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1903
兩項舉措助推垃圾分類制度建設     毛 達    2021年03月24日10:13

 

自2015年9 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中提出要“加快建立垃圾強制分類制度”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發表重要講話,直接對垃圾分類制度建設給出指示,讓廣大公眾感受到了中央對生態文明建設重點事項持之以恆、常抓不懈的堅定意志。

  在今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到來之際,習總書記又就垃圾分類作出重要指示,強調“推行垃圾分類,關鍵是要加強科學管理,形成長效機制、推動習慣養成”。這個提法在方法的層面,為垃圾分類工作者明確了接下來進一步攻堅克難的重點。那麼,實際工作如何能做到科學管理、公眾如何能自覺配合、短期效果如何能夠持續?筆者從打造“示范線”和建立“公告回收目錄”兩個新方向提出建議。

建設示范線,打破垃圾分類“分混死結”

  自2000年我國部分城市開始試點垃圾分類以來,最令公眾不滿意的就是所謂“分而又混”的現象,即雖然標識不同類別廢棄物的垃圾桶已是到處可見,部分公眾也按公共指引分類投放了垃圾,但很快環衛部門就把分好類的垃圾又混合在了一起運走。這種情況的存在,不僅讓前端分類投放成了無用功,還嚴重挫傷了公眾參與的積極性,以至於近期一些地方即便可以做到分類收集和運輸,很多公眾仍從慣性認識出發,選擇忽視和不配合。

  其實除了“分了又混”外,還有一種不被公眾所熟悉的“混了又分”的現象存在,即在后端本來隻能處理特定種類廢棄物的設施,其直接收的卻是混合垃圾。現實中,分類處理設施若想將混合垃圾中的目標廢棄物變成再生資源,必然需要使用人工或技術手段將混合垃圾與目標廢棄物進行分離。顯然,這一過程的效率和效果遠比直接處理分好類的廢棄物低得多。

  舉廢品和易腐垃圾處理設施為例說明。我國城鄉各地本來就有較強的廢品再生處理能力,隻要前端能夠提供較為干淨的原料,后端的分類處理是有保障的。然而近年來,隨城鄉生活水平快速提高,以及受國際原料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不少公眾已漸漸失去攢廢品賣錢的好習慣,許多過去被公認為有價值的廢品,如某些品類的廢金屬、廢玻璃、廢塑料都成了被快速丟棄的垃圾。而一旦這些廢品進入了普通垃圾桶,它們就將與其他廢物,尤其是廚余垃圾嚴重混合。

  即便如此,后面還是會有人將可回收物撿拾出來,送到分類回收處理設施,但效果肯定不佳,一方面再生產產品質量和附加值低下,另一方面二次污染風險增高。

  易腐垃圾資源化處理設施雖然遠不及廢品再生行業普及,但在一些城市仍不算一件新鮮事。然而,長期以來,這些設施接收的一直不是它們所期待的餐廚垃圾,而是生活垃圾混合物,包括大量不可降解的塑料。一些設施雖然花了很大力氣對混合垃圾進行篩分,但仍然有相當多的“漏網之魚”,會繼續污染本要加以利用的有機質資源﹔被篩分出來的不可利用垃圾也還需送到焚燒廠或填埋場二次處理,整體而言得不償失。

  習總書記在2016年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上就垃圾分類工作的講話表明,完善的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包含四個環節,即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缺一不可。這四個環節,一方面,缺失任何一個,都稱不上是系統完整的垃圾分類﹔另一方面,即使四個環節都存在,但如果彼此不能串接起來,也同樣稱不上是系統完整的垃圾分類。

  以上談到的“分而又混”和“混而又分”同時存在的現象,就是垃圾分類必要環節缺乏串聯的情況。最直接的解決辦法就是努力建立一條或多條“示范線”, 讓有能力做到分類投放的社區,與有能力進行分類收集、運輸、處理的市政環衛服務及再生資源回收服務完全對接在一起,並保証整個物流鏈條的信息公開、透明,才能打破任何一種形式“分”和“混”同時存在造成的死結,才能打造出真正可以推廣、復制的垃圾分類示范。

