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交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6专题 > 孙越崎生平事迹研讨会暨民革前辈纪念场馆联谊会第五次年会 > 大会交流
从孙越崎看民革前辈“初心”
来源:民革中央宣传部作者:韩芸 黄列 赵烨发表日期:2016-11-07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摘  要:孙越崎一生抱着科技兴国的理念,艰苦奋斗、坚忍不拔,走过了艰难曲折的历程,为我国煤炭、石油工业的开发建设和人民的解放事业、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孙越崎是民主党派人士的典型代表,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民革前辈为中华民族的复兴,鞠躬尽瘁、爱国为民;选择并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之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追求真理真诚合作、信念坚定不断前进的“初心”。

一、孙越崎对国家和民族的重大贡献

孙越崎原名孙毓麒,189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县山区同康村,16岁

时入县里的简易师范。1913年进入上海的复旦公学,1915年在校期间,他得知日本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后,愤而改名为越崎,表示了中国要“越崎岖而达康庄”的意愿。1917年春,他考入天津北洋大学矿冶系,后转入北京大学矿冶系学习。1923年在吉林穆棱煤矿(现属黑龙江省)工作。 1929年孙越崎辞职赴美留学,先后在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深造。在美国完成学业以后,他又考察了英法德三国的矿业,1932年底,回到南京担任国防设计委员会的专员兼矿室主任。

1.领导中福煤矿内迁支援抗战

1933年孙越崎去津浦、陇海铁路沿线调查煤矿,同年到陕北实地调查、绘制石油勘探开发计划。1934年,孙越崎任陕北油矿勘探处长,率队在陕北、延长、延川一带勘探石油,打成了中国人主持的第一口油井。就在孙越崎在陕北开采石油的时候,他接到当时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国防计划委员会(即资源委员会的前身)秘书长翁文灏的一封电报,上面写着:“速到新乡会面,商谈中原某大矿事宜,翁文灏。” 1934年秋,中英合资的河南焦作中福煤矿濒临破产,英国大使非常不满意河南省政府对中福公司的领导,要求中福公司直接接受国民党中央政府的管辖。年底,孙越崎被派去整顿该煤矿,在该矿担任总工程师、总经理。焦作中福煤矿是中国储量丰富煤质优良的大型煤矿,当时的规模在中国名列第三,可是当翁文灏和孙越崎带了8个人到达焦作时,看到的是矿上工潮迭起、管理混乱,工资、铁路运费、窑木价款都连连拖欠,已经处于山穷水尽的困境。孙越崎上任以后随即进行人事整顿,淘汰冗员、改进工程,解决特别复杂的铁路运输问题,在孙越崎的接办下,中福煤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到1935年底,仅用一年时间扭亏为盈,实现了“产运销100万吨煤炭、赢利100万元”的计划。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孙越崎力排众议,冒着生命危险指挥拆运设备,转移人员,把中福煤矿整体迁移到四川后方。1938年,孙越崎在武汉翁文灏家认识了著名实业家、民生轮船公司的董事长卢作孚,两人一见如故,决定结成合作共赴国难,很快达成协议。由于卢作孚鼎力相助,才得以把笨重的设备和众多人员运到四川。中福煤矿迁至四川之后,改建天府煤矿公司,卢作孚任董事长,孙越崎担任总经理,并相继开办改建了年产50万吨的天府煤矿,和威远、嘉阳、石燕3个年产40万吨的煤矿,把天府矿改造成为一座现代化煤矿。孙越崎曾说:“我一生做过不少错事,但有两件事,至今认为是做得对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抗战初期把中福煤矿的器材和人员拆迁至后方,为抗战做了贡献…….中福是抗战期间全国迁往后方的唯一煤矿。” ①这四个煤矿生产供应当时陪都重庆所需用煤的50%以上,有力地保证了军需和民用,支持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

