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要闻>>中央要闻
郑建邦:百年影像 家事沧桑——写在《家事沧桑——外公外婆家族的老照片》一书即将再版之际         2019年05月09日10:56

《家事沧桑——外公外婆家族的老照片》(原名《一个家庭的故事》)一书,即将由团结出版社再版发行了。

这部图集收录了我的外公外婆焦实斋先生、金一清女士及他们的家庭自1915年左右至2015年整整一百年的家庭生活照片。

近现代以来,我们的祖国历经战乱和动荡,数不清的中国家庭遭受到难言的坎坷和浩劫。外公外婆所组成的这个经历了无数曲折的普通中国家庭,能以照片的方式,基本完好地保存了一百年的生活记录,确实是少之又少的。这对于今人和后代进一步了解祖国的过去和今天,应该具有一定的帮助吧。从晚清、民国一直到新中国的诞生和成长,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都具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事实上,家与国确实是息息相关的。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人民在忍受国内黑暗、专制统治的同时,又屡遭外国列强的侵略和欺凌,水深火热的生活苦难、亡国灭种的民族危机,煎熬着一代代的中国人。在那个年代里,饥馑、逃亡、战争、杀戮,几乎成为所有中国人的生活记忆!同时,也有无数中国的志士仁人,为了改变祖国的命运,挽救民族危亡,屡仆屡起,奋起抗争,探索、失败、战斗、牺牲,最终一步步走向胜利和光明,也是近现代中华民族历史的真实写照!

外公外婆的一生,历经晚清、北洋政府、南京国民政府和社会主义新中国,他们和他们子孙们的生活,始终与祖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外公外婆那一代人风华正茂时,与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对国家发展的前景和自己未来的生活,也曾有过美好的憧憬和期盼,中国的社会现实却一次次地让他们痛苦和失望。

辛亥革命一举推翻帝制,原以为在民国的治理下百姓们可以过上安定的日子了,迎来的却是北洋军阀之间的连年混战。国民党取得北伐战争的胜利,中国大陆形式上完成了统一,包括外公在内的许多爱国知识分子,认为中国已经具备了遵循和实施孙中山先生遗训的社会条件,开始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共和时代了。现实却让人大跌眼镜,国民党内各派系军事势力的相互倾轧和战争,比之北洋军阀有过之而无不及,战火和灾荒遍及中原大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人民的痛苦难以言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祖国的大半壁江山沦陷,人民流离失所,死亡载道。外公随军抗日,外婆被迫独自一人带着四个孩子秘密离开北平,辗转奔波数千里,逃亡大后方。一路上的艰困、危难是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的,但在那个时代,外公外婆一家人的遭遇,却是无数中国百姓家庭的真实缩影!抗日战争终于获得惨胜,中华民族迎来新的生机,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权却悍然发动内战,再次将国家推入苦难的深渊!直到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外公外婆才真正看到了祖国的光明未来,自己的家庭也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尽管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探索中出现过一些曲折和偏差,但他们坚信中国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我的外公

1899年,我的外公焦实斋先生出生于河北井陉的没落地主士绅家庭里。1923年,聪颖、勤奋的外公从北京高等师范毕业后,由于学业优异,被分配到北洋政府交通部天津扶轮中学教授英文,月薪高达120块光洋。不久,他即与外婆相识、相恋,很快结婚了。年轻的外公并没有沉溺于自己小家庭的美满生活,相反却干起了有被杀头风险的行当,成为国民党左翼秘密组织“新中革命青年会”的骨干成员。在国民党北方执行部领导人李大钊、高仁山等被北洋军阀残害后,外公外婆在天津日租界的家,成了国民党河北省党部的领导机关,外公还担任了武汉国民政府与北方国民党组织的秘密交通员。这期间,外公几次历险,却都化险为夷;北伐成功后,外公不满蒋介石集团专制统治,与高清源、何思源等人在国民党“三大”会上带头反蒋,被蒋介石开除了国民党党籍;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外公毅然舍弃优渥的教授生涯,冒着日军的炮火只身南下随军抗日;抗战期间,外公先后出任中国远征军、中国驻印军驻印度加尔各答办事处主任,负责与英美盟军的联络事宜;抗战胜利后,外公应挚友杜聿明将军之邀,一度担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总顾问。但他很快发现国民党政权腐败无能,已经不可救药了,便辞官回到北平,继续他的教授生涯。其间,蒋介石曾当面邀他担任国民党北平市党部主委,外公以早已不是国民党员为由谢绝了。北平和平解放前夕,傅作义将军邀他担任华北“剿总”副秘书长,协助其完成北平和平解放的相关工作。北平和平解放后,外公作为傅方三位代表之一,参加了由叶剑英同志领导的“北平联合办事处”,为北平的和平移交做出了贡献;新中国成立后,外公以满腔的政治热情投身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先后担任政务院参事,国务院法规编纂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常委,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主席等职。他几十年如一日,工作认真努力,受到党内外同志的好评。

