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贵州
贵州省人大代表张林鸿建议完善贵州省法院员额制改革运行         2019年02月21日16:11

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实行法官职业化,对于实现司法公正、确立司法权威具有不可低估的价值。为进一步落实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战略部署,最高人民法院制定颁布的《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确定了法官员额制,对法官实行员额管理。

自2015年9月贵州省司法系统推行法官员额制改革以来,至今已有三年多时间。那么,员额制改革后目前贵州人民法院的运行现状如何,是否达到了改革应有的成效?其中存在哪些问题,又应当如何解决?这些,正是贵州省人大代表、民革贵州省委会常委、贵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林鸿一直在关注和研究的课题,在2019年贵州省人大会上,张林鸿就进一步完善贵州省法院的员额制改革运行提出建议。建议从法院员额制改革运行现状、存在问题以及相应对策三方面进行了分析和阐述。

一、贵州省各法院员额制改革运行现状

(一)员额制改革后法官情况

首先,对于法官入员额比例情况,贵州省各法院入额法官占法院总工作人员的平均比例为33.71%,与最高院法官规定39%的比例尚存在很大的遴选空间。其次,对于法官的办案数量情况,员额制改革后法官的年均办案数量大幅上升,“案多人少”问题开始凸显。最后,对于入额法官的组成来源情况,入额法官基本均直接从本院的法官中遴选,很少有平级或下级法院的调动,更无从优秀律师、学者中选拔的情况。

(二)员额制法官遴选情况

自2015年9月以来,贵州省员额制法官遴选主要经历了4次大规模的选拔,第一次为2015年9月第一批试点法院员额制法官的遴选;第二次为2016年1月第二批试点法院员额制法官的遴选;第三次为2016年9月全面推开员额制改革法官的遴选;第四次为2018年全省员额制法官的遴选。在遴选过程中,设计了较为合理的遴选方案,员额制法官的遴选从整体上来说是较为成功的。

(三)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情况

对于司法人员的职业保障,员额制改革无论是法官、法官助理还是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其待遇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司法人员亦对其待遇较为满意。但值得注意的是,书记员(特别是编制外的书记员)的待遇仍然较低,员额制改革前每月的薪酬待遇平均在2300元左右,改革后平均也只有3000元左右。

(四)司法辅助人员情况

首先,在法官及审辅人员的比例方面,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行政人员的平均比例为1:0.72:1.63:0.83,而这样一个司法辅助人员的比例相对与法官的办案负担来说是相对不足的。其次,在司法辅助人员的编制方面,由于司法辅助人员编制不足,各法院需要大量外聘相关司法辅助人员。

(五)院领导员额制改革情况

首先,在院领导入额方面,绝大部分院领导均已入额,只有少部分选择放弃入额。其次,在院领导办案情况方面,各法院院领导的年均办案量均有大幅上升。

 

二、贵州省人民法院员额制改革运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案多人少”问题

“案多人少”是贵州省员额制改革过程中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一方面,对于贵阳、遵义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每位法官年平均办案将近300件,法官办案任务重、压力大;另一方面,对于黔东南、铜仁等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法官年均办案量为150件左右,但考虑到当地的文书送达、诉讼保全、事项调查等成本较高、花费的时间较长,法官实际的办案任务并不比经济较发达地区轻,有时甚至更重。

(二)法官遴选问题

首先,法官与审辅人员的比例不合理。为执行入额法官比例不超过39%的政策,同时为给今后的法官遴选预留出足够的空间,很多法院的遴选要求入额法官的比例在30%左右。而对于数量如此之多的案件量,这样的比例显然不能满足办案需求。其次,绝大多数法院的法官遴选工作只在法院内部进行。在贵州省的员额制法官遴选实践中,遴选对象主要在法院系统内部进行,遴选法官的来源单一。