2.领导创建中国第一座石油城

抗战前,中国石油全部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港口被日军占领,油源逐渐断绝。1938年国民政府经济部长兼资源委员会主任翁文灏决定要在甘肃玉门勘探石油,商周恩来同志从陕北油矿调两台钻机支援,1939年3月27日在玉门成功地打出了石油。随着日军的进攻,后方油荒日益严重,汽车只能靠木炭发动,当时为了强调节油,提出了“一滴汽油一滴血”的口号。1941年3月16日资源委员会正式成立了甘肃油矿局,调派孙越崎任总经理。1941年4月4日玉门井喷,出现大油层。正准备大规模开采时,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从美国订购的石油设备大部分在缅甸仰光被炸毁。在这个危急时刻,孙越崎决定自力更生,计划在1942年生产180万加仑的汽油。他立即着手组织设备的设计,并到大后方重庆收集原材料,组织上百家企业赶制石油炼油设备发运到玉门。1942年11月初,终于提前完成了180万加仑汽油的指标,比上年增产9倍。玉门油矿成为旧中国投入开发规模最大、产量最高的油田,也是世界上开发最早的陆相油田之一。当时,玉门油矿已是一个集地质勘探、钻井、采油和炼油等为一体的现代综合大型石油企业。在抗日战争时期,玉门油矿累计生产原油25万吨,源源不断地运往抗战大后方,此后几年油矿产量占了全国的百分之九十以上,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特殊贡献。

  1942年11月,中国工程师学会在兰州召开第11届年会,对开发玉门油矿成就卓著的孙越崎颁发了金质奖章。这是继凌鸿勋、侯德榜、茅以升之后的第四位金质奖章获得者。从此孙越崎被社会上誉为“中国的煤油大王”。

玉门油矿的建成,为新中国的石油工业做好了人才、技术和物质设备的准备。1949年9月29日,人民解放军收回玉门油矿,“全矿不仅生产一刻未停,而且还积存了粮食一万余担,金银现金约合三十多万银元。”②“新中国成立后,玉门油矿得到迅速发展,并且作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基础,一批一批地输送人员和装备,支援其他油矿和炼油厂的建设,诚如诗人所写:‘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不但在大陆,而且在台湾,甚至在美国也有玉门人。”③

3.领导资源委员会起义迎解放

1945年孙越崎任国民党政府资源委员会副委员长,后任委员长,孙越崎是资委会最后一任委员长。资源委员会是国民党政府重要经济部门之一,从1932年原名国防设计委员会成立,到1948年,领导着全国的重工业、矿业、电力、制糖、造纸、化工等国有企业,有121个总公司、1000多个大中型企业,约60—70万工人,还有若干勘测设计等研究单位,有3万多名技术和管理人员,其中,有20多万技术工人,很多都有着较成熟的生产经验。1948年10月,孙越崎以资源委员会委员长身份,于南京召开重要工矿企业和部门负责人冷餐会(秘密会议)。孙越崎说:“战火日渐南移,资源委员会现有的工矿企业是中国仅有的一点工业基础,再也禁不起被内战破坏了。”他号召大家,“现在从平津开始,各位要坚守岗位,保护厂矿物资,准备移交。”他进一步地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学工程技术的,都是怀着工业救国的理想,在抗日战争开始前就参加了中国的工业建设。资源委员会现有的工矿企业,是中国仅有的一些工业基础,我们有责任把它们保存下来。我相信,共产党将来也一样要搞建设,共产党在大陆建国搞工业是一定会用我们的。”他的号召得到与会人员发言支持。④

这次会议为以后资委会将所属工矿、企业和财产完整地移交给人民奠定了基础。随后,资源委员会绝大多数员工在孙越崎的领导下,与潘汉年领导的中共地下党组织联系,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护厂护矿斗争。孙越崎、吴兆洪等人抵制了蒋介石、汤恩伯要将南京有线电厂、马鞍山机器厂等五个工厂迁往台湾的命令,阻止了国民党搬移资委会财产的行动。

