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员园地
齐欢:“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2019年10月22日10:51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对祖国的宝岛台湾情有独钟。在结婚那年,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台湾去度蜜月。第一次踏上那片神圣的土地,见到了美丽的日月潭,站在高耸的101大厦,眺望着热闹的台北。这,就是台湾,它从梦中走出来,从我的童年走来,鲜活地呈现在我的眼前,这,就是我热爱的祖国宝岛——台湾。

在台湾花莲,我们住进了一间民宿,这里,晚上夜空是那么清澈,满天的繁星尽收眼底,萤火虫飞来飞去,生态环境好极了。院子里,一位老人一直坐着,也不说话,总是盯着一个地方一动不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到了晚上,店主把他送回房间。一天早餐,店主安排我们坐在他身边,我偷偷地瞄了他一眼,老人仍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我心里有些害怕,就用陕西话跟爱人开着玩笑说:“要是一时有麻达(麻烦),咱就张(快跑)。”忽然,老人转过头来,两眼放光:“乡党(老乡)!”这浓浓地陕西口音,吓了我一跳,我嗯了一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迫切地想要说什么,却一下子哽咽了……

在后来的谈话中,我得知,老人当年参加过抗战,后来随着国民党军队来到了台湾,一直幻想着不久就能回家了,但是这一等就几十年过去了。现在他在台湾,有妻子,有房子,有车子,还有儿子,生活富裕,本应该很幸福。但是,故乡的土、故乡的情、故乡的事、故乡的人,千山万水都阻隔不断,历历在目,如影随形,让他牵挂。

在回忆到在台湾实行戒严时期,他说自己不能回家,特别痛苦,非常无助,只能在参加游行时,用力呐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儿子回家,我知道,对面的不是敌人,是亲人,血浓于水,咱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咧!”说到这里,他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再后来,两岸“三通”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带着妈妈当年缝制的贴身小荷包回乡时,却不幸遭遇了车祸,导致下半身瘫痪,错过了和母亲见面的机会。等到再次有机会回家时,他已和母亲阴阳相隔,死生不能相见了,只能在母亲的坟前号啕大哭,长跪不起……这时,他掏出胸前口袋里,装着母亲坟头土的旧旧的小荷包,喃喃自语:“妈呀,您牵挂了我一辈子,但是您不知道,我也牵挂了您一辈子啊!”

在老人家中寄居的那几天,他还给我们讲了另外一件事情。

70年前的一个傍晚,在中国浙江省的一个偏远小城,一位年迈的母亲在做晚饭的时候,发现家里的酱油没有了,就叫自己正在做功课的独子赶快去买。不料这个少年在回家的途中遇上了国民党抓壮丁的军队,从此母子天各一方。母亲因为担心、想念儿子,生生哭瞎了双眼,哭坏了身体,悲凉地撒手人寰。在台湾当局开放老兵回乡探亲后,这位已经两鬓斑白的“少年”,第一批迫不及待地回到故乡。别人都大包小包带给亲友很多礼品,而他的行囊中却只有两瓶酱油。当他扑向母亲的坟茔时,失声大哭地喊着:“妈,我回来了,酱油买回来了,妈!”

等到我们要离开花莲的时候,老先生亲自给我们送行,他用浓浓的乡音诵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离开台湾后,我久久不能释怀,思考着,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最好的清醒剂。台湾问题给多少同胞带来身心的伤害,台湾问题的演变,是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台湾问题的形成,与中国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的命运休戚相关。我们决不能让国家分裂的历史悲剧重演!

(作者系北京市民革党员)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