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1903
海外學者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解讀及應對     陳慧女 陳 盈    2021年03月24日10:14

 

2019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發表題為《齊心開創共建“一帶一路”美好未來》的主旨演講,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年多以來,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取得明顯成效,參與國也獲得實實在在的民生普惠,各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同感不斷增強,“一帶一路”倡議也逐漸成為海外中國學研究的熱點。

  一、海外學者對 “一帶一路”倡議的代表性解讀

  許多海外學者基於理論與現實的考察,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研究取得較多成果,其中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識可以總結為以下幾種:

  1.政策延伸論。持此觀點的學者認為,“一帶一路”並非一項全新的政策,而是中國已有政治、經濟、外交等具體政策的升級版。布魯塞爾大學國際政治教授霍爾斯拉格(Jonathan Holslag)明確指出,“一帶一路”倡議是對中國早期倡議如“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延續,旨在支持國企擴大其在國外市場,與亞洲、非洲和歐洲國家建立更緊密經濟關系。日本學者青山瑠妙(Rumi Aoyama)也從外交角度進行分析,認為“一帶一路”只是鞏固中國在與亞洲、歐洲、阿拉伯世界和環太平洋地區關系方面所作的努力的新名稱。也有海外學者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對中國以往政策的補充,試圖利用相關舉措來補充現有的雙邊和區域政策框架。

  2.經濟驅動論。持此觀點的學者認為,在“新常態”背景下,“一帶一路”旨在解決中國國內經濟發展中存在的矛盾、挑戰,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有的認為,“一帶一路”經濟上的目的主要是為應對日益嚴峻的世界經濟環境,促進企業、政府等部門通力合作,擴大產品出口、減少工業產能過剩,提高鋼鐵企業的競爭力,提升中國在商品價值鏈中的位置,通過“一帶一路”促進高端產品出口,鼓勵中國標准走出去,使中國成為創新型經濟體和研發領域的領導者。還有一部分海外學者從區域經濟一體化的角度來看待“一帶一路”,認為“一帶一路”旨在推動中國西部邊境地區的貿易發展,促進中國與其他快速崛起的亞洲市場進行合作,幫助中國西部地區提升內部經濟一體化,改善中國西部地區的互聯互通,並使其能夠直接進入鄰近國家的港口設施,更多地參與全球貿易。

  3.地緣政治論。持此觀點的學者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復興亞洲中心地位的工具,是中國在利用其強大的經濟實力來實現長期的戰略地緣政治目標,即進一步發展業已不斷增長的國家能力,並利用其經濟、金融力量擴大其海外地緣政治影響力,將絲綢之路沿線國家都納入中國的經濟軌道。美國亞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ège Rolland)曾說,“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解決目前面臨的地緣政治挑戰關鍵策略,絕不僅僅隻追求經濟發展,而是尋求實現民族復興,使中國能夠在中共建黨100周年時獲得亞洲強國的相應位置。也有學者認為,雖然目前來看“一帶一路”更多的是涉及經濟合作領域,但是地緣政治與地緣經濟不可分割,地緣政治邏輯下的中國的國際地位提升與經濟邏輯下的高速發展並不完全對立。基於此,甚至有學者認為,“一帶一路”是美國霸權的和平替代,臆測中國借助“一帶一路”目的在於恢復古代的“朝貢制度”,雖然言語上回避霸權實則就是追求霸權,意圖在國際事務中發揮領導者的作用從而削弱美國等西方大國的影響力。還有學者將“一帶一路”倡議類比“馬歇爾計劃”,認為中國意欲通過“一帶一路”謀求軍事霸權,他們從中國在海外援助港口建設推斷出中國在進一步擴大軍事部署,具有擴大中國軍事地位的可能。

  4.重塑國際秩序論。持此觀點的學者認為,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力圖重塑國際秩序。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柯嵐安(William A. Callahan)認為,“一帶一路”旨在利用中國的經濟實力建立一個緊密的經濟、文化、政治和安全關系網絡,將歐洲和亞洲納入自己的全球秩序中,從而成為全球最重要的規范力量。中國通過“五通”完善沿線國家的發展戰略,提供相應的公共產品,合理回應當前國際經濟秩序追求利益的邏輯,“一帶一路”將構建更加包容的國際新秩序。也有學者認為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是為了促進全球權力的重新分配,使中國在與沿線各國的互聯互通中獲得一種理所當然的、非霸權的國際社會資本類型,並且整合現有的區域秩序。雖然“一帶一路”還處於早期階段,但依賴於良好的經濟基礎,明確且不斷發展的思想,以及堅實的體制框架,共同促進歐亞大陸的融合主義與發展主義新話語正逐步成形。