1949年5月,孙越崎的爱国行动被国民党察觉,他即辞去在国民党政府中所任职务去香港,公开与国民党决裂。到香港后,发动资源委员会驻港国外贸易事务所员工开展斗争,组织“保护矿产品委员会”,并于1949年11月14日通电全国宣告起义,将所属近千个大、中型厂矿企业及三万科技、管理人员,其中3千余人是留洋归来的学子,数十万职工,物资设备完整地移交给共产党,留在大陆。

孙越崎作为南京政府的经济部长、资源委员会委员长,掌握着旧中国工业与人才的命脉,正是由于他领导的起义,使旧中国的大部分工矿企业免遭内战涂炭,基本完好地回到人民手中,而后让新生的共和国迅速地运转起工业的车轮。孙越崎的历史功绩是巨大的。为此曾得到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复电嘉勉。

“第二件事是解放前夕动员资委会全体人员保护厂矿投向人民,以及动员前任委员长翁文灏和钱昌照二人从国外回归祖国,他们的家属也从台湾回到大陆。这两件事都是发生在中国历史的大动荡年代……资委会是国民党政府中全体投向人民的唯一机关。”⑤

二、孙越崎是民主党派人士典型代表

1.在青年时代就投身爱国民主运动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提出废除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取消“二十一条”,收回日本在山东的特权等要求遭到无理拒绝,日本在大会上提出要由日本继承德国人在我国胶东半岛的全部权利,北洋军阀政府有意签订这项条约。消息传到国内,激起人民强烈义愤。1919年5月4日,爆发了“五四”运动。北京全市大中学校的学生3000余人在天安门前集会,高呼“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取消二十一条”、“拒绝和约签字”等口号,会后游行示威,火烧了亲日汉奸曹汝霖的住宅,殴打了驻日公使章宗祥。北洋军阀政府派军警镇压,逮捕学生30多人。北京学生当即实行总罢课,并通电全国,表示抗议。

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得到全国各地大中学生的支持。孙越崎当时作为北洋大学学生会的会长,参与领导天津的五四爱国运动,积极支持北平学生的爱国运动,率先表态罢课游行,后因拒写悔过书而被学校开除。在全国人民越来越广泛、激烈的抗议声中,北洋政府于6月10日被迫释放了被捕的学生,将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3个部级官员撤职,并通知中国代表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在中国近代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五四”运动,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孙越崎后来在蔡元培先生的支持下,转入北京大学矿冶系学习。孙越崎在北洋大学的一些同学,如陈立夫、张太雷,后来都成为重要的历史人物。

2.从实业救国到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1917年,孙越崎报考天津北洋大学,被录取进入文科预备科。受父亲影响,他也认为只有兴办实业才能振兴中华,当年秋季考进北洋大学矿冶系学习。在父亲的支持下,他于1921年从北京大学矿冶系毕业后,北上哈尔滨,从此奠定了他为中国能源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从此,他走上了实业救国的道路,而且永不回头。

“我是一个学技术而终身从事工矿事业的人。”⑥“我一生从事矿业工作五十多年,解放前先后在吉林穆棱煤矿、延长油矿探勘处、焦作中福煤矿、四川天府、嘉阳、威远、石燕四矿及甘肃玉门油矿和新疆乌苏县独山子油矿等处工作。解放后,在唐山开滦煤矿总管理处工作到地震为止,计二十五年。” ⑦孙越崎儿子孙大武回忆,孙越崎在1949年说过:“共产党必胜,国民党必败,这个形势大家都看清了,我们都是搞实业的,都是有实业救国这样一种心。现在呢就是我们怎么办。我呢就主张大家留在大陆,不要走了,既不要去台湾,更不要出国当白华,所谓的白华就是苏联十月革命胜利之后,有批俄国人跑出来被称为白俄嘛。”⑧“我在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任职了十多年,想以自己所学的及办矿、办厂的经验为国家、为民族的强盛作些贡献。尤其在抗战期间,我是竭尽全力办工业,为抗战的胜利尽到自己的力量。然而,目睹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和没落,看清了国民党反动派必将失败的命运,在解放前夕我毅然决心投向人民,和资源委员会的广大员工,保护了大批财产和工厂、矿山,移交给新中国,这是自己感到欣慰的事情。”⑨新中国成立以后,孙越崎曾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计划局副局长,后任开滦煤矿总管理处副主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煤炭工业部顾问等职。是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1950年加入民革,历任民革河北省主委、民革中央常委、副主席、监察委员会主席、名誉主席。他从一个实业家转型为社会活动家。

