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河南
陈绍宽:海军名将坚拒赴台     韩省之    2019年11月04日10:21

他执掌中国海军长达17年,被誉为中国近代航母事业的先驱,中国航母第一人;

他身为高官多年,两袖清风,身无余财;

他说,不论做官与做人,都要光明磊落,清廉自守。当官不是终身职,而做人却是终身的事;

他欣然表示:跟着共产党走,参加革命工作,建设新中国;

在担任福建省副省长期间,他每年都要抽时间深入基层,足迹遍布福建省百分之九十的县城以及许多公社、大队。

陈绍宽(1889-1969),字厚甫,福建闽侯县(今福州)人,1950年加入民革。1949年后,曾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至三届福建省政协副主席等职。民革第三、四届中央副主席。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陈绍宽1889年出生于福建闽县胪雷乡(今属福州市仓山区)一个贫寒之家。他的父亲在家乡以开一间杂货店为生,后服务于晚清海军,由水手升至中士管轮,把陈绍宽推荐给海军元老萨镇冰,萨见陈绍宽聪颖过人,就鼓励他多读国学,并推荐他报考江南水师学堂,陈绍宽毕业后被选派赴英国留学。陈绍宽奋发为雄、大展鸿图,先后到德、法、意等国考察,致力于发展中国海军,成为中国海军史上的一个重量级人物。

陈绍宽执掌中国海军长达17年,在海军经费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想方设法为中国海军力量的发展壮大作出了突出贡献;他具有现代海军统帅的远见卓识,向中国海军官兵和广大民众反复宣传海洋主权同中国命运的密切关系,大声疾呼要加强中国海军力量,夺回中国海权。陈绍宽被誉为中国近代航母事业的先驱,中国航母第一人:抗日战争期间,他率领中国海军,与力量强于自己数十倍的日本海军进行浴血奋战,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誓死不愿作亡国奴的英勇气概;解放战争初期,他深明大义,不愿中国同胞骨肉相残,愤然辞职明志;解放战争后期,在政权更迭的关键时刻,他毅然弃旧图新,走向光明,脱离了国民党阵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积极参与新中国的建立与建设,书写了与共产党真诚合作的爱国人生中崭新的一页。

 反对内战,辞职明志

1945年底,人民解放军自山东半岛渡海,向辽东半岛挺进。蒋介石命令陈绍宽率长治号舰驶赴渤海堵截。陈绍宽为此陷于进退维谷之境:一则他目睹蒋介石的所作所为,厌恶内战;二则他对共产党又缺乏了解,不知何去何从。是年冬,蒋介石再次电令陈绍宽率长治号舰赴山东堵击共产党军队。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陈绍宽表示“抗战后海军元气尚未恢复,且绍宽在抗日期间报效无多,已愧对国人,若再参加内战,内疚殊大”,借口舰只需要修理和急需增拨油费,毅然率长治号舰南下台湾视察。蒋介石闻听之后,颇为愤怒,拍案大骂:“岂有此理!”当即电召陈绍宽回南京。

内战开始时,国民党军队拥有兵力和装备上的绝对优势,蒋介石等一大批国民党军政高层自以为稳操胜券。当时何以如此坚决地反对内战,陈绍宽后来并没有进行过解释,但他爱国爱民的拳拳之心和具体行动,值得我们尊敬、景仰。稍后,蒋介石下令裁撤海军司令部,免去陈绍宽的海军司令一职,在军政部成立海军处,由陈诚兼任处长。

1945年12月28日,陈诚派陆军警卫队取代海军警卫连执行海军部警戒任务。面对武力接管,陈绍宽断然迁出海军部。当蒋介石觉得处理欠妥,欲召见他时,他避而不见。蒋介石考虑到陈绍宽的声望,准备任命他为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支给他一份干薪。陈绍宽认为此事已经触碰到自己的做人底线,他无意保官求荣图贵,安能为五斗米折腰?陈绍宽拒不受任,倔强地把薪金悉数退回,并辞职离开南京南下福州,隐居故里胪雷乡。他身为高官多年,两袖清风,身无余财。

1946年春节后,他无官一身轻,孑然一身回到家乡,随身只带着装满书籍的多个皮箱,别无他物。前来接他的乡亲误以为箱子里面是金银财宝、绸缎纱罗等贵重物品,后来才知道里面装着的全是书籍。面对乡亲们“部长当了许多年官,怎么不带回一些值钱的东西回来”的疑问,陈绍宽大笑:“天下之大,惟书最值钱了。”乡亲们都翘着大拇指称赞说:“陈部长真是个清官啊!”多年后,乡人根据陈绍宽的遗嘱,将他毕生珍藏的5000多册图书,捐赠给福建省立图书馆,这些书被列为“厚甫书目”(陈绍宽字厚甫),以表纪念。他说:“不论做官与做人,都要光明磊落,清廉自守。”还说,“当官不是终身职,而做人却是终身的事。不当官,人还是要做的。”

