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 民革湖南省委员会
时间: 2008-10-07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内容提要:“土地国有”是孙中山先生“国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孙中山先生通过研究中国历代土地问题和西方资产阶级土地国有论者亨利·乔治的学说,认为“土地国有”源自于史前的“土地社会所有”,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条件,也是避免中国社会革命的重要手段。孙中山先生土地国有思想的特征:一是分析土地的权益种类,主张通过国家占有土地所有权和征收地税实现土地国有。二是在推行土地政策的实践上,封建土地所有制依然没有大变,而是出现了国私两制并存的局面,土地私有仍然占绝大部分。三是在政策实施的范围上,实行城乡有别,以解决城市土地所有制形式为主,农村则实行“耕者有其田”的政策。孙中山用土地国有思想的积极主张来反对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一方面具有策略性,既照顾到地主阶级的利益,以私有制为主,保证了国家稳定,又防止地主垄断土地,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另一方面,又具有战略性,是其“天下为公”思想的贯彻与实施,宣扬了民主思想、国有观念和公共意识。因此,孙中山的土地国有思想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民生主义是孙中山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最重要之原则:一是平均地权;二是节制资本”[1]。实施的具体办法是“土地国有”和“大资本国有”,这即是孙中山的“国有”思想。

“土地国有”是孙中山先生“国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其民生主义的基础和前提。本文拟就土地国有思想作一分析,以窥孙中山先生的经济思想及其脉络,或有不当之处,恭祈专家指正。

一、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的渊源

孙中山是一位深深懂得农民疾苦的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家。他生于农民家庭,体验过农民的贫穷困苦,认识到“中国以农立国,而全国各阶级所受痛苦,以农民尤甚”[2],因此产生了解放农民阶级的愿望。由于土地问题正是封建社会中农民所受苦难的根本所在,孙中山十分注重对历代土地问题的研究,早在乙亥庚子间,他在日本与章太炎、梁启超、冯自由等聚谈,“恒以我国古今之社会问题及土地问题为资料,如三代之井田,王莽之王田与禁奴,王安石之青苗,洪秀全之公仓,均在讨论之列”。孙中山据当时的土地现状分析说:“今之耕者,率贡其所获之半于租主而未有已,农之所以困也。”找到了原因,该如何解决呢,孙中山认为:“土地国有,必能耕者而后授以田,直纳若干之租于国,而无复有一层地主从中剥削之,则农民可以大苏。”由此可见,在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萌芽之初,就明显地含有反对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的思想。

与之同时,孙中山还接受了西方资产阶级土地国有论者亨利·乔治的学说。孙中山精辟地分析说:“原夫土地公有,实为精确不磨之伦,人类发生以前,土地已自然存在。人类消灭以后,土地必长此存留,可见土地实为社会所有,人于其间,又恶得而私之耶,或谓地主之有土地,本以资本购乎?”所以“欲求生产分配之平均,亦必先将土地收回公有,而后始可谋社会永远之幸福也”。因此,孙中山认为:“土地国有”源自于史前的“土地社会所有”,同时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条件。

孙中山先生关注土地国有制问题的第二个原因是:他认为土地国有是避免中国社会革命的重要手段。他说:“文明越以达,社会问题越着紧。”什么社会问题呢?那就是“贫富悬殊而造成的社会革命之穷境”。究其因,是由于欧美土地被少数人所得,资本亦被少数人掌握。孙中山认为“欲解决社会问题,必先解决土地问题,解决土地问题,则不外土地国有,使其不得入于少数人之手也”。所以在文明程度还不高的中国推行“土地国有”之策,必能防患于未然。

