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多党合作
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围绕“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协商议政         2021年07月13日09:20

7月9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52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 贾宁 摄

十三届全国政协第52次双周协商座谈会7月9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他强调,让人民群众吃得好、吃得放心,是中国共产党初心使命的体现和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要深入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论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树牢绿色发展理念,强化科技支撑、严格依法监管、推进社会共治,切实保障农产品数量安全和质量安全,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11位委员围绕会议主题从不同角度建言咨政。近80位委员在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发表意见。大家认为,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在推动农业绿色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国农产品安全标准体系基本确立,质量安全合格率稳定在高水平,重大安全事件显著下降,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得到保障。也要看到,农业绿色发展还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与安全的矛盾依然突出,实现吃得饱到吃得好的转变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委员们建议,要立足新时代新阶段加强顶层设计,加快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科学编制“十四五”农业绿色发展规划。要加快推进土壤污染风险管控与修复,深入实施农药化肥减量行动,划定水产养殖水面红线,从源头上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要大力推进农业绿色技术创新,开发更多高抗、高产、高质农作物和畜禽新品种,支持低毒、低残留、高效能肥料、农药研发,探索推广生物可降解地膜。要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营养品质、包装分级等标准,做到按标生产、依标监管。要鼓励规模化生产经营,推广“公司+基地+农户+标准”等模式,发展托管农业、订单农业,带动小农户更快更好步入绿色发展轨道。要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将农产品合格证制度由单纯承诺制改为承诺制与证明制并存,培育知名品牌,真正实现优质优价。要补齐基层监管能力短板,鼓励探索更多智慧监管方式,实现农产品来源可追溯、去向可追踪、责任可追查。要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宣传教育,引导生产主体科学施肥用药,鼓励消费者投诉举报各类违法行为,营造全社会共建共享的局面。

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李斌、郑建邦出席会议。全国政协副主席辜胜阻作主题发言。全国政协委员余欣荣、刘昕、种康、蒋平安、李天来、麦康森、齐成喜、乔晓玲、程永波、宋建朝、李武发言。农业农村部负责人介绍了有关情况,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负责人作了协商交流。(吕巍)

现 场 报 道

#1

筑牢农产品质量安全防线

——全国政协“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双周协商座谈会综述

包松娅

 

食品安全源头在农产品,基础在农业。一定程度上,农产品质量安全事关农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事关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目标实现。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出台多个文件推进建立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部署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和成效。

但不容忽视的是,现阶段农业生产水平和检测、监管能力与人民群众的安全要求仍有一定距离,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隐患和突发问题时有发生。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依然是当下“三农”问题中的重点篇章。为此全国政协紧紧盯住“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多次将该议题列入年度重点协商议题。面对新形势对农业绿色发展的新要求,今年,“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再次“入围”年度重点协商议题。为了增强协商实效,全国政协副主席杨传堂多次提出指导性意见;辜胜阻副主席专门召开调研座谈会,与有关部委、地方部门同志和相关专家线上线下交流讨论;农业和农村委员会主任罗志军率调研组赴山东、江西进行专题调研。同时,农业和农村委员会还开通主题议政群,21个界别73位委员围绕农业绿色发展和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讨论情况、反映问题、出谋划策,共计发言327次、近6万字。

9日,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召开第五十二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带着调研路上沉淀的思考,带着基层的声音,也带着对守护“舌尖上的安全”的责任与担当,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部委相关负责人通过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这个“平台”坐在了一起,进一步汇集众智、凝聚共识,切实维护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扭住绿色发展“牛鼻子”

2017年9月中办发56号文件《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第一次对我国农业绿色发展作出全面部署,标志着我国农业开始走上绿色发展的轨道。

时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的余欣荣委员对此文件印象深刻,因为四年来,在文件的落实推动下,全国农业绿色发展取得显著成绩。“当然推动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农业绿色发展‘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问题还比较普遍。”余欣荣说。

