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稿件上傳>>團結雜志>>201903
明德弘道,任重道遠     謝陽舉    2021年03月24日09:48

 

2019年3月4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北京友誼賓館看望全國政協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聯組委員並在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筆者當時在該會場。總書記來到我們中間,親切地問候大家,然后坐下來,聽完了幾位委員的發言后便開始講話。總書記音調並不高,尤顯厚重親切,有點像跟老朋友見面拉家常式的,言談間提綱挈領、畫龍點睛、引經據典。他的言談方式充滿生活氣息,朴實無華,貼近人心。他所談的內容都是來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的直接認識的升華,也是基於人類歷史和文明的寶貴認識,深入淺出,富有哲理智慧,啟人深思。

  這次聯組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勉勵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勇於回答時代課題”“為時代明德”。他說:“文化文藝工作、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就屬於培根鑄魂的工作,在黨和國家全局工作中居於十分重要的地位,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為了“根”和“魂”的事業,總書記在聯組會上提出了“四個堅持”,即:“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

  對於如何學習習近平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聯組會上的講話精神,我的思考如下:

  一、努力為建設一個“明德”的社會做貢獻

  “德”是社會存在和發展的根基,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標志。總書記囑咐社科文藝工作者要“為時代明德”,這至關重要。好的文藝作品能夠洗滌人的靈魂、淨化社會風氣、樹立價值風尚﹔好的人文社科成果可以引導人們擺脫迷茫、啟發人們理性思考、提高人的認知能力價值抉擇力和審美判斷力。社科文藝的研究與創作對黨風、政風、學風、世風存在直接助推作用。我們不能滿足於獨善其身,更要與社會共同明德,建設有德性的社會。

  早在十八世紀,康德就認為,人是目的而不僅僅是手段,道德價值是人類首要的基礎。他進而提出,道德對於人類具有優先性。這樣的認識高度捍衛了道德和人的價值,對我們深化“以人為本”的認識具有積極意義。歷史告訴我們,科技與藝術越發達,道德生活也會越復雜,處在今天這樣科學昌明的時代,道德文明的基礎性、優先性地位需要大書特書。以儒家為主導的中華文明是倫理性特色很強的文明類型,自古以來都義無反顧地維護人類社會道德的關系、尊嚴和價值,強調道德是作為人的立身之本,是小康社會的規則,也是理想的大同社會的標志,這也是中華文明五千多年可持續發展的內在原因之一。

  回想起來,總書記當時特別引用了儒家三不朽的說法,即“太上有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寓意深刻重大﹔總書記又提到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牆而走,亦莫余敢侮。饘於是,粥於是,以糊余口”,正考父官階提升越高越謙虛,內心越敬畏道德責任,行為越收斂自律,生活越儉朴平易,是古代為官有道的楷模。

  總書記的講話也有極強的現實針對性。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回顧新中國建立以來和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中國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東方睡獅雄立世界了,舉世矚目。但是毋庸置疑,歷史不容我們自大自滿﹔面對未來,我們還將接受更多的新挑戰。作為社會的基礎文明,有人說,道德對於社會就像空氣和呼吸一樣重要,道德建設是大方向,這是社科文藝工作者不能疏忽、偏離的庄嚴使命,怎麼強調也不為過,總書記的教導是從中國長治久安考慮的,本質上是給中國當代與長遠發展指明了方向,意義重大,需要全社會認真學習貫徹,知行合一,身體力行,共同為建設有德的社會努力。

  二、追尋時代,勇於創新

  總書記倡導社科文藝工作者要堅持與時代同步伐,這是對中國文化剛健有為、生生不息的精神基因的發揚,也是中國共產黨永葆先進性的致勝良方。眾所周知,中國遠在三千年前的西周時期就產生了號稱“變通之書”的《周易》,書中構建了一種特有的時空與事件配合的時空哲學符號系統,其中包含一個貫通古今的理念,這就是“時中”,即因應時機,與時俱進。《周易》否定了靜止不變的世界觀,崇尚自我突破與不斷創新的思想,倡導“窮則變,變則通”的立場,實際上以古代用語提出了一套不斷開放創新的辯証哲學。總書記號召大家“勇於回答時代課題”,我認為這是對哲學社會科學和文藝工作的本質性特征的把握。黑格爾將哲學與時代精神聯系起來,這在馬克思主義思潮中得到顯著發展,哲學被稱為時代精神的升華。的確,哲學是對時代最高課題的回應,是特定時代社會實踐的認識和總結,是關於歷史演變的辯証認識,所以能夠充分體現時代精華。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需要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勇於回答時代課題。

