隊伍培養不足。建議:

  一是完善激勵制度,把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結合起來,激活現有人才。制定鼓勵專業技術人才返鄉創業、服務鄉村的政策,比如在職稱評定、子女就學、住房保障等方面給予優惠,解除其后顧之憂,使優秀的人才留得住、有作為,成為既樂於帶領群眾致富、又有能力帶動群眾致富的領軍人物。

  二是強化人才培養,把農村人才的培養納入鄉村振興整體規劃中,制定對於畢業后直接回鄉服務的大學生給予免除學雜費和補助生活費的優惠政策,免費培養定向生。培養一批有理想、有抱負的后備人才。

  三、資金扶持是穩定脫貧成果的保障

  資金短缺是貧困群眾脫貧致富道路上的障礙和“瓶頸”,也是脫貧致富工作面臨的難題。農業是個生產周期長、高風險的弱勢產業,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發展滯后,生態環境脆弱,集體經濟薄弱。盡管國家一再堅持“隊伍不散、政策不變、力度不減、工作不軟”的總體要求,但對於資金的投入目前依然存在著:一是由於缺乏激勵和約束機制,農業的高投入低收益使貧困地區資金來源過度依賴財政專項資金和部門幫扶資金,金融資本和社會資本進入農業農村的意願不強。二是缺乏農村專業的第三方評估機構和交易平台。一方面對抵押物由誰評估、如何評估、參照標准難以規范﹔另一方面如果發生違約,缺少公平、公正的處置。建議探索在國家扶貧政策的引導下,加大金融資本和社會資本對貧困地區的投入支持力度,拓寬融資渠道,形成強大的投入合力。

  一是積極穩妥推進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建立第三方評估交易機構,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簡化貸款手續、放寬貸款期限、優惠貸款利率,引導金融機構不斷開發多元化的“三農”金融產品創新。

  二是實行農業保險補貼,推動有關部門加大財政“以獎代補”力度,增加補貼險種和資金投入。充分調動縣(區、市)政府、保險公司和農戶的承保積極性,推動特色農險可持續發展。

  三是探索農村信用體系建設的聯動機制,推廣聯合增信模式,依托農民專業合作社,建立互助型農業專業擔保機構,開展多元化的農村信用擔保評估,利用農村擔保機構分擔抵押貸款風險。

  四是通過給予信貸、用地、稅收等優惠政策,優化投資和營商環境,鼓勵社會資本積極參與農村產業的發展。

  五是設立政府風險補償基金,用於發生不可抗力自然災害時彌補金融機構可能出現的損失和壞賬。

  四、內生動力是穩定脫貧成果的關鍵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老鄉是穩定脫貧攻堅成果的主體。隻有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有切實的獲得感,脫貧攻堅才能算取得實效,但這種獲得感決不是一味地給予,而是要讓群眾真正通過努力,有尊嚴地獲取。目前一些貧困村還存在著“要項目、等資金、靠上級”的思想,農民還是“靠著牆根晒太陽,等著政府送小康”。怎樣讓貧困農民有尊嚴的獲取,需要有頂層設計。建議:

  一是建設有文化的新農村。加大政策宣傳和教育引導力度,教育貧困戶樹立勤勉、自信、自立、自強的精神,激發人們內心勤勞的潛能。在倡導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核心價值觀的同時,制定村規民約,將誠懇、正直、善良、勤勉、節儉、清潔作為村民的基本要求,以此為標准評選優秀村民和文明家庭,制作牌匾貼於門前以示表彰,讓大家學有榜樣。

  二是重塑鄉賢文化。鄉賢文化在漫長的農耕文明中起到了很好的凝聚和潤滑作用,對村民自治這種治理體系有著特有的作用,是農村德治的關鍵。因此積極引導德高望重的鄉賢把人生積澱的經驗、智慧、資源奉還故土,帶領鄉親共同富裕。

  三是通過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少給資金多給政策,以多提供項目、技術,多進行培訓、輔導的方式引導其致富。政府可以採取“以獎代補”等多種扶持形式,通過重獎靠勤勞、誠信、協作精神致富的貧困戶,破除農民“等靠要”的思想,使農民自覺地樹立勤者得益、懶者吃虧的意識。比如山西省大同市開展的“扶貧愛心超市”(社會捐助的),就是讓農民通過主動勞動、參加集體活動、維護干淨整潔的村容村貌和家容家貌等活動獲得積分進行獎勵,獲得積分的家庭可以用積分在“扶貧愛心超市”換取農機具或生活用品,從而真正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和創造力,使其成為脫貧致富的動力核心。

  五、兜底政策是穩定脫貧成果的支撐

  貧困家庭的經濟基礎普遍薄弱,經不起天災人禍的變故。從山西省的數據看:山西省剩余貧困人口中無勞動能力或喪失勞動能力的佔比43.1%,大病、慢病和殘疾群體佔比31.6%。2018年,民革大同市委會組織篩查的農村失能、失智數據顯示:僅大同市天鎮縣(國家級貧困縣)玉泉鎮、谷前堡鎮、三十裡堡鄉、逯家灣鎮四個鄉61個村體檢篩查的60歲以上2982位老人中,失能(半失能)412人,失智(半失智)61人﹔患病2153人,總發病率75%,其中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腦梗、關節炎、腰椎病、冠心病、胃炎、膽結石等常見病人數2050人,佔比69%。從這些數據看,鞏固脫貧攻堅的成果,穩定貧困發生率,讓脫貧的群眾長期穩定脫貧並逐步致富面臨極大地挑戰。建議:

  一是繼續履行監督保護職能,當好農民守護神角色。作為分散的小農,農戶與市場主體之間存在權力不對等,市場主體有可能將市場風險轉嫁給貧困戶,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政府應該監督市場主體,並在發展產業時給予承諾,對於農產品應以市場保護價收購,使農民的基本利益受到保護。

  二是健全完善扶貧政策保障體系,加大兜底統籌力度。針對病、弱、無勞動能力的貧困戶,政府應全面落實教育、醫療、就業、住房、社會救助等各項幫扶政策,確保貧困群眾學有所教、病有所醫、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切實兜牢精准脫貧的“最后防線”。■

 (劉美,大同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革山西省委會副主委﹔楊素卿,民革大同市委會主委/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