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员风采
在音乐世界里挥舞“魔法棒”——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指挥、民革党员李心草     谢力丹    2019年07月30日11:42

指挥大师卡拉扬曾经说过: “要想成为一名指挥,需要十年工夫;而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还需要一个十年。”可是,李心草仅用不到一半时间就成为“指挥家”。他12岁开始学习音乐,20岁时就与前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等国内著名乐团有了成功的合作。他是首位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的华人指挥家,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洲。

1 “我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决定的”

“我走上音乐这条路是挺偶然的。我父母是专业学音乐的,我从小受的教育是中国传统书画教育,书画、篆刻等。我母亲并不打算让我走职业的音乐道路。后来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11岁时,偷偷地瞒着家里人报考了云南省艺术学校长笛专业,开始走上音乐道路。12岁开始学习音乐,现在来说是太晚了。很多音乐家以及现在的孩子走上音乐的道路,都是在父母的督促之下,甚至是逼迫、鞭打之下,选择学习什么乐器都是由父母作主。而我从一开始,一步一步,每一步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我太热爱音乐了!学习长笛以后,参加乐队演奏时,我对指挥产生了狂热。那一分钟决定以后自己要当指挥,冥冥当中,指挥是我毕生最热爱的追求。那时候我才13岁,13岁就决定自己要往这方面发展,我组织四五十名学生组成了一个乐队,自己担任起了指挥。”李心草回忆道。

1993年,在全国首届指挥大赛上,22岁的李心草勇夺冠军。在仅7天的准备时间中,他背熟了15部音乐总谱,被行家誉为奇迹,并称之为“指挥神童”。大学毕业后,李心草选择了中央芭蕾舞团并很快荣升为首席指挥。1996年,李心草前往奥地利国立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指挥。就在李心草在欧洲“奋斗”之时,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欧洲巡演,著名指挥家陈佐湟先生问他:“愿不愿意回国加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一个月后,李心草便回到祖国,成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驻团指挥。

李心草的办公室干净整洁,布置得一丝不苟,就像他对工作的追求一样。办公桌上亮着的台灯照着一本打开的乐谱,乐谱旁边的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德语和音符。还有一张纸上是一周安排,从周一到周日,每天排得满满当当。办公室两边墙上挂着多幅照片,都是他的恩师以及他与恩师的合影。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学习的道路还是比较顺利、幸运的,这一切和这些老师的提携帮助绝对是分不开的。”

2 “成功的音乐家,天赋占100%,勤奋占100%”

李心草有一句名言:“成功的音乐家,天赋占100%,勤奋占100%。两个100%才能成就一位成功的音乐家。没有天赋,怎么学都学不出来,但是有了天赋,不努力,天赋就会被你的懒惰慢慢消去。”

在李心草还是中央音乐学院大四的学生时,他在场上的表现被描述为“像一个老苏俄指挥,稳如泰山”,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对他的评价是,“我认为他是最好的,中国20年来最好的。天才!李心草属于天才!”

谈到他的指挥风格,他说:“指挥的风格与天生的性格有直接关系,艺如其人,指挥本人的性格爱好、交流方式、日常生活习惯等等,都会带到艺术表现上。对指挥来说,听,是诊断,指挥的耳朵好比是医疗仪器,诊断出什么毛病,然后再用技术手段解决问题,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这和医生看病是一样的。听出问题了,停下来,对症下药,解决问题,再来一遍,再听,还有什么问题,再解决问题。音乐家的幕后生活其实是非常烦琐枯燥的,平时排练反复、枯燥。指挥就是协调,每个指挥的要求不一样,指挥的排练和演奏家演奏是一样的,只不过,指挥的乐器是乐队。”

自1999年至今,李心草率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演出。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悉尼歌剧院,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等数十所世界顶级音乐场所都留下了他和国交的足迹,所到之处,响应热烈,颇受好评。各国权威乐评均给予极高评价:“……拥有李心草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具有压倒一切的优势地位……”“他以71年出生的年轻,此次日本巡演所确立的决定性的评价,今后的动向将受到瞩目……”

3 “音乐没有级别”

当谈到“对青少年学习音乐,有什么建议”时,李指挥感触颇深,他说:“我只要有机会,就想借助媒体呼吁,给各位家长建议甚至是忠告。我作为音乐家,最热爱音乐。音乐是一剂人间良药,每个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音乐都会给你心理治疗和鼓励。音乐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事物。我相信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讨厌音乐甚至痛恨音乐。但是当今社会有一些儿童、青少年甚至是成年人,因为小时候学习音乐的经历而痛恨音乐。这是特别可悲的事情。我们社会不断发展,国家不断富强,但是在艺术教育普及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值得家长、艺术教育机构、考级委员会反思。某些组织为了自身利益,明明看到有些做法不对,也不去阻止。使得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受到伤害,而父母也很无奈。实际上,音乐没有级别,有人给贝多芬、莫扎特定过级吗?教育是因人而异的。要让所有的父母客观地看待孩子,清楚自己的孩子能成为什么样的音乐家。我接触到很多孩子,他们认为音乐不好听,痛恨音乐。现在的艺术教育,为了某个目的,按照机构设置的层层考核,一步一步往上走,所以必须经过很枯燥的过程。老师也习惯于这种枯燥的教学,而不是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兴趣。音乐学院自己不认级别,我们乐团也不看级别,不看学历,而是看真正的技术水平。”

在今年的两会上,李心草提出:“高学历是否应成为舞台表演专业师资引进的门槛?”这个提案引起了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李心草认为,就某些艺术类表演专业来说,舞台和创作的实际经验更为重要。用文凭作为教师准入门槛的标准把很多具有丰富舞台经验的人才拦在了艺术高校门外。

4 “用最通俗的语言普及交响乐”

近年来,为普及高雅音乐,李心草在积极奔走。他经常在全国各省市及众多大中专院校举行音乐讲座和演出,受到广大音乐爱好者的追捧。

“交响乐的普及不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能够完成的,是持久的事业。”李心草做交响乐的普及活动有自己的一套:“我会用最通俗、最简单、类似流行音乐的语言来讲述交响乐,让观众在轻松之中看懂指挥语言并慢慢接受交响乐。”同时,他还特别注重台上台下的互动,经常是台上、台下一片欢笑声。“每次为那些可爱的孩子演出,我都特别兴奋。我会用一套‘轻松快乐走进交响乐’的方式来传播交响乐,观众只需要带着耳朵来现场即可感受交响乐的魅力。”

在中央电视台《音乐公开课》上,李心草把复杂的交响乐团分为弦乐组、木管组、铜管组三大组,“听,长笛的声音像小鸟的叫声,巴松像老爷爷深沉的声音……”他用形象的比喻,分别讲解各个乐器的音色,并通过各个组演奏特色曲目的方式,为观众打开了交响乐的金色大门。

李心草坦言,普及交响乐的工作最有效的途径是从中小学生的音乐课开始。“也许,我会努力尝试从政策和体制上去改变目前的状况。未来,我可能还会编教材,让交响乐走进课堂,让那些贫困山区里穿不上鞋子的孩子们都有机会知道贝多芬、莫扎特是谁。这比我们每天排贝多芬、莫扎特的交响乐,仅仅演给一小部分观众听可能更有深远意义。”

说起民革组织,李心草说:“我和民革有很深的渊源关系。我爷爷是北平和平解放起义人员之一,是傅作义将军麾下的军官。祖父、曾祖父与民革领导人都有世交。我叔叔是民革党员。今后,希望多参加民革组织的参政议政和社会服务活动,为艺术普及,为民革组织和社会多做贡献。”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