外公一生都保持着一位正直的爱国知识分子的本色。他有学识,见多识广,与人打交道、办事情的能力很强,据说口才也相当好。外婆说外公在大学当教授时,他一讲课教室里就常常爆满,连窗台、过道都挤满了听课的学生。

如果用老百姓的标准衡量,外公算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了。我却认为,他最为可贵的,应是一生注重做人的大节。

余生也晚,我只熟悉晚年的外公。

在我眼中,慈祥的外公喜怒哀乐皆在脸上,遇事似乎还有几许脆弱,与性格刚强果敢的外婆刚好相反。此外,以小孩子们的眼光来看,外公胆子小着呢。譬如,他怕过大的声响,过年都不准我们在院子里放鞭炮。他尤其怕小动物,凡猫狗鸡鸭之类的动物都唯恐避之不及。外婆一生爱猫养猫,外公有天起床,脚往拖鞋里一伸,觉得有毛茸茸的一团东西,定神一看,原来是只小猫缩在鞋窝里取暖,惊骇的迭声大叫:“一清,一清,快,快把猫拿走!”还记得我小时候一个夏日的晚上,家人在屋廊下与外公外婆围坐着谈天纳凉,忽然一只大螳螂从园圃里蹦到了外公身上。老爷子骇极,挥舞着蒲扇胡乱拍打,状极滑稽。“文革”期间,我和弟弟第一次从东北来京小住,外公搂着劫难后的外孙们伤心落泪,外婆却很淡然,似乎这个家庭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及我长大成人,知道了外公这辈子干过的一些大事,却很难把这些大事与眼前的外公联系在一起。

然而,纵观外公一生,貌似有几许脆弱的他,每临大事从不糊涂:你说他连猫狗螳螂都怕吧?他却不怕杀头,敢在杀人不眨眼的北洋政府眼皮底下做国民党北方执行部的秘密交通员;你说他遇事有些脆弱吧?在抗战全面爆发时,他可以置个人与家庭生死于不顾,只身决然南下随军抗日;北平和平解放前夕,他坚拒蒋介石的拉拢,却冒着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暗杀的风险协助傅作义将军起义。

凡此种种,如果简单地用“大智若愚”来形容外公其人,恐怕就失之准确了。依我看来,外公心中有对祖国的大爱,凡事有大是大非的标准和尺度。在国家民族利益面前,个人得失无足轻重。一个人总归把这些事想清楚了,处理明白了,就能抵御诱惑,有所取舍,人生也就不会犯什么大的错误。

毫无疑问,外公具备了这些品德和情操,这应该是他留给我们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了。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金一清女士1908年出生在北京一个败落了的满清贵族家庭里。祖先孔武善战的基因和幼年时的贫苦生活,养就了外婆一生刚毅果敢的性格。尽管她识字不多,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做家庭主妇,却是一位极有胆识的女人。从年轻时支持外公从事秘密革命工作,到抗战时期一人带着四个年幼的儿女从北平辗转数省逃亡大后方,再到“文革”时与街道红卫兵对骂,她一生没有惧怕过什么困难,也没有什么能压倒她的事情。

我小时候怕鬼,不敢一人在屋内睡觉。外婆告诉我:“世上就没有鬼,你怕什么?”