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起步之年,也为农业绿色发展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余欣荣建议,制定出台《“十四五”全国农业绿色发展规划》,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动绿色发展作出的新部署,对未来五年全国农业绿色发展的思路目标、重点任务、改革举措,以规划的形式予以明确。

除了顶层设计,余欣荣关注的另一方面是农业绿色人才培养问题。他认为,当前的人才培养机制已经不能满足现实需要,要加快构建以科技型企业为重点,鼓励各类科研机构和人员积极参与的农业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同时在高等教育体系中设置“农业绿色发展科学与工程”交叉创新学科,以满足乡村振兴、绿色发展对复合型人才和大量现代绿色农民的迫切需要。

“农业绿色和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在于科技进步,中国植物科学水平在全球有重要的地位,一些领域有引领态势,有能力和潜力支撑我国的农业稳步发展。”作为科研人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原党委书记、中国科学院院士种康委员深知,大量的案例已经证明,通过分子设计等前沿科技手段完全能够实现少打农药、少施化肥等农业绿色发展理念。

“要持续重视农业生物基础研究,建立种质资源全国性协作网络,同时制定政策在鼓励发展绿色种源,引导企业育种协同创新,加速绿色成果推广。”种康呼吁。

沈阳农业大学原副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天来委员同样认为,没有抗逆强品质优的品种和过硬的绿色生产技术,要实现绿色生产是不可能的。“比如蔬菜病虫害严重,不用药会严重减产,生产者就不可能不用药。”鉴于每个阶段创新都不可能一劳永逸。李天来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打破作物绿色生产科技创新项目设计的短期行为,破除过于关注新概念的浮夸作风,设立稳定的专项,长期支持作物绿色品种和绿色生产技术创新,确保绿色生产水平不断提升。

补齐农产品质量安全关键“短板”

进入塑料大棚,黄瓜花、南瓜花正开的热烈。实地调研中,委员们在田间地头必问的几个问题一定是,“咱们用的什么肥?打不打农药?产量和销量怎么样?”

诚然,化肥和农药在推动农作物产量提高上起到重要作用,但也带来环境污染问题,我国仅占世界8%的耕地却消耗了全球化肥总量的33%-35%。据FAO统计,我国单位耕地面积农药施用强度远高于欧美国家,过度用药与病虫害抗药性增强,形成恶性循环。如何减少化肥和农药用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之一。

座谈会现场,作为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的关键,但也是当前农业绿色发展的短板,“农药减量增效”也是大家协商的重点之一。大家反映的问题与调研发现的情况基本一致,比如许多小农户科学合理用药意识淡薄,一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也没有建立起农产品生产记录制度,生产档案很不健全,直接影响质量追溯体系。

“要严格线下线上农药经营许可条件,推进经营门店控量提质,实现农药登记的‘合规性’与‘服务性’并重。”南京财经大学校长程永波委员提出,要将规模经营主体及植保服务组织纳入系统管理平台,落实生产台账制度,细化农药使用信息、作物药害报告,实施用药全程化跟踪管理。

源头追溯是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的两个关键之一,在原中央纪委驻农业部纪检组组长宋建朝委员看来,另一个关键环节——把好入市关口同等重要。

我国绝大多数农产品均需经过批发市场流入千家万户,如何把住这个关口?宋建朝认为,除了市场监管部门将食用农产品合格证作为入市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凭证,入市必检之外,建议将合格证制度由单纯承诺制改为承诺制与证明制并存,切实把好农产品批发市场入口。

新疆农业大学校长蒋平安委员聚焦的是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尤其要大力支持基层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建设。此外,针对部分地区检测能力不强的现状,蒋平安建议,落实配套资金,实施财政补贴,为地方各级检测机构添置精密仪器设备,改善检测设施条件,坚持科技创新驱动,加快科研成果转化。

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还有不少委员将目光投向了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情况,北京农林科学院蔬菜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武委员是其中之一。

