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首页>>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朱蕴山与李光炯关系考 
来源:团结报    李应青    2018年01月05日15:02

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风起云涌的革命大潮中,安徽亦开风气之先,涌现了大量可歌可泣的事迹。朱蕴山和李光炯都是安徽近现代史上重要的人物。二人的交往始于1906年朱蕴山求学安庆之时,朱蕴山在安庆投身革命,正是受了李光炯等人在安徽大力倡导社会进步的影响。其后虽然李光炯主要从事教育,而朱蕴山则致力武装斗争和政党运动,但二人志同道合,相互支持,尤其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中,李光炯常能给朱蕴山以有力的保护。1949年后,朱蕴山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主席等重要职务,他对李光炯先生的一生事业仍予以高度肯定,两人的革命情谊,历久弥新,成为安徽近代革命史上的一段佳话。

在安庆

朱蕴山(1887~1981)比李光炯(1870~1941)小17岁,朱氏是六安人,李氏乃枞阳人,二人之交始于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朱蕴山考入位于安庆的安徽巡警学堂。朱蕴山到安庆时,李光炯在安徽教育界已很有影响。

李光炯,名德膏,晚年号晦庐,今枞阳黄羹乡李兰庄人。1887年(光绪十三年)举人,后赴保定莲池书院随吴汝纶治学。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他陪同吴汝纶到日本考察教育,回国后,协助吴氏在安庆创办桐城县学堂。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李光炯应湖南巡抚赵尔巽之约,赴湖南任高等学堂历史教习。在湖南,李光炯与同在高等学堂任教的卢仲农创办安徽旅湘公学堂,次年秋迁往芜湖,改名“安徽公学”。安徽公学延请了陈独秀、苏曼殊、柏文蔚、陶成章、刘师培等具有革命精神的名师任教或讲学,造成相当大的影响,“皖人之倾向革命,实以该校为最早。”这引起了清廷的注意,李光炯等人不得不相继离开芜湖。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李光炯应云贵总督李经羲之聘,赴云南参其幕府,主持教育。

朱蕴山到安庆后,加入了陈独秀、柏文蔚、常恒芳等组织的秘密革命团体——“岳王会”。“岳王会”由陈独秀等在芜湖的“安徽公学”内创立,而常恒芳正是安徽公学师范班的学生。1907年7月6日(光绪三十三年农历五月二十六日)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发动起义,朱蕴山跟随徐锡麟起义,失败后被俘,7月7日凌晨,徐锡麟被处死,朱蕴山陪斩后被释放回家。朱蕴山不久再回安庆,并在1908年1月,由同盟会会员韩衍、宋豫琳介绍,加入同盟会。1908年11月,朱蕴山参加了熊成基等发动的马炮营起义,起义失败后继续留在安庆联络同志、积蓄力量。

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孙毓筠督皖,邀李光炯为督府秘书长,朱蕴山也组织武装支持孙氏。“这样,朱蕴山和韩衍、李光炯、常恒芳、刘希平等站在一条战线上,在安徽形成了一支反对封建势力,把辛亥革命进行到底的革命力量。”但好景不长,1912年韩衍被刺死,“蓍伯(引者:即韩衍)一死,孙毓筠去,柏文蔚来,李光炯退隐。”李光炯归隐到枞阳的连城湖畔,朱蕴山也潜回六安,在家乡拆佛堂办学校。

1913年,袁世凯的亲信倪嗣冲赶跑柏文蔚,在安徽实行恐怖统治。该年秋天,朱蕴山经安庆、芜湖、南京逃到北京,后去上海在刘希平处约住半年,旋回安徽继续斗争。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称帝,朱蕴山与段瑞兰等密谋在安庆发动武装起义反袁,不幸暴露被捕。1915年,袁世凯也曾派人携金登门请李光炯出山,但被李光炯断然拒绝,他为此避居芜湖。