  於此有必要提出,把握時代精神,需要辨析中國當代精神。從目前看,中國當代精神最佳的體現就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某種程度上說,它們是歷史理性通過當代文化實踐者的理念化顯示,這種顯示本來就屬於精神的根本特征之一,是新中國七十年思想文化領域的標志性成就。

  三、力爭做新時代的文化主體

  習總書記強調要“堅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與文化自覺存在一體相關性,文化自信的論斷提醒我們,既要借鑒世界文明優秀成果,更要堅定中華文化自身的立場。借鑒吸收的目的,是為了廣泛吸收營養,為的是更好地發展自己的文化,而不是拋棄、割斷自己的文化根基,王陽明有詩雲:“拋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持缽效貧兒。”我們絕不能對五千多年文明底蘊視而不見、一味崇洋媚外,成為貽笑大方的乞丐。

  習總書記提出的“文化自信”是當下中國加速走向民族偉大復興的熱詞,抓住了時代文化問題的樞紐,因為文化自信為當代文化主體的培育提供了契機。

  文化自信,簡單地說,指的是文化主體(可以是個人、群體、國家、民族等)關於文化本質認識的精神狀態。文化自信把握了中國文化命運客觀的歷史性轉機。近代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經濟、文化和社會發展等都遭遇嚴重挫折,集中表現在面對西風西雨時文化自信心嚴重失落。1928年胡適在《請大家來照照鏡子》裡說:“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質上不如人,不但機械上不如人,並且政治、社會、道德都不如人。”如此感慨,實在令人痛心!終近代整個中西文化對撞的時期,中國文化的症候何在?可以說就是中國文化的主體性日益迷惘、分裂、破碎、失落,文化不自信可以說成了普遍流行的社會意識。毋庸諱言,近代中國人背負了沉重不堪的文化自卑情結。我們是誰?我們來自何方?中國文化的前途何在?

  新中國誕生,隨著中華民族奮進實踐的展開,中國站起來了,富起來了,強起來了。2014年以來,習近平多次論及文化自信。中共十八大報告提出“樹立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同時正式使用了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四個自信。2016年7月,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層的自信。”

  2017年10月召開的十九大更加強調文化自信,報告指出,“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直接將民族復興系於文化復興。

  文化自信是重塑中華文化主體的契機。主體是針對客體而言的,主體能認識客體,主體是主動的、能動的。黑格爾曾經說:“現代世界的原則就是主體性原則。”在近代科學、文化以及各項人類活動中都是這樣。

  孔子說“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歷史昭示我們,偉大的時代必有其偉大的主體崛起,必有主動承擔時代使命的主體,文化傳承與發展離不開文化主體。沒有作為認識和實踐、責任擔當的文化主體,文化資源與價值傳統不過是博物館中的遺產!當然,作為個體的人只是潛在的主體,有待達到思維的普遍性從而自覺地把自己發展為主體性存在。本此,當代中國文化主體性建設的環節是不可逾越的,民族偉大復興在根本上離不開具備傳承和創新能力的文化主體的支撐。而隻有從理論、價值和實踐上使得個體自然的人轉化為真實自覺主動的文化主體﹔才能肩負得起民族復興的偉大使命。所以說文化自信是中國文化主體重建的端點和支點,文化主體是筑牢文化自信的能動力量。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偉大實踐的總結和發展。改革開放以來,從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到十六大“三位一體”,到十七大的“四位一體”,再到十八大、十九大的“五位一體”,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始終堅持個人、社會與自然的全面協調發展,總書記的講話再次標示了一個強有力的頓號。3年前習主席在“5·17講話”中從民族復興的目的看待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和創新,已經為社科文藝工作者指明了戰略方向。

  我們需要更加堅定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基礎,結合時代需求,擔當起時代角色,努力創新,不斷深入發掘和演繹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時代價值,弘揚中華傳統美德,讓傳統文化的精華在當今社會發揮應有作用。■

 (謝陽舉,西北大學中國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責編 徐慶康)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