农业面源污染是造成水污染和土壤污染风险的主要原因,因为多年的蔬菜研究工作,李武非常清楚面源污染的危害,他呼吁有关部门一定要加大对新型肥料和农药研发的支持力度,增加对农药化肥使用者的技术培训,提高使用效率降低污染;此外要普及科学认知,消除“施用化肥的农产品是不安全的农产品”“零增长就是要零使用”等认识误区。

土壤污染问题,也是中山大学食品与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食品与健康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刘昕委员连续关注多年的问题,他补充建议,农业农村部牵头,会同生态环境部、国家标准委等部门,在广东的经验基础上,加快建立农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与修复的国家标准体系。

此外,根据刘昕提供的数据,我国农用地地膜当前覆盖面积约3亿亩,每年地膜需求量约150万-450万吨。由于可降解地膜工艺技术尚未成熟,目前使用的所谓降解地膜,使用过程易破裂和降解过早,碎片根本无法回收。“建议将生物可降解地膜研发列为国家‘十四五’重点工作,尽快在提高可降解地膜力学性能和可控降解性能取得重大突破,确保国家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顺利实施,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刘昕进一步提出。

聚焦百姓“菜篮子”安全

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农产品质量安全就是千家万户“菜篮子”的安全。

中国人的菜篮子里,肉类一定占据着重要位置。一直以来,我国都是肉类生产和消费大国,肉类总产量占世界总产量1/3左右,肉制品消费多以鲜肉为主。

“肉类产品质量安全与饲料、养殖、屠宰、加工、物流等环节密切相关,但行业标准化、规模化、品牌化程度仍比较低,影响了行业整体质量安全保障能力。”北京食品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总工程师乔晓玲委员长期与食品打交道,她发现,肉类制品虽然种类繁多,新产品发展迅速,但标准制定却落后于产业发展需要。

在乔晓玲看来,标准与安全息息相关,但现有标准仅从安全角度对肉类食品产业进行了规范,没有对产品质量进行限定,无法实现优质优价,另外现有标准安全指标不全,缺少微生物和脂肪氧化等限定指标,易造成食品安全隐患。乔晓玲建议,及时梳理整合现有标准,完善指标体系,健全质量安全、营养品质、分等分级等方面标准,推进实施对标生产。

作为肉类生产和消费大国,我国也是世界最大的水产品生产国与出口国,养殖产量占全球2/3,为人类提供优质的食物蛋白作出了重要贡献。作为优质食材,水产品安全同样是消费者所关注的重要话题。

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麦康森委员认真研究了我国水产品安全隐患。近年来,我国水产品污染物膳食暴露与健康风险评估表明,抗生素等药物残留、重金属和有机污染物的膳食引起健康风险均极低,相反水产品中的致病菌、寄生虫超标导致患病存在一定的风险。

然而,风险低不等于不存在,麦康森也承认,目前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滥用抗生素、违规使用孔雀石绿、甲醛等问题依然存在。“建议制定国家的水产品产量目标,划定1.8亿亩水产养殖水面红线,规划具体的养殖区、限养区、禁养区以及养殖容量。采取许可证准入制度,尽快实现我国传统家庭式经营到规模化现代渔业转型。”麦康森提出,同时要加强渔药代谢的基础研究和专用渔药开发,指导科学用药,加强与水产养殖环境、产品质量安全的立法,加大执法力度。

中国人的饮食结构,肉类消费虽多,蔬菜仍是主角。座谈会前,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天津市委会主委齐成喜委员专门调研了天津市武清区大梁镇设施黄瓜生产情况,通过“解剖麻雀”,他发现占比达80%的一家一户种植散户仍是保障农产品安全的监管难点。

“当前重点要突破制约家庭农场发展的政策,增加家庭农场的数量,扩大新技术应用范围,提高农民遵守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等守法意识,大面积推广‘三品一标’生产体系,提高农业技术服务和质量监管的工作效能。”齐成喜说。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随着农业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人心,绿色发展行为的落地实践,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防线一定会越来越牢固。

 

#2

优质优价才能将“绿色”进行到“底”