二、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的特征

(一)特征之一:在内容上,产权分设,以所有权为核心

那么,“土地国有”具体指什么呢?在孙中山看来是:“由国家规定土地法、土地使用法、土地征收法及地价税法。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价呈报政府,国家就价征税,并于必要时依报价收买之。[3]”对此,孙中山的得力助手胡汉民也曾解释说:“土地国有是使人民不得有土地所有权,惟得有其他权(如地上权、耕作权、地役权等)。且是诸权必得国家许可,无私佣亦无永贷”[4]。从法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土地就是一种特定的标的物,土地所有制形式就是土地物权的所有制形式。在孙中山看来,土地物权分为:土地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等。由于土地所有权是产权的核心,故他主张应由国家占有,而使用权则经由国家许可归人民所有。我国现行的土地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与集体所有(即公有制),承包权、经营权归农民所有这一制度,与孙中山的土地国有思想是一脉相承的。总而言之,其实就是消灭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而欲建立国家土地所有制。由于国家财力不足,不能完全收买土地,故而选择了“核定地价、照价纳税、涨价归公、照价收买”的“地价税法”。

从一般意义上讲,所谓所有权“是指法律确认的民事主体对特定物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力”。据马克思的“地租的占有是土地所有权由以实现的经济形态”的理论可知,地主土地所有权的体现就在于地主能够占有土地从而占有地租,无论是实物地租抑或货币地租、劳役地租。如果土地国家所有了,其所有权也当体现在占有地租。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孙中山设想的国家土地所有制在事实上造成的是土地所有权的分割和不协调。孙中山强调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但对地主在行使其对土地使用权、地役权时,却采取了对地主有利的政策:首先,国家只照原地价征收很轻的税。孙中山说:“调查地主所有之土地,使定其价,自由呈报,国家按其地价,征收地价百一税。”[5]其次,永远保留原地价给地主,使其永远享有获得地价的资格(这当然是体现在出售、转让的过程中)。马克思曾说:“资本化的地租表现为土地价格或土地价值。”这种原地价也是资本化地租的表现形式。虽然“照价纳税、涨价归公”看起来有其强制的一面,但在地租占有上,孙中山并没有明确表态,含糊其辞,使人感到费解。其三,默认土地买卖的事实存在。孙中山允许土地买卖的存在,并预言在一个时期内买卖还将频繁,虽然他规定了“土地之买卖,必涉于官无从欺匿”,“有交易止以原价归卖主,而其增价属国家矣”,这些条款来限制投机、垄断,但“买”与“卖”必然因此体现了地主对土地的所有权。

由此可知,孙中山虽然对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深恶痛绝,欲以国家土地所有制替之,但在具体实施中又屡屡出现令人费解的地方,故而说明地主的土地所有权并未因土地国有而有多大改变。

(二)特征之二:在实践上,国私并立,以私有制为主

孙中山一直主张用立法的、和平的手段去解决中国的土地问题。虽然他认识到“土地可以世袭,其子孙食税无所用心……谚所谓蛀米虫者,国家何贵有此等人?此等人多,大为国家之害”[6]。但又说:“讲到这个问题(土地国有),地主固然要产生一种害怕的心理,但是照我们国民党的办法,现在的地主还是可以放心的”[7],那种说“民生主义要杀四万万人之半、夺富人之田为己有,这是未知其中道理”[8]。所以可见孙中山站在其阶级立场上并不想用暴力手段彻底解决农民土地问题。事实上,不管土地国有的调子怎么高,落到实处,中国土地所有制依然没有大变,而是出现了国私两制并存的局面,但土地私有仍然是绝大部分。

(三)特征之三:在范围上,城乡有别,以城市为主

孙中山所处的时代,工商业主要局限在城市里,广大农村还以农耕为主,所以孙中山提出土地国有政策的主要目的是解决城市及近郊土地,而不是针对农村广大地区。随着文明的发达,地价将不断上涨,为防止地主从买卖中牟取暴利,必须采用土地国有下的地价税。这样,土地买卖由国家控制,地主得原地价,国家受增价之益,在“必要时国家收买之”。如果“国家欲修一铁路,人民不得抬价”,即只能卖原价,极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由于城市及近郊土地交通便利,最易发达,利用价值最高,故而最易造成土地投机、垄断。地价税的提出正是针对这一点。广大农村土地,占中国土地的95%左右,虽几千年来也在不断发展,地价也在上涨,也有买卖情况,但总的说来都远不如城市及近郊土地的利用程度和上涨幅度之大。

如果说为了防止土地投机、垄断以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便采取土地国有下的地价税之策,那么对于广大农村土地,孙中山又作何设想呢?

