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世纪中山
孙中山一生清廉 住所曾三次典         2016年11月11日00:00

孙中山不但把廉政当成革命口号,而且身体力行,提倡“天下为公”,廉洁一生,堪称楷模

 

孙中山

为接近民众,也为节省汽油,孙中山在外出时一般都喜欢骑马或步行,而不坐小轿车。

孙中山早年发动反清起义,散尽家财,导致孙中山及其家属的生活用费,多靠家人所余微薄积蓄及革命同志的资助,身上经常是不名一文。1904年孙中山至纽约时,一贫如洗,不得不将其兄孙眉赠送给他的龙涎香出售救急。辛亥革命前,孙中山的女儿读书及家人治病所需费用,也常有不足,甚至无钱为母治丧。据宋庆龄回忆,孙中山除了买书以外很少给家中添置什么东西,为革命积攒起来的每一分钱都舍不得浪费。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在当时很多人眼中已是当上“皇帝”了,但他一直保持“平民总统”的本色。他上任伊始就废止了清朝的跪拜之礼,明令规定普通相见为鞠躬,最敬礼为三鞠躬,并以大总统名义发布命令,规定“用后各官厅人员相称咸以官职,民间普通称呼则曰先生,曰君,不得再沿前清官厅恶称”。他在就职典礼结束后送各省代表,当时外面较冷,代表们劝他留步,孙中山则说:“民国的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总统是人民的公仆。各位是主人的代表,我应送至台阶下”。他还处处为民众着想,为避免惊扰群众,他总是悄悄出巡。当时国际友人赠送他一辆黑色小轿车,但他为接近民众,也为节省汽油,在外出时一般都喜欢骑马或步行。一次他穿着普通制服骑马出城视察,登上雨花台时发现那里已挂满旗帜。原来他们出城时被民众得知,市民为此悬灯结彩表示对他的欢迎,他则说:“我个人的行踪不必去惊扰众人,我们还是改道走吧!”有次因公需要坐轿,但他坐一段路后硬要下轿,要一个老轿夫上轿,他自己当轿夫,结果被认出,轿夫死活不依,孙中山说:“老哥,你我都是人,这轿我能坐,你也可以坐。”

“总统在职一天,就是国民的公仆,是为全国人民服务的。”

孙中山还大力提倡“天下为公”、“官为民仆”的思想,认为真正以人民为主,实现“主权在民”,才能实现“天下为公”。他曾对拜访他的民众说:“总统在职一天,就是国民的公仆,是为全国人民服务的。总统离职以后,又回到人民队伍里去,和老百姓一样。”因当时政府财政紧张,故上自大总统,下至一般职员,均未按规定支付应得的薪金(除食宿由政府供给外,每人只发军用券30元),都本着节俭办事。他还以身作则,拒绝下属为他个人搞庆祝活动,不许为他过生日,也不许为他搞总统就职周年纪念日等活动,不接受给他个人的特殊待遇。

孙中山廉洁奉公,不谋私利,尤其反对任人唯亲的做法。当时广东都督缺位,广东各界推举孙眉出任广东都督。孙眉曾加入兴中会,他倾家荡产地支持孙中山革命,积极为革命筹款,可以说贡献很大,功不可没。但孙中山坚决不同意,复电广东各界指出:“家兄质直过人,而素不娴于政治,一登舞台,人易欺以其方,粤督任重,才浅肆应,决非所宜。”1920年,曾与孙中山并称清末“四大寇”的好友杨鹤龄曾写信给孙中山要求安置工作,孙中山接信后给予拒绝,并批评道:“真革命党,志在国家,必不屑于升官发财。”还有当时美洲致公堂主持人黄三德回国会见孙中山,毛遂自荐要求担任财政部长。黄曾多年跟随孙中山为革命筹款宣传,贡献很多。但孙中山却认为他才学不足以承担财政部长的大任,只能聘请他任政府顾问。

孙中山提倡依法治国,认为执法者要“以人就法,不可以法就人”。主张司法部门对任何案件,“视证据之充实与否”,依法处理。不管任何人,凡违法的,一定要追究法律责任。在国民革命后期,他非常重视国民党的作风建设,强调加强党的作风建设是争取人心的关键,党员的牺牲精神和服务态度是革命事业成功的保证。他号召党员不要做大官,而要做大事。他指出:“许多党员,总是想做大官,如果是得志的,做了大官便心满意足,这些党员的心理,以为达到了做官的目的,革命事业便算了结一样。若是不得志的,不能做大官,便反对本党,去赞成敌党。”对于这些灵魂肮脏的党员,也要求坚决清除出党,不让他们成为党内蛀虫。孙中山平生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官吏以权谋私。他的卫士李朗如回忆说:“中山先生最恨贪污的人。对于贪污的人毫不留情,均给予严厉处罚。”他在1924年所讲的《告诫同志》一文中还告诫全党:“革命胜利了,我们的同志决不可借革命来谋得一个人的私利,以革命这条路来作终南捷径,来升官发财。”