吕巍

“化肥和农药的过度使用,带来了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一系列问题,如何破解这一难题?我觉得种源是关键。”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原党委书记、中国科学院院士种康看来,通过对种子基因模块的精准设计可以缩短育种周期、做到抗虫抗病、保证产量不下降。“这就达到了少施肥、少打农药的目的,是实现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保证。建议制定政策,推出标准,引导绿色种源的推广应用。”

“我们现在已经初步建立起了全国作物种源协作网络体系,从抗病、抗虫、抗害以及养分高效利用等方面进行种质资源的发掘和鉴定,并发布了水稻、玉米、小麦、大豆四种农作物的绿色品种指标体系,推进优质种源育种。”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回应道。

“但总感觉政策没有发挥出引导效应,种质资源绿色不绿色一个样,体现不出优质优价。”种康直言。

“不仅是种子,农产品的优质不优价也影响了生产者的积极性。”全国政协委员、沈阳农业大学原副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天来表示。

全国政协常委、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天津市主委齐成喜也有相同感受。

此前,他对天津市武清区大梁镇设施黄瓜生产情况进行了实地调研,发现采用生物方法种植,质量高、口味好的黄瓜,会增加成本,在市场上却卖不上高价,抑制了农民种植优质蔬菜和社会资金投资优质农业的积极性。

“此外,政府相关部门的服务水平和农产品质量安全治理能力方面的欠缺,也使得绿色发展和安全生产理念不够深入人心,没有形成全社会生产和消费优质农产品的共识。”

齐成喜建议出台鼓励优质蔬菜(包括绿色和有机蔬菜)种植的补贴政策,吸引社会资金改进生产设施,提高种植优质蔬菜的效益。同时,加大优质品牌的宣传,加强市场管理,提高市民对优质蔬菜的认可度,形成全社会支持优质蔬菜生产和消费的良好环境。

“这一建议对我们很有启发,会后我们会认真研究。一直以来,我们关注的都是生产端,今年安排了55亿元支持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培育专业化的农业服务组织,为产出安全优质的农产品创造条件。现在看来,我们还应在政策上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市场环境的营造、品牌的打造、市场的培育等工作,形成良性循环,逐步缓解优质不优价的问题。”财政部副部长朱忠明表示。

 

#3

织严织密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网

王亦凡

农产品要从田间地头走上百姓餐桌,检测是必不可少的一道关卡。7月9日,在全国政协召开的“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如何推动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守护“舌尖上的安全”,成为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当前绿色发展和安全生产理念还不够深入人心。”全国政协常委、天津市政协副主席齐成喜在实地调研天津市武清区大梁镇黄瓜生产情况时发现,黄瓜生产存在2%左右的农残超标,但由于当地一家一户为主的种植模式,农民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视程度不高,农业部门解决安全生产的措施无法得到有效推广。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基层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的不足。”齐成喜表示。

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一端连接着农业生产者,一端连接着消费者,重要性不言而喻。事实上,对于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责任人——生产者而言,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是倒逼其进行安全绿色生产的有效途径。

全国政协常委、新疆农业大学校长蒋平安表示,自2008年启动《全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检验检测体系建设规划》以来,农产品检验检测能力稳步提升,但基层检测体系不完善、仪器设备落后、检测能力不全面、源头管控力度不够等问题依然存在。

对此,蒋平安建议,要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尤其要加强县、乡检测机构建设,配齐各级检测机构。同时,还要加强保障力度,通过改善检测机构设施条件、保障检测机构资质审定、加强检测人员专业素质等途径,提高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能力。

做好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工作,一在源头,二在入市。在全国政协委员、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委员宋建朝看来,很多农产品都经由批发市场流入千家万户,因此把好农产品批发市场入口尤为关键。

“今年1月,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要求进入批发市场的农产品必须具有产品质量合格凭证,或在入市前必须通过抽样检验或快速检测。”宋建朝表示,在实际工作中,由于市场环境的限制,入市前严格查验质量安全凭证、对无安全凭证的抽检快检等工作并不能达到国家规定的要求。

