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页
民革中央网站>>民革人物>>党史人物
林觉民在漳州的后人         2011年12月08日00:00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日前在家闲谈时聊起一些辛亥故事,我爱人小游说:“辛亥革命历史人物,林觉民乃国人景仰的英烈,你可知他的遗腹子就在漳州,就是林兰的父亲”。我们二十年前就曾到过林兰家,当时见到林兰的妈妈是一位很有涵养的知识母亲,而林兰的父亲已于1983年去世,也就没有谈到林觉民。所以小游一说,我顿时颇感惊讶,生活真奇妙,不经意间便引出一段传奇。

提起辛亥英烈,林觉民——这位时代的先驱,面对黑暗腐败的清庭封建统治,怀着“以天下为念”的道义担当,表现出“为国牺牲百死不辞”的英雄气概,发出“只要革除暴政,建立共和,能使国家安强,则死也瞑目”的壮语,为唤醒国人的觉悟,留下“与妻书”后便毅然决然慷慨赴义,展现在现代史上碧血黄花的悲壮,燃起熊熊的革命烈火,体现了英雄“为天下人谋永福”的铮铮誓言。

林觉民就义后,林家把祖宅卖了避难。一天在避祸居所,有人偷偷地将林觉民的遗书两封塞进门缝里,一封是写给其父亲的,一封就是“与妻书”。林觉民遗有两个儿子,伯新、仲新。林伯新即“依新”9岁夭折,“腹中之物”即林仲新由祖父带大。

林仲新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曾在国民政府当过科长等,新中国成立后居住漳州,1957年至1968年任漳州市粮食局副局长,“文革”期间曾下放诏安,退休后定居漳州,1983年辞世。“与妻书”为林仲新所珍藏,1959年他作为珍贵文物捐赠给福建博物馆。

林仲新娶过两任太太,第一位在抗日战争时期去世,有个大儿子林天立,在北京航天材料研究所工作。第二位刘文业,曾在香港就学,毕业于福州某高校,退休前在我市某银行供职,是解放前福建著名民族工业先进“电光刘”的后人,有两个女儿林兰和林婷。林兰现在省城某银行供职,林婷一家现在和妈妈一起居住在漳州,过着平静、美满、祥和的生活。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异常低调,表示“不靠先人的英名过日子”,“请允许我们有不说的权利,只作为普通人平凡地生活”,“要了解林觉民,直接来故居参观好了”。

早就听前辈说过漳州在辛亥革命时期的许多义举,留存不少史迹故址,留下很多传奇佳话,没想到林觉民与漳州亦有因缘,漳州历史文化名城真是名不虚传。值此辛亥百年之际,谨以小文,缅怀先烈。

 

附:《与妻书》——林觉民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 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王少华)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统战部| 全国政协办公厅|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全国工商联| 欧美同学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华职教社| 新华网| 中新社|
    人民网| 团结网| 人民政协报| 中国政协新闻网|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网中国政协频道| 中华南社学坛| 毕节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