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团结杂志>>202004
双循环下国家粮食安全的新认识     陆福兴    2021年03月26日10:51

粮食既是最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又是关系国家社会稳定和主权安全的战略物品;粮食安全是人类长期追求的目标,更是人口大国安全稳定的基础。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世界经济社会带来了重大的影响,使我国许多国家政策和计划都必须进行相应的调整。当前,我国正在努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粮食作为抗战疫情的第一物资,在疫情发生后出现了新情况,因而我们在双循环新格局下对国家粮食安全也必须有新认识。

 一、怎么认识国家粮食安全:双循环下的新变化

 粮食安全作为人口大国的国家安全之本,是国家发展稳定的基础。粮食安全不会一成不变永久安全,它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当前,我国粮食安全在双循环新格局的严峻形势下,随着国际粮食市场的新发展,人口大国的粮食安全也出现了新变化。

  首先,数量安全重新重要。粮食安全首先是数量安全,数量安全是指粮食要够吃,大家都能够吃饱肚子。中国历朝历代的社会动乱,都是由灾荒引起的,都是粮食不安全的结果。自2004年来,我国粮食持续十六年增产,粮食数量安全问题似乎基本得到解决。但是,疫情发生后,粮食以及与粮食有关的食品保障受到严峻检验,人类对灾难时期的粮食安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我国也再一次看到了粮食数量安全不是高枕无忧。因此,我们在经济双循环的运行形势下,对国家粮食数量安全要进行重新认识,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关注粮食的数量安全。

  其次,质量安全有了新需求。粮食必须是“良食”,质量不好也不是粮食安全。粮食质量安全是发展安全,当粮食在数量上保证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部分人对粮食的质量有新的更高的要求,一国内粗糙劣质的粮食就不能满足国人的需要。例如,我国的大米供应充足,但是优质大米严重短缺,导致连县城农民都喜欢买国外大米,久之就会存在粮食的质量安全隐患了。因为进口优质的国外粮食一是数量有限;二是会冲击国内市场;三是如果遭遇社会灾难和动荡,如疫情影响,一些国家人为操纵世界粮食,就有可能产生粮食安全风险。因此,双循环下的粮食安全必须特别注重内循环的安全。

 其三,结构安全成为新要素。粮食是一个综合复杂的概念,包括各种稻类、麦类、薯类、玉米、豆类等等。人们的粮食消费有一个比例结构,尽管各类粮食之间有可以替代性,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人们对粮食消费有一个传统的结构。因此,尽管人们日常粮食的总量够吃,结构可以依靠国际循环进行相应的调节,但如果结构不匹配、外循环不畅通,粮食也谈不上真正安全。如我国粮食数量暂时是安全的,但是,我国每年需要向国际市场进口大量大豆,一旦国外大豆短缺,我国随即就会面对油脂和蛋白饲料的短缺,因而粮食结构的协调也是粮食安全的重要标准。

  其四,技术安全成为新问题。传统粮食安全不存在技术问题,土法种植只依赖口耳相传的经验技术。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粮食的现代种植技术、良种培育技术、粮食加工技术和化肥农药技术日益发达,这些技术如果落后,被别的国家通过知识产权保护成为专利,动辄被侵权诉讼,粮食也不可能安全。技术安全是粮食生产和加工的重要方面,特别是现代农业核心技术安全非常之重要,如果粮食生产与加工的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粮食生产和加工就要受制于人。一旦粮食的某些核心基因技术被别人控制,我们就无法生产这种粮食,国家整个的粮食结构就会不协调甚至成为安全隐患,并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和严峻。

 其五,粮食贸易安全日益凸显。粮食的贸易安全在国际统一市场趋势下显得日益重要。粮食世界贸易是一种准战略物质的交换,粮食的世界贸易既有倾销危机,也有限制出口危机。例如,发达国家可以以倾销农产品导致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危机。本次中美贸易纠纷中,中国的反制手段就是限制进口美国的农产品,包括中国严重短缺的大豆进口。这次疫情发生后,事实上某些国家也开始限制粮食出口,造成了国际粮食市场的小范围恐慌。此外,全球贸易趋势中紧急情况下的粮食物流与交通不畅,也会造成粮食贸易安全的危机。

  二、如何看待我国粮食安全:危机时刻要警惕

 中国有没有粮食安全问题,这是个国人非常关心的问题,也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怎么判断我国的粮食安全,需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考虑。

  第一,我国粮食数量安全暂时有保障,变数大,危机不得不防。今年尽管发生了突如其来的疫情,紧接着部分地区又发生了虫灾害,还有当前还未解除的洪水灾害,在多灾多难的情况下,由于我国狠抓粮食生产,据农业农村部门通报,我国2020年上半年粮食获得逆势丰收,我国粮食的数量安全暂时是有保障的。粮食数量安全是粮食安全的基础,数量安全决定于许多因素,数量的暂时充足不能说就完全安全,一是数量可以坐吃山空;二是数量安全只能说明当下,不能保证未来。客观地说,我国的粮食生产能力并不强,粮食生产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差,一旦发生重大自然灾难和人为的干扰,粮食数量安全就会出现很多变数,可能也会出现危机。