3.清正廉洁刚直不阿说真话做诤友

孙越崎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常委,民革河北省委会、民革中央领导,多次深入调研,大胆建言。1983年他担任全国政协经济建设组组长后,多次组织三峡工程调查研究讨论,还亲自率组实地考察、撰写报告,向中央提出建议;通过京外实地调查提出加速北京煤气和华北油田天然气用管道运送到北京,使用清洁能源的建议;赴内蒙协助解决小煤窑安全生产和综合利用等问题,同时提出了关于煤炭立法,保护与合理利用煤炭资源等建议,得到了中央的重视。

特别是1985年,孙越崎以93岁高龄,“还带领调查组赴重庆、万县、宜昌等地进行历时38天的考察,掌握了大量的资料,撰写了多达3万字的调查报告,上报中央。此后,孙越崎又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和国务院听取对三峡工程的汇报时,两次向中央反映自己对兴建该项工程的看法。他这种为祖国建设呕心沥血的精神,闻知者无不为之感动。”⑩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3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 ⑾

“(孙越崎老)对于能源、航运、泥沙、滑坡、生态、移民等问题,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主张不要太快上马,这篇论证书确实使他为国家付出了最后的精力,也表现了他热爱祖国、热爱后世子孙的高贵品德”,“三峡工程尚在论证阶段时,孙老以对党负责的态度,不惜余力发表自己的见解,供决策参考。但三峡决定上马成为国策之后,他虽仍持原来观点,却顾全大局,从不作任何议论。”⑿

孙越崎长期主管工矿企业,并在有经济实力的资源委员会担任领导,还曾经管过接收处理敌伪产业,但他一贯清廉简朴、刚正不阿,反对贪污受贿,一心埋头于工矿事业,依靠工薪维持朴素的生活。原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充分肯定他:爱国自强、不务虚名、廉洁律己,“抗日战争时期,他身兼数职,却坚持兼职不兼薪。抗战胜利后,他作为处理局长,大权在握,成天与几十亿、几百亿财产打交道,自己却两袖清风。‘文革’后,他为资源委员会人员的平反昭雪各方呼吁,自己遭受的委屈却只字不提。孙越崎同志的这些崇高精神,对于我们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⒀ 

三、从孙越崎看民革前辈的“初心”

1.为中华民族的复兴鞠躬尽瘁爱国为民

孙越崎曾经说过:“我现在虽然已经是百岁之年了,但是,我为国为民的心仍不老,我要继续为祖国的四化贡献余热。”⒁他92岁时,还率政协三峡工程考察组沿三峡实地考察38天;97岁时亲笔撰写三万言意见书,在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会上发言。真正做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把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和祖国的命运紧紧的连在一起。

在孙越崎长达103年的生命历程中,“无论是担任矿务股长,还是荣膺政府高级职务,务实精神很突出。远渡重洋求学,他不图学位,只求增长采矿知识,学以致用。国共和谈破裂,他不图迁台高官厚禄,只求能留大陆为祖国的能源工业多发一分光和热。”⒂

从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到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到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的有勇有谋之人——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再到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暮年,孙越崎为国强民富建设呕心沥血、真诚建言,蹭蹬坎坷大半生,初心不改,令人敬佩。 