陈绍宽用光明磊落的一生诠释了他清廉高峻的做人做官之道。他在家乡过着平淡而充实的平民化生活:一是精读史书,练习书法;二是主持修建陈氏祠堂;三是有时到胪雷小学授课;四是种花植果,垂钓螃蟹。平日饭食,一如往昔,清淡俭约。早餐以煮黄豆为肴,家人认为长期食黄豆会腻味,想改为花生,陈绍宽却觉得浪费而加以制止。

 坚决拒绝去台湾,策动海军起义

陈绍宽归隐期间,国民党政府希望利用他的政治影响,多次威胁利诱他出山,都被他一一拒绝。

新中国成立前夕,蒋介石想裹胁他去台湾,派福州绥靖公署主任、福建省主席朱绍良,携带丰盛的菜肴往访陈绍宽,陈杜门谢客,朱惆怅而返。稍后,朱轻装简从,再次悄悄登门,陈绍宽躲避不及,只好硬着头皮见客。朱单刀直入地对他说:“委座来电,要老前辈离闽赴台,共襄国是。”

陈绍宽情不自禁想起历历在目的往事:航母计划被蒋介石搁置一边;堂堂海军司令部竟被无故撤销;国家陷入内战,海军强国梦遥遥无期。这些全是国事,如果可以商量,早就商量了,何必迟迟等到今天!陈绍宽答道:“我年逾花甲,月是故乡圆,水是家乡好,还去台湾做什么?蒋委员长如一定要我飞往台湾,只好从飞机上跃下,葬身闽海波涛之中。”朱面对他鲜明的立场、无法割舍的乡情、不可动摇的决心,万般无奈,无语告辞。在重大抉择面前,陈绍宽是非分明,没有半点含糊。解放战争后期,陈绍宽和中共地下组织建立了联系,并配合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策动一部分海军官兵起义。

1949年2月25日,跟随陈绍宽多年的邓兆祥率领“重庆号”舰起义后,毛泽东、朱德立即发来贺电。同年9月26日,周恩来接见邓兆祥、林遵、周应聪、郭寿生。周恩来说:“新中国就要成立了,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以保卫国家的海疆。你们四位是老海军了,今天请你们来,就想听听你们对海军建设的意见。”邓兆祥说:“我有一个建议,我们海军刚组建,应该让过去的一些旧海军人员出来工作。他们在旧中国饱尝了有海无防的苦难,有爱国思想,懂专业技术。让他们出来,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是很有好处的。”接着,邓兆祥列举出一些爱国的原海军人员的名单,特别提到陈绍宽。他向周恩来介绍说:“陈绍宽先生我是了解的。他是爱国、懂技术的人才。建议请他出来。”周恩来听完后,朝邓兆祥笑了笑,高兴地说:“好,好,你的建议很好,我们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齐心协力为建设祖国而奋斗。你提到的陈绍宽先生,我一定向毛主席汇报。”

张鼎丞三顾胪雷

邓兆祥的建议受到了毛泽东的重视。周恩来按照毛主席的意思,指示新中国第一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人民政府主席张鼎丞去请陈绍宽出来工作。张鼎丞是福建永定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之一。中共派如此重要人物去劝说陈绍宽,说明中共对陈绍宽参加新中国的建立与建设的重视程度之高。

张鼎丞先是请陈绍宽的故交挚友潘守正、福州政界名宿陈培锟(抗战时任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秘书陈培源的胞兄)等人到胪雷劝说。陈绍宽当年是挂冠回到故里,曾决心以后不再踏入军界、政界半步。经过他们的劝说,这种决心有了一些动摇,但仍心存犹豫。张鼎丞又听说陈绍宽最听萨镇冰的话,于是请萨镇冰写信给陈绍宽。

1970年,时任胪雷大队党支部书记陈依明在陈绍宽故居的卧室无意中发现了这封信,信的内容为:“厚甫同舟惠鉴:足下高才,不与合污,今仍钦佩至极,昨张鼎丞先生来舍,述及现全国已解放,足下理应出山,重整海业,统率澎湖之列岛,事成之后,再返故园,未晚矣。”

萨镇冰虽原信已不知所踪,但信的内容却已牢牢地铭刻在陈依明的脑海里。根据史料推测,此信应写于1949年10月。接信后,陈绍宽立即赶赴福州冶山萨镇冰的住处仁寿堂。萨镇冰对他说:“共产党要请你出来为新中国做事,不知你愿意不愿意?”两人在屋里谈了很久,人们只听到陈绍宽疑惑地问道:“我这人,国民党都不要我,共产党还会要我吗?”此时,陈绍宽尚未下决心“出山”。接着,张鼎丞三顾胪雷。张鼎丞第一次到胪雷,就对陈绍宽说:“陈先生为中国海军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们是很钦佩的。新中国成立了,百废待兴,还请先生鼎力相助。”再后来,张鼎丞对陈绍宽还谈了人民政府的施政纲领,以及共产党对旧军人、爱国民主人士的政策。

