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贵州
付红:我在山里有位“奶奶”         2021年08月31日23:35

付红(右二)看望帮扶贫困户家庭学生

我叫付红,是毕节市纳雍县一名民革党员。因为参加脱贫攻坚战,我在毕节市纳雍县水东镇老包村茶园组有一位奶奶。称她“奶奶”,基于我是中年人,她是耄耋老人一其实,我和她非亲非故,我只是因为结对帮扶才认识了她。认识了,按长幼论辈,我当然应该称她“奶奶"。

奶奶名叫李文秀,生于1930年,如今已经是91岁高龄,住水东镇老包村茶园组。虽然说她家属于茶园组,但房子并不在茶园组的寨子里,而是偏居一 处半山上,离群索居,单家独户的。与奶奶一起生活的,只有一个67岁的儿子,名叫杨庆德。因为母子两人经常在那间老屋子里出入,这才让无声的老屋多少显出一些生机来。

按劳动力标准定论,李文秀、杨庆德母子俩都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基本的生活供养就靠政府兜底的低保金和养老保险金。我是2018年6月开始结对帮扶李文秀奶奶一家的。第一次走访,我发现奶奶一家单独居住在离寨子中心4里多的半山腰上, 没公路通达,只有一条非常陡峭的山路。野草也欺人,走的人少了,都长到山路中间了,而且长得特别疯狂,如果不仔细辨认,几乎难以找到路的痕迹。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奶奶家,我作了自我介绍:我是她家的结对帮扶干部,名叫付红,在纳雍县政协工作,以后会经常去她家,了解她们的生产生活情况,了解她们的健康状况。奶奶表情木然,没说什么。我估计,奶奶听不懂“政协”这个词。对于我的身份,估计她最大限度可能停留在“干部”上,停留在“城里人”上。

我给奶奶说,山上路不通,吃水、用电、买粮什么的都不方便,政府在县城里修有房子,专门为深山区、石山区的老百姓修的,不如搬到县城里,白天热闹,晚上亮堂,买米买油之类的也方便,一出门就能买到。奶奶说,她不想去城里,她不习惯城里生活。我转换话题,问奶奶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奶奶说, 就是电没有落户,家里用的电是从别人家的电表里搭接的,有时会为了电费的事情扯皮。另外,她说她有偏头痛和高血压,年纪大了,买药不方便。

一个用电户头,对奶奶而言可能是个大问题,但对我而言,这不难。我让老人把杨庆德的身份证找来,照了照片,然后到村委会出具用电落户申请证明, 再到居仁供电所找管片人员。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不到一星期,供电所的外业人员就给奶奶装了电表。

奶奶的用电落户手续是我办的,联系电话留的是我手机号。所以,如果茶园组一旦遇到停电检修之类的情况,我的手机都会接到居仁供电所的通知。一旦接到了通知,我会立马把消息告诉奶奶。因为担心停电之类的突发情况会影响奶奶一家的日常生活,我还特意给奶奶一家准备了蜡烛,留下备用。奶奶有了自己的电表,不再和别人共用电表了, 人显得很开心。

奶奶的偏头痛和高血压,都是老病,治疗起来断不了根,得靠吃药维持。我每周走访,都会从药店给她带足够半个月服用的药。2020年8月2日,我又去奶奶家,给她带了足够一个月的药。当时我给奶奶说,最近要出去学习一段时间,不能每个星期都来看她了,叮嘱她要记得按时吃药。奶奶笑着说她会记得的,让我不要担心,安心学习就是。

其实,我是要去外面动手术,因为我的双侧输尿管有结石,最大结石都长到16毫米大小了,并且中度积液,再不手术肯定不行。我向单位请了假,前往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8月10日,我在贵阳做了腹腔镜手术,体内留置了双击管。医生说,双击管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取出来,嘱咐我减少活动。因为动作稍微大一点,或者坐的时间长一点,体内的管子都会和肉体摩擦,从而变形导致出血。

9月5日,考虑到奶奶的药已经没有了,我顾不得体内藏管,忍着疼痛, 去药店买了两个星期的药,打算给奶奶送去。平时开车到茶园只要一个半小时,那天我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从茶园步行去奶奶家,以往只要40分钟左右,那天我拄着木棍,一路走走歇歇,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到了奶奶家时,我顿觉心闷、气喘、头晕,不能说话。奶奶连忙给我倒了 一杯热水。喝下热水我才感觉好一点。

我说:“奶奶,你的药用完了,今天特意给你送药来了。”奶奶露出有些嗔怪我的表情。她说:“你骗我是出去学习,其实我从寨子里打听到你不是去学习,而是去贵阳看病做手术。”奶奶还说,她还让寨子里的人打听我哪个时候回纳雍,她想和老乡们到纳雍看望我。那一瞬间,我心里暖暖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奶奶说:“你刚做完手术,身体还不好,应该在家休息,不要老是想着给我送药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几天了,就算死了也算不了个事,你不要再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说着说着,奶奶哭了,我也哭了。要离开奶奶家时,奶奶要我把一只下蛋的母鸡带回家补身体。我骗奶奶说, 我还要到村委会写走访记录,还要复印材料,今天回不了纳雍,鸡放车里会闷死的,下次再带。

奶奶家没有一样现代化的家具,室内非常杂乱,麻布口袋铺着的床上堆放了很多粮食,无序的衣服散发出怪味,墙壁上高低不一地挂着落满了灰尘的袋子、瓶子……这样的环境直接影响奶奶一家的生活质量。于是,我从纳雍给奶奶买了床、橱柜、衣柜、餐桌,还带了几套床单、被套、枕巾、枕套,请了两个人协助我,用一天半时间,终于把奶奶家的室内室外扫了一遍。

之后,房间用具摆齐了,床上用品换新了,奶奶笑了,我也笑了。

 

摘自《共画同心圆——贵州民革助力脱贫攻坚群英谱》(团结出版社2021年6月出版)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