  5.空間修復論。持此觀點的學者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旨在打破國家、區域界線,推動大都市組成的網絡節點之間的資源流動,減少空間障礙並形成一種“空間修復”,目的在於重新塑造全球經濟發展的空間形態。查塔姆學會亞洲項目(香港)高級研究員夏添恩(Tim Summers)借助“空間修復”這個概念來理解“一帶一路”,即“一帶一路”通過“五通”項目建設,形成沿線各國的大都市連接網絡,資本、信息、技術和精英以大都市為網絡節點進行流動﹔“一帶一路”倡議的“空間修復”體現在三個方面:其一,“五通”建設能夠為資本、商品、人力提供了貫穿歐亞大陸的高效流動平台,而這種流動就是在主要城市節點組成的網絡中進行﹔其二,“一帶一路”倡議強調中國企業以對外直接投資的方式“走出去”,可以釋放經濟紅利,基礎設施和連通性方面的投資將進一步加強資本流動﹔其三,亞投行與絲路基金的建立,為使用過剩美元儲備提供了平台,通過創新體制增強了促進基礎設施連通的能力。因此,“一帶一路”倡議所構成的空間關系反映了日益成為當代全球政治經濟特征的網絡關系,中國旨在通過“一帶一路”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

  二、進一步提高“一帶一路”倡議國際認同度的建議

  五年多來,“一帶一路”建設取得重大進展,但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實現“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新模式仍然面臨諸多挑戰。海外學者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解讀雖然具有一定的學理基礎,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部分觀點囿於西方中心主義,對該倡議存有偏見或抱有質疑的態度。要想有效應對質疑和化解誤解與偏見,提高“一帶一路”倡議的國際認同度,我們需要從兩個方面努力:

  1.加強學術交流,積極應對誤解和誤讀。正如習近平主席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主旨演講中強調的那樣,“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目的是聚焦互聯互通,深化務實合作,攜手應對人類面臨的各種風險挑戰,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習近平主席倡導的“一帶一路”惠及全世界,代表著全球治理的新方向,是拉動世界經濟發展的新思路。為營造良好的國際社會輿論環境,要密切關注海外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研究,注重觀點梳理,加強學術交流和意見互換,同時,要擺脫西方話語體系的束縛,促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話語體系建設。

  對於海外研究提出的中肯意見和現實問題,我們要保持陽光心態,吸納其中客觀的意見為我所用,在平等磋商中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搭建更多聚焦世界和中國的學術交流平台,將具有權威的漢學家“請進來”,主動邀請其講述對於中國問題的研究成果,更直接地進行對話,增加學術領域的互信互鑒。對於一些學者別有居心的學術論斷要保持高度警惕,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創新中國學術話語體系,擺脫對西方學術話語的闡釋和依附。面對質疑我們更要理直氣壯發出中國學者之聲,因此要加強國際學術話語創新,大力發展人文社會科學,加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和自主創新,在對外傳播中既堅定立場又釋疑解惑。

  2.深化與沿線各國戰略伙伴關系,實現共同發展繁榮。“一帶一路”建設依靠沿線各國共同參與,因此要摒棄傳統零和博弈思維,加強合作,處理好與各國之間的關系,深化戰略伙伴關系。

  其一,尋找“一帶一路”倡議與各國的利益共同點,深化與各國發展戰略對接。歐洲“容克計劃”、蒙古國“草原之路”、 印度“季風計劃”等沿線國家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均具有良好的合作契機,存在利益共同點,需要與中國進行合作,因此要深化與這些戰略的合作對接。要切實推動項目的落地,凸顯合作共贏實質性進展,從而提高戰略互信,推動互利共贏。深化技術標准對接,更好服務沿線基礎設施建設﹔加快建立金融支持平台和監管體系,促進金融體系運行透明化﹔搭建大數據信息共享平台,加強文化交流。

  其二,妥善處理各類風險。雖然“一帶一路”倡議五年來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但是也仍面臨著經濟安全、地緣政治等各類風險,爭取海外國家的認同必須要加強風險研究,建立評估體系,制定預案制度,增強各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信心。如面對各國對中國企業的道德風險懷疑,要加強對中國企業的聯系與管控,與當地合作建立良好的風險管控機制,避免經濟問題“政治化”,合理利用國外資源,促進經濟良性循環。■

 (陳慧女,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陳盈,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