就任临时大总统穿不起西服,出任大元帅时用不起沙发。

孙中山的生活非常俭朴,即使身为大总统,但他的衣食住行还是十分节俭。在辛亥革命前,为了筹集经费,孙中山在家穿的都是打了补丁的衣服,只有出门才换上一件新衣,晚上回来立即脱下来叠好。他不喜欢穿中国的长袍马褂,当他就任大总统时,有人建议他穿西服。他坚决不同意,认为穿西服就得用外国的衣料,那样就要花我们本国的钱,使我们的黄金白银外流。结果他出席就任大总统的仪式,穿的是一身黄色呢质军服。因西装价格偏贵,于是他综合出中式服装与西式服装的特点,设计出一种直翻领,有袋盖的四贴袋的新式服装,经常在重要场合穿。有一次,秘书问他这种衣服样式从何处学来,他笑着回答说:“这个样式是我创造的,又大方,又好看,又便宜,以后要提倡穿这种衣服,我们中国人穿长袍马褂已不合时代了,穿西装又穿不起,穿这衣服最好。”这就是“中山服”的来历,并迅速在全国流行。

反对重新兴建宫殿,总统府办公地点设在两江总督衙门内。

孙中山就任总统后,将临时总统府设在清朝的两江总督衙门内,反对重新兴建宫殿。孙中山曾经同外国记者谈话时说:“南京政府无庸建设华丽宫殿,昔日有在旷野树下组织新政府者。今吾中华民国如无合宜房宇组织新政府,则盖设棚厂以代之,亦无不可也。”孙中山在总统府的卧室不大,房里摆设简单,只有四把椅子,两个茶几及沙发、书桌与床。后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于1912年8月应袁世凯邀请北上京城时,北京政府一些官员将他此行视若皇带出巡,原以可从此次花费中冒报私扣,获取厚利,因而纷纷钻营,谋任接待。不料孙中山到京,事事节省,活动近月,包括随行人员在内,支用总额未过万元,使接待官员大失所望。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出任大元帅时,办公所用的木椅椅背太低,坐落很不舒服,身边人员打算为其换成沙发,他则说:“沙发椅价钱很贵,不要买它,要就买一张高背椅吧,既省钱,又轻便、舒服。”他此次在广州任职时,因经济拮据,他每餐都是在集体食堂用膳,饭菜完全与下属一样,家里连一个佣人都没有,家务琐事全由夫人宋庆龄操办。

每餐菜金控制在四角左右,没有特别的浴厕。

孙中山的饮食也很简单,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他每日的饭菜多以青菜、豆芽等素菜为主,尤其爱吃竹笋、芥蓝、通菜和虾酱。他除有时吃些鱼外,其他肉类不吃,因有胃病,故每天早上吃一小碗炖燕窝。在总统府内,孙中山总是把自己的每餐菜金控制在四角左右,远低于当时规定的三元一餐的标准,不用豪华的餐具,十分节约。有一天,南北议和的南方代表伍廷芳到总统府谒见,到了用餐时间,孙中山仅以简单素菜招待,搞得习惯了奢侈的伍廷芳难以下咽。孙中山则说:“今天是我的吃斋之日,不能吃荤,只可陪食。”伍廷芳推辞说:“我每日喜食花生、甘薯、鸡蛋和一些鲜鱼,不惯吃肉,还是让我回家吃饭吧。”当时南北议和的北方代表唐绍仪曾在总统府住了两天,觉得孙中山不仅衣食简朴,而且生活条件也很差。他对朋友说:“大总统没有特别的浴厕,真是新闻。孙先生在海外生活二十多年,也能习惯这样的生活,实在令人佩服。”

不动公家款。宫崎寅藏倾家荡产支持孙中山革命,当宫崎寅藏向孙中山借钱应急,孙中山函复:“倾所有只此20元奉上,愧甚!”

孙中山一生清廉,对政府财物一尘不染,经常身无一文。当时曾长期追随孙中山并倾家荡产支持孙中山革命的日本朋友宫崎寅藏向其借钱应急,孙中山函复:“倾所有只此20元奉上,愧甚!”他身为元首,只知为民服务,决无安乐尊荣之念,曾有人以谣言中伤,孙中山愤然回击:“何物贷贿,足以污人。若能举某一处、某一种财产为文所私,则文亦甘愿受罚。”袁世凯接替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拟颁发孙中山荣誉证书及奖金,孙中山也坚决回绝。宫崎寅藏也对孙中山的节俭赞不绝口,他在《孙逸仙其仁如天》一文中写道:“若是为了帮助穷困朋友,或是达到革命目的,孙先生是相当敢用钱的。但他自己的生活却相当简单而朴素,既不喝酒,不玩女人,更不花不必要的钱。有电车的地方,他一定坐电车,就是坐小包车,也是算得很精,从不随便乱花。”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演讲三民主义,但每次都有十多个干部陪他从大元帅府出发到珠江对岸,再乘三辆汽车前往演讲地点。孙中山打听了一下,知道汽车来回四五里路要花十五元钱,以后他就不坐车,同干部们一起步行而去,可见其节俭之极。

此外,孙中山对子女的管束也很严格,对子女的婚嫁大事从不大操大办。他的子女婚嫁的嫁妆都很微薄,而且婚期保密,以防别人送礼,造成财物浪费,也防止产生不良影响。有一次晚饭时,比平时多了一些菜肴,别人感到奇怪,他笑着说,今天是我女儿出嫁的日子呀!

孙中山虽曾任大总统、大元帅,但他从未置私产,可谓一生正气,两袖清风。除了华侨在上海捐赠他一座房子外,他没有任何私产,而且为了革命的需要,该房子曾先后典当过三次,最后才赎了回来。他在1925年临终时,在留给家属的遗嘱中写道:“余因尽瘁国事,不治家产,所遗的书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庆龄,以为纪念。余之儿女已长成,能自立,望各其爱,以继余志”。这也是他一生不谋私利、廉洁奉公的写照。对此,毛泽东曾予高度评价孙中山:“他全心全意地为了改造中国而耗费了毕生的精力,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