  在建設示范線方面,應注意以下幾個方面的要求:

  首先,示范線不求大,但求精,隻需要納入幾個共享相同垃圾收運線路和分類處理設施的居民區或社會單位即可。示范線上的相關部門和參與者各司其職,各履其責,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掉鏈子,不合格者不列入示范線。

  其次,示范線上的分類處理設施需要同時包含有害垃圾安全貯存和處理設施,以及再生資源分揀集散中心兩類。凡具備易腐垃圾處理設施的城市,示范線還應納入這些設施。

  所有示范線上的處理設施應制定原料准入標准。例如,可進入危廢處理設施的有害垃圾有哪些品類,可進入再生資源處理工廠的可回收物有哪些品類及預處理要求,包括是否要區分材質、顏色、保証潔淨度等,以及可進入餐廚垃圾處理設施的廢棄物的有機質含量要達到多少(如95%以上)。

  進而,示范線上的收集和運輸企業應按處理設施准入標准收運垃圾,保証“合格垃圾”必須進入相應設施處理,不能混入“不合格垃圾”。如果示范線交運的垃圾不達標,處理設施應拒絕接收,但市政部門仍需按額定垃圾處理量向處理企業支付處理費,以此形成最強大的倒逼機制。如果前端社區和單位投放的垃圾不符合處理標准,收運企業也有權拒絕提供收集服務,直至相關方做出改善。

  再次,城市管理或垃圾分類管理部門需通過與基層黨組織、政府、社會組織、居委會、物業公司、志願者合作,在示范線上的社區開展深入宣教活動,提供精細指導,保証居民能按照后端分類處理的要求,准確投放垃圾。示范線上負責垃圾收運的企業,應完全做到分類收運,並將全過程的操作信息公開給社區居民,使居民已經清楚分了類的垃圾最終進入到分類處理設施。分類處理設施要保証從示范線上接收的分類垃圾真正得到分類處理,並將全過程的操作信息公開給分類收運企業和社區居民。

  總之,垃圾分類示范線明顯有別於以往一些城市“撒大網”式的試點推廣模式。后者基本隻把重點放在分類投放這個單一環節,強調分類投放設備的到位,以及居民的“參與率”和“准確率”。這種推廣模式雖然短時間看上去數據很漂亮,但因為與后端環節嚴重脫節,特別是沒有跟已有的分類處理設施完全對接,最終流於形式或完全失敗。而最近一些城市在新一輪垃圾分類推廣過程中,又出現了過於注重覆蓋面,隻強調前端必須分出來,忽視后端必須有相應處理能力的問題。這種情況如果調整不好,很可能重蹈此前的覆轍。

  相對而言,一些城市提出了建設示范片區工作方案,較此前的“撒網布點”模式無疑是很大的進步。因為試點如果過於小且分散,對垃圾分類收運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環衛公司很難為一個小區改變其垃圾收運的軟硬件安排。而一旦多個試點合起來形成了片區,例如一個街道的規模,對於收運模式的改革則將有推動作用。然而,示范片區的推廣模式仍然需要包含“示范線”建設的原則,強調垃圾分類四環節的完整到位以及前后銜接,這樣才能真正做到科學管理並保証長效。

用“公告回收目錄”指導分類投放

  近期,垃圾分類的公眾動員在一些城市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向前推進,習總書記更是在最近的講話中強調:“要開展廣泛的教育引導工作,讓廣大人民群眾認識到實行垃圾分類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通過有效的督促引導,讓更多人行動起來,培養垃圾分類的好習慣,全社會人人動手,一起來為改善生活環境作努力,一起來為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作貢獻。”

