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山东
李娟:致天堂里的爸爸         2018年10月31日09:40

爸爸: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您已经离开我们整整26个年头,在这26年里,不知道您在天堂里过得可好?是不是现在的您和我的奶奶、爷爷、二叔在一起?他们都可好?爸爸,我们多么希望时光能够拨回到1992年8月18日,假如没有那一天,也许今天您还在我们身边,我妈也不会守着这个家孤独的生活26年。假如时光可以重来,也许今天的您,正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为人妻子、丈夫、有自己的子女,您肯定会让我们的子女背诵中药汤歌享受这份天伦之乐呢。

爸爸,您就这样离我们而去,留给我们永远的伤痛和遗憾,您陪我们的时光太短了,而您离开我们的时光又太长了。记得那是1982年,那时候不像现在水果可以随便买来吃,买了水果还得放着慢慢吃,吃水果的时候都是爸爸、妈妈、我还有妹妹和弟弟一人一个小桔子分着吃,您总是说最不喜欢小子最喜欢闺女了,我想问问您为什么您那个桔子在我弟弟的小书包里?您嘴上说的最终还是喜欢儿子的,总是舍不得吃给了弟弟,其实我们知道这个道理,现在的我们也是这样,虽然弟弟也已经四十岁了,有好的东西我和妹妹还是会想着弟弟的,因为他是您的儿子,也是我们的唯一的弟弟。爸爸,现在南方水果甚至外国的水果都能在超市里见到和买到,您要是活着,我们会给您买好多好多的水果的,您再也不用给弟弟自己不舍得吃了,您在世的时候没有好好孝敬您,您走了可惜再也没有孝敬您的机会了。

上个学期,弟弟去山东中医药专科学校开学术会议,会间去了学校的校史馆,拍了两张照片然后用微信传给了我,一张是1968年莱阳中医药学校65级中药班的毕业照,一张是1991年全省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合影,在这张合影里您站在我爷爷的身后,这张照片也是您和爷爷去世前的最后一张照片,看着这张照片我哭了很久很久,心里也是内疚了很久很久,我们家祖传中医到我们这一辈未能传承成了遗憾。

我们家是中医世家,擅长治脱骨疽和乳痈。记得您活着的时候,您给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中医外科的知识,每次都是津津乐道说个不停,说我们家的祖传中医和别人家传法不一样,别人都是父传子我们家却是是舅舅传外甥,我爷爷是跟他的舅舅(我的舅爷爷)学的医术。说我爷爷晚上炼升丹的时候,我的叔叔、姑姑们熬不住都去睡觉了,只有您坚持看完炼丹的过程,也是只有您学会了炼升丹。您的执着学而不厌使您得到了爷爷的真传,成为当时聊城的外科名医,家里也经常有慕名来求医的您也是耐心细致的诊治每一个病人,在诊治的过程中,总是会给我们讲上两句,脉管炎分型、湿热型的表现是怎样怎样等等……您还告诉我,您已经偷偷的把爷爷家的医书中的治疗方药及辨证施治的要点全部抄写完,可以留给我们今后学习之用,现在想想当时没有那么认真的去听去学,没有学习中医至于到现在很是后悔。

爸爸,我们都已经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妈妈经常会提起您,她从来也不说和您吵架的事情,总是说您多好多好,我知道是妈妈想念您了。您走的时候我们家里连电话都没有安呢,现在生活好了科技发展因特网进入家庭了,为了怕妈妈寂寞,给妈妈一部智能手机教会妈妈上网浏览消磨时间。妈妈拿着手机说要是你爸爸活着该多好啊!其实每当家里添置了空调、手机、电脑、微波炉、汽车等,妈妈总是给我们说您活着该多好,她的生命里没有了您,有时看到妈妈偷偷的哭泣,那是怎样的一种无法承受的孤寂。是啊,您现在活着该多好啊!我们何尝不是这么想,那份隐藏在内心的思念就会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无法抑制,剩下的只有哭泣和再哭泣。

爸爸,现在生活好了,您疼爱的子女们都长大了,生活、工作都很顺利、幸福。您有一个孙女和两个外孙女,他们健康、快乐、向上。亲爱的爸爸,无论您离开我们有多久,我们对您的思念都不曾改变。看着老照片,不就是您和我们在一起一刻也不曾分离。我抬眼看看天上,我仿佛看到您和爷爷奶奶在天堂里一起注视着我们,那眼神里充满了慈爱的鼓励和怜悯,也许,今晚我会梦见您。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