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交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6专题 > 孙越崎生平事迹研讨会暨民革前辈纪念场馆联谊会第五次年会 > 大会交流
纪念祖父孙越崎
来源:民革中央宣传部作者:孙元辉发表日期:2016-11-07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与会代表,大家好!我叫孙元辉,孙越崎先生是我的祖父。今天能有机会在美丽富饶的家乡——绍兴参加《孙越崎生平事迹研讨会》,我感到非常荣幸!

首先,我代表孙越崎家族全体成员对民革中央组织举办本次对民革前辈的纪念活动表示衷心的感谢!对浙江省民革和绍兴市民革协助举办本次会议所付出的辛苦和努力深表谢意!

孙越崎先生生前始终对自己的家乡有着难割难舍的眷恋之情。他自青年时代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和工作之后,就很少有机会再回到家乡。孙越崎一生在许多地方工作和生活过,他对这些地方也都很有感情,但无论哪里都完全无法和自己的故乡相比。绍兴、同康在他目心中始终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让他无时无刻不在心中挂念。晚年的他思乡之情更切,一心想着要回来看看那座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却终未能成行。这成为了他一生中的一大憾事。

孙越崎(1893—1995)一生奋斗留下的宝贵财富概括起来就是“爱国、敬业、正直、清廉”。 他是一位虔诚的爱国者,他酷爱中国历史、地理,有些烂熟于心。晚年时他曾说过:“什么是爱国?爱国就是爱这片土地山水,爱这里的草木砖石,爱这里的历史文化,爱这里的百姓生灵,爱这里所有的一切!”他总结自己说:“我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迁,一件是不迁。抗战之初把中福煤矿设备器材和骨干人员迁到后方,没留给日本人;新中国成立前夕把资委会下属人员和设备不迁台湾,留给了人民。”当年蒋介石对孙越崎颇为器重,有提携之恩,孙越崎知恩图报,一心为国效力,但他并非“愚忠”,对他而言国家民族利益至高无上。后来他说:“论私,我背叛了蒋介石;论公,我没背叛国家。”孙越崎晚年既为祖国经济快速发展而欣喜,也为社会贪腐问题而焦虑,同时为祖国统一问题和台湾前景担忧,病危昏睡时他口中仍在喃喃念叨着:“国家……,国家……”。

孙越崎的敬业乃世人有目共睹。诸多公开出版物所载这方面内容很多,其一生成就已作充分证明,这里就不再赘述。

孙越崎为人爽直,从不装腔作态,也从不说假话;他脾气很大,但从未因私利发过火;他向无“粗口”陋习,亦不喜讥讽他人,但有时仍会使某些“对象人”不快;他极有胆魄,做事雷厉风行,专注、彻底;他知人善任,对属下要求严细,执行力超强;他也能“忍耐”、“等待”和“坚守”,有百折不挠的极高韧性。例如三峡工程论证期间,孙越崎虽已年逾九旬,却仍以极大的热情和精力投入专题调查研究,他亲身实地考察,与诸多专家学者广泛交流,分析得出独立判断,提出三峡工程具体替代方案。记得那时我每次去看望他,客厅桌上总是摊满了他用作研究的各类专用地图和技术文献资料,他如数家珍般地给我讲解长江流域的地理人文、地质地震、气象水文、生态环境、交通运输、水利电力等各方面情况的历史演变与现状。对重大历史事件和关键数据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他还列举一些国外的著名水坝与三峡工程进行比对。1985年孙越崎向全国政协和国务院提出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调研报告;1989年孙越崎和林华等13位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联名发言,再次陈述了对三峡工程的不同意见和建议;1990年97岁的孙越崎在中南海由国务院总理李鹏主持的“三峡工程问题汇报会”上再次发言,并提交亲笔撰写的三万言意见书,继续坚持三峡建坝弊大于利之己见。