  的確,對於公眾習慣養成這個重要目標來說,全面深入的教育、引導和督促工作一定是不可或缺的。與此同時,推動習慣養成的工作還要注重習總書記提到的“科學性”。最近,在一些公眾宣傳和動員力度比較大的城市,就出現了一些公眾不理解、甚至抱怨垃圾分類的情況,主要有兩種表現。

  第一種是“定時定點投放”方案不夠合理,與部分人群的常規作息時間不匹配,大大增加了他們參與垃圾分類的難度。

  定時定點投放是非常適合我國城市居住區的一種垃圾分類投放方式。一則,定時定點意味著垃圾投放時一般會有專人值守,鄰裡短時匯聚在一起也形成了一種互相監督的氛圍,因此可以克服以往因投放“匿名化”而產生的投放無序問題。二則,相比其他形式的“去匿名化”投放方案,定時定點也是相對經濟和可靠的方法。論經濟性,它比發達國家城市較多使用的挨家挨戶收集成本低。論可靠性或穩定性,它也比很多基於實名制的“智能”回收機器強。

  然而,在一些地方的實施過程中,由於對投放時間和地點的考慮不夠周全,忽視了一些人群的特殊情況,如加班情況較多的職業人士,導致出現了社會上比較多的怨言,某些人甚至因此直接否定定時定點投放機制本身。

  其實,垃圾分類在推行過程中出現各種新問題實屬正常,公眾的抱怨、甚至批評也能促使已有服務盡快得到改善。就定時定點投放來說,相關城市的管理部門如果引入更多公眾參與,直接聽取受影響人群的意見,同時引入學者、專家開展更嚴謹的調查、分析,應該可以拿出讓大多數人接受的更優方案。

  第二種表現是在不少城市的社區,分類桶和分類運輸已經到位,公眾在政府號召之下也願意參與,但在實際投放時,卻因搞不清楚林林種種的垃圾應該屬於哪個類別而感到困惑,以至於出現了諸如“粽子葉是干垃圾還是濕垃圾”、“廢電池是有害垃圾還是其他垃圾,抑或可回收物”的疑問。

  針對這些問題,已有城市開始著手制定垃圾分類目錄,用列舉的方式回應市民的疑問。總體而言,這個方向沒有問題,但實際操作過程中需要有所注意。

  垃圾分類目錄的重點應該在於告訴大家哪些垃圾是實際可以獲得回收利用的廢物,並非理論上可以回收利用的廢物,否則將陷入不勝枚舉的困境。而要清楚告知公眾哪些廢物是可回收的,意味著管理者需調查清楚現有再生資源回收處理的渠道和設施是哪些,它們可以接收何種廢棄物,以及接收廢棄物的標准怎樣,然后根據這些信息制定出一份“公告回收目錄”。

  凡進入“公告回收目錄”的垃圾,要麼應屬於國家或地方強制回收的廢棄物,如有害垃圾或餐廚垃圾,要麼屬於國家要求企業履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的廢棄物,如電子廢物、紙基復合包裝,要麼是基於市場機制,回收再生渠道和設施有相當可靠性的廢棄物,如廢紙板、廢塑料瓶、廢金屬罐等。

  如果政府設立了“公告回收目錄”,此后市民就應該隻能將目錄上的廢棄物投入相應的回收桶﹔與此同時,進入社區的再生資源回收站也應無條件接收市民送來的屬於目錄上的廢品。對於目錄之外的廢棄物,如果市民不清楚是否屬於可回收物,可在再生資源回收站進行現場確認,如果回收站不接受,即可投放到其他垃圾或干垃圾桶中。

  “公告回收目錄”一旦建立,就應進行定期更新,因為廢棄物的可回收利用性質會隨社會、經濟和技術條件的變化發生改變。但無論它如何變化,名單是短還是長,讓市民始終接收“一旦分出,就能很好利用”的正向信息,是保持他們分類習慣的一種很好的“長效機制”。■

  (毛達,深圳市零廢棄公益事業發展中心理事長/責編 劉玉霞)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