2.接受中共领导与之风雨同舟肝胆相照

“孙越崎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挚友和诤友,在亲眼见证了旧中国的政治黑暗、经历了一次次工业救国的梦想破灭后,他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能摆脱帝国主义的奴役,独立自主地进行和平建设。在对中国共产党从相近、相识到相知的过程中,他最终选择接受共产党领导的道路,并在以后的革命和建设历程中,始终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 ⒃

孙越崎从三十年代起至解放前夕和蒋介石有些接触,1942年9月蒋介石到嘉裕关视察玉门油矿,1945年12月蒋介石到北平,有关河北平津敌伪产业处理的问题,1946年1月蒋介石派孙越崎去东北与苏联谈判关于合办东北重工业问题;“从我在处理局任局长时与蒋介石的接触中,可以看到蒋介石的办事独断专行,杂乱无章,不和下边甚至不和行政院通气,乱批条子。本来在处理敌伪产业问题上,中央与地方有争夺,有矛盾,由于蒋到北平的随意乱批,就更增加了矛盾的复杂性。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官场中,曾流传过一句话:‘委员长大家可以用。’”⒄

解放前夕,据孙越崎估计,辽沈战役期间,东北三省由于内战,工矿业损失达100亿美元之多,这让他心痛不已。此时,他虽已就任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但对蒋介石坚持内战、独裁和国民党贪污腐败的统治深感失望,逐渐将救国的希望转向了共产党。他以民族大义为重,毅然站到共产党、人民革命一边。孙越崎的思想也有过斗争的过程,继续跟着蒋介石到台湾去,高官厚禄不成问题,照现在的职位和蒋介石对他的信任程度,“入阁拜相”也大有可能,可是那就完全抛掉了自己为建设工业化的中国献身的平生大志。后来,他找到了邵力子先生,并决定与中共联系,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孙越崎已经下决心投向光明。在与中共地下党上海组织及香港组织接触中,他留在大陆的决心,一天比一天坚定。1949年5月底,在尽力完成资源委员会的护厂护矿工作后,孙越崎辞职离开广州到香港。到港后,孙越崎立即与中共组织取得了联系,得知周恩来欢迎他随时北上抵京,真正加入到人民阵营,从此,他走上了与中共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真诚合作之路。

3.追求真理真诚合作信念坚定不断前进

同许多民革前辈一样,孙越崎从青年时代起,就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是著名的爱国主义者。他曾是天津“五四”运动的风云人物,他抗战时期,他又为国家做了很多的事情。正如陈毅同志所说:“孙越崎先生是为国家事业做官的。”这在国民党旧官僚中是很少见的。

有专家认为,孙越崎对百年中国的影响,莫过于解放前夕那次大起义。“作为当时国家生产事业专管机构,行政院资源委员会系统,拥有电力、钢铁、机械、电工、化工、矿业、煤业、石油、水泥、制糖、造纸等11个行业的293家企业,包括大中型企业96家;职工26万余人,其中有大学以上学历的专业人员2万余;主要产品占当时全国总产量的比例分别为:钨、锑、石油100%,电力50%,锑80%,煤32.5%,水泥40%。” ⒅ “1949年的中国毕竟不是1912年的中国,它已有了现代工业和运输部门,尽管还很弱小。此外,还拥有成千上万的工人、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队伍,他们已跨入‘现代门槛’。他们拥有技术专长,具有管理复杂经济组织的经验。这是一支储备力量,它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建设提供了基础。”⒆ “在1953—1957年间,(中国)工业生产的增长有三分之二来自原有生产规模的扩大。”与此同样重要的是,原有的工业基础“提供了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提供了有经验的管理人员,提供了经济活动的组织框架。再加上苏联专家和苏联的培训,中国就有可能对50年代后期投产的大批新工厂中迅速增加的管理人员和工人提供经验并进行训练。”而这些,后来又都“在克服大跃进和苏联撤走专家及图纸所造成的困难中,起了重大作用。如果没有这个基础,50年代和60年代中国工业的发展就会慢得多,就会更严重地依赖外国技术人员。”⒇