“那万一有呢?”我小声嘀咕着。

“我会狠狠地打他!”

这是外婆最典型的性格。

论起这方面的胆略和气魄,在我们这个家族中,恐怕没有谁能超越外婆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外婆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却十分重视儿孙们的读书问题。我至今记得小时候,外婆看到我坐在屋廊下读书时脸庞上展现出的笑容。

当初,即使在抗日战争中艰困逃难的日子里,外婆也没有放松对子女们的读书要求。无论在成都,还是在重庆避乱,她都将儿女们读书的事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那时她租赁或购买定居之所,首要考虑的问题是孩子们上学读书是否方便。古有“孟母三迁”,外婆也许就是现代版的孟母吧!我的母亲和姨妈、舅舅们之所以都受过良好的教育,除了国家和社会的培养,很大程度上也应归功于我的外婆。

还要说说外公外婆之间的事情

外公外婆是几十年相濡以沫的患难夫妻。外公是教育家、政治活动家,除了为家庭提供经济来源,从来不理家事。外婆是这个家庭的真正守护者和经营者。抗日战争中外公一别八年,外婆带着孩子们先是在沦陷区苦苦煎熬,后又在逃难途中颠沛流离,对一位女人来说,这其中有多少艰辛,有谁能说得清楚?外公中年开始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文革”中因遭受迫害又导致双腿不良于行,依靠外婆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才得以活到88岁高龄。不过,外婆晚年脾气暴烈,外公每每迁就退让。开始我并不理解,甚至心中还为外公感到不平,后来自己年纪大了,对于老夫老妻之间的这些情感问题,开始有了真正的理解。我想外公心里应该很清楚,如果没有外婆,他的这个家庭早就解体了。对老伴迁就一些,也许就是一种精神或心理的补偿吧!

我说了以上这许多话,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通过这本图集的出版、再版,如果能够真实再现我们祖国过去的一段历史,真实再现在那一段历史中民众生活的蹉跎和苦难,以及快乐和希望,使生活在当下的人们,觉得有必要好好珍惜无数先烈先贤们为我们付出的牺牲,珍惜我们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倘能如此,便是我最大的满足了。

感谢的话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大姨妈焦鼎文女士、三姨妈焦景文女士和小舅舅焦国新先生,他们对此书的重版给予了非常宝贵的支持和帮助。今年93岁高龄的大姨妈焦鼎文,视力已经不太好了,却坚持用娟秀的小楷,书写了整整十几页稿纸,详细回忆了当年外公外婆连同他们的家庭在抗战中的一些经历。这些珍贵的史料,如果没有及时挖掘出来,就会永远埋入历史的尘埃中去了。我的三姨妈焦景文女士今年也是87岁的老人了,却几次仔细阅读本书的清样稿,反复与其他亲友核实一些史实,纠正了书中的一些谬误。我的小舅舅焦国新先生,查找、翻阅了家中尘封多年的照片资料,为我提供了很多外公外婆家庭生活的珍贵照片,并对书稿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对几位长辈这些弥足珍贵的支持和帮助,我诚挚地向他们鞠躬致谢了。

还要感谢团结出版社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社长梁光玉同志对此书的喜爱和关注。作为一位资深出版人,他善于以敏锐的视角捕捉出版题材,并对出版呈现我国近现代历史的书籍作品持有自己的见解。他多次与我商谈此书的修订重版工作,还亲自担任此书的责任编辑。正是根据他的一些建议,我在初版的基础上,又花费了不少功夫,对此书的文字做了大量补充,藉以能更加生动地反映出外公外婆及那个时代的人们所经历的生活画面。

需要说明的是,我是利用极少的业余时间整理此书的,加上自己见识粗浅,水平有限,书中恐怕还有不少谬误,敬请广大读者朋友们批评指正!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