在芜湖

1916年6月,袁世凯死,但安徽仍受倪嗣冲控制。朱蕴山去芜湖,这时李光炯也在芜湖。据朱蕴山回忆,1917年2月初,他到芜湖,住在赭山第五中学,“同时还会见了李光炯、卢仲农、王肖山等人。大家一致认为,黑暗的统治局面甚长,这不仅是安徽一个地方的现象,当前的任务应该争取在学校机关长期埋头下去,从改革教育,培养青年入手,通过普及国民知识,提倡新文化,竭力而慎重地介绍新思潮,去提高青年们要有社会责任心的觉悟。做好这项工作,还应该大力提倡普及义务教育。”1917年至1920年间,朱蕴山曾到上海、北京等地,联络皖籍人士反对倪嗣冲,而李光炯则往来于芜湖、安庆间,在两地办学。朱蕴山回忆,“1917年11月初,我离开济南,路经芜湖,和刘希平一起来到安庆,会见李光炯等人。大家决定要我回六安筹建三农(引者注:即第三甲种农校)。”

1920年,李光炯应安庆进步师生之请出任第一师范校长。他和安徽法政专科学校校长光明甫、芜湖五中校长刘希平等联合安徽各地进步校长,组成“安徽教职员联合会”“安徽教育会”,以废督、裁军、澄清选举三大端为己任。1921年6月,在第一师范学生姜高琦被杀后,组织“六二”惨案后援会,取得斗争胜利,促使将教育经费定为专款,赶走了安徽省长倪道烺(倪嗣冲之侄)的老师李兆珍。其间李光炯等商请朱蕴山在安庆创办《评议报》,反对贿选,揭露黑幕,推动安徽的民族民主革命。为了推动安徽的“废督裁军”运动,李光炯、朱蕴山等数次赴济南、开封、洛阳、保定、北京等地游说,争取各地军人的支持。1922年,许世英任安徽省长,他同情李光炯等人的主张,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终于推翻了贿选产生的三届省议会。

1925年5月,安庆圣保罗中学有80多名学生为抗议奴化教育而退学。此后,光明甫等会商,决定拨款在安庆成立建华中学以收容退学的学生,“1925年8月,安庆建华中学成立董事会,推举光明甫、沈子修、史恕卿、李光炯、周松圃、朱蕴山、汤葆铭等进步人士为董事。”

1927年3月25日,武汉国民党政府、中央政治会议“令安徽省政治委员会由八人组成,即李宗仁、光升(引者注:即光明甫)、常恒芳、朱蕴山、麦焕章、沈子修、李光炯。指定李宗仁为主席。这项决定被蒋介石扣压,擅自任命了以陈调元为主席,右派占绝大多数的二十八名委员组成的安徽政务委员会。”

这段时间,朱蕴山、李光炯两人同为安徽的风云人物,乃有数次同袍作战的经历,但总体讲,李光炯基本处于退隐状态,只在安庆、芜湖两地办学,朱蕴山则更加积极地投身于武装斗争和政党斗争,南北奔波鼓吹革命。不过两人虽选择有异,却总能惺惺相惜,尤其李光炯利用其教育家的身份常能给朱蕴山以掩护。

在枞阳

1926年1月,朱蕴山由上海回安徽筹划皖西起义,途径枞阳,到李光炯的家乡李兰庄,老友重逢,自然十分欣喜,朱蕴山有诗《夜过枞阳呈李光炯》二首记之:其一:“浮山郁郁孤峰秀,枞水汹汹千倾波。夜半高歌经此地,其如不见两僧何!”其二:“三年不到李兰庄,鸿爪依稀我未忘。过此匆匆便东去,天空地阔任翱翔。”从诗中可知,三年前(1923年)朱蕴山也曾到李光炯家来过,只是那次相会的详情没有被记录下来。

1926年的枞阳相会,其实比较凶险。在《夜过枞阳呈李光炯》的诗序中,朱蕴山写道:“我和常恒芳在东流县(引者注:后与至德县合并为现在的东至县。)暂避追缉三日。三日后,常恒芳去太湖策动陈雷部队,宣布独立,响应北伐军。我仍回枞阳李兰庄,然后乘夜行船从兰溪口去浮山,北往皖西起义。”序中所谓“在东流县暂避追缉三日”,朱蕴山另有诗《过东流红树山庄》序言之较详:“北伐军出师武汉,长沙震动。我和常恒芳从上海乘轮先到安徽枞阳,然后北上皖西起义。途中为军阀陈调元侦缉队追缉,我俩乘夜行船溯江而上,至宋竹荪别墅暂避。”