孙中山对广大农村土地采取的是土地国有下的“耕者有其田”政策,意欲建立土地国有下的小农土地所有制。

据胡汉民诠释,所谓“耕者有其田”的意思是“土地国有,小民有田可耕,及非能耕者不得赁田,直接纳租,不受地主私人之剥削而已”。也就是说,土地名义上要归国家所有,由国家掌握土地。凡愿耕种或愿租地的符合条件的人,国家租给土地并征收地租,使那种受私人剥削的情况消失。那么以前的地主要么放弃土地,要么成为租地者。放弃土地从事另外行业,这种选择显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由于资本主义的雇佣制度在孙中山等人眼里是正常的、合法的,所谓“工商贫富之不可均,材也”,故而租地者对土地经营方式的选择十分自由。租地少的可躬耕,而租地多的则可雇工是合理的,不是剥削。这样资本主义雇佣制度掩盖了剥削的实质。对于租地的数量多少,孙中山并没有详加限制和说明,只证明他设想的转变无非是以原来占有土地的状况来确定的。显然这种“转变”,并没能因为土地国有而改变实质,真正触动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其设想的不彻底性可见一斑。

三、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的历史意义

(一)有利于资产阶级思想启蒙

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主要是一种政治意义和象征意义。孙中山一贯秉持并宣扬“天下为公”的思想。天下为公的思想涵义十分丰富而深刻,笔者认为主要有两点:一是天下为公众所有,而非一家之私或一党之私,人人享有公共财产权益与民主自由权利;二是执政阶级必须为公众服务,其执政的理念与政策的价值取向必须有益于广大人民群众。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孙中山的首要目的是要求人们树立起“土地原本公有”的思想。于是凡涉及土地问题,均赋予这种“公有”色彩。对城市及近郊土地、对广大农村土地无不说明这一点。这既是迎合资产阶段民主革命中反封建地主所有制,便利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需要,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广大农民对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反抗心理,所以说,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的出笼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成为中国当时民族资产阶级进行革命的宣传工具。

(二)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

孙中山土地国有思想及其实践又是围绕防止土地投机、垄断和中国发展资本主义经济这个双重目的的。其实施范围针对城市及近郊土地。广大农村土地采取土地国有下的“耕者有其田”政策。这样相辅相成的土地政策当然不是建立什么土地国有制模式从而达到土地的真正“国有”,相反地带有明显的资本主义时代烙印。孙中山选择的是以土地私有制为主,一定程度上土地公有制为辅的土地政策,既维持现状又有所变动,这样既求大部分的稳定,亦对发展趋势进行引导,不致偏离他所希望的双重目的。

概上所述,孙中山用土地国有思想和“耕者有其田”的积极主张来反对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这种土地所有制改革,一方面具有策略性,既保证了国家稳定,又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另一方面,又具有战略性,是其“天下为公”思想的贯彻与实施,宣扬了民主思想与公共意识。策略性决定了这种改革的时代局限性,战略性决定了这种改革的历史进步性。正是这种时代局限性与历史进步性的辩证统一,使我们看到了孙中山先生的务实精神与伟大人格。

(执笔:陈立新)

 

注 释:

1.2.3.《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

4.胡汉民《〈民报〉之六大主义》。

5.胡汉民编《总理全集》。

6.邹鲁《中国国民党史稿》。

7.8.《孙中山选集》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