(三)司法人员待遇保障问题

首先,“终身责任制”带来的巨大压力是法官主要反映的普遍问题之一。由于对法官责任一些模糊、不合理的设置,使得该制度给法官的判决蒙上了巨大的阴影,造成一些法官“害怕判”、“不愿判”、“不敢判”的不利后果。其次,是司法人员的薪酬待遇问题。法官每月平均近10000元的待遇虽然相比于其他公务员已属相对较高的水平,但相比于优秀的律师、学者而言,其收入水平不仅并不占优势,且工作更为繁重、压力更加巨大。

(四)司法辅助人员问题

首先,法官与司法辅助人员配置不平衡。一些基层法院没有配备法官助理,法官与司法辅助人员比例只能满足2个法官配1个书记员的标准。其次,司法辅助人员专业能力不足。很多审辅人员并非为法律专业,即使是法律专业出身,很多也并未通过司法考试A证,持C证的司法辅助人员占有较大比重。最后,司法辅助人员待遇不足。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书记员,很多书记员由于无编制且待遇极低,造成其一旦积累了一定专业能力即因为各种原因选择辞职,留不住人才。

(五)院领导行政与办案矛盾问题

首先,是院领导领导岗位工作与法官岗位工作的矛盾问题。在当前司法体制改革背景下,各法院领导既要承担繁忙的领导岗位工作,同时又要求入额的院领导必须参与办案,导致其工作任务异常繁重,不堪重负。其次,是院领导入额后办案少与专职法官办案多的矛盾问题。院领导办案数虽然大幅上升,但平均办案量仍不到全院的10%,导致专职法官的办案压力非常巨大。

 

三、贵州省人民法院员额制改革的对策建议

(一)对于“案多人少”问题

首先,合理确定员额比例,建议先将39%的比例尽量用满,再根据实际需求进行调整。其次,健全法院各机构处理案件的衔接机制。从立案到审结,哪个部门应当承担什么职责,各程序之间应当如何衔接,具体到每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应当做什么工作,都应当制定并公布相关文件,督促各部门、各人员按规定处理,以提高案件的处理效率。最后,构建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可以借助社会力量及信息网络媒体处理案件。

(二)对于法官遴选问题

首先,优化员额制法官遴选方案。对于遴选方案中的考核、考试、面试等环节均可以进一步改善。其次,合理设计青年法官的遴选方案。可以适当向青年法官倾斜,如单独制定青年法官的遴选方案,或加大年轻法官所擅长的“考试”、“面试”环节的比重,以保证精力充沛的青年骨干能够成为法院系统的中坚力量。

(三)对于司法人员待遇保障问题

首先,完善法官权力清单与责任豁免制度。应当明确规定哪些情形属于法官责任豁免的范围,法官对法律理解上的不同导致类似案件不同裁判的,应在法官责任豁免的范围之内,而不应落在错案的范畴中。其次,完善司法人员的薪酬待遇体系。如保留未入额法官的待遇不变,保证司法队伍的整体收入,健全法官办案的奖励机制等。

(四)对于司法辅助人员问题

首先,解决司法辅助人员编制。建议以每个法院入额的法官为基数,增加法院政法专项编制数,为每个法官配齐1个法官助理和1个书记员。特别是对于书记员队伍,解决其编制问题,不仅能够稳定书记员队伍,安心的工作环境也能够使他们更为放心的增强其专业能力,减轻法官与法官助理的工作负担。其次,提高司法辅助人员待遇。建议若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审辅人员的编制问题,能不能再适当的提高其收入,使其在工作中的付出与收入相匹配。

(五)对于院领导行政与办案矛盾问题的对策建议

首先,完善院领导的分案机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对于复杂且社会反应强烈的案件由院领导亲自办理;对于案情相对简单的案件,可由专职法官办理,院领导参与指导。同时,可对案件进行系统分类,将不同类型的案件交由院领导分管的法官团队裁判。其次,适当减轻院领导的行政工作负担。让法官回归其案件审判的本职工作是员额制改革的初衷,因此,应尽量减少院领导除审判工作之外的政治及行政等工作。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