实际上这一次从上海回安徽,同行的还有一位后来担任过民盟中央常委兼组织部长的周新民。周新民在《回忆国民党左派组织的建立及其进行的斗争》一文中,详细地讲述了当时的情景:“我们先绕道香口宋竹荪家,在香口刚下轮船转乘民船,行经马当下的江湾冲……由于当时形势紧张,我们即由香口折至枞阳李光炯家。刚离开二日,军阀陈调元即派间谍追至枞阳,威吓李光炯,要他交出常恒芳。这时我们正在浮山房秩五家。”徐承伦另有《李光炯》一文则更记载:“安徽军阀陈调元派的武装也跟踪到枞阳,包围了李家。李光炯泰然自若,严词训斥了这伙暴徒。”

1927年,朱蕴山赴江西参加了南昌起义,此后奔走革命,直到抗战军兴,才于1937年底回到安徽进行抗日救亡工作,而李光炯则于此时避难入川并于1941年4月在闻说其在安庆、芜湖所创办的学校毁于日军轰炸后,气愤成疾,客死成都。抗战期间,朱蕴山也曾来到四川,并有记载他曾探望住在四川江津的陈独秀,却未留下此时与李光炯交往的记录。

朱蕴山对李光炯在安徽革命史上发挥的作用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在1961年撰写的《辛亥前后安徽的几个杰出人物》一文中说:“所有这些革命活动,都直接、间接地与李光炯先生主办的安徽公学有渊源。李光炯先生是躬行实践的教育家,他对于培养革命潜力,奖掖后进,是不遗余力的。在辛亥革命前夜,酝酿革命的途径,一是策动新军,一是创立学校。而创立学校的风气又在运动新军之前。安徽在李光炯办学的影响下,当时在寿州的蒙养学堂和芍西学堂,在桐城的崇实学堂和吴挚甫先生回乡创办的桐城中学,还有六安东南乡的讲学会,都日益激发了反清、爱国的思想。” 1979年,他又在《回忆“五四”运动前后在安徽的革命活动》一文中写道:“当时(安徽——引者加)的文化运动有两股力量:一股是以陈独秀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另一股是以李光炯为代表的反清、反北洋系民族主义思想的文化界人士。他们在文化界是很有号召力和影响的。陈、李两人早有深交,但是政见不同。在当时都是具有较大政治影响的人物。”

李光炯与朱蕴山性格各异,在革命过程中行为表现也不同。李光炯一直坚持办教育培养青年,虽然他也有以死谏诤安徽省长许世英反对贿选的“一瓶光炯药”的壮举,但他不常参与武装斗争,一生的活动基本局限在教育界。朱光潜在《李光炯先生传》一文中对李光炯有非常中肯的总结:“夷考先生生平,外冲和而内刚介,修养得力于儒而操守近墨,旧学根柢湛深而锐意创新学,笃志于世功而淡然仕进,潜心于典籍而不以著述邀时誉,以是事业著而名不彰。”

而朱蕴山则先后参加岳王会、同盟会、共产党、国民党,并参与创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且担任重要职务,他还直接参与了多次武装斗争。朱蕴山具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被誉为“团结老人”,他对中国共产党团结领导各民主党派进行革命和建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981年4月30日,朱蕴山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5月11日,乌兰夫在朱蕴山追悼会上所致悼词中称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革命的坚强战士和政治活动家……是一位不断追求进步的爱国的革命老人”,是为盖棺之论。

而朱蕴山则看到他和李光炯的“同”。1965年,李光炯的子女汇编李光炯的诗文为《晦庐遗稿》,朱蕴山在《〈晦庐遗稿〉序》的起始即说:“桐城李光炯先生与余为忘年交,自辛亥革命以至抗日反蒋,其志之见于行者与余同,其情见于文者与余同。”1975年,朱蕴山已88岁高龄,他在《忆梦二首》诗序中说:“四月以来,游梦正多。常在梦中遇故友光炯、希平、仲甫等人,合眼即可入梦。”

前辈重情,生死不易,观之令人感慨。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