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浙江
徐王婴:扶持民营经济当法治化、常态化、市场化     民革浙江省委会    2019年03月15日11:17

作为浙江产权交易所副总经理,浙商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民革浙江省委会智库成员的徐王婴女士,多年来持续研究民营经济的发展。在本次全国“两会”期间,她围绕扶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她认为,中国民营经济的“又一春”,已经来临。民营经济的万紫千红,不仅需要阳光雨露和春风习习,还需要适时的耕作、精准的施肥,以及培土与修剪。

一、尽快出台“民营经济法”,以“法治化”落实中央精神

众所周知,国有企业与国有资产有着明确的法律、法规的保护。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等。对于民营经济,尽管在宪法层面及中央政策层面都明确了其地位和作用,国务院也出台了诸如鼓励民资的“36条”与“新36条”等政策,但至今没有一部关于民营经济的、国家层面的专门立法。

去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谈到,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要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但由于立法的缺失,一些部门和地方对党和国家鼓励、支持、引导民营企业发展的大政方针认识不到位,工作中存在政策偏差,在平等保护产权、平等参与市场竞争、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等方面还有差距。比如,同为债权人,相比与国有资产,民营企业的财产安全往往处于“劣后”地位。

综合当前民营经济面临的发展困境及其主要成因,凸显了加强对民营经济发展法治保障的重要性。因而,迫切需要出台有关民营经济的法律法规,以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强化对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保护,解决相关政策落实不到位的问题。

而出台“民营经济法”,不仅是出于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还在于引导民营企业遵纪守法搞经营,在合法合规中提高企业竞争能力。

二、避免“运动式”和“新官不理旧账”,让民营经济发展 “常态化”

针对民营企业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中央和地方,都在千方百计帮助解忧纾困。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等“放水养鱼”的政策,都让民营企业家倍感温暖。

但民营企业家最怕的也许还不是融资难、融资贵,以及税费高等问题,而是“运动式”的“一刀切”和“新官不理旧账”。

比如响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号召,一些地方平时不太重视环境保护工作,一听到环保督察组来了,就一律“关停”了事。一些曾经下血本,花大力气治污的企业,也可能成为“一刀切”下关停的对象。再比如金融去杠杆,银行在完成国家“降负债去杠杆”指标时,往往选择对民营企业“惜贷”“拒贷”,这对很多民营企业伤害很大。 “一刀切”,使得一些有产业前景、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也被“误伤”。

有报道说,2017 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企业家信心指数连续下降,民间投资下滑。这固然与宏观经济形势相关,但微观层面,许多地方“新官不理旧账”的“善变性”,也是企业家投资信心下降的一个因素。

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影响,使得民间投资往往具有“地缘性”,甚至“血缘性”(或者叫“情感性”)的特点。企业家投资往往跟着政府的招商热情和优惠政策走。这使得企业家根据“前任”许下的政策投下重资之后,往往因政府的换届和官员的调动嘎然而止。最糟糕的是,前任规划的产业后任全盘否定;或者前任出台的政策,后任一概不理。这会让民营企业家的投资打了水漂,甚至血本无归。

因而建议:地方政府和部门在换届,以及领导交接的时候,能否搞一个政策清单和项目清单。并对因政府或者有关部门责任导致有效合同不能履行、承诺的合法优惠条件不能兑现,给市场主体造成损失的,依法给予赔偿。

事实上,建立“亲”与“清”的政商关系,党员干部既要清清白白,又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依法处理政府承诺不兑现问题,集中梳理、解决“新官不理旧账”等失信行为,不是与企业家“拉拉扯扯”,而是为营造民营企业健康成长环境所做的正当努力。

唯此,只有变民营投资的“地缘性”、“血缘性”为“契约性”;变地方政策的“短期性”为“可持续性”,民营经济的发展方能从“运动式”转化为“常态化”。“水滴而石穿”。当民营经济的发展,能够保持持续发展、持久创新,则“无坚不摧”也。

三、“先产业后集群”,“先引智再引资”,变政府规划为市场配置

引导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但如何打造产业经济,却有不同的路径选择。

当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成为 “流行词汇”的时候,许多地方开始了各种“产业规划”。政府领导也纷纷“撸起袖子加油干”,“冲锋陷阵”于各种产业园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产业经济的发展中,政府也不可越俎代庖。

以浙江为例,块状特色产业是浙江经济的特色。比如在浙江30个制造业产业中,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均占据全国10%以上的产业多达17个,而这些产业的发展无不依靠着块状经济。

推究浙江产业集群的发展,无外乎“民间发力”,“政府因势利导”的结果。换句话说,浙江的产业集群,是先放手,“百姓创造在前”,“政府利导在后”;“先有产业,而后集群”的结果。

与此同时,浙江提出以数字经济为“一号工程”,也是基于对阿里、海康、网易等一大批市场主体的有效服务,并在此基础上推动信息经济的发展。

正是因为有着信息经济的基础,浙江才能着力推进块状经济向现代产业集群转型升级,并以工业互联网、企业上云、智能化改造等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发挥信息化的倍增作用和催化作用,打造一批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但在这个过程中,至始至终都应该让企业这个市场主体走在前面。浙江不仅支持民企的产业发展,还鼓励民间资本设立了西湖大学、达摩研究院等科研机构;并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中做到“引资先引智”的“人才为先”战略。为的就是给企业注入更多的市场活力。

所以说,地方政府切忌搞“大而全”的产业规划,更忌讳将各种要素资源垄断在政府之手。营造预期稳定的营商环境,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让企业在市场上公平竞争、充分竞争。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当春雷响起,当春风拂面,农民才最懂得该播什么种子,种什么秧。经济的发展也如此,企业才是市场的主体和弄潮儿。深化改革,只为搅动市场活力的一江春水。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