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首页>>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抗日名将孙蔚如将军 来源:团结报    张华腾    2018年01月18日11:25

孙蔚如将军

陕籍抗日名将孙蔚如将军是杨虎城将军的部下和亲密战友,是杨虎城去职后的陕军统帅。孙蔚如将军在抗日战争中运筹帷幄,英勇奋发,勇敢善战,屡建战功。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日战争爆发时,孙蔚如是陕西省主席,第38军军长,他义无反顾地派出陕军主力第17师、第177师的529旅和教导团次第开赴华北前线,参加了保定、娘子关、忻口诸战役,以重大牺牲迟滞了日军的军事进攻。其中第17师和教导团在娘子关战役中,担任正面防守任务,与日寇血战9昼夜,予敌以重大杀伤。529旅参加忻口战役正面防守14天,得到战地指挥官卫立煌将军的五次嘉奖。由于敌强我弱,陕军付出重大牺牲,2700多人的教导团,伤亡2000多人。

打出陕军英名

1938年7月,孙蔚如解去省主席职务,专任军职,率在陕各部东渡黄河,开赴晋南抗日前线。孙蔚如向国民政府和陕西民众盟誓:“余将以血肉之躯报效国家,舍身家性命以拒日寇,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但闻黄河水长啸,不求马革裹尸还。”孙蔚如所部陕军先后改编为第31军团、第四集团军。他率军防守中条山两年多的时间内,积极主动,运用运动战、游击战战术,先后打退日寇十一次进攻,以伤亡二万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一万余人。孙蔚如面对的日寇,是牛岛第20师团,川岸第37师团的一个旅团,配属有野炮第26联队,山炮第一联队,空军山口集成飞行队,拥有战斗机、轰炸机38架。日军武器之优良,中国军队无法与之相比。

以陕军为主的第四集团军,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固守中条山,迎击日军的猖狂进攻,阵地岿然不动,大量杀伤日军,迫使日军第20师团先后补充新兵19次。以孙蔚如为首的陕军,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军威,打出了陕军的英名,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盛赞第四集团军为“中条山铁柱子”。日军则称中条山为其华北战场上的“盲肠炎”。陕军坚守中条山使日军不敢西窥关中、南伺河洛,有力地保障了西北大后方的安全,并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

孙蔚如为了更好地培养干部,将全军的训练班合并,统一由集团军总部办理。为激励大家的抗日勇气与信心,他仿照当年民族英雄岳飞《满江红》词调填词,作为培训班的班歌,在全军传唱。词曰:

立马中条,长风起,渊渊伐鼓。怒眦裂:岛夷小丑,潢池耀武,锦绣江山被蹂践,炎黄胄裔遭荼苦。莫逡巡,迈步赴沙场 ,保疆土。

金瓯缺,只手补;新旧恨,从头数。挽狂澜作个中流砥柱。剿灭天骄伸正义,扫除僭逆清妖蛊。跻升平,大汉运方隆,时当午。

孙蔚如将军不是一介武夫,而是出身于书香门第,具有儒将风范,他仿照岳飞满江红填的词,具有浓厚的民族英雄的浩气与自信。他在抗日战争最为困苦的时候,书下立志抗日并争取最后胜利的豪言壮语,表达了中国军人高度的责任感和强烈的爱国热情。可贵的是,不仅仅是他自己具有豪言壮语与果敢的实际行动,而作为军歌在全军传唱,激励全军将士抗战到底,一定胜利,这就是陕军的精神支柱,陕军的精神支柱支撑了陕军的抗战。

远在重庆的于右任先生闻此陕军的中条山战绩,也情不自禁,喜不自胜,以《越调天净沙》小令赠孙蔚如,表示致贺:

中条雪压云垂,黄河浪卷冰澌,血染将军清史。北方豪士,手擒多少胡儿。

防守豫西

1940年11月,孙蔚如奉命撤离中条山,调防河南黄河以南的偃师、巩县、汜水、荥阳黄河防线。与河南人民共同度过了1941年的大灾荒年。部队一边防守,一边救济百姓。规定每人每月节省2斤粮食,赈济灾民,赢得了河南人民的尊重。

1944年3月,日本为了支撑太平洋战场,打通大陆交通线,发动了豫湘桂战役。首先打响的就是豫西战役。时国民党河南驻军40万人,抵抗不了日军五六万人的进攻,一触即溃,全线撤退,连失广武、汜水、襄城、临汝、益阳等地,日军直逼洛阳龙门。孙蔚如率第四集团军奉命掩护,在虎牢关与日军激战7昼夜,杀伤日军数千人,坚守阵地两周之久。孙蔚如还乘日军立足未稳,主动出击,运动作战,给日军以重创。所以豫西战役总体上国军大溃败,但孙蔚如第四集团军在溃败中有战功。孙蔚如的战功,得到中共领导人的高度评价。毛泽东充分肯定第四集团军的战绩,他说:“河南战役已经打了一个多月,敌人不过几个师团,国民党几十万军队不战而溃,只有杂牌军还能打一下。”毛泽东所说的杂牌军,其实就是孙蔚如为首的陕军——第四集团军。日本军队也承认,在豫西战役中,只与第四集团军打了两仗,并承认未能击破主力。日本在几次新闻广播中均如此说。

扬眉吐气,接受日军投降

1945年9月2日上午9时,日本投降仪式在东京湾美军战舰“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受降仪式在南京举行。

随后我国分16个降区接受日军的缴械。1944年6月,孙蔚如因功升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四集团军总司令。1945年6月升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将军履行了其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的责任,在汉口接受了日军的受降。1945年9月17日,孙蔚如将军扬眉吐气,率部进驻武汉。当天他对中央社记者发表谈话时指出:“回想到一世纪以来的国耻,五十年革命的历史,八年抗战的记录,益觉得今天胜利之可贵”。

1945年9月18日,也就是14年前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九一八”事变纪念日,孙蔚如将军代表中国军人和中国人民,在汉口中山公园主持了日军的受降仪式,向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下达了受降要求和步骤的命令:“本司令长官所发布之命令,日方须立刻敬谨服从。倘有迟延,有碍情事者,立刻严惩。”孙蔚如在19天的受降过程中,解除日军武装21万人,伪军9万余人,总共30多万的反动武装力量。还接收局、工厂、仓库等300余所的战略物资,分享了抗日战争胜利果实的喜悦。

武汉中山公园内至今还保留了当年的受降碑,碑上镌刻的草书铭文是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民国三四年九月十八日,蔚如奉命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率二十一万人签降于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题。”

孙蔚如将军曾获抗战青天白日勋章,美国二战金质自由勋章,首批抗战胜利勋章。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