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稿件上传>>民革山东
重读《宋聿修回忆录》——换个角度看“五一口号”发布之时的社会背景和对当下的启示         2018年05月02日11:46

1948年1月1日,民革在香港宣布成立。不久,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民革及其他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积极响应,并致电中共中央领导人,公开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得到毛泽东主席的复电欢迎。1949年9月,民革及其他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等各方面的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参与了《共同纲领》的制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民革也正式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的一员。

为何当年“五一口号”能够一呼百应?其时的社会背景又是怎样的?这方面有很多的专著论述,就不再赘述了。近日笔者重读《宋聿修回忆录》,里面的一些细节从另外的角度给出了答案。

宋聿修(1906--1992)少将。字秀德,河北枣强人。西北陆军干部学校、陆军大学第9期毕业,长期在西北军任职。1932年任第30军31师中校参谋,1933年任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参谋处副处长,1935年9月任参谋本部第2厅6处1科参谋,1937年5月任骑兵第7师参谋长,1938年春兼任绥西军官训练班总教官和大队长,5月离职专任冯玉祥随员,1939年10月任第2集团军总部少将高参兼参谋处副处长,1940年8月任第2集团军总部参谋处长,1943年任第2集团军参谋长,1945年12月任第4绥靖区参谋长,1947年退役,后任第4绥靖区总参议,1948年夏任冀南行署副主任兼警保处长,未就职,并参与策动刘汝明起义工作,10月28日在开封迎接解放。后任河南省开封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开封市委主委,民革河南省委副主委,民革中央监察委员。

在《宋聿修回忆录》第十八章《迎来解放》里提到,1947年宋老办完了退役手续,居住在开封家中。那时除了常到邹桂五家以外,也不断和李静之、傅恒书、郭海长这些文化界人士来来往往,谈天说地。大家对当时社会上出现的“十大赖”谈得很多,认为是蒋介石政府统治下的必然产物,也可以说是蒋家天下灭亡的先兆。

所谓“十大赖”:

“军官总”、 “青年从”、 “荣誉军”这“三大赖”都是指军人,分别指缩编后的编余军官、从军的知识青年、部队伤兵,抗战后无所事事,满腹怨言,在社会上寻衅滋事,无人敢管。

“国大代”——国民大会代表,“省县参”——省、县参议会的参议员,“推检律”——法院里的推事、检察官、律师,“党团干”——国民党和三青团各级机关干部,这“四大赖”拉帮结派、贪赃枉法、颠倒黑白,闹得民怨沸腾。百姓把国民党称作“刮民党”。

“特务工”与“青红帮”——黑社会青帮、红帮相互勾结,专门迫害共产党员、革命青年和进步人士,民愤极大

最后是“新闻记”。大部分的报刊和通讯社是依附国民党的文人,或投机钻营的知识分子,敲诈勒索、无所不为。老百姓说他们是“城墙脸、膏药嘴、橡皮肚子、弹簧腿”。

“十大赖”的横行,把整个社会搞得乌烟瘴气,使蒋家王朝更加丧失人心,加速了它的崩溃进程。

书中这一段论述,从另一个角度给我们揭示了当年的社会历史背景。也说明了为什么“五一口号”提出后,民主党派、社会贤达争相附和,代表着民心所向,也证明了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的必然。

重读这段70年前的历史,不禁让人唏嘘感叹。

70年来,民革亲历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协商建国、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事件,一代代民革人继承、发扬孙中山先生爱国、革命、不断进步精神,始终不渝地同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亲密合作,为多党合作事业不断发展、为国家繁荣富强贡献着智慧和心血。

这些年,在共产党领导下,反腐倡廉、打黑除恶、关注民生、保护环境、发展现代高新技术、一带一路建设,发展教育、医疗、养老产业等一系列措施,深得民心。

回首70年峥嵘岁月、回顾40年改革开放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成就,我们更加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全国人民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