张鼎丞这位朴实的老资格共产党人,以其诚恳、坦率,肝胆相照的态度,赢得了陈绍宽这位耿直的海军宿将的信任和尊敬,同时也打消了陈绍宽的种种顾虑。陈绍宽欣然表示:跟着共产党走,参加革命工作,建设新中国。尔后,他来到福州,通电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此,陈绍宽与张鼎丞两人结下了真挚的情谊。在以后的日子里,陈绍宽曾多次在故居的荔枝成熟之时,邀请张鼎丞到家品尝荔枝美味,好友相逢,分外亲热,有说不完的话。

参与建设新中国

新中国成立后,陈绍宽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职。

在担任福建省副省长期间,陈绍宽每年都要抽时间深入基层,到福建各地进行考察,足迹遍布福建省百分之九十的县城以及许多公社、大队。考察结束后,他认真撰写书面报告,谈观感、提建议。在陈绍宽眼中,自己的家乡福建地理优势得天独厚:“有山海之利,大有可为。”他认为福建有几千公里的海岸线,有理想的海湾,将来可以开辟商港;沿海的十几个县有广阔的海滩,可以发展滩涂养殖;有的地方可以利用海潮发电;有的地方可以发展盐业等。他还将自己的这一想法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发言中进行了阐述。

陈绍宽十分关心我国钢铁产业的发展,在外出考察时,都要把参观当地的钢铁企业列入日程表,鞍山钢铁公司、首都钢铁厂、上海三钢、武汉钢铁联合企业,他都实地考察过。提起原因,他曾对身边的秘书说,钢铁产量的多寡,关系到一个国家是否强大,造兵舰需要钢铁,造大炮、枪支需要钢铁,火车、汽车、铁路、桥梁、机械、建筑乃至日常生活,都离不开钢铁。没有钢铁,寸步难行,没有钢铁也就没有国家的工业化。

1959年7月,他参观鞍山钢铁公司回来后,专门写了一个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解放前,我国的钢产量少得可怜,全国除东北外,每年只生产4万吨左右……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根本改变了,我们不但有自己的重工业,并且是一日千里地向前发展,真叫人高兴……鞍钢公司已经发展到49个厂矿,17800多职工,厂房栉比,烟囱林立。看到我国有这样大规模的钢铁联合企业,我感到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喜悦和自豪。”

对于福建省的钢铁工业发展,陈绍宽尤其关心。1958年福建省为三明建设钢铁厂投资,翌年3月,他即同尤扬祖副省长一道到三明视察正在建设中的工厂。看到钢铁厂第一期工程已接近完成,即将投入生产,他十分高兴地说:“我省手无寸钢的历史将要结束了。”1960年,他不顾古稀高龄和旅途劳累,又一次视察三明钢铁厂,还连夜乘铁路专用火车,奔赴铁矿石产地潘洛视察。火车抵达矿区时,天还没亮,陈绍宽就在火车上坐等天明,然后转乘载运铁矿石的卡车,一路颠簸着到达矿区,就为详细了解考察铁矿石开采、运输、破碎、装车的全过程。临走时他激动地对矿长说:“我在这里看到很好的炼铁原料,很高兴。有了钢铁厂,也有了铁矿石,福建钢铁工业的发展是很有前途的。你们在这里工作很辛苦,但很有意义。”

回到福州后,陈绍宽就将视察情况作了详细的报告,还应中国新闻社之约以《前进中的福建》为题介绍福建经济发展,文中特别提到:“福建不但结束了‘手无寸铁’的历史,并且用自己炼出的钢铁,制造各种机器、车床、新式农具等等。福建落后的经济面貌和社会面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陈绍宽曾先后赴苏联、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访问。访问归来后,他感慨地说:“海外华侨同祖国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纽带,紧紧地连结在一起。”出于对海外华侨的深厚感情,他对福建的侨乡建设非常关心,时常到沿海去看看侨乡建设和归侨、侨眷的生产和生活情况。1962年2月,他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指示,先后考察了福州、莆田、晋江、厦门、漳州、云霄等地的华侨农场、华侨新村以及侨区的工厂、人民公社等。在晋江的石狮镇,他还特意向当地负责人了解侨乡变化的情况;在泉州他深入工艺美术厂进行考察,逐个车间地了解情况。当得知著名的侨办国光中学举行校庆活动时,他专程赶到南安参加,并请省教育厅大力支持学校的发展,多派好的老师到学校任教。

1950年,陈绍宽加入民革,他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以普通成员的身份参加组织活动。民革省委会组织老同志的“读书会”,两周一次,他每次必到,会前认真准备发言稿;偶尔因故不能参会,必事先请假。他认为这是自己作为老学生应有的认真学风。临终前,陈绍宽还念念不忘祖国的统一,特意请秘书潘守正代写遗嘱呈交给周恩来,转告他对党、对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感谢,以及他对祖国早日实现统一的愿望。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