孙越崎一生廉洁、正派,人生透明,其品德不惧时间审验;“生平”对他的评价中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八个字。孙越崎回忆说,他父亲孙燕堂当年给官场人士“高级流氓”的蔑称对他的人生产生了重大影响。后来他虽官居高位,却始终未忘父亲教诲,他与自己的父亲一样,终生保持了爱国、敬业、正直、清廉的本色,并尽己所能为国为民多做实事。据我叔叔孙大武(孙越崎次子)回忆:1993年10月的一天,才过完100周岁生日不久的孙越崎忽然把在京子侄辈的十余位家人全部叫至家中,将他父亲燕堂公的像挂在墙上,令众人行礼鞠躬,纪念燕堂公诞辰120周年。之后他一边嚎啕痛哭,一边又说了很多怀念他父亲的话。一时间把他子侄辈们全都给吓懵了,众人都从未见过孙越崎掉眼泪,更不用说是如此动情了。

我的父辈们曾多次提及,抗战时孙越崎身兼五个企业总经理职务,却坚持只拿一份工资。那时家居重庆,各矿同事往来重庆出差办事,常被他邀来家里吃饭。有时家中竟入不敷出,于是我奶奶不得不带着我年幼的姑姑和叔叔临时到街边去摆个地摊儿,出售家中旧衣物等补贴家用(幸亏那时还没有城管,谁都可以自由出摊儿,否则真说不定会被人把地摊儿给掀翻了呢)。孙越崎则始终只管埋头事业,从不过问家中生计之事,甚至连自己工资是多少也不清楚,我奶奶持家十分贤慧,从未因柴米油盐之事去烦扰过他。

孙越崎去世后,家人遵其遗嘱,将他和老伴的骨灰就撒在北京福田公墓一株雪松下,没有墓碑,也没有墓志铭,从此伴青松长眠,与大地相融。

孙越崎在唐山生活了24年,他与唐山的同事、属下和邻居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尤其是在文革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唐山的邻居们给了他无私的帮助。当时二老已经七八十岁,居住在一间小平房,厕所、自来水全在院子里,一个煤炉抬出抬进,邻居们经常帮他们买煤买菜、抬炉子,送好吃的给他们……。记得唐山大地震次日我去寻找他们,当时救灾部队尚未赶到,唐山的房屋几乎全部垮塌、街道早已面目全非,到处是建筑废墟、伤员和成堆来不及掩埋的震亡者尸体,整个城市断水、断电、断炊。我四处跟人打听,好不容易在一个用一根木棍和一片破苫布撑起的坐满老人和孩子的简易帐篷找到了他们二老,那破帐篷又矮又小,十余人坐着,腿和脚都只能伸在外面。我把随身带来的两个馒头递到奶奶手上,奶奶接过馒头,随即掰成了十几小块,分给帐篷中所有的人(也包括他们二老自己)每人一小块。爷爷告诉我,地震发生时他们二老都被埋在废墟里,是这些好心的邻居从废墟中爬出后,又把他们扒救出来的,邻居们搭起简易帐篷又优先安排他们二老进去遮风避雨(地震当晚下大暴雨)。那时二老都早已失去劳动能力,又是这些邻居们后来抬木料、扛油毡为他们搭建地震棚,从很远处抬水给他们用,还餐餐把饭送到他们面前。事后孙越崎被女儿接到北京,经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地震时被砸断了两根肋骨。孙越崎始终都十分珍惜与唐山人结下的这份深厚情谊。

被中国共产党称作“诤友”者稀有,被评价“为国家建立过历史性功勋”的党外人士难觅,《孙越崎生平》却集此两项称谓于其一身。

祖辈和父辈的言传身教已为我们树立了人生榜样,我们晚辈必继承和发扬民族与家族的优良文化传统,牢记并永久保持爱国、敬业、正直、清廉的本色,尽己所能为国为民多做实事。

(作者系孙越崎之孙,标题为编者所加)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