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员园地
法律扶贫 我与民革的“一见之缘”     夏亚飞    2019年08月02日15:14

今年年初才加入民革的我,是一名新党员,虽然加入时间很短,但我也感受到了民革大家庭的温暖,这一切的开始,都要从法律扶贫工作说起。

当知道民革南京市委会对贵州省纳雍县猪场苗族彝族乡硐口村开展结对帮扶工作这个消息后,我主动联系单位人员和民革组织,申请来硐口村常驻,进行法律扶贫工作。因为我也是农村出身,小时候家里也很贫困,我深知脱贫对于贫困地区的重要性,对这样一项工作,也很感兴趣,同时我也想为贫困地区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

身体力行,五赴硐口村

“这里的香姜生长的不错,每周都要过来看看,拔拔草,该浇水就浇水,帮助当地的农民管理管理。”民革江苏省委会主委、南京市委会主委、江苏省副省长陈星莺这样对我说。这已经是民革一行人第五次来硐口村了。作为定点帮扶硐口村的南京民革,真真正正把硐口村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女”。每次从南京来硐口村,民革一行人早上五点多就要起床,跋涉几千公里到达硐口村都是下午一两点钟,简单的便饭之后,就马不停蹄地与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开会,讨论扶贫工作,并且去视察南京博爱幼儿园的施工建设情况,以及香姜的生长情况。虽然这一路很辛苦,事情很多,但我们民革人能帮助到当地的老百姓,就很满足了。

陈星莺亲赴硐口村了解香姜生长状况

“在这里工作要做好,做扎实、细致,同时也要注意生活,条件是很艰苦,注意身体健康。”虽然远在贵州,但是民革江苏省委会、南京市委会的领导们也经常来看望、慰问我,这让我感受到了民革这个大家庭、大集体对我的关怀和照顾。陈星莺主委一行不仅看望、慰问了我,并且详细询问了扶贫工作的进展,仔细阅读了《南京民革法律扶贫工作日志》,同时勉励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在处理日常法律扶贫事务的同时,承担起更多责任,继续用心用力用情做好定点扶贫工作。

陈星莺主委一行看望、慰问

硐口村贫困户很多,有一户叫王琴的贫困户,她家里有4口人,小学在校3人,丈夫因病在今年4月份就去世了,整个家庭的就靠王琴这一个弱小的女人来支撑,她也没什么技能,仅仅靠干农活和低保来维持生活。因此,民革南京组织和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联系,从硐口村挑出了15户特别贫困的家庭,给他们进行捐款。在那天的捐款现场,有的贫困户还感动地掉下了眼泪,说从小到大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南京民革联合企业家联谊会进行现场捐款

捐建幼儿园,重视教育扶贫

“你们是走路上学吗?”我问正在放学回家的孩子。孩子回答说:“是的,我们每天都要走五六公里山路。”这令我大吃一惊,原来这里的学生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翻过一座又一座大山,每天要在路上花费四五个小时。此外,因为地域气候的限制,这里的孩子吃得最多的食物就是土豆,孩子们每天背着煮熟的土豆去上学,学校里因为条件限制,饮用水还是生水。而相比较那些早早就辍学在家干农活甚至早早就结婚生子的孩子,这些有学可上的孩子却已经算得上幸运了。民革南京企业家联谊会的企业家们和我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们决定在当地援建一所标准的幼儿园。幼儿园五月就开工了,九月就可以正式开学。这所幼儿园的建成将很大程度上改善当地的教育状况。

南京博爱幼儿园前后建设情况对此

走访贫困户,给他们带去精神上的安慰

“大叔拄着拐杖,颤颤抖抖地握着我的手,口里激动地在念叨......”这是贫困户鲁贵祥的家里。看上去饱经风霜的鲁贵祥,心情很激动,住着拐杖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我赶忙扶着他在床头坐下,问到:“大叔,家里几口人?”他慢吞吞地说:“六口人,老伴早就去世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去县城了,都结婚了,现在这个家就剩我自己了。”环顾四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家用电器,也没有洗漱的地方,洗手间仿佛是六七十年代的简陋小茅厕,床是一张木板,被褥破破烂烂,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清洗,被面发黑的同时还散发出一股子霉味。和大叔说话的间隙,家里苍蝇直飞。一张小破桌子上有中午剩下的饭菜,苍蝇一直围绕着饭菜打转,大叔看我目光停留在剩菜上,指着远处一个堆起来的土灶告诉我:“我用那个做饭。”其实那就是用土堆起来的一个灶台,上面支着一个无比破旧的铁锅。我感到一阵心酸,嘱咐大叔:“要注意饮食卫生,吃的干净一些,吃完记得刷碗,要不然容易生病。”

像这样的贫困户,我每天都会去走访,很多时候会带着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物质上的帮助是必须的,但是精神上的帮助也是必不可少。像这些贫困户以孤寡老人居多,孩子都去外地打工,一年只回家一两次,所以平时没什么人说话。所以,每次去走访、慰问,我都会和这些贫困老人交谈两个多小时,和他们拉家常,走的时候我都会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让他们有急事就马上联系我。

 

调解纠纷,化解矛盾

“你们看看,这是我的土地,我有图纸,大家都看看,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一位大伯拿着图纸在政府门口大声哭喊,不少人也过来围观。我赶忙上去询问,大伯一边哭着一边对我诉说,他家的地被邻居占用了,已经占用了好几年,期间大伯和邻居私下调解过几次,但邻居一直不守承诺,继续霸占着他的土地,实在走投无路,大伯才出此下策。我一边安慰大伯,一边扶着他来到办公室,给他倒上茶水。我和当地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劝他,让他先冷静下来,我们一起和他想办法。我问大伯要了邻居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让邻居来到办公室。那位邻居来到以后,看到那位大伯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我和当地工作人员耐心、细心地跟大伯的邻居讲道理,在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调解沟通后,我现场起草了一份调解书,调解书的内容主要就是大伯的邻居从调解书签字之日起归还大伯的土地,并且今后必须信守承诺,不得再占用大伯的土地。还制定了一些违约措施,来防止邻居的违约行为。我当着大伯和邻居的面给他们解释清楚,最后大伯和邻居都签了字。至此,这起土地纠纷终于调解成功。

大伯临走的时候,我对他说:“大伯,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有我们在,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如果以后遇到什么纠纷可以再找我们。”大伯连声道谢后才缓缓离去。

原来,因为当地都是大山,土地界限不明确,土地纠纷时有发生,尤其是一些孤寡老人,法律意识淡薄,经常私底下了事,这不仅不利于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更不能彻底解决纠纷。如果遇到我难以解决的纠纷矛盾,我会向南京民革包括律所里的领导进行指示,请求他们的帮助,作为我的后方支援团队,民革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加入民革,是一种缘分,一种鼓励,更是一种鞭策,正是民革给了我这样一个法律扶贫的平台,让我这个“菜鸟”能够更快融入民革这个大家庭。接下来,我会更加细致、认真地做好法律扶贫的工作,真真正正地帮助到当地的贫困户,我也会不断创新法律扶贫的新形式,丰富法律扶贫的内容,不辜负民革对我的期望!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