  第二,我国粮食安全具有弱质性,经不起很大的折腾。我国一直重视粮食安全,时时绷紧粮食安全的弦,才有今天的粮食安全。但是,我国人口众多,粮食生产的资源不足,粮食科技能力不强,粮食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不大,粮食安全的可持续性不强,因而,我国的粮食安全具有弱质性,遭受不起很大的折腾。因此,国家粮食安全永远是我国的安全隐患,时刻不能放松对粮食安全的警惕。疫情发生后以及各种自然灾害对国际粮食市场和粮食供应链的影响,并没有波及我国的粮食安全,是因为我国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我国才没有像部分其它国家一样出现新的粮食危机。

  三是粮食安全的国际贸易战危机,我们必须时时警惕。在国际经济社会一体化的当下,中国也成为国际粮食市场的重要参与主体,并且一举一动都会对世界粮食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因此,世界粮食贸易战随时都有可能影响中国国内的粮食安全,中国必须时刻关注,必须高度警惕。当前,中国的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在国际市场化的趋势下,贸易战不可避免和停止,粮食是贸易战的常涉对象,也是能够深远影响一国贸易的物资。粮食贸易可以造成粮食外循环不充分,国际粮食贸易受阻,进而影响一部分国家的粮食供应形成蝴蝶效应式的世界性粮食安全问题。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中,我们已经与美国就粮食等农产品的进出口进行了博弈,如果我国没有坚强的粮食安全基础,可能就会造成我国的粮食危机。

  三、怎样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坚持三大战略

  双循环的经济社会发展新时代,最重要的是搞好内循环,粮食安全首先是国内循环的安全。习近平总书记很重视国家粮食安全,他在不同的场合对国家粮食安全做出过重要指示。他强调中国人的饭碗必须装中国粮,特别是他关于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藏粮于民的思想,构成了确保我国粮食安全的三大战略。

  一是确保耕地底线,藏粮于地。土地是农业生产的核心资源要素,粮食生产的资源是土地。我国耕地资源稀少,耕地成为我国粮食安全的重要制约,也是粮食安全的宝贵资源。我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的粮食安全必须保护好耕地。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依法依规做好耕地占补平衡,规范有序推进农村土地流转,保护耕地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对于人口大国和耕地资源短缺国,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必须首先保护好耕地红线,没有一定数量的耕地保障,就是巧妇的无米之炊,是靠不住的。事实上,粮食安全不能保存在粮仓里,只有提高土地的综合生产能力,提升粮食安全的可持续能力,才能真正安全。藏粮于地要求基本农田要姓农,要种粮食。习近平总书记说:农民可以非农化,但耕地不能非农化。如果耕地都非农化了,我们赖以吃饭的家底就没有了。今天的耕地就是明天的饭碗。

  二是强化技术创新,藏粮于技。藏粮于技,就是要以科技为支撑走内涵式粮食安全的道路。科技创新是农业的根本出路,也是粮食安全的根本保障,只有科技创新,才能实现国家粮食生产的优质、高产、低耗、节本、高效、生态、安全,实现农业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提升、农民收益增加。藏粮于技,不仅是粮食安全的主要保障,也是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途径,在现代科技创新的环境下,没有自主创新能力,就不可能在国际上有立足之地。当前,科学技术在粮食生产中的地位日益提高,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2013年11月27日,习近平总数在山东考察时指出:藏粮于技,要增产增效并重、良种良法配套、农机农艺结合、生产生态协调。藏粮于技就是给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按照增产增效并重、良种良法配套、农机农艺结合、生产生态协调的原则,促进农业技术集成化、劳动过程机械化、生产经营信息化、安全环保法治化,加快构建适应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农业发展要求的技术体系。

  农业发展的历史经验和国外实践证明,现代农业的根本实力在于科技,一项技术创造一个奇迹,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我国农业科技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是高新科技与发达国家比还有很大差距。粮食安全这样宏大的工程,要坚持走依靠科技、提高单产的内涵式道路。科技支撑既要“顶天”,注重先进科研成果的引进、创新;也要“立地”,把新技术、新品种推广到千家万户。

  三是发挥农民主体作用藏粮于民。粮食安全属于国家公共产品,但是不能全部依靠国家提供。因此,要发扬我国民间藏粮的优良传统,充分发挥老百姓粮食安全的主体作用。我国民间历来有储存粮食的传统习惯,因此我国农户储粮在我国粮食储备体系中也占有重要位置,是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力量。过去,我国大量粮食存于农户之手,他们每一户都在为自己的粮食安全做准备,一旦粮食供应紧张时,农民自己的储备粮就可以度过难关,对稳定市场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当前,粮食全面市场化以后,居民能够很方便买到粮食,农民的粮食也充分商品化了,农民也不再储存粮食,导致粮食储存的责任全部落到了国家身上。在以往的粮食安全实践中,我国并没有注重农民的藏粮作用,因而在当前的发展中,农民藏粮的传统不断消失,农民也是买一点吃一点,放弃了藏粮的习惯,导致当前国家越来越依靠国家来藏粮了,这是我们粮食安全的一大隐患。

  在双循环的环境下,粮食安全作为战略物资和生活资料,在充分发挥内循环安全保护的同时,必须确保外循环安全,加强粮食生产、储备、流通三大能力建设,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构建强大的防护网。■

 (陆福兴,湖南师范大学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研究员/责编 张栋)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