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重庆
叶秀梅:“我们是一群逆行者、娘子军”         2020年02月13日11:34

2020年注定了是一个不平凡的年。春节的大年三十,没有了年味,在人们心里更多的是悲伤和恐惧。我叫叶秀梅,作为一名普通的民革重庆渝中区委会党员、基层社区工作者---网格长,我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和担当。春节前夕,我就私下给少数居民宣传了春节不外出,不聚会、勤洗手、戴口罩……没有想到,这一切还是来得太快了!!!

上班的第一天,坐在车上,人很少。不久,上来了一位没有带口罩就外出锻炼的老者,我轻声的给他说:老人家,出门请带上口罩。没想到老人一阵对着我吼叫道:我不怕,我巴不得传染起,就是传染上了,我也会自己好的。我连忙对他说:老人家,这是很厉害的传染病。你身体好,有抵抗力,你能保证您的每一个家人都会能抵抗?为了您和您家人的健康,请少出门,出门一定要戴口罩。过了两分钟左右,老人家缓缓的回过头来说道:谢谢你小妹妹。那一刻我真的从心里好开心!其实我已经不是小妹妹了,在单位,我是年龄最老的一个……我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投入新的工作任务中去。

来到辖区,见到辖区正在清扫的工人没有戴口罩;经过询问,我知道他(她)们公司没有发给他们,我很气愤,他们是高危人群,应该保障他们的基本防护品的。我赶紧来到社区,拿了几个为社区工作者们准备的一次性口罩,递给了他(她)们。入户排查的第一天,我们的队员陪我一起,负责拍照,拿、贴宣传册;我负责登记录入、询问和宣传。这一天我感觉氛围很紧张,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不出门、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多喝水”,这种重复使我意识到,这是一场艰难的战役,于是,我不断的拉人建群(邻居群)以便于我每天广泛宣传。入户中,了解了有好多的居民他(她)们不是不带口罩,而是买不到口罩。有一户特殊家庭,全家人生活靠他(快递小哥),得知他没有口罩后,我回头拿了一个自己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给他。之后,我们的队员都被抽出去蹲点排查登记了,因为我们辖区已组织成立了“自封闭式”小区。社区没有多的人手,社区工作者们每天都是单打独斗的不停入户、排查, 量体温……我们不知道会有多少病毒携带者和病毒潜伏者在等着我们,我们只知道经过我们排查,病毒携带者和病毒潜伏者会越来越少……

为了保护好我跟我的家人,不让家人担心,我拒绝了家人天天开车接送,我的理由是:这样可以节约好多口罩给我。一开始,我天天打车回家,但我发现,即使我天天回家与家人半隔离,我的家人都还是会有潜在的危险。而且,也会耗费我大量的精力。于是,和家人商量后,我选择了隔天回家。

我和同事们每天都在一起奋战,其中一位同事,还上了网易新闻。她是一位正在喂奶的年轻母亲,她的孩子还只有五个月大,我有好几个同事,她们的孩子都只有几岁。为了家人,我们都选择了自我隔离。我们平凡也普通,我们没有任何的保障,每天伴随的是心酸和无奈。我们每天吃的都是外卖、方便面、稀饭、咸菜。欣慰的是单位为我们准备了不限量的酒精……为了打好这场战役,不让疫情广泛蔓延,我们每天不断的入户排查、电话排查、填表(换填表)、不停上报……我还会时不时发一些政府政策、辖区动态、疫情动态注意事项等给我的邻居群、失独关爱群。我的网络宣传也得到了街道领导的赞赏,还希望我进行大力推广。事实上,这种宣传也起到了事半功倍的良效。

我们虽然不是在战役的第一线,但也算抗战中的“逆行者“。我们每个普通的人都有选择自己生存的权利。不管是湖北人、武汉人、重庆人……我们都应该相互鼓励、协作打好这场与死神搏斗的战役,共同创造生命奇迹……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