1949年,孙越崎辗转来到北京,出任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财经委员会计划局副局长。两年多后,调任开滦煤矿总管理处副主任。其后,他有职无事,闲养整整24年。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孙越崎“才像出土文物一样大放异彩”。他相继出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以耄耋之年投身改革开放事业。如今,在孙越崎的家乡绍兴平水镇,建有“爱国志士、工矿泰斗”孙越崎纪念馆和“越崎中学”。2001年国家科技部公布首批社会力量设立的科技奖项,“孙越崎能源科学技术奖”名列其中。

在“文化大革命”中,孙越崎和他的家属以及原资源委员会的旧部属都不同层度地遭到冲击,他从来没有计较过。但他为旧属平反落实政策,一遍又一遍地给中共中央、中央统战部写信。终于配合有关单位比较圆满地解决了问题。他这一行动,不仅是对历史负责,对旧部属负责,也是对共产党负责,从一个具体的方面为共产党拨乱反正,恢复实事求是的路线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除了关心祖国的经济建设,孙越崎由于与台湾上层人士有着广泛而深厚的关系,他为开展两岸交往,促进和平统一,到处奔走呼吁。1988年和1990年,两赴香港,通过电话隔海与在台湾的老朋友张群、陈立夫等人共叙友情,互致问候。在香港期间,孙越崎出席复旦大学校友世界联谊会,他在会上呼吁:“海峡两岸的隔离隔阂,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当务之急是要为民族的利益,尽快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越快越好,这是我这个百岁老人最后一次对年轻人要说的……”。他还多次在北京接待台湾来访的原国民党政要李国鼎、赵耀东、李达海等,向他们宣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希望在台湾的旧属,共同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努力。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曾说:“孙越崎老所经历的100年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凡的100年。在重大的历史转折时刻,孙越崎老都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毅然站到党和人民大众一边,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发展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孙越崎老的历史功绩,党和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注:

①《 河南焦作中福煤矿的坎坷道路》《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P34页

②《记甘肃玉门油矿的创建和解放》《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P55页

③(同上)

④孙越崎:《百岁人生的圆满句号》《长寿电商 长寿密码》发布日期:2015-01-20 10:23  

⑤同①

⑥孙越崎《孙越崎文选》前言。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⑦《 河南焦作中福煤矿的坎坷道路》《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P35页)

⑧《抗战中孙越崎抗命搬煤矿 掉进黄河也不便宜日本人》2012年08月06日 12:29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凤凰卫视

⑨孙越崎《我和国民党资源委员会》《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P126页

⑩贾亦斌《中共诤友 民革楷模——纪念孙越崎同志逝世一周年》《长忆百龄翁——孙越崎纪念文集P20石油工业出版社1996.12

⑾曹乐嘉《魂 系 三 峡——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 孙越崎》1989年5月13日

⑿吴京《回忆恩师孙越崎的几件大事》《长忆百龄翁——孙越崎纪念文集》石油工业出版社1996年12月 P33\34页

⒀ 《孙越崎传》序言 石油出版社2011年2月

⒁《我和国民党资源委员会》《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P126页

⒂谷牧《孙越崎传》序言 石油出版社2011年2月

⒃2002年10月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王兆国在纪念孙越崎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讲话

⒄孙越崎《回忆我与蒋介石接触二三事》《孙越崎文选》团结出版社1992年9月,P148页

⒅薛毅著,《工矿泰斗:孙越崎》,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年

⒆〔美〕费正清主编,《剑桥中华民国史(第一部)》(1983),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中译本

⒇同上

(作者:韩芸,民革中央理论学习委委员、民革云南省委会副巡视员;黄列,民革中央理论学习委委员,民革江苏省委会宣传处处长;赵烨,民革上海市委会副秘书长。黄列代作大会交流)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