宋建朝认为,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是保证农产品安全的必要手段,建议市场监管部门将合格证作为入市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凭证,入市必检。

“有关部门还可以提供上门检测、快速检测等更多相关的服务,尽可能提高检测效率,为农户主体提供方便。”宋建朝说。

 

#4

记者手记:功夫下在良心处

韩雪

7月9日,当全国人民还沉浸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自豪当中,2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及相关部委负责同志已经齐聚全国政协,围绕“加快绿色发展,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这一议题,进行全国政协在7月里的第一场协商议政活动。

这一议题,实则关切的是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端起一碗饭,夹起一口菜,吃一个水果……有人觉得,吃饭不就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行为吗?

诚然,吃饭是自己的事。但是用世界8%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1/5的人口,让中国人吃饱饭的,却发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

耳畔,还回响着习近平总书记7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小康不仅仅体现在吃饭上,但吃饭是一个重要指标。

中国的下一个百年,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解决中国人吃好的问题。尤其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人的生活需要也日益增长,对于吃进嘴的食物,普遍希望更加安全、更加优质、更加健康。

邓小平曾经前瞻性地做过一个判断: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

从社会历史发展来看,原有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又出现了,这是正常现象。在社会螺旋式发展轨迹中,新的矛盾会往往比原有的矛盾更加难以解决,这也是正常现象。这个规律,同样适用于农产品的历史发展过程。

当前这个阶段,吃得好比吃得饱要更重要。

怎么才能吃得好?委员们都说,先要种得好。

懂农业的委员们说,农产品质量安全,容易出问题的在两点:一是肥,一是药。这并不是说,化肥和农药一无是处,它们都曾在减少病虫害、提高作物产量上当过“功臣”。李天来委员也说:“比如蔬菜病虫害严重,不用药会严重减产。”李武委员也呼吁,应当消除“施用化肥农药的农产品就是不安全的农产品”“零增长就是零使用”等认识误区,提倡科学合理使用化肥农药。

那为什么要施肥喷药?身为中科院院士的种康委员,为与会者进行了育种科普:“育成一个品种的过程,实际是基因多样性逐渐丢失的过程。因为在育种过程中,为了提高产量,会选择丢弃一些抗虫抗病的基因……”

而更多的委员提到了农户的小而散问题。大国小农,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农业的组织化程度低,加之“以大肥大水大药促高产增效理念”的存在,使得一些地方农药过量使用的现象较普遍,就如程永波委员所说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由于用药过量,病虫害的抗药性越来越强;抗药性的增强,又导致对农药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

在越来越多的声音中,对于问题的解决切入点,逐渐集中到议题中的绿色发展上。

绿色发展,是从污染防治角度,秉持可持续发展理念,向科技要动力的发展模式。

“我们怎么样用现代分子生物学知识,比较快地把被丢掉的资源从野生品种中再找回来?再把找回来的分子模块放到现在品种中。”种康委员所说的,是一种最前沿的分子设计育种理念,理念的实现需要加强在农业生物方面的基础研究,进而在实际中应用推广。

“由于现在可降解地膜工艺技术尚未成熟,使用过程易破裂和降解过早,无法满足覆盖作物的功能要求,不受农民欢迎。目前使用较多的,是在通用塑料中添加淀粉共混制备的所谓降解地膜,使用过程崩解碎裂成地膜碎片且无法回收……”刘昕委员所列举的地膜残留污染问题,关系到生物可降解地膜的研发,其实质还是科技研究问题。

农产品要实现保供给、保收入、保生态的三重目标,对其质量安全的功夫就势必下在看不见处。看不见处有哪些?它们既是合理施肥用药的思维理念,又是持续创新永葆进步的科技素质,更是对人人负责对自己负责的良心底线。下功夫者中,有你,有我,有他,有我们大家。   

 

供 稿 _ 《人民政协报》、央视新闻客户端等

编 辑 _ 王保尔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